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架空小说 »重生之惊世亡妃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六章 双王齐聚

第六十六章 双王齐聚

文/莫言殇
重生之惊世亡妃 本章字数:6817 重生之惊世亡妃txt下载
推荐阅读:网游之雷神降世网游之暴杀刺客网游之混迹虚实小小凡人修仙传网游之混乱争霸网游之幻想骑士天罚神尊凤殇神印王座无天魔躯官途天剑封魔无限地狱隋唐之纨绔天下
    苏沁不由自主地退后两步,黎瑶则吃惊地睁大眼睛,轻声叫道:“静安王?!”

    来人正是东方濯和他的两名贴身侍卫。

    一跃下马,甩手将马鞭扔给身后的王安,他身姿朗朗站到苏漓的面前,骄傲而又得意的表情仿佛在说,看你还往哪里躲!

    苏漓不自觉地眉头一皱,他怎么会追到这里来?有个苏沁已经够让她心烦了,现在又来了个东方濯!纵然心里如何不愿,她也得照常行礼。

    “见过静安王!”

    底下的人跪了一地,东方濯看也不看那些人,一双俊目,死死盯着苏漓。选妃宴上,她的犹豫不定,弄出一个什么选夫宴,已经让他很不开心,这些日子她又对他避而不见,更令他非常不满,甚至是愤怒。若不是看在她对东方泽也是同样的态度,他绝不会那么好打发。虽然很想见她,但见了她,心里难免有怨气,却只是压抑着道:“起来吧。本王不请自来,苏小姐不会怪罪吧!”

    苏漓淡淡道:“苏漓不敢。王爷请。”

    他大步朝庄内走去,管家苏护连忙前去招呼。一行人刚走进大院内,东方濯不知何故,突然停下了脚步。脸色瞬间黑沉,阴鹜得可怕。一回头,他狠狠瞪着苏漓,恐怕三里之外,也能感觉到他冲天的怒气。

    苏漓被瞪得莫名其妙,抬头朝院子里望了一眼,登时愣住。

    精修的庭院,玉石花草一应俱全,靠湖的矮墙边,一名男子负手立于藤萝架下。白衣黑发,褪去了平日的浮华贵气,仿佛受到了此地清灵气息的洗礼,整个人看上去清雅飘逸,不同凡俗。此刻,他正望着湖中飘荡的花瓣怔怔出神,仿佛不曾感觉到身后的注视。

    直到苏沁从怔愣之中反应过来,一脸痴迷地大声叫道:“镇宁王!”

    苏漓眉头一皱,心中暗暗着恼。本想避开这两人,却没想到竟凑在了一起!

    东方泽淡淡回身,视线触及门口站立的东方濯,双眼微微眯了一下,缓缓笑道:“本王昨晚还在想,如斯美景只我一人欣赏实在无趣,不料今日,苏苏和二皇兄竟然都到了!二皇兄,请!”

    他抬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动作非常之自然,仿佛在自己家里招待客人一般。

    东方濯冷冷道:“六皇弟好兴致!你我来此皆是客,不劳你相请!苏漓,前面给本王带路。”说完又回头盯着苏漓,阴冷的眼神,仿佛他的女人背着他与其他男人在此约会似的,那种目光充满了无尽的激愤和杀气。

    周围的人几乎都忍不住退了一步,苏漓却迎着他的视线,抬头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轻声笑道:“蒙王爷厚爱,苏漓本该立刻为王爷引路,但是……非常抱歉,这里虽是苏家产业,苏漓却和王爷一样,也是初次到来,对山庄的一切并不熟悉,不如,让姐姐代劳吧。”

    苏沁瞪大眼睛叫道:“为什么是我?!我,我也不熟……管家!”苏沁拼命对管家使眼色,自从那次弄坏拂云珠之后,她见了东方濯就会害怕。

    东方濯在苏漓那里碰了个软钉子,本就非常气闷,此刻又见苏沁躲避他就像躲避瘟疫似的,不禁心头火气,脸色更是难看之极。若换做以前,有人敢这样慢待,他定然掉头就走,毫不犹豫。然而此刻,望着眼前女子,他却只能忍了又忍,除了狠狠地瞪着她,竟别无他法。

