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架空小说 »重生之惊世亡妃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二章 选妃变选夫

第六十二章 选妃变选夫

文/莫言殇
重生之惊世亡妃 本章字数:13873 重生之惊世亡妃txt下载
推荐阅读:君本倾城,冥妃也猖狂我的美女老师暧昧高手黄河鬼龙棺校花的贴身保镖混沌剑神特种教师超级兵王官途天罚神尊小小凡人修仙传网游之雷神降世网游之暴杀刺客网游之混迹虚实
    前所未有的强大压力,骤然笼罩在她的心头,面对四周投来的或嫉妒、或愤恨、或怀疑、或猜忌、或惊讶的各色眼光,苏漓表现出了异于常人的冷静和镇定,于一片哗然声中,静静地跪在那里,不说话,也不抬头看任何人。

    四周忽然安静下来,看不见的波涛在平静的水面下汹涌。大约持续了一盏茶的时间,皇后率先开口斥责道:“你们两个简直是胡闹,苏小姐不在名单之列,怎么能选?”

    东方泽没有说话,东方濯却抬头驳道:“母后,方才父皇的意思,大殿之内的女子任儿臣挑选,苏漓也在殿内,父皇并没有说不能选她。”

    “你……”皇后被自己的儿子顶得哑口无言,气恼地瞪了他一眼,回头见皇帝脸色愈发阴沉,一时也拿不定主意。

    东方濯又道:“苏漓身为丞相千金,又未曾婚配,本就应该在待选之列,但因那些不合实际的谣言而被剥夺了资格,儿臣认为,这对她不公平!”

    “胡说!公不公平不是你说了算!”皇后皱眉,平了平怒气,刚起身就有宫女来搀扶,却被她推开了。走下丹陛,皇后看了眼挑起这紧张气氛却仿佛与己无关的东方泽,又望了眼面色坚定的儿子,不由叹道:“濯儿,泽儿,你们两个是陛下最看重的皇子,你们要时刻谨记自己的身份!你们的王妃,或许有一天会成为一国之母,所以你们挑选妻子不能光凭一己喜恶,才德品貌俱佳方可。”

    东方泽恭敬笑道:“母后所言极是!”

    皇后望着他,欣慰点头,人人都以为他就此退步,刚要松一口气,谁知东方泽又道:“但儿臣选她,恰恰就是因为才德品貌这四个字!”

    皇后眸光一凝,东方泽紧接着又道:“儿臣第一次见她,她被两名持刀大汉追赶多时,试想,令京兆尹数捕不获的人贩子该是何等奸诈狡猾,她却能从此二人手中逃脱寻救,可见其机敏才智,非寻常女子可比!”

    “儿臣第二次见她,她被自己的姐姐无故打骂,不仅不还手,且在其父、兄面前只字不提,唯恐丞相为此多添烦忧,此乃恭顺孝义,为女子典范!”

    “儿臣第三次见她是她感念儿臣救命之恩,陪儿臣游湖赏花,在二皇兄的船上,我们遇见了刺客,苏漓一介弱质女流却临危不乱,为搭救同在船上的黎二小姐,险些命丧黄泉……”

    “如此才智机敏、胆识过人,虽为相府千金却不骄纵任性,而且……她还温婉善良,集恭顺仁孝于一身,这样的女子,儿臣认为,实乃女子中的典范!”

    一席慷慨陈词,侃侃道出。听得众人张口结舌,怔愣之际,一时无从辩驳。

    就连苏漓也是微微一愣,别的不说,恭顺孝义这四个字,她即便有,也绝非对苏相如一家。她也相信,那天在相府发生的事,以东方泽之聪明,不可能真的会理解成这样的涵义。那他今日在皇帝皇后面前,这样抬高她到底是何用意?

    她当然不会以为他在这短短的几月时间内对自己有了情意,更不会因为任何原因,让他要利用她竟到了非她不娶的地步!

    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促使他甘冒惹怒皇帝的危险,也要抢在东方濯的前头选她?苏漓凝眉沉思,不动声色地看了东方泽一眼,发现他此刻面带微笑,目无波澜,仿佛所言无一不实,全部发自肺腑。如此更让苏漓觉得此人心深如海,深不可测。

    待选席上,苏沁紧咬下唇,面如土色,悔不该当日行止过头,竟反衬得苏漓这般出色。

    站在苏沁一旁的黎瑶,此刻看向苏漓的目光,竟有一丝晦暗难辨。苏漓无意间看到黎瑶似乎忧色满面,连忙暗暗地微笑了一下。这丫头,到底还是担心她的吧。

    黎瑶欲言又止,苏漓立刻微微摇头,示意她不可多话。

    皇后皱了皱眉,回头看了看皇帝,皇帝面无表情,盯着苏漓依然没有说话。皇后把不准皇帝心思,朝待选席上看了一眼,对东方泽笑道:“听起来,她似乎的确是一位难得的优秀女子!”

