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架空小说 »重生之惊世亡妃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五章 又见喜脉?

第六十五章 又见喜脉?

文/莫言殇
重生之惊世亡妃 本章字数:6999 重生之惊世亡妃txt下载
推荐阅读:隋唐之纨绔天下无限地狱恐怖通缉令天剑封魔洪荒道尊无天魔躯异界之逆天诛神神印王座邪魅总裁复仇妻凤殇校园超级霸主杀手房东俏房客网游之幻想骑士如果遇见下一秒的你
    江湖上最神秘的杀手组织沉门一夕覆灭,这个消息不仅震惊了整个武林,同时也令朝野后宫议论纷纷。

    镇宁王东方泽的能力一向有目共睹,像沉门那样强大的杀手组织,朝廷早有忌惮,因此,皇帝对东方泽大加赞赏,引得朝臣对他争相巴结。一时间,东方泽风光无限,然而,他却并没有因此而放松对沉门余众的追捕和打击。

    苏漓为了尽力保住沉门最精锐的力量,她安排须弥山里活下来的所有人在最短时间隐蔽,躲过了东方泽的一再追击。并且开始调制各人的解药,解救了他们身上的各类奇毒。并言明在先,若不愿再为沉门效力,可以自行离开。众人惊得不知如何是好。只有苏漓明白,沉门要生存下去,将来绝不能作为一个杀手组织存在于江湖。

    剩余人当中,果然有人安全离开,隐于田园,安享余生。沉门留下来愿意效命之人,反而愈加誓死忠心。人虽然少了,组织却愈加精密,行动更加有力。

    因她的英明决断和强势威仪所保存下来的近百名沉门精锐,再无人敢对这位年轻的新门主的决策产生任何质疑。

    至此,在世人眼中,沉门已经彻底覆灭。而事实上,它不过是暂时蛰伏,等待着再度崛起一飞冲天的机会。

    今年夏天,似乎热得格外的早。才刚刚七月,阳光已是火热刺眼。入了夜,苏漓让护卫在院门外守着,不许任何人擅入。她则在房内静坐练功。自阴差阳错做了沉门门主之后,苏漓服了沉门圣药,不仅体质有所改善,功力更是一日千里,令她大喜过望,于是日日练功,不敢懈怠。

    刚要坐定,挽心便进来低声道:“小姐,江元来问,他体内最后一味毒何时能解?”

    苏漓微微皱眉,四大杀手身上的毒远比属下其他门人要复杂,尤其是这个江元。沉门门主心知江元通晓医理,故而下毒尤其杂,一个多月来她试了几次,都没能完全得解。仿佛解过一样,又会凭空生出一样来,让她百思不得其解。

    “他最近身体异样,不敢妄动真气,故而急了些。”挽心轻叹一声。苏漓替门人解除毒害,已收服了大半人心。唯有这江元,终不能根治,长此下去,怕江元会有异心。

    苏漓看了她一眼,当然明白她的心思,当下道:“你去将我的百草箱取来。”

    挽心面有喜色,立即进内室取出宝箱,那箱内存有从沉门内抢出的各种珍贵奇药,苏漓也全靠了这些药,解救门人,收揽人心。

    “我到外面去守着,有事就唤我。”挽心轻声叮嘱,便出了门外。

    苏漓将所有的药瓶一一取出,仔细闻过,这里的药材她已熟识大半,也基本上一一用过,早了解了药性,只是江元所中之毒,连她也想不出是何缘故,难道解药不在这里?

    苏漓有些不甘心,将那箱内的东西又仔细地查看,仍然一无所获。不由泄气地将箱子一推。

    忽然,一声轻微地“嗒”,箱子似乎有异响。

    苏漓一愣,迅速将东西全部取出,箱子翻转过来。底部居然裂开一道细缝!这箱子也是在沉门密室中拿来,她从未想过箱子中还有暗格。苏漓连忙找来小刀,将缝隙撬开,里面赫然有几片花瓣!

