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架空小说 »重生之惊世亡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十五章 确定喜欢上他

第七十五章 确定喜欢上他

文/莫言殇
重生之惊世亡妃 本章字数:7122 重生之惊世亡妃txt下载
推荐阅读:天罚神尊官途小小凡人修仙传网游之雷神降世网游之暴杀刺客超级兵王网游之混迹虚实网游之混乱争霸网游之幻想骑士凤殇特种教师神印王座无天魔躯天剑封魔
    红衣少年满面春风的笑意顿时僵住,眼中厉光一闪,飞快地将那宝石收了起来。

    苏漓心头一跳,这个少年竟然就是汴国要来参选的四皇子?!而说话之人,声音更是熟悉无比,似乎每次遇到意外,总能碰见他。

    四皇子阳骁缓缓侧身,望住来人,满面笑容地叫道:“咦,镇宁王,好巧,你也来红袖招寻欢作乐么?”

    一声冷哼,透着几分不屑。

    几步之遥的大道正中,东方泽端坐乌骓马上,星眸锐利,正一眨不眨地盯着他们,唇边虽然带着笑意,却让人看得无端心里发寒。

    “明曦郡主成了四皇子殿下的娘子,为何本王不知?”他懒懒地不答反问,居高临下地看着阳骁,没有下马的意思。

    阳骁忽然狡黠一笑,满是无赖少年的浪荡劲儿,咧嘴笑道:“这个嘛……即便现在不是,很快也是了!小王这么英俊潇洒,就连郡主也对小王也是一见钟情呢!怎么?镇宁王可是嫉妒了?看你这架势,难不成是要跟小王抢啊!”

    “哼!郡主属意谁选择谁那是她的自由,但有人若是违背她的意愿,用些强硬手段……本王就不得不管!”话音未落,东方泽身形忽动,立时从乌骓背上腾空飞起,直朝阳骁掠了过来。

    “呀呀呀,好凶啊!干嘛,要打架?”阳骁见势不妙,立即松了牵着苏漓的手,如一缕红烟般飞身掠上了一侧房檐,他站在高高的屋脊上回身一笑,哇哇叫道:“玩笑都开不起,好生无趣!镇宁王,你扰了小王与郡主相处的好事,小王可是会记恨的哦!”说罢,人影一闪便消失不见,显然也是个轻功极好的高手。

    东方泽冷笑一声,并没有动,只是紧紧拉着苏漓的手,方才的情景让他暗自心惊,不明白一向谨慎警惕的苏漓,为何会与初次见面的阳骁如此亲密。很快他便发觉,苏漓的状态异于寻常,神情稍显凝滞,似乎是被什么迷了心智。

    “苏苏?苏苏?”他轻轻拍着她的脸,轻声唤道。

    苏漓“啊”了一声,仿佛刚刚醒过神,她眨了眨眼,看着东方泽迷惑不解地问道:“王爷?你,我怎么会在这儿?”

    “你觉得怎么样?身子可有哪里不舒服?”东方泽关切道。

    苏漓揉了揉额角,皱眉道:“方才觉得有点昏昏沉沉的,现在倒是好多了。”说罢四下张望了一眼,“……那个无赖的少年呢?”

    “他?前来参加选夫的汴国四皇子阳骁,又怎会是个无赖少年?前几天他到驿站时,是本王亲往迎接。这位汴国的四皇子年纪不大,言谈举止之间甚是放荡不羁。表面浮滑,心思却密,绝非池中之物。只怕今日之事,他是另有目的。”东方泽沉思,片刻后又道:“上次是忽尔都,这次是阳骁,汴国明的暗的手段都用尽了,只怕选夫不过是个幌子,他们别有所图。苏苏出门还是要多加小心。”

    明确的担忧与关怀,令苏漓心间一暖,又暗自皱眉,这个问题她也十分困惑,今天若不是刚巧遇见东方泽,答案也许可以揭晓,但又无法明说,当下只是点头笑道:“多谢王爷关心。”她此刻蓦然发觉,东方泽紧握着她的手,并不像往日那般温热,指尖透着几分沁凉。

    苏漓心头微微一动,他的伤,还没好吗?忍不住悄眼打量着他的神色。东方泽好似还在琢磨方才的事,一双眼幽深专注,漆黑如墨,更衬得他唇色淡淡,眉宇间略显疲惫。

    苏漓心中一叹,不由关心道:“王爷脸色欠佳,可是近日太忙累着了?”