    苏漓淡定地立在那里。作为主人,原本她陪同他去房间安顿是理所当然,有下人引路,她熟不熟悉都没有关系,然而,偏偏她最讨厌的,便是他现在的这幅表情,仿佛她欠他良多。而事实上,他欠她的,这一辈子都无法还清。况且,如今形势有变,别说东方泽不是她约的,即便是,他也没有任何权利干涉她,指责她!

    “静安王,这边请……”苏护抬手抹了把脑门子上的汗,这已经是第三次请行了,但这位尊贵的皇子没有半点要抬脚的意思。

    气氛顿时僵滞,除了苏漓和东方泽,其他人都不敢吭声。

    东方泽似乎觉得这场面甚是有趣,忍不住朝她笑了一下,居然懒懒地走到一旁的软椅边坐了,以看戏的闲定心态望着这边,似是对僵持的两人最后谁会胜出感到非常有兴趣。

    苏漓心中略有不快,不想给他看好戏的机会,于是笑道:“管家,静安王和镇宁王兄弟见面,或许有话要说。我们都退下吧,你留一人在旁边伺候。待会儿王爷想回房了,再让人领着过去便是。两位王爷慢慢聊,苏漓就不打扰了!”说罢,也不管东方泽和东方濯面色如何,她径自行礼告退,苏泌和黎瑶自然地跟了上去,将游离在愤怒边缘的东方濯丢给了一脸闲定的东方泽。

    望着飞速远去的倩影,东方泽嘴角微微抽搐,而东方濯满腔怒意无从发泄,只觉得一阵无力。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会对她如此容忍?

    “苏姐姐,不会出什么事吧?”离开中间庭院,黎瑶担心地问道。

    苏漓肯定道:“有镇宁王在,不会有事。”东方泽只要想继续在这里住下去,就不会允许有事发生。

    黎瑶还是不大放心,回头看了两眼。此刻东方濯仍站在原处,双眉紧皱,望着苏漓的背影,目中几乎要喷出火来。黎瑶秀眉微蹙,回头不解地道:“苏姐姐,你好像不怎么喜欢静安王?”

    苏漓道:“瑶儿觉得他有什么值得喜欢的地方吗?”

    黎瑶目光一震,垂眸笑道:“瑶儿怎么会知道,姐姐问得好奇怪。”

    其实苏漓只是随口一问,并未多想,倒没料到黎瑶会是这种反应。她突然想起父王曾有意将瑶儿许配给东方濯的事,抬头看了看黎瑶,发现她脸色有些不自然,再回想重生后第一次遇见瑶儿是在东方濯的船上,看她对东方濯的态度,并不像敷衍。难道这妮子对东方濯……动了心?

    苏漓微微一震,停住脚步望着她,“瑶儿,你……”

    有些话她忽然不知道该怎么说,此刻她只是觉得,她最疼爱的妹妹,不能喜欢上东方濯那样的男人!

    黎瑶见她皱着眉头欲言又止,仿佛意识到她要说什么,顿时眼光一变,噗一声笑道:“苏姐姐不必多心,瑶儿无福成为王妃,但见到姐姐有这番奇遇,自然高兴。我只是好奇,姐姐看起来不喜欢静安王,对镇宁王也很冷淡,那选夫宴上,姐姐会选择谁呢?”

