520小说网 » 仙侠小说 »天下枭雄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一章 双雄火并

第十一章 双雄火并

文/高月
天下枭雄 本章字数:4970 天下枭雄txt下载
推荐阅读:神印王座凤殇无天魔躯网游之幻想骑士天剑封魔无限地狱网游之混乱争霸隋唐之纨绔天下网游之混迹虚实恐怖通缉令洪荒道尊网游之暴杀刺客异界之逆天诛神网游之雷神降世
    入夜,翟让的府上张灯结彩,数百盏大灯笼将司徒府照如白昼,笑声不断,人潮如流,今天是翟让四十五岁寿辰,前来拜寿的大将络绎不绝,司徒府内摆下上百桌合宴酒席,遍请瓦岗英雄

    。(本章由77nt.Com更新)

    但酒席只摆在外院,而内宅则不准任何人进入,内宅里安安静静,看不见一个人,但在无数个黑暗的角落中会有霎时间闪过的刀光,一种难掩的杀气弥漫在内宅里。

    程咬金从内宅的茅房出来,拍了拍肚子,自言自语笑道:“还是翟老大茅房不错,居然用净桶,还薰香,开眼界了!”

    内宅不准人进来,他却是翻墙进来,程咬金迈着八字脚,慢慢悠悠向外院走去,这时,他忽然在灌木丛里看见了什么,先是愣了一下,随即心中一激灵,反应极快,自言自语道:“翟老大让我来见他,也不知什么事。”

    他加快脚步从原路翻墙出了内院,翻过墙的一刹那,他的后背全部湿透了。

    .........

    内堂里也灯火通明,在内堂小房里,几名侍卫正在给翟让穿上一件细密鳞甲,翟让将一把锋利的短剑别在腰间,侍卫们又将一件红色寿袍给他穿上,宽大的寿袍遮掩了内穿的鳞甲。

    门外一名侍卫禀报:“禀报司徒,刚才有人看见程咬金翻墙进了内宅。”

    “他进来做什么?”翟让脸一沉问道。

    “好像是进内宅找茅厕,入厕后,又翻墙出去了。”

    “真他娘的鲁莽!”

    翟让骂了一声,也没把程咬金放在心上,又问:“李密到了吗?”

    “回禀司徒,还没有到。”

    “再派人去催!”翟让一脸不悦道。

    半个月前,他和李密因翟弘杀死郇王事件闹得很不愉快,后来李密又亲自上门道歉,两人勉强和解,至少表面上两人恢复了旧日的和睦。

    翟让已经决心要杀李密。虽然他知道杀李密会造成瓦岗军分裂,一些忠于李密的大将必然会出走,但为瓦岗军的未来。翟让决定长痛不如短痛,就算瓦岗军会有损失,他也能承受,一定要除掉李密。

    今天是他的寿辰。也是他杀李密的良机,经过三天精心筹备,一切都准备就绪,就等着李密前来赴宴。

    翟让穿上寿袍,带上簪花乌纱帽。在内堂坐下,就仿佛老僧入定一般,等待着李密的上门。

    ........

    外院内百余大将聚集一堂,喝酒划拳,喧闹无比,瓦岗军三当家徐世勣坐在一个角落里,一个人默默无语地喝着闷酒。

    在翟让时代,三当家是真正有实权。翟让会按照大家的排座。把权力分出去,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官署和部下,可以自己任命官员,可以按照一定份额得到抢来的战利品,或者收取的税赋也按照一定比例分配,大家和首领翟让都坐在一张桌上吃饭。<77nt。la 520小说在线>饭菜也是一样,只是每个人面前摆的量不同

    但到了李密时代。一切都改了,所有权力收归元帅府。不准拥有自己的部将和军队,所有的将官职位都由元帅府统一册封任命,大家无论官职大小都是向李密效忠,税赋和战利品也都是全部入库,不再向下分配,用李密的话说,是国之所有,每个人都改拿俸禄,瓦岗军由从前一个松散平等的义军联盟,变成了一个等级森严,组织严密的政权。

    而李密改革后最大的利益受损者便是徐世勣这些老将,他的三当家变成了一个称呼,他的个人权力和一百当家没有什么区别,只是一个大头兵罢了,甚至还不如李密身边的一个幕僚。

    徐世勣是一个有思想的人,也普通造反者不一样,他文武双全,有极高的政治头脑,他知道李密的改革方向的正确的,是大势所趋,瓦岗军要想成大事,就不能再像从前那样松散,连河北的窦建德也开始向建立朝廷方向发展,现在的形势已渐渐向群雄争霸方向发展,瓦岗军的势力虽然是最大,但制度却是最弱,也是最为混乱,瓦岗军要生存下去,必须走君主集权之路。