    东方泽眼光轻闪,笑意渐浓:“的确是很累,但是……一见到苏苏就不觉得了。”

    苏漓不由自主地低了眼,“王爷又说笑了。”

    东方泽紧盯着她轻声道:“对苏苏,本王从不说笑……今日天气甚好,苏苏若是无事,可愿陪本王去一个地方?”

    他语气虽轻,还在征询她的意见,握住她的手却是又紧了几分。

    苏漓迟疑一瞬,点头,他眼光中期盼的神色,竟是令她无法拒绝。

    东方泽神色一松,召来乌骓,上了马,两人一路出城直奔西山。

    西山皇陵依西山山势绵延数十里,规模远比黎氏墓群大上数倍。苏漓心中隐隐了悟,东方泽……是来祭拜他的母亲,梁贵妃。可是却不明白,他来拜祭他母亲,为何要她相陪?

    乌骓一路疾奔到了玉牌下,两人翻身下马,守墓人纷纷拜倒。

    早有东方泽的侍卫盛秦盛金在此守候,一见他连忙上前:“王爷,您要的东西已经备好。”

    东方泽“嗯”了一声,接过侍卫手中的食盒,牵着苏漓的手,向梁贵妃墓地走去。盛秦盛金,留在原地守候。

    祠堂内光线明暗不定,梁贵妃的牌位端放正中,东方泽神情肃穆,将手中食盒轻轻放在一旁,一撩衣袍下摆,恭敬地跪在蒲团上,深深叩拜,“母妃,儿子来看您了。”

    他一张俊脸,布满苏漓从未见过的忧伤,只听他低声又道:“时间过得真快,转眼您离开我……快一年了,今天是儿子的生辰,特地来此看看您。”

    苏漓一愣,今日是他生辰?!记得往年两位皇子过生辰时,宫内都会大摆宴席,宴请重要朝臣,难道因为梁贵妃薨逝,皇上连这循例都取消了吗?

    “这段时间,儿子过得挺好,母妃尽可放心。”东方泽跪了片刻,起身点了三炷香,插上。打开食盒,取出几色精致糕点,摆在香案上,斟满了酒杯,唇边扬起一丝淡淡的笑意,“这几样点心,都是儿子最爱吃的,每逢生辰您都会亲自做给我吃,如今您虽然不在,规矩却不能破。换儿子给您做,怎么样,我的手艺看上去还可以吧?”

    东方泽笑望着梁贵妃的牌位,目光专注且温柔,仿佛这世间最亲近的人还在眼前,从未远离,他仔细地从每碟中拿起一块糕点,小心轻轻摆放在牌位前。自己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他喝得有些急,滚落的酒滴沾湿了胸前衣襟。

    苏漓站在一旁,看着他半天没说话,心里涌上一股莫名的复杂之情,东方泽深沉内敛,最难叫人窥探真实情绪。即便那一晚在山谷被困,他无意提到与梁贵妃的母子情谊,令她与他互有共鸣,心生相惜,却远不如今日所见这一幕来得震撼。

    察觉到她略带惊讶的目光,东方泽看着苏漓微微一笑,道:“怎么?本王生辰苏苏不祝贺一下?”

    苏漓连忙收了心思,歉然道:“王爷生辰苏漓竟然不知道,真是失礼,改日必定备上礼物登门谢罪。对了,按惯例,王爷生辰,宫中没有宴请庆贺的吗?”

    “父皇本来是有这个意思,本王谢恩后推掉了,母妃过世尚且不满一年,做儿子的,在如此重要的日子与那些毫不相干之人大肆庆祝,岂不是可笑之极!”他俊颜带笑,唇边却闪过一丝讥诮。

    这点倒是全然出乎她意料,东方泽在她面前,毫不掩饰对皇位的觊觎之心,如今朝局变幻莫测,储君未立,他并不屑于借此机会拉拢人心,而是在母难之日,独自来到娘亲的墓前,安静缅怀。这个男人……当真是有几分独特之处。

    他话中隐隐透出无可奈何的痛楚,再次令苏漓心头一颤,是啊,孩子过生辰,本该与之在一起的人,毫无疑问是自己的娘亲。而这世间,若说做儿女最痛苦纠结的事,便是子欲养,而亲不在。

    想到自己母亲当日气绝身亡之时的情景,苏漓禁不住心中绞痛,她和他一样,生命中最重要的那个人,都已经不在了……

    两个人静默相对,各自缅怀心里最敬爱的人。

    大概不喜这种悲伤的气氛,东方泽忽然低低一笑,探寻道:“苏苏方才说要送本王礼物,你知道本王想要什么?”