    苏漓默默地舒了一口气,摇头笑道:“我现在也不知道。”

    如果可以,她一个也不想选。还有两个多月的时间,可以慢慢思量对策。

    苏漓的房间被安排在南苑,单独的一栋,前有荷花后有竹林,两面开窗,南北通透,非常凉爽。与东方泽和东方濯的住处只隔了一道封顶长廊,都是最好的位置。苏沁为此表示过抗议,但管家苏护说是相爷的交代,碍于苏漓郡主的封号,苏沁也只好郁闷地和黎瑶一起住进了西苑客房。

    各人回房梳洗休息,不一刻便到了晚膳时分,苏漓本不想再去前院,但苏护几次来请,说是众人都等她开饭,犹豫再三,觉得不应多生风波,于是带了沫香前去。

    三面敞开的木质花厅里,东方泽与东方濯已经等在了那,苏沁和黎瑶也早早的到了,只有苏漓一人姗姗来迟。所以她一出现,目光就都聚在了她的身上。

    明明一共五人用餐,餐桌旁却摆了六张椅子,东方泽兄弟两身份尊贵坐在上首;苏沁和黎瑶没有任何封号,只能靠近下首;剩下的两个位置,一个挨着东方泽,一个靠近东方濯,两人俱是拿眼盯她,仿佛在说:看你坐哪边?!

    苏漓皱了皱眉,先施礼道:“抱歉,苏漓让各位久等了!”说完走到黎瑶和苏沁中间的空位,对下人吩咐道:“帮我搬张椅子来。”

    上首的两个男人同时挑了挑眉,朝对方淡淡地瞥了一眼,东方濯的脸色依然黑沉沉的,显然对上午的事情仍是耿耿于怀。见苏漓落座,他冷冷说道:“本王还以为,这顿饭要搬到你房里去用!”

    苏漓知道这已经是东方濯忍耐的极限,她也不是完全不懂分寸的人,便起身歉意道:“静安王息怒,苏漓并非有意来迟,实在是这身子……”她低下头轻轻叹了一口气,东方濯立刻皱起了眉头,看着她常年苍白的面庞,心里的郁怒之气突然就消散无踪了,取而代之的,是他自己也无法控制的心疼。

    “歇了一天,还未好些么?可用找大夫来看一看?”东方泽关心问道。

    苏漓道:“不用了,方才确实难受,现下已经好多了。多谢镇宁王的关心!”

    “苏苏何必跟本王客气。”东方泽端起茶杯,朝她微微一笑,那笑容无比清雅,还带了几分醉人的温柔,说不出的勾魂摄魄。

    苏沁完全看得痴了,如果这一辈子能得到镇宁王这样一个笑容,让她做什么都可以!

    苏漓的心不受控制地砰砰跳了几下,这个东方泽,当着东方濯的面,故意对她露出这种笑容,是怕这顿饭吃的太过平静么?她忍不住皱眉,对面已有杀气腾腾的眼光扫过来,她假装不觉,垂目坐下,招呼管家上菜。

    菜还没上来,东方濯已连饮了好几杯酒。脸色愈发的难看,黎瑶忍不住劝道:“空腹饮酒易伤身体,静安王还是等一等吧。”

    东方濯没理她,仍旧命人倒酒,苏漓本不想管他,但又怕他喝多了麻烦,只好起身来到他身旁,接过下人手中的酒壶放到一边,轻声劝道:“瑶儿说的对,空腹饮酒伤身,静安王……”

    “你这是在关心我吗?”不等她说完,东方濯已经出言打断,抬头问道。他脸上已不见了先前的怒气,目中灼意逼人。

    苏漓微微一愣,凝眸笑道:“静安王也可以这样理解。王爷身份尊贵,是我们苏家请都请不来的贵客,苏漓作为主人,理应关心……”

    “别跟本王说那些冠冕堂皇的话!本王不想听!”东方濯冷冷截口,俊目之中流转的期待被她清冷的话语击得粉碎,一丝被隐藏至深的痛苦挣扎,不受控制的浮现出来,他连忙低头,捏了下拳头,突然拉着她在他身边的位置坐下。

    不容抗拒的力道和姿态,令苏漓心中略生不快,她还没来得及开口说些什么,东方濯已经吩咐道:“那两把椅子都撤了。”

    下人愣了愣,偷偷看一眼苏漓,再看向笑意微凝的东方泽,有些犹豫。

    就是这短暂的犹豫,激怒了东方濯。连个下人也敢不把他的命令放在眼里,东方濯面色一沉,看也没看,抬手便挥出一掌,一道劲风带着怒气擦面而过,众人未及回神,只闻“砰”一声巨响,东方泽身边的那张椅子顿时四分五裂,转眼便不见了踪影,连点碎屑都找不到。

    所有人都被震住了!

