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架空小说 »重生之惊世亡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十章 镇宁王的另一面

第七十章 镇宁王的另一面

文/莫言殇
重生之惊世亡妃 本章字数:6837 重生之惊世亡妃txt下载
推荐阅读:特种教师超级兵王官途混沌剑神天罚神尊小小凡人修仙传网游之雷神降世网游之暴杀刺客网游之混迹虚实校花的贴身保镖网游之混乱争霸网游之幻想骑士凤殇神印王座
    一道灼灼的光华,在男子的眼中不住地跳跃,即便是在这样的夜晚,也能逼得她不敢直视,苏漓尴尬地想要转过头去,却被他伸手阻止了。

    修长的手指握住她精巧的下巴,他抬起她的脸,飞快地吻住了她的唇。

    苏漓顿时娇躯一颤,这一吻,与温泉池里的霸道急切完全不同,此刻他的吻,温柔得让人不舍得拒绝。而她的唇,依旧美好的让人想一尝再尝,越到最后越不想放开。

    脑子里不自觉地回想起,温泉池里那令人脸红心跳的一幕,想起两个人曾在**的驱使下,那样火热的纠缠,苏漓的脸迅速地烧红。明明那时候的**现在早已经退却,她却没有力气推开他。或许是因为清楚,他现在的身体状况没有可能做出过分伤害她的事。

    月光如水,夜静谧而安详,周围的气息,充满了暧昧和温暖。而这样的夜晚,让人不由自主地沦陷。

    内心的悸动,无法自制。他带着魔力般的手指,辗转流连在她纤细的颈背,温柔的抚弄,令她的身子柔软成一滩春水。

    苏漓的双手,不自禁地攀上他的肩,无意识地纵容着他甜蜜的侵犯。当滚烫的唇舌,自白皙颈项一路下滑,即将来到傲人的高耸处,东方泽突然急喘一声,猛地推开了她。

    不能再继续下去,否则他真的会把持不住!东方泽低咒一声,懊恼地转过身去,苏漓则僵坐在地上,极力调整着紊乱的呼吸。

    两个人都以最快的速度,平复着各自的心跳和情绪。

    许久都没人开口说话,气氛一瞬变得尴尬难言。

    东方泽仰头望着天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想的愣了神。苏漓低头看着脚下,对于今晚发生的一切,感觉像是做了一场梦。

    “镇宁王。”苏漓想了想,率先打破沉寂,刻意叫了他的封号,有意拉开距离。

    东方泽眉心一蹙,望向她的目光隐隐仍有光芒在跳动,他哑着嗓子,低声说道:“叫我的名字。”

    苏漓面上不自觉地发烧,犹豫道:“这……于礼不合。”

    他轻轻执起她的手,眼中隐有笑意:“你刚才已经叫了数声,还管什么礼不礼合不合?”

    苏漓心一跳,刚才她情急之下才会直呼他名,哪想得了那么多。想把手抽回来,无奈他竟握得死紧,只得叫道:“王爷!”

    “叫我的名字!”东方泽俊颜已凑到她面前,离她的唇只有一指之距,黑眸闪烁着魅惑的光芒。

    苏漓控制不住内心悸动,刚才那一吻的余温似乎烙进了心上,慌忙转开头去:“好吧,东方泽,我想知道,今晚的事……”

    “今晚之事,我也很想知道究竟是谁做的!”东方泽不等她说完就已经接口,周身的气息,又变成熟悉的冰冷。

    苏漓愣了一愣,只觉得刚才那个温柔的男子,好像突然间不见了,一转首,他又回复了那个位高权重凌厉深沉的镇宁王形象!心里莫名有些堵,她抬头,冷冷看着他道:“是你约我去的后山!”

    上山之后就发生了那样的事,然后东方濯就出现了,这明显不是巧合!那么,想让她和他在那样的情况下生米煮成熟饭,再让东方濯看见,这样的设计,对谁有利?

    东方泽转头看她,不似方才在他怀里的娇弱无力,此刻她已经完全恢复了平常的冷漠和镇定,会冷静地分析事情,对周围的所有人都充满了猜疑和戒备。

    “你怀疑我?”他微微沉目,脸上看不出情绪。

    苏漓道:“我不想怀疑你,但当时除了你我之外,唯一出现在后山的,也只有东方濯!”她皱起了眉头,这件事委实怪异,她也知道,东方泽应该不是一个会用这种手段的人,况且他当时的异状根本不似作假,假若真是他所为,为何又要在紧要关头放过她?思绪百转,她顿了一下,脑子里有什么飞快的划过,她怔了一怔,突然面色凝重,朝他问道:“在我之前,还有谁上过山?”

    东方泽忽然笑了,“你很聪明!”

