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架空小说 »重生之惊世亡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十一章 男人的嫉妒

第七十一章 男人的嫉妒

文/莫言殇
重生之惊世亡妃 本章字数:6978 重生之惊世亡妃txt下载
推荐阅读:剑道独尊杀神斗破苍穹求魔傲世九重天天才相师将夜医道官途遮天黄金王座重生之温婉如果遇见下一秒的你最终进化杀手房东俏房客
    “是二小姐和镇宁王!”有人兴奋地叫了一声,东方濯面色一震,一转眼便看到了远处相扶走来的二人,好似历经患难生死相依的爱侣,看上去竟是那般的和谐。他心头刚刚涌上的狂喜,立刻被冲天而起的嫉妒和愤恨所取代。然而,这样激烈的情绪,他却又在眨眼之间,拼命的抑制住了。

    东方泽淡淡地扫了眼前方的人影,眸光暗沉深冷。顿住脚步,似是已经完全支撑不住,他将手臂搭上女子的肩头,整个人的重量都朝她压了过去。

    苏漓顿觉身上一沉,险些要和他一起摔倒在地,她慌忙伸出手,用力抱住他的腰,才算勉强站稳。紧张问道:“你没事吧?有人来接我们了,你再撑一会儿。”

    东方泽低垂着眼睫,在她肩上轻轻地点了点头。

    这时,东方濯已勒住缰绳,看着她自然而亲密的动作,心里猛然揪痛。翻身下马,朝他们缓缓走了过去。仿佛一步踏着一个刀子,还未靠近她,就已经鲜血淋漓。

    这一夜,他几近疯狂地寻找,心里唯一的念想,就是她千万别有事!其它的,都不重要了。但是此时此刻,看着她紧紧抱着别人,与对他的冷漠态度截然相反的担忧紧张,提醒着昨晚看到的那令人发疯的一幕!

    浑身的血液,直往头上涌,油然而生的妒意,疯狂地在他心底蔓延滋长。他控制不住想要将碍眼的男人,抓住并撕碎。但他的手,尚未伸到东方泽面前,苏漓已经抱着东方泽飞快转身,将自己的背暴露于他的指掌下。

    东方濯的动作,一瞬定住了。苏漓厉声喝道:“东方濯,你还没闹够吗?”

    直呼其名,她是如此的愤怒,而又害怕他会伤害东方泽。东方濯心底巨疼,举在半空的手,缓缓攒紧,他咬牙问她:“你觉得本王是在无理取闹?昨晚的事,你还欠本王一个解释!”

    冷静下来,他不是没想过昨晚的一幕也许另有因由,但这一夜究竟发生了什么?让她对东方泽的态度,产生如此大的巨变!

    苏漓回头望他,冷冷笑道:“我以为静安王你是聪明人!”

    聪明人就该懂得,不应再提那件事。否则,他东方濯亲手将东方泽打下山崖,传到皇帝耳中,看他如何解释?若再叫皇帝知道,她和东方泽昨晚发生的事,只怕这选夫宴也不用再办了。

    这些东方濯又岂能不明!但他就是想要一个解释,哪怕是骗骗自己也好。伸手就要抓她,东方泽微微抬眼,深沉的眼底锐色一闪而逝,他没有动作。东方濯也不看他,只抓了苏漓的手,沉声叫道:“你别忘了,你是本王选中的未来王妃!”

    苏漓却用力甩开他,道:“静安王你恐怕是忘了,三月之后的选夫宴,还没开始,我的夫君是谁,仍未可知。最终选定了谁,那也不是由您说了算了的。”

    “你——”东方濯气得浑身一抖,嘶吼出声,那摸样仿佛要将她吞进肚里!但是,当他一低头,山风轻柔地拂过,将苏漓裙裾吹开少许,那上面斑斑点点的血迹,让男人眼中飞速燃炽的怒焰,一下子烟消云散。

    东方濯心头立时一紧,蓦地想起她是从那么高的山崖滚下去……

    “你受伤了?伤到哪里了?快让我看看!”他疾步冲到她面前,掩饰不住紧张神色,要查看她的伤势,完全忘记了方才他是怎样的气恨难舒。

    苏漓却冷冷挥开他,道:“不劳静安王费心!”