    听口气,竟似是可以考虑让苏漓加入待选之列。

    席间众女子们闻言面色皆变,除了未被选中的严重失落,内心涌起的更多情绪却是惊诧之后的愤懑不平。

    一名着粉色衣裙的胆大少女控制不住,竟起身抗议道:“皇后娘娘,玉儿不服!”

    众人先是一惊,眼光刷的一下齐齐朝粉衣少女望去,见是御史大夫宋无庸之女宋玉也就不觉得奇怪了。

    这位宋小姐的母亲是皇后娘娘的表妹,素来与皇后感情甚好,其父又得皇帝重用,因此宋家地位在朝中甚至超过了苏丞相,直逼摄政王。而宋无庸中年才得一女,甚是娇惯,使得她胆大妄为气势凌人的个性,早早的就在京都城里出了名。此刻皇宫殿内,帝后驾前,也唯有她敢站出来说出自己的不满。

    皇后抬眼看了看她,平声道:“你有何不服?”

    宋玉委屈道:“启禀娘娘,两位王爷选妃,玉儿有幸在名单之列,原本倍感皇家恩宠,虽不敢妄想被两位王爷选中,但玉儿和其它姐妹们都是抱着一腔诚挚而来,原想不管王爷选了哪位姐妹,玉儿也不会觉得有任何委屈。可是……”

    “可是什么?”

    “可是现在,王爷却偏偏选了不在名单里的苏漓!”宋玉用手指着苏漓,有些激动道,“既然不按名单来选,那玉儿想请问陛下和娘娘,当初拟那名单又有何用?”

    “放肆!”皇后面色一沉,厉声呵斥,“本宫与陛下亲定的名册,有没有用还轮不到你来置喙!”

    纵然宋玉平常胆大出了名,此刻被皇后这么一喝,脸色也不禁发白,吓得慌忙出席拜倒。低头叩道:“娘娘息怒!玉儿该死!玉儿绝不敢质疑陛下和娘娘,请娘娘明鉴!”

    皇后脸色稍稍和缓,回头向皇帝求情:“陛下,玉儿年纪轻,一时心直口快,陛下千万别怪她。”

    皇帝看过来一眼,没有表情,皇后心思一转,又叹道:“臣妾细想之下,她说的也并非全无道理,既然有名册,还是照着名册来选为好,免得坏了规矩!陛下,您说呢?”

    皇帝没说话,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目光游弋在两个儿子和两国使者之间。

    东方濯皱眉,似乎甚为不满母后没有站在自己这一边,冷冷道:“规矩是人定的!如果一定要照老规矩办,儿臣恳请父皇,重拟名单!相府千金苏漓,品貌淑婉,德行俱佳,应添入名单之列,请父皇恩准!”低头叩拜,这是东方濯第一次当着外人的面,直接和皇后作对。

    皇后的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目光变得凌厉朝苏漓看去,对于这个导致他们母子失和的罪魁祸首非常反感。而这样浓烈的敌意,苏漓自然感受得到,却什么也不能说。

    宋玉不服道:“可是王爷,苏漓是个不祥之人!”

    东方濯闻言冷冷转头望她,沉声问道,“宋小姐找了江湖术士去给苏漓看过面相还是批过命格?你怎知她不祥?”

    宋玉理直气壮地回道:“外面都是这么传的!”

    “外面?”东方濯冷笑,“外面也说你骄纵任性仗势欺人,从不将平民百姓当人看,难道也是真的?”

    逼人的冷冽气势劈面而来,惊得宋玉浑身一颤,从心底里感到阵阵发寒。结巴道:“当……当然不是真的……”

    “既然你的传言不实,那又怎能断定苏漓不祥是事实?还敢拿这种谣言进宫在陛下面前蛊惑视听,你该当何罪?”

    “我……”宋玉吓得呆住,连忙拿眼光向皇后求救。但这时皇后的脸色并不比宋玉好多少!在皇帝面前,皇后对自己的儿子也不好太过斥责,以免引起皇帝反感,只能按捺住怒气,将目光投向两国使者。

    宋玉眼光一闪,仿佛得到暗示般,大着胆子说道:“就算她没有不祥,那刚才定国太子和忽尔都将军也已经选了她,现在两位王爷还选她,这算怎么回事?”

    众女原本心中就有所不平,只是不敢明着抗议,此刻被宋玉这么一说,便都跟着点头附和。

    一时间,殿内又是哗然大作,竟像是引起了公愤一般。

    东方濯不禁皱眉,还未开口,使者席上早有意见的忽尔都将军,此时腾地一下站起,大声叫道:“不错,本将军已经选了她,怎可让他人再选!二位皇子还是另觅佳人吧!”

    邻座的定国太子闻言笑道:“将军似乎忘记了,是本太子选人在先,将军也应该另选他人才是!”