    苏漓下意识问道:“王爷想要什么礼物?”

    东方泽道:“苏苏聪慧绝顶,难道还猜不出本王喜好?”

    “王爷英明睿智,心思岂是小女子可以随便猜度到的。不过王爷身份尊贵,想来也是什么都不缺的。苏苏刚好省点私房钱。”

    听着她略带调侃的语气,东方泽唇角忍不住微微扬起,缓缓拉过她的手,意味深长道:“今天本王碰上苏苏,是天意。有你陪着本王,就是最好的礼物。”

    苏漓不禁心头一跳,他话中有话,表情格外认真,似在向她明示着自己对他独特的意义?一时心思婉转,竟不知说什么才好。

    东方泽见她沉默不语,眸光一转,拿起一块点心,放到她手心道:“来,替母妃尝尝我的手艺。”

    苏漓刻意忽视掉他话中别样的含义,只捏着那块糕点,忍不住打趣道:“想不到堂堂镇宁王,能力卓绝,威名震四方,竟然还能下得厨房做点心?那我今天可真是沾了贵妃娘娘的光了。”她轻轻咬了一口,那点心入口即化,顿时齿颊生香。

    “如何?”东方泽追问道,目光专注在她脸上。

    苏漓连着咬了几口,没有说话。直至吃完,才怀疑问道:“这……真是王爷亲自做的?”她有些不信,这味道,只怕连御膳房做的,都比不了。

    “当然!”东方泽笑意加深,眸光如玉,竟魅惑逼人。低头在她耳边轻问:“苏苏不信?”

    “苏漓不敢!”她只觉得他的气息在耳边流连,带着温雅的香气,无端让她心思浮动,竟无法安稳。连忙转过头去,连声道:“这糕点,很好吃,贵妃娘娘一定很喜欢。”

    东方泽脸色顿时黯然,涩声道:“是么,只可惜母妃已经尝不到,也无法体会到我的用心。”他垂了眼,那一闪而逝的痛楚与失落,没有逃过苏漓的双眼。

    一只洁白纤细的手,缓缓盖在两人紧紧交握的手背上,东方泽低垂着眼,没有动,只听她柔声说道:“王爷你错了!”

    他身子一僵,蓦地抬眼,苏漓诚挚清澈的眸光正温柔地凝视着他,“虽然贵妃娘娘已经不在人世,但您一片孝心,所做一切,娘娘在天有灵,一定感受得到!因为所有的母亲与她的孩子,都是心意相连的,那种骨肉亲情,是不会被阴阳所阻断!”

    就好像,她和她的母亲!

    内心一经触动,她的声音忽然充满感伤,东方泽眉心一动,眸光轻闪,却没有说话。

    苏漓缓缓地转开眼光,望向西北方向,一字一字,继续道:“她会在天上一直守着你,看着你一步一步,实现自己的目标,等你完成心愿,她才会觉得欣慰,也才能含笑九泉!”

    清澈的眸底,漾上一层迷蒙的水雾,不能忘记,母亲的死不瞑目!她抬头笑着,目光却满是忧伤,仿佛此刻正承受丧母之痛的人,不是他,而是她。

    东方泽止不住心底一震,那些话,她虽是讲来安慰他,却更像是说给她自己听,仿佛在坚定着某种信念!

    想来她是被自己的思母之情勾起了伤心事,或许在这个世上,只有她和他一样,身边还有很多亲人,但唯一会真心关怀他们的,却早早的离开了人世!

    眼前的女子,身影孤独而纤细,周身散发着极力隐忍的悲痛气息,东方泽看着她,就好像看到了曾经痛到无言的自己,眼底直冲上来一股酸涩,心蓦然间疼得有些窒息。

    这一刻他蓦然发觉,她和他是如此的相似!不由自主上前将她揽进怀里,紧紧地抱着她,仿佛她是他难以割舍的慰藉。

    “苏苏……”他在她耳边只唤了一声,便再也说不出话。苏漓阖上双眼,轻轻地回抱了他。靠在他温暖结实的胸膛,听着他有力的心跳,第一次觉得,这个深沉如海的男子,他的心,离她那么近,他的痛,她感同身受。而他们的母亲,都会在天上看着他们,总有一天,他和她,都会得偿所愿,不负重望!