    完全无视眼前男人的落寞,她扶着东方泽与他擦肩而过,仿佛当他是空气一般。

    此时有几名侍卫跑了过来,为首一人正是盛秦。一看东方泽伤势如此严重,顿时吓了一跳,苏漓忙道:“快送王爷回山庄。你们,去山下请最好的大夫,快去。”

    山庄护卫立刻应声而去,苏漓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一行人快速消失在道路的尽头,东方濯却还站在原地没有动,他呆呆地望着她已然远去的背影,心底在反复的问自己,为什么他们之间,总是会闹到如斯境地?

    山林间绿荫葱葱,树叶沙沙作响。

    东方濯此刻也无法理清,自己内心复杂的感受,倘若是恨她怨她……那为什么看她滚落山坡之时,他会生出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他很怕苏漓会像黎苏一样,发生一些意想不到的事,从此就消失在自己生命之中!

    那种锥心刺骨的疼痛,他只怕再也无法承受一次!

    骤然明白心底所想,东方濯身形倏忽一动,翻身上马,直接朝前方那个柔弱的身影紧追而去。

    东方泽意外遇险,整个山庄都陷入了惶恐和忙乱。那一箭虽未伤及心肺,但由于他本身内伤已重,天气又热,伤口未能及时得到处理,引发炎症,使得他高烧不退。

    山下请来的大夫束手无策,苏漓忧心如焚,正打算叫人请太医的时候,他的情况突然稳定下来。

    苏沁坐在东方泽床前,看着他的伤口,好似疼在自己心上,一双眼红肿不堪,哭得跟桃儿似地,在黎瑶一番细语劝慰之下,才恋恋不舍的离去,临走前,还不忘狠狠瞪上苏漓几眼,若不是因为她,镇宁王又怎会受伤?

    东方泽高热将褪,躺在床上闭目养神,俊脸稍显苍白,嘴边却噙着一抹淡淡笑意,待苏沁离去之后,才睁开双眼,看到苏漓坐在桌旁,单手抚额,神情中难掩一丝疲惫,心底不由一动。

    “苏苏……”他轻声唤道。

    “嗯?你醒了,感觉怎么样?”苏漓连忙移到床边,柔声关切道。

    东方泽勾唇一笑,对她表现出的毫不做作的关心,感到十分满意,原本就漆黑明亮的眼睛,现下越发勾人心魄。他将她的手,缓缓收进掌中,温柔的摩挲,轻笑道:“放心,我没事。你也累了一晚,不用理我,赶紧回去歇着。”

    苏漓点点头,这一夜辛苦,支撑到这会儿还真是觉得有点累,她脸色忽地一正,似乎想起什么,轻声道:“那件事……”

    东方泽心知肚明,用眼神制止了她,低声道:“那事就按商量好的办,有需要帮手的地方,你直接吩咐盛秦,他会全力配合。”

    “嗯,那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我晚上再来看你。”

    “好。”

    苏漓退出房去,仔细将门关好,一转身,却正撞在一个人身上,锦衣玉冠,正是东方濯。

    苏漓眼光一沉,方才在山上争执几句之后,一直没见他人影,本以为是发了脾气不再理她,谁料到居然在这等着。

    她淡淡道:“静安王找苏漓有事?”

    东方濯面无表情,大力将她拉住,一路冲出了东方泽下榻的客苑。

    他走得又急又快,苏漓跟不上他如飞的步伐,连连扯着他的手臂厉声叫道:“东方濯你放开我!”