    忽尔都昂头道:“太子此言差矣,是本将军遇见苏小姐在先,太子只是比本将军早讲了一句,算不得数。”

    前方传来一声轻笑。

    “哦?如果要照遇见苏小姐之先后而论,那二位使者怕是都要靠边站了!”似是还觉得不够乱,东方泽笑着插了一句。

    东方濯冷笑道:“皇弟最先认识她又如何,是本王冒着抗旨之罪带她进宫,她才有机会为父皇母后献舞,才有机会走进这座选妃大殿,皇弟你又做了什么?”

    “我的确什么都没做,在某些事情上,我永远没有二皇兄那样的胆量。”东方泽笑意深沉,分明意有所指。

    皇后脸色一变,抗旨罪名,非同小可。东方濯一时疏忽,被拿住短处,只觉得掉进了东方泽的陷进里,心头大怒,霍然而起。眼看场面越来越乱,就要难以控制,一直沉默不语的皇帝终于开口了。

    “都给朕住口。”并不过分严厉的语气,使得在场之人面色皆是一肃。那些未出口的和即将出口的话,全都被吞咽了回去。

    任何时候,帝王的威仪总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压制住一切纷乱和不平。

    “都回自己的座位上去。”皇帝淡淡瞟了众人一眼,出乎意料地没有责备,却更加让人胆颤心惊。除了苏漓以外,所有人都归位坐回。

    皇帝重又将目光投向苏漓,从开始他就一直在观察这个女子,发现她自进殿伊始,不管是他疑心试探,还是他的两个儿子对她赞赏、维护,甚至满大殿的人为她争论不休,就差打起来,她竟一直镇定如常,没有惊慌恐惧,也无欣喜感激,甚至看不到她有任何的情绪表现。

    这般年轻的女子,居然有这等定力!皇帝的眼中微微闪过一丝赞赏,转瞬即逝。想到本无联姻意图的两国使者,突然同时选中一个不受宠的相府千金,皇帝有些头痛,这件事不止匪夷所思,更是难以处理。现在,就连他的两个儿子也同时选中这个女子……

    皇帝眼光一沉,忽然对苏漓问道:“都说你是不祥之人,因为脸上长了一个胎记,是那只凤凰吗?”

    苏漓恭敬回道:“禀陛下,是凤凰之身。民女只是就着胎记画了几笔,为了配合方才的那支舞。”

    “凤凰之身?”皇帝缓缓重复了这四个字,微微思忖道,“上来让朕瞧瞧。”

    苏漓低低应了声“是”,起身踏上丹陛,在十步远的距离处停住脚步,再度跪下。

    皇帝盯着她脸上的凤凰仔细看了一会儿,突然惊异道:“这胎记……朕怎么瞧着有点眼熟?”

    苏漓心底微震,暗想皇帝的眼光,果然犀利敏锐异于常人!

    皇后闻言凑上前细看,不由心头一惊,那胎记竟和凤血灵玉中匍匐的凤凰有**分相似!正欲问话,却听皇帝沉声道:“来人,传保章正林大人!”

    保章正林天正,不仅熟知天象,更会看相批命,听闻经他算过的无一不准。只是此人颇有几分傲骨,非帝命而不理。钦天监里,唯他最得皇帝信任。

    皇帝此刻传他来,其意已是不言自明,席间诸人面色各异,忽尔都几乎忍不住要站起来,却被身旁的师爷给按住了。待选的少女们虽心有不忿,但没人敢再多说一个字。

    林天正走进殿来拜见帝后,众人都微微怔住。传言中的钦天监保章正大人,竟然如此年轻!他不过二十来岁,中等身材,双目炯炯有神,五官极为俊秀。视线一触及苏漓脸上的凤凰,林天正目光登时一变,却未立即出声,而是盯着她看了好一阵子,一直看到苏漓心里泛起了紧张。

    众人皆知,林天正看人面相从来都是一眼即知,今日却看了她足足半刻,就连皇帝都忍不住面露疑惑,更别说殿内的其他人了。

    苏漓的手心渐渐捏出了汗,天堂地狱仅在一刻之间,虽然她面上无波,心里却完全没底。瞥眼,发现东方泽竟然朝她笑了一下,那不明意味的笑容未及展开便已隐没,让她几乎以为是错觉。

    林天正终于收回目光,面向皇帝,正色道:“请陛下赐臣笔墨纸砚。”

    皇帝目光微沉,林天正不肯当面言明,而是以笔墨替之,其中必有玄机。挥手命人抬桌至殿内,笔墨纸砚一应俱全,所有人等皆退至殿外静候。林天正提笔快速写下四个字,亲手呈交给皇帝。

    皇帝明白他的意思,未假手于人,走到跟前接过来只淡淡扫了一眼,目光骤然一变,极为震惊地朝苏漓看了过来,似是难以置信。

    站在一旁的皇后哪里还按捺得住,站起身来急声问道:“皇上?!”皇帝复杂的眼光看向皇后,面色凝重地问道:“林爱卿,你确定不用再看她的生辰八字?”