    不识之物不敢妄动!苏漓小心翼翼将花瓣用针挑出,细细查看,这花瓣似乎有些干了,颜色呈枯色的浅黄。即使苏漓通晓百草,居然也看不出那花瓣是何物!

    苏漓皱了皱眉,仔细闻了闻,花瓣竟然无色无味,当真令人奇怪!

    苏漓呆呆地看着那花瓣,一时心思转了无数。也不知过了多久,眼前忽然多了一双手,晃了几晃:“小姐!”

    苏漓一惊,抬眼见是沫香,不由没好气道:“死丫头,进来也不通报!”

    沫香笑道:“我叫了好几声哪,小姐也没听见。你坐了这么久,喝口茶吧。”说着端上杯子来,又笑了:“这茶是镇宁王让人特地送来的,刚才在门口,你可没瞧见大小姐那脸色!”

    苏漓叹了一口气,“先放着吧。”

    沫香应了一声,将茶杯放下了,低头一瞧,不由惊叫道:“哟,这是什么花?养颜的吗?”自从上次苏漓教了她些花草养颜之法,这丫头愈加有兴趣研究花花草草了。

    苏漓一惊,还没说话,沫香已经拾起桌上的花瓣,细细地看了起来,“什么味道都没有哎,好奇怪。”

    苏漓连忙道:“这东西连我也看不出是什么,你别闹了,赶紧收拾好。”

    沫香哦了一声,连忙将东西一一放进箱子里,笑嘻嘻又道:“小姐,这个肯定是什么奇花异草,珍贵得紧!哪天找个懂的人瞧瞧。”

    苏漓没有说话,懂的人?世人还有比她还懂的人吗?

    忽听挽心在门外道:“小姐,老爷让你去书房一趟。”

    苏漓微微皱眉,苏相如到底还是沉不住气了。吩咐了沫香收拾了东西,这才整装出门。

    书房内,苏相如背手而立,苏漓正要行礼,就闻苏相如笑道:“你如今已是陛下亲封的郡主,身份非比寻常,不必行礼了。”

    苏漓却低头道:“父亲这样说,是要让女儿心中不安么?别说苏漓只是被封为郡主,即便以后飞上枝头当了凤凰,父亲也还是父亲,苏漓岂可忘了孝道!”说罢屈膝行礼,丝毫没有含糊。

    苏相如望着这个女儿,眼中精光大闪,心头的疑虑被打消了一半,扶起她,开怀笑道:“好啊!为父果然没看错你!来,坐下陪父亲喝一杯茶。”

    苏漓乖巧地应了,两人落座,苏相如一边饮茶,一边打量着她,只见她目光平静,面无波澜,看上去好像心无旁驽,只专心饮茶,但苏相如却觉得不是那么简单。自从私奔事件过后,他发现这个女儿,变得越来越不像是他的女儿!想他纵横官场数十年,阅人无数,除了镇宁王东方泽,还没有哪个人,是他完全琢磨不透的。

    苏相如皱了一下眉,凝声问道:“苏苏啊,你……心里可有怨怪过我这个父亲?”

    苏漓闻言抬头,惊讶地看着他,“父亲何出此言?”

    苏相如叹道:“这些年,为父忙于公务,疏于管理家中之事,忽略了你,让你在这家中受了许多委屈,父亲现在想想,觉得非常对不住你啊!”

    似乎良心发现,苏相如看起来非常内疚,

    苏漓却觉得分外可笑,倘若她不曾引起两位皇子的注意,没有得到皇帝的赐封,没有那场选妃宴和即将要来的选夫宴,苏相如只怕永远也不会多看苏漓一眼。心中如是冷嘲,面上却露出伤感的神色,她略微低了下头,语带感动道:“父亲多虑了!女儿知道父亲在官场也不容易,要守住这么大一个家,父亲比任何人都辛苦!女儿未能替父亲分忧已是不孝,又岂敢因此对父亲有一丝埋怨?莫不是要等着天打五雷轰么?”