    不敢想象,那一掌若是打在人身上,定是血肉飞溅尸骨无存……传说中脾气暴烈的静安王,发起怒来果然十分可怕!

    苏沁吓得身子直抖,黎瑶面色发白,伺候在周围的下人们更是两腿发颤,扑通跪了一地。

    冷汗如瀑,打在石板上,滴答作响。

    四周寂静若死。

    苏漓忍不住皱了眉头,想收回手,手却被他攒得死紧,一动也不能动。她抬头看东方濯,此刻他也正盯着她,目带警告,冷沉如冰。积攒了一整日的怒火终于发泄出来,这几可碎尸挫骨的一掌,不仅仅是对下人的警告,更是给她和东方泽的警告。

    苏漓心间一沉,一股怒火突然自心底窜上来,几乎压制不住。

    这时,东方泽忽然笑道:“下人若是做的不好,二皇兄尽管训斥便是,何须如此动怒?好好的一个椅子,可惜了!”

    东方濯冷冷瞥他一眼,不屑冷哼道:“六皇弟几时也会为一张椅子心疼了?为兄就是这个脾气,比不得六皇弟你八面玲珑,心机深沉!”

    话语里的深深讽刺,连苏沁都听得明明白白,众人紧张起来。

    东方泽仿佛不觉,只当做夸奖般的淡淡道:“二皇兄谬赞!苏苏,还不让人把那张椅子撤了,再引二皇兄发一次脾气,只怕这顿饭也不用再吃了!”

    苏漓没应声,下面跪着的人却终于反应过来了,慌忙起身将最后一张空着的椅子撤下。

    东方泽又道:“说到底,不过是张椅子,苏苏喜欢坐哪便坐哪,二皇兄不必这么认真吧?”

    听他一口一个苏苏,叫得这般亲热,东方濯的心就像被人狠狠攒住了一样,难受得紧。他转眸看向身边女子,她低眉敛目,一脸的冷漠,明明坐在他身旁,却又好似和他隔着千山万水。这种意识,令他的手不由自主地加重力道,将她的手牢牢握在掌心,仿佛想要握住他生命里早已流逝的至为重要的东西。

    骨头好像就要被捏碎了,苏漓吃痛地皱眉,很想用内力震开他,却又忍住了。

    东方濯道:“六皇弟不要小看这张椅子,它代表了一个人的位置!苏……”他欲跟着叫她的小名,但“苏苏”这两个字还未能完全出口,心仿佛被什么狠狠揪了一下,痛得他呼吸一窒。改口道:“漓儿的位置,就应该在本王的身边,所以有这张椅子便已足够。多余的,只会碍眼。”

    以椅喻人,话里有话,锋机暗藏。

    东方泽面色不变,目光投向苏漓,嘴角笑意犹存,眼底却已是冰冷一片。

    此刻苏漓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不知身边的男人究竟是哪里来的自信,凭什么认为他可以掌握她的位置和人生?

    漓儿?!果然是两兄弟,不经允许便如此唐突地唤人小名,而东方濯弃“苏苏”而选“漓儿”,他可知道原因为何?心底蓦然冰寒,她抬头笑道:“静安王似乎想多了!这只是一顿普通的晚餐而已,我坐的这张椅子,也只是一张普通的椅子,它代表不了任何东西,更代表不了,我未来的人生位置!”

