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架空小说 »重生之惊世亡妃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七章 温泉池的暧昧

第六十七章 温泉池的暧昧

文/莫言殇
重生之惊世亡妃 本章字数:6972 重生之惊世亡妃txt下载
推荐阅读:天地霸气诀重生小地主全职高手最终进化医道官途斗破苍穹剑道独尊杀神求魔傲世九重天天才相师将夜天下枭雄遮天
    任何时候,只要一想到,或者听人提到那个人,就好似有千万把钢针齐齐扎在他的心上,密集的痛楚剧烈得让他透不过气来,仿佛窒息一般。

    如果她还活着,如果她还活着……如果……

    东方濯攒紧双拳,深深地吸了口气,猛然掉头冷冷地看着他,眼中寒光锐利,他浮起一丝冷笑,语带嘲弄地道:“说到跳舞,谁也比不上当年的贵妃娘娘!听闻梁贵妃就是凭着一支舞,获得了父皇的宠幸,二十年荣宠不衰,才有了六皇弟你今日的地位!假如贵妃还活着……六皇弟,你会不会拿她和别人比较?”

    周围传来一片深深地抽气声。

    先是明玉郡主,此刻又提及皇贵妃,那已经去世的两人,恰恰是这两位心头最在意的人。平常无人敢提,此刻他们却互揭逆鳞,在谈笑声中将刀子狠狠送进对方的心里。

    空气一瞬凝滞,有两股冷气流在空中砰然相撞,寒光四溅。肆虐在天地间的暑气,仿佛突然被冻结。

    气氛急转直下,众人始料未及,明明身处炎炎夏日,却都止不住打了个冷战。

    东方泽面沉如水,深沉莫测,苏漓看得一阵心惊,原以为东方泽那样的人,这世上没有什么事能让他为之色变,原来并非如此。

    或许,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道禁忌的屏障,里面锁着任何时候、任何人都不能碰触的伤口。东方濯有,东方泽有,她苏漓也有。

    长达一刻钟的静默无言,天地万物似乎皆已死去。当丰盛的晚膳在凝滞的空气中,渐渐冰冷,苏漓来到这座山庄的第一顿饭,也在惊心动魄的波涛暗涌中,草草结束。

    东方泽率先离去,临走前,脸色已恢复如常,但周身气息,仍是寒冷如冰。

    盛秦突然出现在他的房间里,低声禀道:“主子,盛金来了。”

    东方泽微微诧异,“叫他进来。”

    黑衣劲装的年轻侍卫,一身浓烈煞气在见到主子的那一刻,不由自主地收敛。单膝跪地,恭恭敬敬地行了一个礼。

    东方泽缓缓转过身来,面无表情地问道:“何事?”

    “回主子,属下查知,有两方人马在调查明曦郡主的身世。其中一方是汴国使者,他们查到柳氏当年是在佛光寺附近一座小庙里生下的明曦郡主,并找到曾为柳氏接生之人,但是……刚找到,那人就死了!”

    “什么人杀的?”东方泽目光微动,淡淡问道。

    盛金回道:“一名女子!属下……还未能查明其身份,不过……她杀人的手法非常诡异,是用一片很小的树叶钉入死者的后背,令人当场毙命。忽尔都将军当时还在场,但没能追上那个女人!”

    汴国第一高手忽尔都都追不上的人……东方泽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从第一次见面带她去摄政王府,他就觉得她与摄政王府的关系非同一般,也曾怀疑过她的身世进而查探,但除了乳名相同,长相相似,再查不出任何端倪。原本该就此作罢,不料竟有别国使者对她的身世也这般有兴趣,今又有神秘高手杀人灭口,看来,他想娶的那个女子,身上还隐藏了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继续盯紧那些人,有事再来禀报。”东方泽吩咐完,忽然又想起了什么,再度问道:“沉门,可有新的线索?”