    东方濯猛地顿住脚步,回头大声道:“我就是不放!”他眼神狂乱,浑身散发着哀痛的气息,仿佛一个陷入绝地的无助孩童,拼死不肯放弃手中的救命稻草。

    苏漓被捏得手腕生疼,冷冷瞪着他,心里明白此刻对他说什么都是多余,倔强地不肯开口,两人僵持不下,半晌未发一言。

    良久,见她不再反抗,东方濯才微微松了手。

    他力气大得惊人,苏漓看都不用看,手腕上肯定已是乌青一片,她用力地抽手,别过头冷淡道:“王爷若是无事,请恕苏漓先行告退。”那姿态恭敬有礼,无可挑剔,仿佛什么都没发生。

    苏漓小心退后几步,绕过他就走,两人擦肩而过之时,却又被他突然用力抱进怀里,她挣了几下,犹如铁箍一般,不由惊怒叫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东方濯死死地抱紧她,仍是没有开口,胸膛剧烈起伏,似乎在做着一个艰难的决定。半晌,他艰难地开口,哑声道:“漓儿,你可不可以……不要再避开我?你与六皇弟……真的让我很难受,究竟要怎么做,你才会对我,像对他一样?”

    苏漓怔住,东方濯的语气中,充满从未有过的低声下气,他一向飞扬跋扈,肆意妄为,任性固执的将自己的意愿强加在别人身上,为何会突然转性了?

    抬头望去,他痛苦忧伤的脸,看不到丝毫伪装,这的确是他的肺腑之言。

    “你当真想知道?”苏漓飞快地反问道。

    东方濯身子猛地一震,显然十分意外,他低头仔细看着她,眉宇间都是惊喜,却有些不安地道:“漓儿,你真的,真的肯给我机会?”他性情虽然冲动易怒,心思却一点都不笨,苏漓对他并没有多少好感,始终保持冷淡疏离,他心底十分清楚。原本以为能借选妃宴的机会,令自己得偿所愿,却没想到最后会发展成那样意外的情况。

    越来越多强劲的竞争对手,越来越难以揣测她的心思,每一次相见,都让他对未来更加惶恐,无所适从,无从掌握。

    这句话听在苏漓耳朵里,真觉得格外讽刺。机会……你现在居然来问我要一个机会?东方濯,只怕你永远也不会知道,这世上原本最有资格与我并肩携手,共度今生的人,就是你……

    那最美好的未来,也是被你亲笔一封休书,将它摧毁得一干二净。可你如今,忍气吞声地又来讨好,到底是为了谁?是对黎苏的愧疚?还是真的,爱上了苏漓?

    她无法辨清他所思所想,心头涌上一片悲凉,漆黑浓密的眼睫,轻轻垂落,隐藏住眼底所有的情绪。

    东方濯见她不答,不禁有些着慌,生怕她要反悔,急切道:“漓儿!”

    苏漓眼波一转,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淡淡地抬头注视着他。

    就是这种感觉!这眼光,纯净剔透,一眼望去仿佛清澈见底,实际上叫人根本无法看透,好似深不见底的深海,每次都平静得想让他发狂。

    东方濯心里又忍不住开始焦躁,正要开口时,只听她道:“王爷出身尊贵,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恐怕从来都不明白,机会……一直都是有心人努力争取到的,并不是别人施舍的。”她看似平缓的语气中,有一丝难言的酸涩。

    东方濯愣在那里,久久都说不出一句话,只觉得怀中人缓缓将自己推开,温暖的怀抱蓦然一空。

    苏漓转身,翩然离去。

    回到南苑,沫香便忙不迭地伺候她沐浴更衣,随后传了饭来。苏漓倚在软榻上,闭目养神,一点胃口都没有。

    “小姐,空胃睡觉最伤身体了,还是先起来吃点东西再歇着,听说几位主子都爱吃那道野菜,管家特地让厨房今儿又做好些呢。”沫香走过来将苏漓扶起,好心劝道。

    苏漓心底一动,随意夹起一根野菜闻了闻,那味道与昨晚的一模一样,并无异常。昨日晚膳之后她回房没过多久,盛秦便来传话说东方泽相邀一见,这期间她没有再吃过用过任何东西,而身体产生异样,也是到温泉池后才出现的。

