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架空小说 »重生之惊世亡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十四章 突然冒出个夫君!

第七十四章 突然冒出个夫君!

文/莫言殇
重生之惊世亡妃 本章字数:6951 重生之惊世亡妃txt下载
推荐阅读:我的美女老师暧昧高手君本倾城,冥妃也猖狂黄河鬼龙棺校花的贴身保镖混沌剑神特种教师超级兵王官途天罚神尊小小凡人修仙传网游之雷神降世网游之暴杀刺客网游之混迹虚实
    记忆中那一声亲切的呼唤,随着激荡心情险些脱口而出,却又被她死死咽了回去!

    跟踪者纤瘦的身形凭风而立,易了容的脸上看不出丝毫表情,唯有落在苏漓脸上的眼光,复杂激动,稍稍泄露出内心几分真实的情绪。

    浮云经!她修习的内力居然会是自己寻找多年无果的浮云经?!

    这张倾国倾城的娇颜,对自己来说,同样熟悉又陌生,左侧白皙脸颊上的那一点嫣红,清晰映入眼帘,毫无疑问的证实了她的身份。几步之遥的距离,却仿佛有一道无形鸿沟,令彼此无法靠近。再次深深回望苏漓一眼,白衣女子忽地拔身而起,轻烟般掠上屋檐,转眼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强忍的泪几乎要夺眶而出,苏漓连忙仰起了头,将眼泪吞了回去。睁大眼睛,呆望着那身影离去的方向,许久都没有动,彷如一尊雕像。

    静婉姑姑……你也在怀疑她真正的身份,所以才会这样紧张,对不对?

    母妃陵前,姑姑一番情真意切的告白,究竟隐藏了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

    无数疑问悉数涌上心头,苏漓一时之间心潮迭起,情难自已。

    只是,没有人可以告诉她答案。

    清风柔柔,犹如一双无形的手,温暖和煦,拂过苏漓略显苍白的容颜。许久,待她转身向小巷外慢慢走去之时,心已平复如初。

    苏漓融进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漫无目的地走着,她的心思仍在那些线索上打转儿。挽心瞒下真相不提;静婉姑姑连日暗中观察,似乎对自己目前的身份也心存疑虑,如今她又已经换了身份,只怕一时也难以接近问个明白。

    不知不觉,再次逛到初遇忽尔都时的那间茶楼,眼前忽地有个黑影一闪,一名侍卫伸手拦住她的去路,随即毕恭毕敬垂首道:“我家主子请苏小姐上楼一叙。”

    恭谨有礼的仪态,温和中又带着令人不容拒绝的强势,主子的行事作风,从他的随身侍卫行为上便可窥见几分。

    苏漓微微昂起头,向楼上望去。只见二楼临街靠窗的一处雅间,窗扇半开,露出一张完美清雅的俊颜。

    正是定国太子郎昶。

    他微微一笑,举止优雅的向苏漓举起手中茶杯,略一颌首,神情诚挚,以示邀请。

    踏破铁鞋无觅处,苏漓心中一动,她正愁秦恒从汴、定两国那边暂时探不到什么新的消息进展,这刚巧就遇见了定国太子。不管是巧合还是刻意,她都不打算再回避。

    苏漓也向他轻轻点了点头,微笑回礼。

    那侍卫连忙躬身,道:“苏小姐,请!”说罢,小心地引着苏漓进了茶楼。

    雅间的门,早已敞开。

    苏漓的脚步刚迈上二楼,就见郎昶笑意盈盈,起身迎了过来。清俊的笑颜,在窗口照进来的温暖光线里,愈发显得亲切醉人。

    “见过太子殿下。”苏漓上前见礼,却被他飞快扶了起来。

    “苏小姐不必客气,若不介意,就叫我郎昶好了。”他一双温和带笑的眼,掩饰不住发自内心的欣喜。

    苏漓心知他在外不愿暴露身份,淡淡笑道:“多谢郞公子。”

    两人分别坐了,郎昶一边为她斟茶,一边笑问道:“苏小姐今日怎么得空出来?”