    “属下正要向主子回禀此事,”盛金说着从怀里掏出一物,展开双手奉上,“从魏述房间的地砖底下搜出此物,起先是一块白绢,属下用他们特制的药水浸泡过,方显现出这些图形。”

    形如莲花,却又不是莲花,更像是特殊文字或者符号。一共三排二十四个,每一个都不尽相同,却又有着极大的相似点。

    东方泽接过,看了一会儿,觉得这种符号好像在哪里见过似的,看起来有些熟悉。眉心微微一皱,他从怀中掏出一枚白玉指环,上好的羊脂白玉一看就是稀世珍品,而指环的内壁所刻之图形,也是似字非字,似符非符,与这绢上图形看起来并不相同,却又仿佛存在着某种特殊的神秘联系……

    东方泽脑子里忽然闪过一个念头,那张他曾用手指记住的模糊面容,正在心里一点点地伸出轮廓。莫非……她和沉门也有关联?

    抬手挥退盛金盛秦,守在外头的粉衣婢女殷勤地进屋伺候,添茶倒水。

    东方泽斜斜靠在竹制躺椅上,微闭着眼睛,似乎有些倦了。粉衣婢女悄悄拿眼瞧他,怎么看那都是一张完美到极致的面容,只是这样瞧上一眼,任何女子只怕都会魂不守舍。可是,这个男子,此刻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眉心微微蹙起,仿佛有心事。

    “你叫什么?”东方泽突然出声问道。

    婢女吃了一惊,连忙收回目光,恭敬笑道:“回王爷的话,奴婢叫芳儿。”

    “芳儿?!”东方泽轻声笑道:“好名字。这山庄地处偏僻,周围可有好玩的去处?”

    芳儿眸光灿亮,立即道:“奴婢听管家说这后山上有处天然温泉,能缓解疲劳,王爷可要去试试?”

    天然温泉?东方泽睁开双眼,缓缓将目光定在婢女的脸上,婢女立刻低下头去,睫毛轻轻颤了一颤。东方泽淡淡道:“也好,夜泡温泉,的确是一件雅事。来人,打赏。”

    芳儿连忙拜道:“多谢王爷。”领了赏银,欢天喜地地退了出去。

    东方泽沉默了一刻,唤来侍卫道:“盛秦,你留在庄子里,密切关注所有人的动向。”深沉的眸子射出一道犀利的冷光,东方泽想了想,低头对盛秦又轻声吩咐了一句。

    盛秦面色顿时一肃,立时应了声“是”,目送主子离开后,飞快将自己隐入暗夜。

    东苑瞬时寂静下来,有圆月悬挂在空,却被厚厚的云层遮挡,令原先清明如水的月光,忽然变成浑浊不清,晦暗不明。

    苏沁徘徊在东苑门外有好一会儿了,一直犹豫着不敢进去,也不舍得离开。不知道镇宁王心情好点没有?她有些担心,好想进去安慰他,却又不敢。

    “二小姐?”芳儿笑着迎上来,行礼问道:“二小姐是来找镇宁王的吗?王爷刚刚一个人去了后山。”

    “什么?”苏沁惊声叫道,“你们是怎么伺候的?大晚上的,怎么能让王爷一个人去后山?”

    芳儿笑道:“王爷心情不好,想一个人静静罢了。后山的温泉是顶解乏的,所以才独自前去,二小姐若是担心王爷,不妨去看看。”她目光谦卑,低身后退,极有分寸。可不知为什么,那一句独自前去,却莫名地令苏沁的心,狂跳了几下。

    苏相如与东方泽关系一向交好,苏夫人一直有意将自己许配给镇宁王,她也常以此为念。这个心思,在见过东方泽之后,便愈加强烈,世间男子皆已经入不了眼,心心想的念的,唯有东方泽一人。苏沁来这避暑山庄,原是心情烦闷,想和母亲来散散心,哪知道母亲没来,反倒遇到了自己心上的人,这让她又喜又忧。喜的是,终于可以再与他朝暮相见,忧的是,心上人的眼里,似乎看的另一个人。