    苏漓微微皱眉:“传管家来。”

    沫香立刻传话下去,苏护不一刻便进了门来。

    “静安王昨夜何时出了山庄?”苏漓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这个苏护八岁就进了相府,原是混了个采办的肥差,明里暗里私贪了不少银两,一年前东窗事发,痛哭流涕跪了三天三夜,夫人方调他来这偏僻的避暑山庄当差。

    “小姐出庄不到半个时辰,静安王就来此寻小姐。得知小姐往后山去了,他便寻去。”苏护的声音低低的,头也低低的,脸色却很沉。

    苏漓略一沉吟,笑道:“哦,我说怎么那么巧。连姐姐也去凑热闹!”

    “大小姐……也许想去泡泡温泉吧。”苏护有一丝迟疑,这短暂的停顿没有逃出苏漓敏锐的眼睛。

    “黎小姐处是何人服侍?”苏漓故作无意地地喝了一口茶。

    苏护立刻道:“巧儿去服侍的。昨儿夜里黎小姐早早就歇了,想必白天赶路累的。”

    苏漓心中一沉,立即起身道:“你下去吧,这野菜不错,也不能天天儿地吃。换个口味罢。”

    苏护面色一顿,连忙诺诺而退。苏漓见他的身影消失在门外,方才唤道:“沫香!随我去瞧瞧镇宁王。”

    主仆二人踏进前厅时,东方泽刚刚起身,他面色略有些苍白,精神已好了很多。桌上摆满了膳食,那道野菜赫然在列。芳儿正立在一旁为他布菜。一见到苏漓连忙福身请安。

    东方泽的目光温柔望来,淡淡笑道:“苏苏来了,正好,一同用膳吧。”

    苏漓也不客气,在他身旁坐了,笑道:“王爷身子可好些了?野菜到底是些粗鄙之物,怎么能天天用这些东西招待王爷?”

    说着,苏漓看似无意地向他递了个眼色,东方泽心下了然,慵懒地靠在椅背上,淡淡道:“乡野小菜,虽不能与皇家内苑的膳食相比,却自有它的风味。怎么苏苏不喜欢这道菜么?”

    苏漓笑道:“王爷喜欢就好。不过王爷新伤未愈,膳食还是要多加注意。来人,将这些菜都撤了,重新做些来。”

    “是。”两名婢女恭敬应道。膳食很快就换了新的来,东方泽轻轻去握她的手,笑道:“苏苏如此尽心,真令本王感动。”

    苏漓不着痕迹地抽回了手,“小女子是主人,怎么能怠慢客人?对了王爷,这些奴才侍侯得可好?”

    东方泽哈哈笑道:“好,无一不好。尤其是……芳儿!那温泉,可是芳儿告诉本王的。果然不错!”

    芳儿红了脸,连忙道:“奴婢尽心侍侯王爷是应当的。”

    “芳儿,你如此尽心,方才撤下的菜,今晚就赏你了。”苏漓笑道。

    芳儿大喜,山庄招待贵宾的菜肴,无不精挑细选,平时虽然见得多,可从未有机会尝过。当下拜倒道:“芳儿多谢小姐赏赐。”

    “你下去用饭罢,这里有我就行了。”苏漓温和的笑意令芳儿心生喜悦。连忙再三拜谢,到偏房吃饭去了。

    东方泽笑意渐深:“你把婢女叫走了,谁来侍侯本王用饭?”

    苏漓执筷为他布菜,淡淡道:“王爷想吃什么尽管告诉我,有苏漓在,自然不会怠慢了王爷。”

    东方泽也不客气,光动嘴不动手,吃了个兴致勃勃。那眼里的笑意,已不知何时温柔如水。苏漓心下轻跳,竟不敢直眼看他。经过昨夜那一场惊心动魄的死里逃生,她对他的心,早不如从前那般从容镇定。

    一顿饭竟吃了将近半个时辰,芳儿用过饭后前来谢恩,东方泽一摸腰间,突然皱起了眉头,“本王的玉珮怎么不见了?”