    林天正道:“这样的面相,数百年难得一见,无论生辰八字如何,结果都是一样的!”

    皇帝陷入了沉思。

    殿内一派寂静,呼吸可闻。过了许久,皇帝将手中的纸慢慢地折好,淡淡吩咐道:“烧了。”

    高公公不敢迟疑,恭敬接过,惊天秘密即刻烧为灰烬。

    苏漓暗暗皱眉,怎么也想不出,那纸上究竟写了什么样的四个字,以至于让皇帝陛下重视到如此地步?心中略微有些不安,此时忽然传来宫女们奇异的惊呼。

    朝和殿外,此刻大放异象。先前苏漓跳舞的石台周围,各色花朵仿佛约好似的,树枝上粉的白的齐齐绽放,盆景中娇艳的花骨朵也冒了出来,草丛里不知名的小野花也不甘寂寞,就连水中白莲也在此时层层递开,圣洁的白色一下子铺满了整个湖面。

    鸟儿们仿佛应百花的召唤,成群结对地飞来,在玉石台的上空不住地盘旋。五彩斑斓的羽毛在耀眼的阳光中,散发着夺目的光彩,与百花齐耀春光明媚。

    所有的人都被这一幕惊呆了!

    “百花齐放,百鸟争鸣,此乃数百年不遇的大吉之兆!”林天正激动跪倒,伏地拜道,“臣,恭喜陛下!”

    “恭喜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随之而来的山呼,几乎震动了整座皇宫。朝和殿内外,所有人全部跪倒,冲天的气势将晟国皇族的威仪直直送达天际。

    皇帝心情大好,起身哈哈笑道:“好!众卿平身!来人,赐苏小姐入席。”

    “谢陛下隆恩!”一丝浅淡的笑意轻轻滑过唇角,苏漓提起来的那口气,总算是松了下去。

    花香溢满了整个朝和殿,皇后笑意盈盈地走向苏漓,笑道:“原来市井流言果真一句也信不得!好孩子,你分明是大吉大祥之人哪!”

    苏漓连忙低身一拜,“皇后娘娘谬赞,那是仰仗皇上和皇后娘娘天威洪福,我晟国才有此盛世美景!”

    皇后轻轻地拉住了她的手,正欲再说几句体己话,以试探她意思,突然脑中一沉,面色忽地发白。忍不住一扶额,身子晃了晃。苏漓连忙扶住她的手臂,一股被混合的异样香气自皇后发间传来,苏漓眉心一凝,轻声唤道:“皇后娘娘!”

    皇后轻喘一声:“陛下,臣妾忽然觉得身子有些不适,想下去歇息片刻,以免在此失了仪态,请陛下恩准!”

    皇帝微微转头看了一眼,见皇后面色发白,不似作假,忙命人扶皇后去玉栖殿休息。

    苏漓扶着皇后的手并未松开,只低声问道:“娘娘是否觉得头晕恶心,视线模糊不清?”

    皇后微微一怔,明显被说中的惊异表情,令苏漓更加确定自己的判断,又道:“偶尔还会昏睡数个时辰,噩梦缠身却无法立即醒来。”

    “你如何知晓?”皇后震惊望她,连太医都诊不出的毛病,竟在初次见面被这样一个年轻女子说得分毫不差!而这些毛病,也正是近几个月来最令她心烦头痛之事。皇后又问:“你会医术?”

    苏漓眼波一转,摇头道:“民女不会医术,皇后娘娘凤体有恙也并非生病。”

    “那是为何?”皇后紧追着问了一句,苏漓还未回答就被皇后按住了手。自苏漓出现在这大殿之中,情势一再失控,却急转直下,竟有天威异象产生!加上林天正神秘的批示,这女子必定不是寻常之人!皇后心思一转,向皇帝请求道:“陛下,臣妾想让苏漓陪臣妾去玉栖殿休息片刻,先前臣妾委屈了这孩子,想跟她说说话。”

    皇帝目光微沉,犹豫之下点了点头,苏漓便扶着皇后一路慢行,往朝和殿左侧的玉栖殿走去。东方濯热切的目光充满了欣喜,一直在她的背后打转。

    专供帝后宴席劳累后的休息之所布置得富丽堂皇,皇后一进门就遣退了玉栖殿内的所有宫女太监,只留了贴身婢女在旁服侍。

    “你也坐吧。”皇后指着离她最近的一个软椅,对苏漓笑道。

    苏漓连忙谢恩落座,坐姿规矩谨慎,却也不失大方。

    皇后将她上下打量一遍,也不急于问话,先端起了茶,正待饮上两口以缓解胃里的不适,苏漓这时却阻止道:“皇后娘娘请等一下。”

    皇后皱眉看她:“怎么,这茶有问题吗?”