    “在家闷得太久,便出来走走。郞公子贵人事忙,怎么又有如此闲情逸致,在此喝茶?”苏漓取了茶杯,浅浅啜了一口,轻描淡写地将话题转了回去。

    茶楼、客栈历来龙蛇混杂,是可以观察一个国家民生百态的最佳场所,郎昶与忽尔都不约而同地,都选择了京都最出名的地方来逛,抱了何种心思,也就不言而喻。

    郎昶轻轻一笑,十分清楚她话里的意思,坦荡回道:“有句话说的好,品茶知味,看尽人生百态。晟国乃是当今天下第一强国,京都之地更是繁荣昌盛,远胜我定、汴两国。郎昶在定国便仰慕多年,却从无机会来此学习经营之道。这次蒙晟皇邀请,终于来到晟都,又怎能放过这大好机会?”他嗓音温和醇厚,心思坦荡如皎洁明月,对她丝毫不掩饰内心真正的想法,仿佛……在他心里,她并非外人。

    苏漓心中暗暗一惊,不由抬眼向他望去。郎昶坐在对面,依旧一身月白锦袍,笑意温和,气质高华,身上仿佛带有一种安定人心的魔力。他身为定国太子,却无半分骄纵凌人之气。相反,为人亲和有礼,进退得宜,遇事不急不慌,镇定自若。这样的人……若有朝一日定国与晟国兵戈相见,绝对是一个不容小觑的劲敌。

    “郞公子气度超然,令小女子由衷钦佩。”苏漓微微一笑,由衷地赞赏道。

    “苏小姐谬赞,郎某愧不敢当。苏小姐身为女子,不论遇到何人、何事,都能做到机智过人,游刃有余,这才叫在下真正佩服!”郎昶提起茶壶,十分自然地将彼此茶杯斟满,他语气稍稍一顿,仿似又不经意地开口笑道:“常言说得好,有其母必有其女,苏小姐蕙质兰心,想必……令堂大人也是风采卓绝,非同凡俗。”他一双眼,不着痕迹地扫过苏漓,似乎想要窥清她内心真实所想。

    苏漓眼光微微一跳,他在问谁?是苏漓的生母柳氏,还是黎苏的母妃容惜今?轻轻垂下眼帘,她神情略显凄然,低声道:“家母……已经过世了。”

    “啊,对不住,是在下唐突了。”郎昶连忙道歉,见她好似十分难过,眼底不由露出几许疼惜。

    苏漓摇头轻道:“不知者不怪,郞公子不必介怀。”

    “唉,那真是遗憾,在下虽与苏小姐只有几面之缘,却有一种说不出的亲切,就好像认识多年的故人。”他目光柔和,深深地望着苏漓,沉默了片刻,又叹息道:“原本以为会有机会见令堂一面,却没想到……”

    苏漓抬眼一望,见他语气真挚,神情颇为黯然,似乎真的心有所感,淡淡一笑道:“郞公子身份尊贵,非常人所能相比,待人却诚挚亲和,毫无架子。家母如果尚在人世,若与你相识,想必也会觉得十分投契。”

    “哦?那听苏小姐如此说来,令堂也是性情随和之人?”郎昶眼光一亮,似是不经意地开口。

    “我娘……”苏漓思忖着,缓缓道:“她性情淡然,温婉娴静,的确是比较随和。”她想了又想,谨慎地道出容惜今与柳氏性格的相似之处。

    郎昶心中一动,目光如水,温柔地望着她,轻声道:“苏小姐这样一说,让郎某想起家中一位长辈,令堂与她的性情倒是颇有几分相似。”

    “是吗?那还真是巧。”苏漓眼光轻轻一闪,不着痕迹地试探道:“能让郞公子如此牵挂,想必是一位很重要的长辈吧。”

    听她这样说,郎昶眼眸不由自主地微微一黯,怅然地点了点头,道:“那位长辈气质高洁,姿容无双,不愧于绝世二字。只不过……”他没有接着往下说,静了片刻,只是摇头叹息,“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失去的东西,可能再不会回来,只希望,在世的人,不要再有遗憾发生。”说到最后,他双眼一眨不眨,紧紧盯着苏漓,似乎意有所指。