    苏相如心里的另一半疑虑也在此刻消弭殆尽,或许是他想多了。女儿就是他的女儿,再怎么变还是姓苏名漓,难道还能换成了别人去?

    苏相如颇为安慰道:“你真是为父的好女儿!”

    看着那张假情假意的笑脸,苏漓觉得有些恶心,却不得不陪着演好慈父孝女的可笑戏码。

    苏相如轻轻磕了一下茶杯,笑着又问:“苏苏,两位王爷近来拜访,你为何避而不见?”

    终于说到正题了!

    苏漓垂眸,沉吟着半响不答。

    苏相如又道:“你在皇上面前说要与两位皇子多加了解,此番又不肯与他们相见,只怕是说不过去啊。尤其是镇宁王,才德兼备,能力过人,为父还没见过他对哪个女子像对你这么上心的!”

    果然不出所料,苏相如不会放任她自己选择。他以为她还是以前的苏漓,无论婚姻还是命运是可以随意被他这个父亲所摆弄的么?苏漓微微冷笑,抬头道,“父亲觉得,镇宁王为何会在选妃宴上冒着触怒皇帝陛下的危险,也要选择女儿?”

    苏相如眼光一闪,没有说话。

    苏漓笑着又问:“如果女儿真的嫁给了静安王,父亲您还会像现在这样坚定不移地支持镇宁王吗?”

    苏相如脸上的笑容渐渐淡了下去,目光倏然变得犀利而深沉,似乎在审度着她的话中之意,又似在透过她的眼神想看穿她的心思。

    苏漓静静饮了一杯茶,笑得云淡风轻,仿佛所说的不过是夜色春景,无关大局。

    过了许久,苏相如方道:“论才干,论人品,虽同为皇子,静安王比之镇宁王,都略逊一筹。皇上之所以久不立储君,不过是碍于嫡庶长幼,怕落人口实。相信苏苏心里有数,两位皇子将来谁最有可能继承大统,决不是他的身份所决定。”

    苏漓放下茶杯,抬头问道:“父亲是想做国丈吗?”

    苏相如心底一震,惊疑不定地看着她,没有出口斥责,也没立即否认。这间书房隔音极好,他们二人的谈话内容,不会有第三人听到。对于皇帝破格封苏漓为郡主,还允许一个相府千金在皇子之中任意挑选,这种古今未有的殊荣,最初令苏相如非常震惊,以他这么多年来对皇帝的了解,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

    苏漓命格不凡!或许她要嫁的,就是真命天子!

    掩饰不住的光芒缓缓从深沉的眼底绽出,苏相如眼光一转,倾身道:“以苏苏的聪慧,自然明白为父的心思。皇上对苏苏青眼有加,这次选夫宴,相信苏苏不会让为父失望。”

    苏漓站起身来,扶额道:“父亲,女儿近来可能是感染了暑气,身子有些不爽。想先告退了!”

    苏相如面色变了几变,很快恢复了正常,望着她慈爱笑道:“最近这天儿确实很热,夫人前日还说,想去避暑山庄住些日子,你也一同去吧。”

    苏漓微怔,城中显贵在京郊须弥山外多建有自己的避暑之地,往年夏季时,夫人也常带着苏沁前去游玩,从未想过苏漓。今日她已贵为郡主,夫人与丞相待她早已今非昔比。这样也好,避开一阵,省得被那些人烦。

    于是她微一福身:“女儿多谢了。”

    刚刚回到院中,竟见到门口一片凌乱。几个小丫头站在门前窃窃私语,一见到她连忙四下散去,眼神闪躲。

    苏漓心头一沉,忍不住叫道:“发生什么事?”

    “没什么,”挽心镇定地出现在门口,面有忧色,“沫香刚才晕倒了。”

    苏漓一惊,大步跨进门去,“怎么会晕倒?请大夫了吗?”