    苏漓道:“没有,苏漓只是觉得,皇后娘娘此刻身子既有所不适,不如让人泡一杯枸杞银花茶来试试。”她说的认真,言语神情看上去都很有把握。

    皇后想了想,朝贴身宫女点头,宫女领命去了,皇后这才问道:“你刚才说本宫不是生病,那为何本宫会身子不适?莫非,有人对本宫下了毒?”说到最后一句,皇后的眼光已经十分阴郁。

    苏漓知道,后宫里妃嫔争宠,勾心斗角暗中加害的事,并非少数。自梁贵妃薨后,宫中贵妃之位一直悬空,皇后之下,最高位份者唯有丽妃一人。丽妃出身寒微,又无所出,根本不为皇后所忌惮。只是身体有异,她难免疑心。苏漓连忙道:“娘娘先别惊!敢问娘娘,您是否常用鹤香、首乌、玉矢花泡水洗发?”

    皇后心底微震,这是只有她和她的贴身婢女才知道的事情,这个女孩子怎么会知道?

    仿佛明白皇后心中所想,苏漓微微笑道:“方才在殿上,苏漓闻到娘娘发间有股奇异的香气,所以大胆猜测,若是错了,也请娘娘勿怪!”

    “不,”皇后抬手,目光凝重道,“你没猜错,本宫的确常用这三样东西混合泡水洗发。怎么,有问题吗?”

    苏漓道:“回娘娘的话,此三物皆有乌发之效,而鹤香、玉矢花泡水洗发更能令发染香气,持续数日不散。但,这两样植物皆是根生双茎,半毒半药,用对了便是药,用错了就成了毒。”

    皇后面色顿时一变,坐直了身子问道:“这么说本宫是用错了?如何才算对?”

    “娘娘可将此二物分开使用。”

    “那本宫体内的毒……”皇后此时已经不疑有他,连连追问。

    “娘娘请勿着急,看娘娘的气色,毒应当还不算太深,只需用相克之物,慢慢清除即可。”苏漓说完转目,宫女正好在此时奉了新茶来。皇后眼光一闪,抬头问道:“莫非,这枸杞银花茶就是克制之物?”

    苏漓微笑道:“这个只是用来先压制娘娘体内的不适之感,要除毒,还得加少许云未……娘娘先请用茶!”

    皇后依言举杯,未有迟疑。饮下半杯不过片刻,头晕恶心之感竟已去了大半,果然是极为有效。皇后不禁抬头仔细看她,笑道:“你的确有些能耐!难怪濯儿会为了你三番五次跟本宫作对,甚至不计后果带你进宫,完全将本宫的训诫抛诸脑后!”

    “皇后恕罪!都是民女的过错!虽然民女不是有心令静安王与皇后娘娘离心失和,但此事因苏漓而起,娘娘若要怪罪,就请责罚民女吧!”苏漓没有忽视皇后盈满笑意的眼底一闪而逝的寒光,连忙起身跪倒,丝毫不因刚刚才帮皇后解决了一大麻烦而自持有功。虽然,皇后并不知道,她说的不过是第一步而已。

    皇后眉头微动,似是对她的反应颇为满意,却没叫她起身,只是试探着问道:“你很怕本宫会责罚静安王吗?”

    当然不是!以她对那个男人的恨,即便是他死了,她也不会有一分难过!但她不能那样回答,只能垂眉敛目,恭敬地回道:“民女不敢,民女只是……不想连累静安王。静安王对娘娘敬爱之心,天地可鉴。望娘娘明鉴!”

    “恩,”皇后点头,视线扫过她眼角的凤凰,忽然目光一动,对身旁宫女道:“去把玉拿过来。”

    苏漓当然知道是什么玉,不由得双手一颤,抬眼望去,那个熟悉的精致银盒已经被宫女捧在了手心里。皇后熟练地按下机关,盒盖弹开,血色红光立时盈满一室。苏漓的脸,却泛白如纸。想到她从前所承受的一切,或许就是这块玉所带来的,便觉得心头剧颤,痛不可挡。

    见皇后欲执玉而起,苏漓忍不住急声叫道:“皇后娘娘!”

    皇后立刻顿住动作,诧异地回头,看她神色异常,不禁问道:“有何不妥?”

    苏漓忙定了定神,尽量平静道:“明玉郡主大婚当日,郡主曾在百官面前执凤血灵玉于阳光下,被困锁在玉中的凤凰俯首认主,诡秘难言,此事早已传遍京都,无人不晓……苏漓见这玉血光潋滟,与传言颇为相符,因此猜测此玉便是传说中的凤血灵玉!所以……才大胆提醒皇后小心为妙,毕竟,郡主……碰了它,当日便遭遇不测……”

    “你多虑了!”皇后接口笑了笑,眼中闪过一丝阴云,“黎苏之事,全是她自己咎由自取,无干其他。”

    苏漓紧紧咬牙,胸中怒意难平,却无法辩解。总有一天她会用事实向天下人证明,他们的眼光是多么的浅薄而可笑!