    他的笑容毫无温度,苏漓透过他的表情,几乎已经猜出是谁,只觉得心跳得飞快,不自觉地皱眉问道:“那你和她……”

    “我和她自然什么事也不会发生!否则,不出三日,整个京都的人,都会知道我东方泽与相府大小姐有私情,到时我想不娶她都不行!而你,还有二皇兄,将会成为这场私情的见证人!”东方泽不屑地冷哼一声,苏漓却听得心惊担颤,面色变了好几变。

    “为什么?”她无意识地低声问道,听起来像是没头没脑,但东方泽却听懂了。他望着她笑道:“男人只有在面对自己不喜欢的女人时,自制力才会好。”

    苏漓心头一震,愣愣地看着他,有些不敢去想他这句话里所包含的意思。

    之前在那条黑暗的密道里,她可以摈除顾忌为他寻找机关控制按钮,他也可以不顾一切的为她挡箭,当时他们心无杂念,不考虑原因,不计较后果,可一旦离开险境,回到原来的位置,他们又变成了处处防备、时时算计的明曦郡主和镇宁王!在他们这样的两个人之间,会存在纯粹的喜欢?

    不知为何,心忽然疼得厉害,她撇开头,语气平静地问道:“如果查到这件事是谁做的,你会怎么处置?”

    东方泽没有答话,脸色阴沉的可怕。

    是啊,谁会喜欢被人算计,尤其是他这样的人!苏漓心中有些不安,这件事毕竟发生在苏家的山庄,又和苏沁有关,说不准设此计谋的人,也和苏家脱不了干系!而那件事虽然针对东方泽,但若真成了,那会意味着什么?或许选夫宴会因此而取消,她将别无选择只能嫁给东方濯,那种结果,绝不是她想要的!

    究竟是谁策划了这件事?苏沁应该没那个胆量,也没那个头脑,东方濯明显不知情……苏漓想起临出门前突然生病的苏夫人……会不会太巧了些?可既然,目的是东方泽和苏沁,为什么她的身体也会出问题?

    “这件事……王爷打算怎么查?”

    “你觉得呢?”

    “从吃的查起!”

    和他所想不谋而合,东方泽道:“回去之后,此事就交与你去办,我会让盛秦从旁协助。记住,切勿打草惊蛇。这件事,或许比你想的,更为复杂!”

    苏漓点头,对于他所说的更为复杂指的是什么,她没有深究,只是在担心,倘若真查出是苏夫人所为,是否会连累到整个相府?

    仿佛看穿她的忧虑,东方泽淡淡笑道:“放心,只要丞相未参与此事,本王是不会让这件事情连累到整个相府!”

    苏漓想起,苏相如是他的支持者,倘若相府有事,对他没好处。这才放下心来,从怀中掏出那方白绢,斟酌着问道:“王爷让人送来这个,不知是何用意?”

    东方泽看了她一眼,“我以为你知道。”

    苏漓皱了眉头,疑惑不解地看着他,东方泽若有所思道:“此物你若真不识,可回去问问你身边的丫头,或许她会认识。”

    苏漓一惊,他这话是什么意思?莫非他已经查到了挽心的身份?还是密道里她展露轻功、轻易找到控制机关的位置让他产生了怀疑?亦或是证实了他的某种猜测……

    “你不必紧张,”仿佛看破她的心思,东方泽忽然握住她的手,笑道,“沉门门主已死,沉门势力基本瓦解,剩余的那些人,只要安分守己,本王也不打算再追究下去了。”

    不追究了么?苏漓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绢子……内心愈加沉重了。这东西分明就是沉门之物,如何落到了东方泽的手上?

    “此物乃沉门四大杀手之一魏述所有!”东方泽眼中,冷光已厉。

    魏述?苏漓一愣,就是潜伏在他身边的沉门中人?原来他就是左手剑!那这条线索岂不是又断了?

    苏漓奇怪道:“听闻沉门中人身份向来隐秘,连四大杀手本人都互不相识,你又如何知晓,他是四大杀手之一?”

    “他来我身边三年,本王早知道他身份不凡,事事提防。几月前我被人暗杀,正是他精心部署。”东方泽面无表情道,“自那次遇险之后,我便处处留心他,发现此人左手剑比右手剑功力更强,知道他是有意隐瞒。半年之后,他与沉门门主联络时,终被我发现。后来我便定下一计,引他们出手,再一网成擒。”

    苏漓一怔,他既然怀疑魏述,自然是要查。只是没想到他竟查得如此顺利。想来魏述跟他的时间不长,到底对他低估了,才会反被他利用,将沉门一举歼灭。想起那次望月湖遇险,苏漓忽然打了一个冷战。

    见她忽然沉默不语,东方泽似乎看穿了她的心思,轻声道:“望月湖之行,的确是本王诱敌之计。我一人带你上船,他们定会以为有机可乘。只不过……没想到会那么巧遇到二皇兄。”

    苏漓猛地看他,“你以为……杀手是他派的?”