    苏漓心头一跳,失掉的东西?她忽然想起棺中的那个锦囊,那铁料与图纸,应该才是他此次来到晟国的真正目的。而以他的聪明,当然会猜到那东西在自己手上,可是,如此紧要之物,落在朝廷重臣女儿的手中,只怕是人都会拼死夺回,为何他……言语之间表现出最关注地一面,似乎并不在这件事上。

    定国太子郎昶……费尽心力在寻找的答案,究竟是什么?

    她不由自主地抬眼,正对上他专注认真的目光,心底一动,连忙收了心思,浅浅笑道:“对,珍惜眼前所拥有的一切,才是最重要。”

    两人观点一致,有一种莫名的好感在心底油然而生,彼此不由相视一笑。

    略带伤感的气氛,似乎随着这一笑,顷刻间烟消云散,郎昶心头一动,顽心顿起,半试探半玩笑地问道:“那么,苏小姐眼下最为重视的,想必就是陛下为你即将大办的选夫宴了?那不知在下……能有几分胜出的机会?”

    “郞公子乃是人中之龙,与其他几位皇子相比,自然是毫不逊色,不过……缘分这种事,只怕还是要看……天意。”苏漓笑着举杯,以示敬意。

    “哈哈,好!”温文尔雅的定国太子,朗朗一笑,爽快地举杯,将茶一饮而尽。但眼底一闪而逝的黯然郁色,却又是那样的清晰。

    “天色已经不早,郞公子若没有别的事,小女子先行一步了。”苏漓起身告辞。

    郎昶连忙道:“可要在下送苏小姐一程?”他毫不加以掩饰的关心,不见半分杂念。

    苏漓淡淡一笑,婉拒道:“多谢郞公子好意,小女子还有点事,暂不回府。”

    “哦,那苏小姐请便。”郎昶识趣的不再多问,将她送至门外,直到她窈窕的身影消失在人潮之中。

    不期而遇一番试探,苏漓清晰的感觉到郎昶对她,并无敌意。他只是在找人,找一个对他至关重要的人。心底隐约有了答案,一时还无法确定这人,是否与她心中所想一致。她低头想着心事,一路慢慢地向着与挽心事先约定好的地点走去。

    沉门旗下商铺遍布京都,秦恒在东市大街花巷巷尾设置了一个情报据点,唤作挽香斋,明面上卖些胭脂水粉,闺阁饰物,实则守着那不远处的青楼红袖招,暗里搜罗小道消息。

    照常理,花街青楼到了傍晚才会上客。可这红袖招,也不知道是用了何等手腕招揽生意,光天白日已经是热闹非凡,熙来攘往。

    苏漓冷眼扫过门前盛况,暗自冷笑,天下男子皆是喜新厌旧,少见痴情,如今想来这话还真是有几分道理。也不知道,这世间万千红颜,可有那一位女子能够寻到一心一意相待的心上人……

    正在顾自遐想,只听红袖招门里突然发出女子尖厉的惊叫声,此起彼伏,随即几个打扮艳丽,香粉扑鼻的青楼女子,争先恐后地从大门里跑了出来,忙不迭地挤进人群中四下逃跑,红袖招门前一时场面混乱不堪。

    “都给我回来!跑什么?!小爷我有的是银子!都回来陪小爷喝酒!”一声大喝,伴随一道红影,从大门里直跃到街中,乍眼一望,好似红袖招里飘出一片夺目的火烧云。

    他侧对着苏漓,手执一柄玉壶,大红的衣衫领口半敞,露出衣内结实的胸膛,小麦色的肌肤滚着无数水滴,在夏日骄阳的映照下,闪着晶莹光泽。一头乌黑的发丝,自发顶拧出数股长长的发辫,披散在脑后,妖异惑人,苏漓心中微微一动,这少年一身装扮倒是充满了异域风情。

    红衣少年猛地一扭身,四处张望着寻找目标,脚下迈步却一个踉跄,差点栽倒在地,显然喝得不少的酒,他一边找,口中一边仍在喋喋不休:“人呢?都跑到哪里去了?”