    “请了,正巧今日夫人也不舒服,我就顺便将那大夫请过来瞧瞧。”挽心面色凝重了一分。

    “大夫怎么说?”苏漓一直走到沫香床前,只见她面色苍白,躺在床上似乎不省人事,内心的某一处,忽然被击中。

    挽心犹豫了一刻,压低声音道:“大夫说……沫香……”欲言又止,不象是挽心的作风。

    “如何?你倒是说啊。”苏漓急了。

    “沫香有了身孕。”挽心为难道。

    苏漓呆住了,身孕!沫香小丫头一直跟在她身边,从未跟男人有什么接触,怎么会突然有了身孕?!

    忽听床上“嗳呀”一声,沫香缓缓地睁开了眼睛,惶然道:“我怎么了?”

    “你晕了。”挽心扶起她,沫香呆呆地看着苏漓,似乎还没回过神来。

    “怎么晕了,难道我近日吃坏肚子,连力气都没有了?”沫香抬了抬手,只觉得浑身软绵无力。

    苏漓眼光一沉,急切道:“你可是浑身乏力?”

    “嗯,我一定是饿了!”沫香徶了撇嘴,可怜兮兮地看着她,“小姐,赏奴婢吃点东西吧。”

    苏漓惊疑不定地看着她,半晌方道:“沫香,你老实说,你……可曾与男人有染?”

    沫香吓了一跳,立刻叫道:“小姐,奴婢怎么敢?平日里没啥事,奴婢可连这小院也没出过,您可千万别冤枉我!”

    挽心不自然道:“刚才大夫来瞧过,说你怀孕了。虽然我已经不准下人传此事,但……难保不会传到夫人耳中去……”

    “什么?”沫香瞪回圆了双眼,似乎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转眼又看了看苏漓,吓得滚下床去,连磕了几个头,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小姐为奴婢作主啊,奴婢……绝没有与人有苟且之事!小姐!沫香是冤枉的啊!”

    苏漓阴沉着脸,没有发话。她此刻内心的震惊,远远超过了沫香。看着那张泪痕满面的脸,她忽然间心痛无比。仿佛又看到了大婚被休辱的自己。沫香是个老实的小丫头,绝不可能也没有机会瞒着她做下这等不耻之事!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可是……大夫与你无冤无仇,难不成会有意害你?我也略通岐黄之术,替你看过脉,确是喜脉无疑。”挽心皱眉。她也不愿相信,但是那喜脉清晰无比,不可能有假啊。

    “小姐!”沫香眼泪掉得更快了,“沫香真的冤枉啊。”

    苏漓心头一动,问道:“你刚才吃了什么东西?”

    “没有啊。”沫香泣道,“奴婢午饭跟小姐一起用的,下午就帮小姐倒了茶,没吃什么东西。”

    倒茶……苏漓眼光一亮,那个花瓣!她即刻吩咐道:“挽心,把我的宝箱取来!”

    挽心立刻取来了箱子,苏漓见那花瓣被沫香好好地放在内侧,心跳不由加快。如果沫香确是喜脉,又并没有与男人有染,那这东西,极可能就是李太医所说的奇药!能改变脉象的奇药!

    苏漓想了一想,毫不犹豫地执起花瓣放到鼻下细闻。

    无色无味。如果不是看得到摸得着,根本就无法感觉到它的存在!

    苏漓闭了闭眼,一时心潮起伏,无法平静。原来害她之物,果然在此。难怪她大婚之日根本无法察觉。到底是谁?是谁做下这等诬陷下流之事?

    “小姐!”挽心见她脸色不对,不由担忧道:“你怎么了?沫香这事,暂时可以隐瞒,就怕夫人……”

    “不用怕。”她猛地睁开了眼,“我有办法证明沫香清白。但现在,切不可对任何人说这事。明日再请个大夫来,重新诊脉,只说先前那大夫诊错即可。”

    挽心疑虑重重,沫香已经拜倒在地,连声哭道:“谢谢小姐为奴婢作主!”

    看着地上的沫香,苏漓眼眶一热,当初她被人陷害,却无人能替她作主!曾以为会成为终身依靠的夫君,只选择了欺辱和休离!