    今夜月色如银,好容易有了一个和他能独处的机会,苏沁此刻哪里还按捺得住?心思一转,便快朝后山温泉寻去。

    山上密林如织,安静异常。一处陡峭的山坡上,雾气氤氲,温泉天然,掩映在三面开满红花的花树丛林里。

    山风一吹,树上花瓣纷纷飘落,洒满一池。

    东方泽长发散落,上身光裸,表情慵懒地泡在温泉池里。泉水温暖,没过他结实的胸膛,他摊开修长的臂膀,搭上微凉的池边,池中热气蒸蔚,将冷峻的双眸染上迷离的色彩,令本就俊美的面容,更加魅惑人心。

    苏沁上山后,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副情景,不由得呆住,望向池中男子的目光更是痴迷欲醉,手中的灯笼不觉掉到地上,窜起一股火苗。

    东方泽猛一抬眼:“谁?!”

    “啊?”苏沁一愣回神,俏脸通红,“我,我,我……”

    东方泽目光微冷,面无表情道:“苏小姐!你深夜上山是来看本王沐浴?”

    被他问的一颗心扑扑直跳,苏沁连忙低头行礼:“王……王爷,沁儿听说王爷一个人上了山,怕王爷对山上不熟,发生什么危险,所以……特地过来看看……”

    危险?他前脚上山,她后脚就来了,就是傻子也知道这女人动了什么心思!东方泽缓缓眯起了眼睛,打量着这个花痴一样的女人,身姿婀娜,容妆精致,也算是有几分姿色,可惜,想进他镇宁王府的家门,却是痴心妄想。若不是看在丞相的面子,他连多看她一眼也不会。

    微微冷笑,东方泽漫不经心地笑道:“哦?!那本王还真要谢谢苏小姐了?!”

    苏沁一颗芳心砰砰急跳,满面羞色,哪里听得出他话里的讥讽之意?原本还担心他会立刻赶她走,没想到他还愿意和她聊几句,心里说不出的兴奋,连忙上前道:“今天晚膳王爷就吃了几口野菜,沁儿……知道王爷心情不好,所以有些担心……”她鼓起勇气,大胆地走上前去。机会只有一次,苏沁的手心里隐隐地渗出汗珠,有一分紧张,更有一分期待。

    东方泽没有回答,眸光渐渐深了下去,眼睛盯着那个越靠越近的身影,突然感觉到小腹之中有一股热流窜上,整个人都燥热难耐。再看向眼前的女子,苏沁还是苏沁,但此刻在他眼中,面若桃花,红唇艳丽,身上薄衣轻纱罩体,竟分外撩人。

    体内的**突然勃发,不受控制。有种想将眼前女人立刻压在身下的渴望,东方泽惊觉此念,脸色顿时一变,已充盈欲色的深沉眸子里,射出一道冷厉寒光。

    苏沁吓得身子一抖,这才惊觉自己已经不知何时走到了池边,一只脚竟已迈进池中!她的身子微微一顿,却又不甘心地咬了咬唇,颤着声音问道:“王爷,沁儿,略懂按摩之术,可以……为王爷解解乏。”

    东方泽拧了拧眉,未及答话,苏沁深吸一口气,见他没有反对,心下微微一喜,壮起胆子慢慢向他靠近。池水缓缓没向胸膛,苏沁面色潮红,呼吸立即急促起来。一双发亮的眼眸中,不自觉地流出媚光。

    “王爷……”她轻颤的声音如莺语低转,几可不闻,洁白的手指,缓缓朝他胸前抚去。

    柔若无骨的手一碰到他的肌肤,立刻如火燎原一般,瞬间燃烧着东方泽仅存的理智。**腾升来势汹涌,令他又惊又怒,手臂一扬,便将眼前的女子使劲一推。那带着香气柔媚的轿躯立即如蒲柳一般向后倒去。