    东方泽眉锋扬起,凌厉的杀气一闪即逝,苏漓不由自主地又打了个冷战。

    他低下眸子,又恢复了镇定从容的神色,淡淡道:“杀手受何人指使,尚未可知。据说沉门的机要密室里存着一个小册子,详细记载了沉门所接下的每一笔生意,我本欲得此物,不料被人抢占先机,在我到达那间密室之时,沉门所有机密之物,已经全部被人拿走了!”东方泽浓眉深锁,目光深沉而锐利。

    记录薄?就是那个写满了各种奇怪符号的册子么?那东西如今就在苏漓的手上,可惜没人能看得懂。

    “找到那个册子,就能查出是谁想杀你?”苏漓蹙眉问道,“如果……”

    “如果什么?”东方泽笑意未减,眼光却已冷。

    苏漓长叹一声,半晌没说话。皇权争斗,古来有之。皇室血亲之间,互相暗算残杀又岂止一二?如今储君未立,东方泽与东方濯之间的明争暗斗,朝野内外都心照不宣。东方濯虽为嫡长子,却并未在皇帝跟前讨了多少好处。而东方泽之母生前倍受皇帝宠爱,因此泽虽为庶出却因才干出众而得皇帝重用,大有超越东方濯之势。如果说东方濯因此而想暗害东方泽,一点也不奇怪。只是当日是在船上,兄弟两人同仇敌忾,却不象是演戏。

    东方泽冷冷道:“我与二皇兄的争斗世人皆知,就算我怀疑他,也没什么奇怪。先前摄政王府与静安王府的联姻出了意外,明玉郡主惨死,也有不少人怀疑是本王从中作梗。哼!本王也想知道,到底谁这么大胆子,竟然敢买凶刺杀东方濯的王妃!”

    苏漓心头一痛,皇权斗争里,任何一个细节都有可能引发不可预知的后果,难怪他当日会去摄政王府祭奠她,想必就是为了查证黎苏究竟是自杀还是被杀吧?连东方泽都知道怀疑她的死因,为什么东方濯和她的父王却不会怀疑?一想到父王,她心里顿时难受起来。不禁垂眸问道:“权势,真的那么好吗?为了得到它,连亲情也可以不管不顾?”

    东方泽嘲弄地笑了一声,缓缓道:“亲情?若在平民百姓家,或许它是有的。只不过在皇室宗亲里,它从来不是一个重要的东西。对于皇子来说,至高无上的权利,只有得到它,掌控它,才有资格活下去。”

    有些残酷,有些无奈,还有些伤感。

    苏漓一怔,转头看他,发现他的表情和他的语气一样,淡淡的,看不出任何情绪起伏。

    “我的母亲……其实是一个淡泊宁静的人,”或许是刚才的那句话触动了他的内心,东方泽忽然说起自己的身世。

    “因为父皇的宠爱,使得我一出生就成了某些人的眼中钉。后宫里的女人,最擅长的,就是杀人不见血。那些处处都充斥在我们周围的阴谋诡计,防不胜防!母妃为了我,曾一再退让,就差搬进冷宫,虽然……她很爱我的父皇,她也一度认为父皇是真心爱她的,但却不知帝王的情意,轻薄如纸,根本经不起考验……后宫里从来不缺新鲜的女人,父皇很快有了新宠,皇后一党趁机对我母亲的家族大肆打压,短短一月,母亲经历了家族落败,父兄惨死的悲痛,而我,就在那个时候被人推进了已结薄冰的深湖里!当时,我五岁。”

    他抬头望着远处的天空,似是陷入了回忆。

    苏漓听得一阵心惊,不由自主地跟着吸气,忍不住问道:“谁救了你?”

    “没人救我。是我自己从冰湖里游上来的!”棱角分明的唇,微微勾起一角,他的笑容嘲弄而没有温度。

    苏漓止不住心间一疼,如此生死一线的挣扎,在他说来似乎平淡无奇,可以想象到他所经历的应该远远不止这些。

    “你……那么小就会游水吗?”她感到很惊讶。五岁的时候,她还在父王的怀里撒娇耍赖,不知人心险恶,世事无常。

    东方泽道:“三岁的时候,我曾不小心瞧见我的一个哥哥被人推到井里淹死了。所以我不止学会了游泳,还将闭气功夫练得极好。此事除了我和母妃,没别人知道,所以我才能逃过一劫。”

    原来如此,难怪他的水性那么好!苏漓深深叹息,一直觉得他是个强大到可怕的人,年纪轻轻城府极深,却不知是这样练出来的!她也应该找机会,学会游水,克服自身弱点。

    东方泽继续道:“自那之后,母妃也明白了一个道理,身在后宫,若得不到那人庇护,只一味退让,会令我们母子在那座险恶的宫廷里尸骨无存!所以她开始想办法拉回父皇的心,而我也更加努力地习文练武,希望自己早日变得强大,不用再依靠任何人,也能保护好我的母亲。但……她终究还是没能等到那一天就离开了!”