    一歪头,正瞧见对面房檐底下站着的苏漓,他一双明亮的眼睛,直勾勾地盯住了苏漓,忽地扬唇邪肆一笑,身形一晃,立即朝苏漓这边扑了过来!

    苏漓眼光顿时一冷,看他样子也就十六七岁,年纪不大就来逛花楼,行为放荡不羁,白生了这副好模样!这厮醉得一塌糊涂,竟然把自己当成了青楼里的姑娘!秀眉轻挑,余光瞥见身后斜侧方正是一家脂粉店,门口两侧墙根前整整齐齐地晾晒着几笸箩娇艳的花瓣。

    她灵机一动,轻巧地旋身,闪到看热闹的人群后面,随即足尖就势一挑,那一大笸箩花瓣瞬时凌空腾起,越过众人头顶,直朝那红衣少年面门飞去!

    红衣少年扑向苏漓的速度极快,只觉眼前一花,那姑娘忽然没了踪影,却发现半空迎面扑落无数花影,他忍不住发出“啊”地一声大叫,身形向后微仰,试图停住站稳脚跟,谁知脚上却根本不听使唤,那小牛皮靴蹭着青砖地面仍是一路向前滑去。

    一时之间,红袖招门前花香四溢动人,七彩花瓣漫天纷扬,缓缓飘落在张扬无忌的红衣少年四周,本应该是极美的一副画面,却被他脸上罩着的那个大笸箩完全破坏掉气氛。

    围观的人顿时爆发出一阵大笑。

    红衣少年滑出几步,僵直站在街上,他静了一瞬,猛地伸手将笸箩掀掉,手中酒壶狠狠砸在地上摔了个粉碎!怒容满面大叫道:“谁敢暗算小爷!给我站出来!”很明显,酒已经醒了一大半。

    苏漓站在人群中,清脆的嗓音冷冷回道:“小小年纪便不学好,代你爹娘教训你!”

    那红衣少年闻声,猛地回身,一双眼锐利迫人,飞快地在人群中搜寻说话的人。看他一副凶神恶煞来势汹汹的模样,众人均是抖个激灵,纷纷四下作鸟兽散。

    苏漓当下不再多言,冷冷撇他一眼,悄然从散开的人群中穿行,转身而去。

    红衣少年眼光一闪,似有所悟,身形展动飞身而起,犹如雄鹰展翅,疾速掠过苏漓头顶,落在她面前拦住去路。他眼中锋芒毕露,直射向苏漓,却在看清她脸时,顿时呆了一呆,愤怒的表情转瞬化作无限欣喜。他低声喃喃说了一句话,却没有人能听清他在说什么。

    苏漓心头一沉,这几个月来,因为她的容貌已经惹出不少麻烦,眼前这红衣少年又露出这副异样神情,很难不叫她心生警惕。只是下一秒,他脱口而出的那句话,叫在场所有的人快要惊得掉了下巴。

    “娘子!为夫找你找得好苦哇!”

    苏漓脸上的表情也不禁僵了一下,娘子?这又唱的是哪一出?!

    红衣少年两眼放光,满面狂喜,嘴里飞快地絮叨着:“娘子,你可真是狠心,不过是一场误会嘛,新婚第二天就抛下为夫离家出走,你可知这半年多来,为夫走了好多地方,一路打听着你的消息到了京都,呐,你看!就连你为我亲手缝制的靴子,都走穿了好几双!脚上还磨了泡!”说着,他还真隔着靴子揉了揉脚面。

    看不出这放荡少年竟然如此痴情?千里寻妻的戏码居然活生生在眼前上演,众人闻言顿时精神振奋,忍不住围上来交头接耳看热闹。

    苏漓心中冷笑,看他一身装束分明不是晟国打扮,倒是与汴国那使节忽尔都有九分相似,莫非……那边又想玩什么鬼把戏?今儿还真是巧啊,不费吹灰之力便与这两方人碰上了!