    苏沁一惊声叫,下意识地一抓,竟扯住了他的一截腰带,哗地一声,往后一倒,腰带应声而松。温泉水浇了她一头一脸,苏沁吓得手忙脚乱地扑腾了几下,终于站直了身体,手中还死死捏着那腰带,羞得几乎说不出话来。

    “你……该死!”东方泽清明了一分,咬牙怒叫。身体深处不断涌出的**,他几乎不敢再多看眼前的女子。

    苏沁的心快要跳出胸腔,小腹中热潮汹涌,哪里还把持得住,迈步又朝他扑去。她直直地扑向他怀里,痴痴呢喃:“王爷,沁儿心里只有你。只要王爷愿意,沁儿做什么都可以……”

    东方泽咬紧了牙,看着近在咫尺的那张脸,心神竟有一刻恍惚。仿佛这张脸是自己梦魂萦绕,日思夜想的的那张脸!他不由自主地一把抱紧了她,**几近喷薄而出。就在这时,忽然树林外传来一声轻响!

    有人来了!东方泽的理智迅速回转,他手指一动,点中苏沁的昏睡穴,怀里的女子身子一软,眼眸微微合上了。他立刻冷冷叫道:“盛箫,送她回去。别让人看见。”

    与盛金盛秦一样装扮的男子应声而现,望着东方泽不同于常的神色,担心道:“那主子您……”

    东方泽斩钉截铁地道:“放心,本王若连这点定力也没有,就不是东方泽!”

    事实上,他还是远远低估了澎湃在体内的那股**,但是,他并不后悔送走苏沁,倘若这次,注定了非要一个女人不可,也绝不会是那个女人!

    身后方向,有轻微的脚步声响起,又有人上山了。

    “王爷就在里面,郡主请。”盛秦的声音消失后,人也跟着消失了。

    苏漓看了眼前方静谧的树林,再望向手中的白绢,心里有两分凝重,两分迟疑。

    那绢子是东方泽让人送去给她的,绢上熟悉又陌生的符号,是沉门特有的标记!每一个沉门杀手,都拥有这样一块白绢,绢中符号代表着那个杀手所执行过的任务。每一个符号都不尽相同,根据那些符号的复杂度,可以判断出任务的难度级别。而这块白绢上,一共有二十四个那样的符号,其复杂度,与挽心的不相上下,可见此绢的主人,在沉门中的地位。

    苏漓有些不敢想,这种象征身份的东西,怎么会落在东方泽的手上?而东方泽,让人把这东西交给她,并约她来后山,是什么意思?

    无论如何,总是要见的。她深吸一口气,抬步往林子里走去。然而,即便她已经做好了应对一切的准备,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仍然出乎意料,让她手足无措……

    东方泽披头散发,背对着她坐在温泉池中,有一股说不清楚的或暧昧或危险的独特气息流转在他的周围,苏漓微微一愣,叫了他几声,却没有回应。

    四周寂静得有些诡异。

    苏漓看着如神祇雕塑般的男子,疑惑地皱眉,隐约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趋步往前,她来到池边,刚要再叫他一声,这时,池中的男子突然长臂一伸,将她拽进了池子里。

    温热的水花扑面而来,她完全没有防备,只惊叫一声,便被他紧紧拥在怀里。

    清澈的泉水顺着发丝淌下来,模糊了视线,一时看不清东方泽的脸,唯有一双光亮迫人的眼眸,温柔又邪魅,与平常的深沉冷峻大为迥异。他看着她的深邃眼瞳,透着一股奇异的光亮,勾魂摄魂,像是要把那道灼热的光,直直地送达到她的心上。

    有片刻的怔愣。

    月光如雾,透过浮云挥洒而下,静静笼罩着一方天地。

    温泉池里,夏季里的单薄衣裙已经不能形成阻隔,两个人肌肤相贴,心在那一刹那间,跳得飞快。

    他的手,忽然轻轻地抚上她的脸。

    苏漓回神,又惊又怒地推开他。低声喝道:“你干什么?”纤细的腰肢被一双强健的臂膀紧紧箍住,无法移动。他的喘息粗重,又急又乱,口中呼出的气,一下一下,恰好吹在耳垂边,惹得她身子阵阵轻颤。