    只是徐世勣内心却很郁闷,尽管他在改革上支持李密,但李密却不信任他,处处打压他,其实这也难怪,徐世勣虽然是支持李密的改革,但他是希望翟让做君主,他承认李密的道路正确,但他却不能接受李密登基,瓦岗是翟让一手创立,应该是翟让登基。

    正是徐世勣这种在理智上支持李密,在感情上偏向翟让的做法,使他在李密和翟让之间两不讨好,两人都对他有猜忌,都把他排除了决策圈,使徐世勣十分苦恼和困惑。

    徐世勣一个人默默地喝着闷酒,这时他的把兄弟程咬金在他身边坐了下来,用胳膊肘捅了他一下,低声道:“有点不对劲啊!”

    徐世勣瞥了一眼,“你去上个茅房怎么花这样长的时间?”

    “咳!外面茅房太臭,我想去找内宅的茅房,不说这个....你猜我看到了什么?”

    徐世勣知道程咬金一向大惊小怪,见他虽然一脸紧张,也没有放在心上,便摆摆手,“别说了,喝酒吧!”

    程咬金心中有些急了,一把拉住徐世勣的手,向两边看了看,低声对徐世勣说了几句。

    徐世勣一惊,“你可看清楚了?”

    “我看清楚了,内宅全是甲兵,密密麻麻,足有几千人。”

    程咬金喜欢把芝麻说成西瓜,其实他只看见灌木从中藏了十几个甲兵。

    徐世勣蓦地站起身,大步向内宅走去,他知道要发生什么事情了,这不行,这里是洛口城,李密驻扎有二十万大军,翟让只有十万,一旦李密被杀,会造成全城大混战,翟让这种做法太愚蠢了。

    程咬金却一把抓住徐世勣,硬将他拖了回来,低声道:“你别傻了。屎都到了屁门边,你还能劝得了吗?他只会杀你灭口,上次你助李密拿下洛口仓。他已经不相信你了。”

    徐世勣骨子里也不是一个刚直之人,他知道程咬金的话是对的,翟让必然已筹划了很久,这个关键时刻他不会听自己劝。反而会杀自己灭口,徐世勣慢慢坐下来叹口气道:“可是这样会造成满城大混战,不知要死多少人?”

    程咬金吓了一跳,他只是不想管闲事,满城大混战倒没有想到。他也急道:“我去背老娘,你把娘子和侄儿也带出城,咱们虽然管不了大事,但自己的家人要保护好

    。”

    徐世勣默默点头,先把家人保护好是第一重要,两人起身,找个借口离开了翟让府。

    .......

    就在徐程二人刚刚离开,一名侍卫从大门跑来。一直奔进内宅.

    “司徒!”

    侍卫大喊着跑去内堂。翟让正在和王儒信、单雄信和郝孝德三人说话,听见侍卫喊声,翟让怒斥道:“喊什么喊!”

    侍卫吓得不敢再喊,战战兢兢在门口禀报:“刚才李密派他的管家来捎话,他今天有点感恙,不能来。改天再上门赔罪。”

    翟让眉头一皱,李密居然不来。他心中有种不妙之感,难道李密发现了自己有埋伏?

    他目光向其他几人望去。征求他们的意见,王儒信是翟让的心腹谋士,他摇摇头笑道:“我觉得李密若察现了什么,他必然会进行大规模兵力调动部署,但他没有这样做,说明他并没有发现,卑职认为他只是心中有些不舒服,找个借口不来,这很正常,可以派人再去请。”

    单雄信摇摇头道:“他既然说他生病,再派人去请,他也不会来,除非是翟大哥亲自去请,李密才有可能给这个面子,抱病前来参加寿宴。”

    王儒信立刻反对道:“这个时候了,司徒不能去李密府,太危险。”

    单雄信反唇相讥,“李密病倒了,翟大哥无论如何也要去探望他一次,就算今天不去,明天也要去,今天去了,反而能把李密引过来,明天再去,寿宴也结束了,翟大哥还有什么借口请来过来?”