    红衣少年见苏漓对自己不予任何回应,一双明亮的黑眼睛泛起泪光,满脸委屈,似乎快要哭出来了,向她大踏几步,伸手就欲拉她,急切叫道:“娘子,莫非你还在生为夫的气?为夫跟你道歉还不行吗?”

    周围立即有人随声应和道:“小两口床头打架床尾和,差不多就得啦!”全然忘了这家伙方才还在青楼里鬼混。

    苏漓退开几步,这小子撒起谎来简直眼都不眨,看似情真意切满腹委屈,却掩饰不住眼底那一点诡色。他费尽心思做戏,岂能毫无目的?她眼波一转,人群之中站着一道熟悉的身影,素衣淡然,沉静如水,正是挽心。

    苏漓轻轻侧身,避开红衣少年的视线,不着痕迹地朝挽心递了个眼色,挽心会意,当下不动声色,藏匿人群中静观其变。

    这样一个帅气英俊的少年郎,当街诚恳示爱,若收敛放荡不羁的行径,的确是万千闺阁少女理想中的如意郎君。

    苏漓将红衣少年细细打量一番,迟疑片刻,十分不解地道:“你的诚意确实让人感动,可是我真的不是你的娘子,你……怕是认错了人。”她一双玉白的手,绞着衣袖,看上去有些紧张,语气却明显有所松动。

    红衣少年眼中一喜,连忙凑上前来,一撩衣袍下摆,竟然单膝跪地,手按在心口上,热切地表白道:“娘子你肯跟我说话,是不是原谅我啦?当日的确是为夫做得不好,你瞧,这是你最喜欢的,为夫费了好大劲才找来,还没来得及送你,你就生气走了。”他一边说,一边站起身从袖中拿出一块东西,递到苏漓面前。

    五指缓缓张开,指缝中随之而来投射出数道绿芒。

    “哇——这东西一定价值连城啊!这小娘子有福了!”四周围观的人纷纷发出惊叹。

    光之源头,是一块清澈无有半点杂质的蓝绿宝石,此刻正安静地躺在他手里,将掌心的肌肤衬得如一汪碧湖,仿佛带着无限诱惑人心的魔力。

    苏漓心头一跳,这宝石的样子,为何看上去竟然有些眼熟?

    “你仔细看看,是不是你闹着跟为夫要了好久的那块?”红衣少年的声音忽然在耳边低低地响起。

    她想要挪开视线,却发现心神被那绿光勾住,根本移动不了。这东西……有古怪!

    她悚然一惊,双手蓦地紧握成拳,纤长的指甲深深陷进掌心娇嫩的肌肤,突如其来的刺痛感,令她神智顿时清醒了大半。

    “怎么了?你不是喜欢很久了么?”红衣少年魅惑低沉的声线,继续鼓动着她的心,“这么漂亮的宝石,如今就在眼前,为何……还不赶快仔细瞧瞧?”见苏漓不动,便去拉她,将那宝石凑到她眼前。

    这少年十有**与那忽尔都是一伙的,上次硬拉不成,这次便换个招儿来带她走?苏漓思绪飞转,视线稍稍移了几寸,缓缓回道:“是很漂亮,我很喜欢……”

    “呵呵,娘子喜欢,为夫就安心了……那我们,回家去仔细地看?”

    “好……”

    红衣少年唇边掠过一丝得意的浅笑,小心地牵了苏漓的手,朝街外慢慢走去,不时地还用那宝石在她眼前轻晃。

    苏漓一路乖顺地跟着他走,红衣少年十分满意她的配合,他走得很慢,似乎怕惊动了她,边走还边在不停地发问:“娘子,分开这么久,岳母大人身子可还好啊?”

    苏漓还未及回答出那个好字,只听一个低沉悦耳的声音从他们身后传来,沉沉说道:“原来,参加郡主选夫的汴国四皇子阳骁……已经娶妻了啊?”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七十三章 苏漓身世有异返回目录下一章:第七十五章 确定喜欢上他(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