    他半身**,她全身湿透,轻薄纱裙随着水流,轻缓地在两人躯体之间游动,似有若无地撩动着本已敏感至极的肌肤。

    苏漓一头乌黑的青丝浮在水面上,随波轻摆,像一朵盛开的花,几近透明的衣裙紧紧贴在她的身上,勾勒出女子凹凸有致的完美曲线,那半掩半露的雪白浑圆,香艳刺激,叫人血脉贲张,难以自持。

    东方泽眸光炽热,急喘一声,直接将头向她压了过来。

    苏漓一惊,飞快地将头向后一躲,伸手去推他,却没推动。掌心下传来骇人的滚烫温度,令她心中瞬时警觉,东方泽一向情绪内敛,深沉难测。前几次虽然有过亲密的举动,但都是点到即止,从未像此刻这般急切难耐。

    她明显的推拒,叫他心底生出莫名的焦躁。大掌坚定地握住她的后脑,用力将她迫向自己,他毫不迟疑,低头狠狠吻住了她。

    他唇上的温度,似乎比他的体温更要灼人,娴熟的吻技,激烈又霸道,东方泽整个人简直像一团燃烧的烈焰,欲在瞬间将她点燃。

    苏漓又急又怒,拼命挣扎,却根本挣脱不开他铁一般的钳制,她急促的喘息,试图让紊乱的思绪平静下来,却惊骇的发现,自己一向偏凉的体温,正在一点点被他狂热的吻,带起了前所未有的温度。她咬牙,想运起内力去抵抗,却根本无法集中精神聚气。

    这其中一定有什么不对!

    苏漓不禁心头大骇,趁他喘息的空当儿,极力偏过了头,怒声叫道:“东方泽……你好卑鄙!你究竟对我做了什么?”

    东方泽动作微微一滞,却颤抖着说不出话,他面色发红,眼底**翻涌,只迟疑一瞬,一张俊脸再次压了上来。

    苏漓心中大急,刚要开口阻止,却不料他竟趁机侵入她的口中,卷了她香软的舌,这激烈狂野的纠缠,仿佛一道电光,瞬间击中内心,两人的身子俱是一震。

    无法用语言形容的甜美,一下子占据了他全部的思想,令东方泽瞬间想起澜沧江边客栈里,那一夜的温柔缠绵。他心底有个声音在回荡,苏漓就是他要找的人!

    这个意识使他压抑已久的激情更加勃发,深吻不停,痴缠到底,似乎要倾尽一切将她据为己有。

    身子一点点地软下去,她下意识攀住他的肩膀,他将她紧紧抱住,就好像抱住他藏在心底的爱人,那么用力,仿佛害怕不这样她就不能走进他的生命。

    苏漓被他疯狂的索吻,感觉下一刻就要昏厥,完全失去了抵抗的能力,只有心头一点清明,强自维持。

    “东……东方……泽……”好不容易挤出一点声音,她想阻止他的动作,却只叫出一个名字,只是这声音细若呻吟,好似情人之间甜蜜的低喃轻唤。

    东方泽心头一颤,终于强迫自己离开她的唇,带着焦灼的渴盼,温唇紧紧贴在她耳边低喘道:“对,就是这样!再叫一次!”这一刻,什么皇权阴谋,什么攻守防备,在脑海中早已荡然无存,他只想紧紧地抱着她,用力汲取她身上的芳香甜美,彼此合为一体。

    ------题外话------

    各位亲,从明天开始,更新时间改为下午三四点左右,遇到特殊情况会有调整。

    一转眼已经发了七个v章啦,可以投月票了哦,亲,求月票求收藏求留言。我的动力啊动力啊动力~
(快捷键 ←)上一章:第六十六章 双王齐聚返回目录下一章:第六十八章 静安王捉jian(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