    翟让也觉得单雄信的话有道理,李密既然生病,他是要去探望一下,今天不去,明天也要去,不如今天去,出于礼尚人情,李密也该抱病过来贺寿,只是王儒信的担心也是对了,这时候去李密太危险了一点,翟让一时有些犹豫,他看了郝孝德一眼,意思是让郝孝德先去给他探探路。

    郝孝德明白翟让的意思,他脸上露出了为难之色,“我和魏公关系一般,我去探望未必能看出什么名堂,他恐怕连内院都不准我进。”

    单雄信笑道:“既然如此,还是我去吧!我能看出李密府的虚实。”

    翟让大喜,“那就一切有劳四弟了。”

    ........

    半个时辰后,单雄信回来禀报,李密确实有点感恙,但问题不大,完全可以抱病前来贺寿,更多是心中不舒服,所有托故不来,至于王儒信担心的埋伏,完全没有。

    有单雄信的探路,翟让便放心了,他立刻下令驱车前来李密府,探望李密的病情。

    翟让内穿细铠,腰藏短剑,跟着管家向李密内院走去,单雄信、王儒信、郝孝德三人也一并跟随。

    “魏公怎么会感恙?”翟让一边走,一边问道。

    “是魏公一个姬妾先感恙,传染给了魏公,这两天府里都回避,所以魏公不想去参加司徒的寿宴,也是这个原因。”

    “我们都是刀口上混命的,一点小病小恙不妨事,司徒太过虑了

    。”

    翟让呵呵一笑,走进了内院,这时,外面有人叫单雄信,“单将军!”

    单雄信停住脚步回头问:“什么事?”

    “你府上一名家人过来,说家里出了急事,家人就在大门口。”

    单雄信对翟让歉然道:“翟大哥,我去看看,马上回来。”

    “去吧!若家里真有急事,回去也无妨。”

    单雄信转身走了,翟让继续向前走,李密的后宅安安静静,看不见一个人影,他们走进一间院子,院子不大,只有半亩地,实际上是一个过院,院子里空空荡荡,什么也没有,只有四面高墙和前后两扇门。

    翟让等人刚刚走进院子,管家却突然向后奔出院子,紧接着两扇院门轰然关上,墙头上出现了黑压压的士兵,足有数百人,全部端着弩箭,翟让大惊失色,他知道自己上当了,伸手进怀拔剑,就在这时,一声梆子轻响,四面墙头乱箭齐发,尽管翟让武艺高强,他也躲不过几百支箭的密集近射,可怜翟让一代英雄,被射成刺猬一般,惨死在李密府上,郝孝德和王儒信以及几名亲卫,也一并死在院中。

    墙头一连射了三轮毒箭,才终于停下来,弩箭手慢慢散去,院门开了,李密从院外走了进来,他走到翟让尸体前停下,冷冷笑了一声,“非我不义,而是你先不仁,看在从前的情分上,我给你留一个全尸。”

    这时,单雄信走进院子,单膝向李密跪下,“单雄信愿效忠于魏公!”

    李密赞许地拍了拍他肩膀,“你的功劳我不会忘记,从今天开始,你就是瓦岗军的虎贲大将军,翟让所有家产我全部赏给你。”

    单雄信摇摇头,“单雄信并非是贪图富贵,单雄信是想追随魏公做一番大事。”

    李密眯眼笑了起来,“说得好!我若为帝,必封你为王。”

    这时一名侍卫进来禀报:“王伯当将军已率五千士兵包围了翟让府邸,请魏公定夺。”

    “好!告诉王伯当,愿跟随我之人,可写下忠心书,不肯跟随者当场格杀,再传令蔡建德关闭城门,不准任何人进出。”

    一场针对翟让的清洗在洛口城内展开了,翟让所有的心腹和亲卫约千人全部被杀,翟让驻扎在城内的十万大军也全部被李密接管。

    李密随即派人用翟让的假信骗驻守荥阳的翟弘赴洛口城接受册封,翟弘相信,率三百人前来洛口城,在路上被李密伏兵射杀。

    尽管李密想以最小损失接管翟让之军,但还是数十名忠于翟让的将领离开瓦岗军,数万驻扎在洛口外城的军队溃散,同时也在瓦岗军中种下了猜疑的种子。

    徐世勣因李密杀了翟让而愤然离开瓦岗军,在程咬金的一再劝说之下,终于决定跟随程咬金北赴丰州投靠杨元庆。

    李密铲除了翟让这个拦路石,他立刻整顿军马,率领三十万大军,兵分三路进攻洛阳,洛阳告急。

    ........

    【求推荐票!!】(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第十章 矛盾激化返回目录下一章:第十二章 帝王心思(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