    皇后又道:“这凤血灵玉乃传说中的圣物,本宫找人查过,并无任何问题。所以本宫打算,等静安王大婚之日,就以此玉作为贺礼送给静安王妃。”

    苏漓微微一怔,凤血灵玉没有问题?不可能!她那日除了凤血灵玉,并没有碰过其他外物,不行,她得想办法弄来自己检验,可是……照皇后的意思,要得到这玉就必须嫁给东方濯,她已经嫁错一回,这回又怎能再拿自己的终身幸福做赌注?万一真的不是呢,岂不更冤枉!

    皇后看了看玉里的凤凰,再对照苏漓脸上的胎记,又想起皇帝异于平常的奇怪表情,心中一动,竟亲手扶了苏漓起身,和蔼可亲地问道:“你觉得,静安王和镇宁王两人如何?”

    苏漓躬身退了两步,低头答道:“都很好。”

    皇后笑道:“你倒是谁也不得罪,但他们两个都看中了你,你会选谁呢?”

    苏漓心头微惊,面现惶恐地回道:“娘娘折煞民女了!两位皇子身份尊贵,苏漓一介民女,身份低微,岂敢在两位皇子之中挑选!”说完俯首又跪,皇后在她面前蹲下,凤目沉沉,紧紧盯着她的眼睛又问:“如果陛下让你选,你敢不选吗?”

    “这……”皇帝怎么可能会让她选?苏漓微微皱眉,正犹豫着不知该如何回答,这时,门外响起一个宫女的声音:“皇上问娘娘的身子可好些了?要不要宣太医前来?”

    皇后淡笑道:“不必了,本宫已经好多了。你去回话,本宫这就过去朝和殿。”

    宫女回身覆命去了,皇后拉着苏漓起身,笑意深沉:“看来皇上也不想等了。这二王选妃,看来只在于苏小姐一句话了。”

    苏漓刚刚松下的一口气又提了起来,连声道:“民女不敢!”

    皇后轻轻拍了拍她的手,笑道:“你倒有个玲珑心肝儿!和外界说的哪是一个人?只怕是那明玉郡主,也难及你。本宫跟你,颇为投缘,将来若真做了本宫的媳妇,还真是一件大大的幸事!”

    苏漓咬住了唇,一时不敢随意回答,半晌方道:“皇后娘娘错爱,苏漓不胜惶恐。”

    皇后打量着她的脸色,见她似乎为难至极,不知所措,不由心下有些不满,以她皇后之尊,濯嫡出长子的身份,居然都不能令这女子动心,想来此女,确有过人之处,这事急不得。于是笑道:“皇上召唤,你随本宫一同回朝和殿吧。”

    苏漓立刻应道:“是。”扶了皇后往朝和殿去了。

    朝和殿内此时觥筹交错,其乐融融,皇帝看起来心情非常的好,底下众人脸上也都笑着,心里头其实各怀心事。见皇后入殿来,纷纷起身相迎。

    苏漓的座位在众女之上,两位皇子之下,单成一席。刚刚入座,她便听到皇帝对高公公吩咐:“赐酒。”

    周围人都传来惊诧的目光,无不夹杂着少女们嫉妒不甘的眼光。苏漓不以为意,面无骄色,谢恩落座。只是,这酒她还没喝到嘴里,皇帝又道:“苏小姐,朕的两位皇儿都挑中了你,你就从他们两个之中选一个吧。”

    一杯酒险些全泼在身上,苏漓登时愣住。没想到会被皇后说中,她惊疑不定地抬头,见皇帝面色深沉,并非说笑,周围的人也皆在这一瞬间笑容凝结,神色震惊不已。

    方才还是气氛融洽的大殿,此刻又变得诡异莫名。

    “民女惶恐!”苏漓当即放下酒杯,出席跪拜。

    皇帝凝眉问道:“朕让你选,你惶恐什么?难道朕的两位皇子,你都不满意?”说罢,脸色微微沉了下去。

    苏漓忙道:“民女不敢!两位皇子皆是人中龙凤,身份尊贵之极,苏漓只是一介民女,又是庶出,岂敢大逆不道,挑选皇子?请陛下赐苏漓死罪!”她叩头请罪,将对皇后说过的话,在这里又重复了一遍。

    一时之间,大殿之内沉寂下来,众人都不敢说话,揣测圣意会如何。这时,黎瑶突然闪身而出,拜道:“陛下,民女黎瑶,有话想说。”

    皇帝扫了她一眼,黎瑶乃摄政王庶女,论容貌才德,比之黎苏都略逊一分。黎苏尚在时,她碍于身份,从未在这等场合出现。黎苏一死,她成了摄政王仅有的女儿,突然之间变得重要起来。皇后一直想与摄政王黎奉先联姻,以巩固东方濯的地位,却不料黎苏失贞自尽,联姻之事成了一桩笑话。黎奉先将这个庶出的女儿捧起来,无非也是想重结姻亲之好。此女向来行事谨慎有余,为何突然在此时发话?