    “起来,吃点东西,收拾收拾。我自有主张。”

    苏漓紧紧捏着那花瓣,一个大胆的主意,忽然间闯进了脑海!

    挽心传饭,主仆三人用过饭,不多时苏漓便觉得心跳加快,全身乏力,似要晕厥,症状与沫香无异。只是她此刻武功大进,尚还能勉力支撑。沫香连忙扶她在床上躺了,挽心一把上她的脉搏,立刻惊得说不出话来。

    苏漓唇边浮出一丝冷笑:“如何?可是喜脉?”

    挽心震惊地看着她,“怎么回事?”

    “哼,”苏漓坐起身来,“一切都是沉门门主的好药所致!此药可以改变人的脉象,让人有怀孕的假象。用来诬陷女子不贞,最合适不过!若不是沫香误打误撞,我还不能这样快就了解了这药的功效!”

    苏漓咬牙切齿,恨意已生。她一定要查出,究竟是谁拿了这药来害她!这人先下药构陷,又派杀手索命,若不是沉门门主已死,一切表明他只是受人指使,她怕要以为,门主与自己有不共戴天之仇!

    “改变脉象?!”挽心惊道,“这是何药?”

    苏漓沉声道:“我也不知,但功用已明。只是不知道这功用,能持续多久,是否有可解之法。你再探探沫香的脉!”

    挽心迅速抓过沫香的手,皱眉道:“仍是喜脉,不过,似乎不如刚才那样清晰强烈。”

    苏漓轻哼一声,“如此想来,这药力维持的时间不会太长。也可能跟染药多少有关。但如果所有大夫在一个时辰以内把脉,还是不会改变喜脉一说!”

    挽心道:“现在怎么办?”

    “不用紧张。”苏漓淡笑着躺了回去,“好好睡一觉,明天起来再说。”找到了问题所在,她突然间觉得心安了。这一觉果然睡得好,醒来时天色已经大亮。

    苏漓与沫香的喜脉,果然一天比一天弱,三天后便自行消失了。苏漓又反复研究那药性对身体的反应,在沉门的秘药中找到了解救之法。苏漓大喜,似乎为黎苏平反的希望又增加了一分。现在,只需要等待最佳的时机。一个多月后的选夫宴,将会为她苏漓,掀开新一轮的强大风波。

    天气渐热,到了夫人与小姐前去避暑山庄的日子。

    一大早,苏漓便收拾好了行装,只带了沫香同行。苏夫人身子突然不适,未能起行,许她与苏沁先行前往。苏漓不想与苏沁单独同行,便灵机一动,邀请了黎瑶一同前去。

    于是马车绕道摄政王府,黎瑶自然高兴,也带了贴身丫头玉儿出了门。一路上与两姐妹说说笑笑,倒把苏沁弄得气闷不已。午后时分马车便到达了目的地。

    京郊竹篱谷,紧挨着须弥山。

    大片大片的青翠竹林围绕着形态各异的天然湖泊,将大部分暑意隔绝在外。

    苏家的避暑山庄就建在其中一个湖泊之上,一条条木质长廊从湖心延展到四面八方,将一栋栋精致的木屋连接成片,巨大的包围圈中,水上庭院建造的精美绝伦,院墙边柳树花藤越墙而过,与碧色湖波倒映而出的古朴木屋相互辉映,美妙之极。四周微风轻送,竹涛阵阵,碧湖泛起微澜,光是看着这般清凉美景,就已经觉得似乎不那么热了。

    三人刚下马车,等在外头的山庄管家苏护忙不迭地带人迎上前来行礼,身后忽然传来疾奔的马蹄声。

    三骑快马须臾便到了跟前,一主二仆。主人年轻英俊,贵气逼人,他这样纵马疾驰,远远地便能感觉到他飞扬的气势。
(快捷键 ←)上一章:第六十四章 当选沉门门主返回目录下一章:第六十六章 双王齐聚(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