    他的语气,听起来依旧平静,淡漠,但深深的悲痛和遗憾,却掩饰不住地从他深邃的眼底流露而出,将这个炎热的夏夜,染上几许悲凉和伤感。

    苏漓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东方泽,从前也不敢想象他会有这样的一面,而越是看起来强大的人,当他悲伤流露,越容易感染他人。苏漓看着他,就好像看到了每个深夜里孤独的自己,每每一想起母妃,她也是这样痛苦而自责。

    没有安慰,没有因同病相怜而流泪,她静静地望着他,什么也没说,什么也不做。她知道他需要的,只是一个人,在他身边静静地倾听,默默的陪伴。不必低头,她也能看见,他寂寥的影子,正被月光投在他的脚下,一如每夜每夜里她孤独得不被人理解的心情。

    周围的气息,愈发的沉静了。

    东方泽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跟她说这些,并不是一个会轻易向人袒露心情谈及过往的人,尤其涉及他的母亲。当他一转眸,对上女子眼中的心疼,还有那感同身受般的理解,他的心,忽地一震,一股莫名的酸楚疼痛,伴随着少有的满足,刹那间盈满了他曾以为紧闭的心扉。

    无声的笑了。

    这个夜晚,似乎没有以前那么黑。他身上的伤,好像也不再那么痛。

    月光,尽情挥洒在二人的身上,银白的清辉,仿佛被夏季的炎热染上醉人的温暖。他轻轻地握住她的手,两个人一起等待着天明,却又希望天不要那么早亮起来。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出现在东方时,苏漓缓缓睁眼,不知何时,她竟然在他怀里睡着了。一抬眼,便看到东方泽一张俊脸,近在咫尺,双目紧闭,苍白的脸色几近透明。昨夜他说了那么多话,体力耗费很多。苏漓知道他受伤不轻,必须要想办法赶紧回到山庄,延医诊治。

    她轻轻拍了他脸,刚一碰到他的面颊,忽然被他一把抱住。

    “啊!”苏漓忍不住轻呼一声。

    “醒了?”他低沉温和的声音就在耳边,散发着撩人的余温。

    “嗯。”苏漓不自然地移开一寸,“天亮了,找找路,我们赶紧想办法离开这儿吧。”

    “好。”他幽黑的眸光一直停留在她的脸上,支撑着站了起来。

    苏漓小心翼翼地扶着他,开始打量四周的地形。这里竟是一片狭长的山谷,不远处有一个小小的湖泊,在晨光里泛着微光。正东方向地势较为平稳,应该有路出去。

    “往东走。”东方泽低沉的声音充满了自信。他和她,竟然想到一处了。苏漓莫明地心跳加快了几分,她突然发现,经过昨夜一场变故,身旁的这个男人,已经不再是和她毫无相干的镇宁王东方泽了。

    魏述与他是敌非友,以他的骄傲,的确不可能做出杀害黎苏这等下作之事!苏漓心中滋味百生,一喜一忧。喜的是,他真的不是害自己的人,忧的是,线索已断,要翻案,谈何容易。

    两个人慢慢朝着东方走了出去,东方泽脸色绷得极紧,每走几步便要停一停。苏漓抹了一把汗,“你怎么样?不如,你在这里等,我去叫人来!”

    他猛地揽紧她的腰,靠在她的身上,淡笑道:“我可不想一个人呆在这儿。苏苏放心将我一人扔下么?”语气很平静,苏漓却听出了那声音里微微的不满,还有一丝几不可察的紧张。

    她直觉地腰都僵硬了一分,却又心软地不忍推开他:“那我们慢慢走。”

    如此走了近一个时辰,两人才踉踉跄跄地出了山谷,一条大道出现在不远处的前方,苏漓终于喜道:“太好了,有路了!”

    忽然,前方传来急促的马蹄声,一行人纵马疾驰,由远处飞奔而来。当先一人,面容冷峻阴沉,神色却是焦虑不安,一路飞奔往前,他左顾右盼,目光急切和紧张,分明是在寻人。

    苏漓一见他,眼光登时冷了下去,来人正是昨晚将他们二人打下山崖的东方濯!

    他还知道带人来找他们!
(快捷键 ←)上一章:第六十九章 谁爱上谁?返回目录下一章:第七十一章 男人的嫉妒(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