    皇帝缓缓道:“说。”

    黎瑶鼓足了勇气,上前跪道:“苏小姐与我姐姐黎苏,容貌酷似,品行超群,黎瑶深为仰慕。姐姐不幸早逝,瑶心痛万分。今日见苏小姐,如见姐姐一般。两位王爷慧眼识珠,苏小姐品貌才情都绝非我等可比,望皇上赐苏小姐封号,以般配王爷尊贵。”说罢,她深深拜倒,诚挚之极。

    苏漓一怔,她虽然知道黎瑶与黎苏姐妹情深,却万没料到一向胆小谨慎的黎瑶,竟会在大殿之上对皇帝说出这样一番话来!一时间心思翻涌。

    皇帝面色无波,仍未发话。此时站在后面的水蓉蓉也上前来道:“黎小姐所言甚是!苏小姐天人之姿,无人可及。比之明玉郡主有过之而无不及,望皇上降恩!”

    苏漓愣住,如果说黎瑶对黎苏姐妹情深,念及自己与黎苏容貌酷似而出言相助,尚可说得过去,而这个水蓉蓉,又是为何甘愿冒着违逆圣意的危险,挺身而出?水家虽为朝中重臣,但与苏、黎两家似乎从来没有多深的交情,何以水蓉蓉会做出这样的举动?

    她一抬眼,正好对上东方泽深思的目光,连忙低下头去。

    大殿内再度安静下来,一时间静得连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过了半晌,皇后见皇帝久思不语,正欲发话圆场,东方濯立刻上前一步道:“父皇明鉴,苏漓德才兼备,虽为庶出,但人品出众,万人难及,请父皇赐封号,耀我皇威,以诏天下。”

    皇帝面色微沉,皇后见了心头一跳,正欲斥责两句,突然见皇帝对身后叫道:“来人,拟旨,相府千金苏漓,德行出众,品貌过人,舞姿优美百年难得一见,朕心甚悦,今下旨赐封为明曦郡主。以后,可自由出入宫廷。”

    苏漓再次怔愣,不知皇帝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向来只有皇室宗亲的女儿才有资格被封为郡主,就连黎苏当时也是因为要嫁给东方濯才得到一个郡主封号。而苏漓仅为丞相妾室所出,竟然也能得到这般恩宠,实在是出人意料。

    震惊之色布满殿内众女子们的脸庞,苏沁更是瞪大眼珠,眼看着从小受尽她欺负的人一下子爬到了她的头顶却无可奈何,满口银牙几乎咬碎。

    苏漓一味沉思,一时竟忘记叩头谢恩,还是皇帝身边的高公公用眼色提点道:“明曦郡主,快谢恩吧?”

    苏漓回过神来,忙俯首拜道:“苏漓叩谢陛下隆恩!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以后再也没人敢说她不祥,也无人敢再随意欺负她,虽然她洒下浸过特殊药物的金粉令百花齐放百鸟争鸣的目的达到了,但无上的恩宠,却远远出乎了她的预料。看来往后,更要小心谨慎,不能行差踏错一步!

    皇帝道:“免礼。现在你可以选了。”

    “晟皇陛下!”忽尔都将军忍了半天,终于还是站起来抗议道,“那我们两国联姻之事……”

    “将军!”不等忽尔都说完,皇帝已经抬手示意他稍安勿躁,笑道:“此宴乃是朕的两位皇子的选妃宴,国事就留待明日早朝再谈吧!”

    皇帝的意思已经很明确,忽尔都有些不甘心,却没有办法。他们此次来晟国,是以祝贺皇子选妃的名义,如果现在跟人家皇子抢起了女人,实在说不过去。只好闷闷坐下,将自己的心思尽力藏起来。

    苏漓秀眉微蹙,抬头望向东方濯与东方泽,此刻他二人也正看着她,前者目光熠熠生辉,充满期待,以为她是他带进宫来的,选他的几率总大一些,殊不知,她其实是他曾经那样厌恶着驱赶出王府的妻子!苏漓心中不禁冷笑,忍不住想,倘若东方濯会爱上她,等将来她证明了自己的清白,再告诉他她的另一个真实身份,他会不会有万箭穿心之感?突然,很期待那一天的到来!

    再看东方泽,笑意浅淡,似乎含着一抹温柔,既看不出有多期待,也看不出有什么担忧,他一直都是那样镇定自若,仿佛一切都在掌控之中。细细回想,这场选妃宴从始至终,真正不变脸色无有震惊的,怕也只有他一人!这个人,真是深沉得让人觉得可怕,如果他真是她的仇人,那她该怎么办?凭她目前的个人力量,绝对没有办法与他抗衡!