    用力抽回手,肌肤青白交加,整只手都是麻木的,但她觉不出痛来。

    东方濯微微怔住。眼前的女子明明冲他笑着,他却感受到彻骨的冷漠从她心底里透了出来,将他牢牢包裹。眼中一抹痛色划过,东方濯轮廓分明的唇紧紧抿住了,半响都没再出声。

    四周寂静无比,有食物的香气渐渐升腾于空,不知不觉,各式各样的珍馐佳肴竟已摆满一桌。

    无人动筷。

    管家苏护顶着一脑袋汗,想了又想,上前冒死提醒:“两位王爷请趁热用吧。”

    东方濯与苏漓同时收回目光,周围的人齐齐抬袖抹汗,松了一口气。

    东方泽若无其事地指着最后端上来的一盘菜,奇怪问道:“这是什么?”

    红叶绿径白根,形状奇特,摆在银盘里,如兰似鹤。

    苏护正要回答,被苏沁一眼瞪了回去。好不容易逮着个说话的机会,苏沁哪会错过,忙不迭地展开笑容,朝东方泽娇柔笑道:“回王爷,这是竹篱谷特有的野菜,很好吃的!我娘最喜欢了,每次来都少不了它。”

    “是啊,”苏护恭敬笑道,“本来这道菜也是特地为夫人准备,没想到夫人没来成。小人原想,这上不得台面的东西就别端到几位贵客的面前了,但转念一想啊,这种野菜有降暑功效,最适合夏季食用……两位王爷长在宫里,身份尊贵,平常什么好东西没吃过,兴许会喜欢这种清爽的味道也说不定呢!所以小人就自作主张,让人端了上来,如果王爷不喜欢,小人这就让人撤了。”说着就要招人来撤掉这道野菜。

    东方濯却在此时伸了筷子,夹了一根送进嘴里,苏护紧张地等待着他的反应,可东方濯并没打算给评价。不过看脸色,应该不会太差。

    黎瑶跟着尝了一口,顿时点头赞道:“嗯……味道非常好呢!苏姐姐,你也尝尝。”

    苏漓尝过之后,觉得确实不错,鲜嫩爽口,有股淡淡的清甜味道,正如管家所说,很适合夏季食用,她不禁多吃了几口。众人也都陆续伸了筷子,不一会儿,别的菜都还没动,这个已经见了底。

    苏沁见东方泽喜欢,连忙让苏护再准备一份送过来,亲自放到他面前,然后借机向他敬酒。一番不死的心思,任是谁也能看得出来。

    东方泽没有推拒,接过酒杯,饮完望向苏漓。苏漓心知躲不过,干脆顺势起身,敬了一圈。

    几杯酒下肚,席间气氛略有缓和,众人的话,也渐渐多了起来。尤其是苏沁。

    不知是谁突然提起选妃宴上的那场舞,苏沁立刻站起来问道:“妹妹,我一直不明白,那支舞你是从哪里学来的?什么时候学的?我怎么一点儿都不知道?”

    苏漓道:“因为姐姐不关心,所以不知。”一语双关,她淡淡的笑,避重就轻。

    苏沁气恨地瞪她一眼,刚想反驳,苏漓发现黎瑶不知为何,突然面色难过地低下了头。不由关心问道:“瑶儿怎么了?”

    黎瑶抬头望她,似是想起了什么伤心事,两眼泛红,目中盈泪,摇头哽咽道:“我……我没事,我只是……突然想起了姐姐。”两行泪控制不住地流出了眼眶。

    苏漓心中一痛,想起她以前在黎瑶面前跳过舞。虽然不是凤凰于飞,但难免会让人生出联想。

    “素闻明玉郡主擅舞,其舞姿优美,清灵如仙,可惜芳华早逝,当真遗憾。”东方泽轻轻一叹,眼光不自觉地朝苏漓看过来。苏漓心头刺痛,忙垂下眼睫,将所有情绪掩藏在长睫之下。东方泽又望向东方濯,别有意味地笑道:“倘若明玉郡主还活着……二皇兄,你觉得她和苏苏,谁更胜一筹?”

    刹那间,被他刺中深藏心底的伤痛,东方濯的脸色倏然变白。
(快捷键 ←)上一章:第六十五章 又见喜脉?返回目录下一章:第六十七章 温泉池的暧昧(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