    苏漓脸色一沉,“芳儿!”

    芳儿吓得连忙跪下道:“奴婢不知!今儿王爷回来时,奴婢并未见到王爷有携带玉珮!”

    东方泽摆手道:“不怪她,可能是本王昨夜掉在温泉池了。”

    苏漓不满道:“你立刻去找,找不到就去管家处领罪吧!”

    芳儿脸色一白,连忙叩头,转身就跑。苏漓见她飞快出了院门往后山奔去,脸色已经阴沉了大半。

    东方泽道:“好,苏苏聪慧过人,本王得助苏苏一臂之力!”立刻唤来盛秦低语了几句。

    苏漓冷冷道:“她敢引你去温泉池,定是有人授意。让她去以身试验,最好不过。”

    东方泽轻笑,“窗外阳光甚好,不如我们去树下坐会,我带了极品青芽来,正好与苏苏品茗言欢。”

    苏漓没有拒绝,吩咐下人将桌椅搬到院内,东方泽和她坐在一旁果真只是闲聊。苏漓暗叹,这东方泽与东方濯同为皇子,一个从容镇定,一个性躁易怒,还真天差地别。

    一个时辰之后,盛秦回转,东方泽目光微沉,仍然笑道:“如何?”

    盛秦低声道:“一切如王爷所料。”

    东方泽冷笑道:“好,人呢?”

    “属下已将她带回下人房中。”

    他平淡无波的眼光朝苏漓望去,笑意未变:“苏苏,芳儿是你相府的人,这件事……还是交由你来处理吧。”

    苏漓起身道:“多谢王爷。苏漓定会查清楚所有内情。”

    翌日午后,苏漓躺在软榻上小憩,或许是这两日劳累过度,她睡了一晚也没缓过精神,用过午膳又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日光浓烈似火,晒得肌肤火烫,苏漓一双秀眉微微蹙起,身上出了一层细汗,湿黏腻人,很是难受。

    身边有人影一闪,坐了下来,随即飘来一阵阵清爽的凉风,轻柔和缓,节奏均匀,苏漓舒服地叹气,唇边扬起浅笑,沫香这丫头越发伶俐贴心了。

    那风,缓解了她的燥热,苏漓不自觉地向外翻了个身,轻纱衣领顿时敞开滑落,露出一小片雪白的肌肤。

    一方锦帕,散发着淡淡龙涎香气,正温柔地拭去她额头上的汗水,见此活色生香的场景,手顿时僵住。

    苏漓立即警醒,这香气,绝对不是沫香身上的味道!她刷地睁开双眼,目光凌厉直逼面前为她执扇拭汗的人。

    “怎么是你?!”

    东方濯!他什么时候进来的?!她居然一点都没察觉?!

    东方濯的脸色很不好看,他拼命地咬着牙,布满血丝的双眼,直直地死盯着苏漓前胸,似乎是在竭力隐忍着快要爆发的冲天怒气。

    苏漓不解,顺着他的目光低头一看,只见自己胸前雪白柔腻的肌肤上,全是点点淡红的痕迹。她双颊登时涨得通红,猛然醒悟,这是前晚在温泉池与东方泽意乱情迷之时,被他用唇烙下的吻痕!

    苏漓飞快地拢紧衣领,将这片诱人的旖旎春光掩住,一把推开他还停在额头上的手,直坐起身向后缩去。她瞪大一双美眸,怒视东方濯,隐忍道:“王爷来我房里,为何不通报?好让苏漓好好迎接!”

    东方濯神色木然,仿佛失去了知觉,任由手臂被她打到一旁,通红的眼底浮上难以言喻的绝望痛楚,那点点淡红在眼前挥之不去,好似化作了千万支钢针一般,悉数刺入他心头!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七十章 镇宁王的另一面返回目录下一章:第七十二章 夫人的算计(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