    心渐渐沉重,这两个人,苏漓谁都不想选,也不能选。唯今之计,只能往后拖延。

    “陛下,二位皇子都非常出色,明曦实在不知该如何抉择,所以……明曦冒死请求陛下,多赐予明曦一点时间,让明曦可以与二位殿下多接触了解,以免将来留有遗憾……恳请陛下恩准!”既然圣旨已下,她便以封号自称,朝皇帝拜倒,面色分外诚恳。

    显然这个请求十分大胆,大胆到令周围的人都替她捏了一把冷汗。连东方泽的脸色也不禁微微一变,东方濯更是皱紧了眉头。

    皇帝目光凝定,视线如常投注在她脸上,瞧不出喜怒。

    苏漓跪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只觉得四周空气仿佛都凝住了。

    不知跪了多久,东方泽终于出言道:“父皇,儿臣觉得,明曦郡主此言,颇有道理。虽说婚姻需父母之命,媒灼之言,但明曦郡主天人之姿,君子皆好求之。郡主慎重考虑方做出抉择,实乃明智之举。”

    东方濯的冷冷的目光朝他望去,忍不住道:“六皇弟此言,是愿意让这决定权交给苏漓?”

    东方泽淡笑道:“不错。本王愿意尊重明曦郡主的任何选择。若有缘,她必定会是本王的王妃,若无缘,即使是强求,也未必能得偿所愿。”他语气缓淡,目光却隐有深意。

    尊重!在这个男权社会里,有几个男人,能学会真正去尊重一个女子?苏漓心头一震,这番话即使是真的另有目的,听在她的耳中,却已经具备了足够的杀伤力。

    东方濯冷笑道:“六皇弟果然好口才!古往今来,向来只有皇子选妃,哪有郡主选夫之举?况且备选之人论身份地位都远在郡主之上!”

    东方泽笑了,眉目舒展,如春风化雨一般,笑意在他幽深的黑眸中闪烁着异样的光彩,苏漓竟止不住心头砰砰直跳,连忙低下头去。

    “难道二皇兄是怕输么?”他轻松自得的神色,倒衬得东方濯急怒难耐。

    “笑话!”东方濯怒意上涌,“本王会怕输?”

    “既然不怕,又何妨一试?郡主选夫,的确是我朝从未有过的创举。待百年之后,说不定会留下千古佳话,万世美名。”东方泽笑得温和无害,仿佛真的毫不介意,自己也可能成为选夫宴中落败的那一个人。

    “试就试,本王……绝不会输。”东方濯咬牙应道。

    “好!”东方泽笑道:“泽定与皇兄公平较量。”说着,他深沉莫测的眼光在苏漓的脸上一扫,苏漓只觉得有一股凉意,缓缓地爬上了背脊。

    皇帝的脸色略略一缓,方才笑道:“好,既然两位皇儿都愿意一试,朕就准了明曦郡主的请求,三月之后,于萧山别宫设宴,由你,亲自挑选夫君。”

    “多谢陛下!”苏漓终于松一口气,笑着抬头,眼中灿烂的光华遮挡不住流溢而出,衬得清丽脱俗的绝色容颜更是妖娆夺目,无可比拟,满殿之人无不看得呆住。

    一直沉稳少言的定国太子此时眼波一转,忽然起身朝皇帝拱手行礼,温雅地笑道:“久闻贵国的两位皇子文武双全,能力出众非常人可比,但,既然是郡主选夫,郎昶不才,也想求得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不知陛下可否恩准?”

    与汴国使者相比,这个定国太子似乎厉害许多。与其说是请求,不如说是挑战,皇帝若不答应,便显得对自己的儿子没信心。再有,之前皇帝让他选人在先,其后才是汴国使者和两位皇子同时选中苏漓,但他丝毫不提联姻二字,反而只求一个公平的机会,皇帝根本没有理由拒绝,只能看一眼自己的儿子,点头算是应允。

    忽尔都将军一看,立即起身道:“陛下,我国的四皇子也愿意参加!”

    “准。”皇帝既已应了定国太子,自然也得答应汴国使者。

    如此一来,原本是晟国皇帝为自己的皇子所设的选妃宴,到最后,竟发展成了一个相府千金的选夫宴!而所供她挑选之人,是当今天下最强盛的三大国家的太子或者皇子,他们每一个都是深受本国皇帝宠信,很有可能于未来继承大统,这种情形,使得苏漓在今日宴席之后身价倍增,成为整个京都首屈一指的名门闺秀,一时名重无两。

    ------题外话------

    有人提到女主强弱问题,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觉得一个人是否强大,不单单只看表面。而本文女主是逐渐强大的类型,重生之初,她势单力孤,一无所有,要想查清诡秘冤案,聪明的人会选择隐忍不发,等待时机。敌人未明,她尚未有足够势力与之抗衡,一味强势只会死无葬身之地!

    所以我们要给她时间创造机会,选妃宴不过是个开始而已。就让我们一起来看,这个一无所有的女子,要如何把握机会,利用人心掌控局势,一步一步走上万人之巅,睥睨众生,颠覆天下!请大家拭目以待!

    关于更新速度,请看入v公告。
(快捷键 ←)上一章:第六十一章 惊世光芒返回目录下一章:第六十三章 与东方泽斗智(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