    两个人静静地相拥,静得只听得见彼此的心跳声,仿佛已经不需要任何言语。任月色朗朗,清辉皎皎。

    初夏的夜色很美,林草之间虫声唧唧,鸟语娇鸣,清爽的微风拂面,带来丝丝舒爽。东方泽拉着苏漓,出了祠堂,乌骓一路缓缓而行,东方泽显然在放慢回城速度,他贪恋今夜几近完美的光景,不忍与她分离。

    仿佛知他心意,苏漓没有开口催促,她冷静过后的心绪有些复杂难解,清楚的感觉到自己对这个男人产生了异样的情愫,一时竟有些惶然难安。

    两人一路沉默着,谁也没开口说话。

    天幕深处,隐隐滑过一道银光,乌骓马忽然停下。

    这时深蓝色的夜空,竟然有无数道璀璨亮光,划过天幕。

    苏漓心头一动,回头笑道:“就连老天都赶来为你庆祝!你面子可真大!”她的笑容真诚无伪,异于平常,在柔美而又迷离的夜色下,令人屏息。

    “是吗?”他没有抬头看天,而是专注望她,只见无数光芒在她清澈的眼眸中迅速升起,又转瞬消失,仿佛一场绚烂至极的烟火。

    苏漓望着天幕赞道:“真美。”他却看着她的眼睛说:“是,很美!”

    尤其这个晚上的这一刻,没有什么,比她这双眼睛更美!

    他忽然心间一动,在她耳边问道:“你真的要送我礼物吗?”

    苏漓转头看他,轻轻地点了一下头,想问他到底想要什么礼物,但刚一张口,俊脸突然在她眼前放大,微张的红唇,转眼被他噙在口中。

    苏漓顿时身躯一颤,只觉得脑子里“轰”地一声,那些在夜幕中滑落的璀璨银光,似乎全部都冲在脑海中天旋地转。

    褪去了往日的狂野霸道,他温柔地吮吻,并不急于攻城略地,旨在撩动她脆弱的神经,等待她主动的回应。

    娇嫩如花瓣般的红唇,被他热切的吻牢牢锁住,苏漓敏锐的嗅觉闻到东方泽喘息间,仍带着美酒的芳醇,熏得她昏然欲醉。不知不觉地轻喘出声,唇瓣微启,下一瞬,便被他占据了全部主动!

    唇舌火热交缠,很快地,她无法自制软软靠倒在他怀里,下意识悄悄扬起眼睫,试图想将眼前这个男人看得更清楚一些,却被他娴熟的吻技,搅得眩晕一阵紧似一阵。

    恍惚之间,深蓝色的夜幕下,星陨如雨似烟花盛放,不断升腾转瞬流逝,此时此刻,如斯美景,在彼此心底镌刻成一副永难磨灭的画卷。

    尔后,她听到一个低沉的声音,在她耳边轻声说道:“这便是我今年生辰所收到的,最美好的礼物!”

    平静地过了一月有余,苏漓每日安静在家中细想选夫宴上要做的大事,闭门谢客,一时无事,很快便到了盛宴这天。

    清晨里的第一缕阳光,穿透薄薄的云层,倾洒在云雾飘渺的大道上。

    京都以西五里地,箫山别宫。

    以红枫而闻名,这里每到秋季,火红的枫叶漫山遍野,被风轻轻一吹,仿佛流动的火云,被誉为京都城里最美的风景。而帝王的别宫,巍峨耸立在红枫的尽头。建筑规模宏大,极尽奢华,那金碧辉煌的重重殿宇被早晨的金色阳光一照,顿时光芒万丈。

    苏漓被沫香扶下马车,立在山门外的玉石阶下,微微仰着头,望着前方,想到即将来临的一切,心里不免生出一丝紧张。暗暗捏了捏手心,今日注定又是一场赌博,她备好了所有的筹码,却依然不能预知结果是否能如她所愿。

    “明曦小郡主!”刚上两步台阶,迎面现出一张笑脸,身穿红袍、梳满头小辫的张扬少年,分明就是那日街头“巧遇”,之后死缠烂打的汴国四皇子阳骁!

    苏漓不自觉地皱了皱眉头,明曦郡主本是最正经的称呼,他却偏要在中间加个小字,听起来十分别扭,尤其那种语气,像极了长辈逗弄晚辈的神态,但事实上,眼前这个异族打扮的少年虽然个头挺高,年纪却不见得比她大!

    “见过四皇子。”苏漓淡淡地见礼,扫了一眼他身后的侍从,难得忽尔都今天没跟来。那个汴国第一将军的眼神,看谁都像是在看一个叛徒,让人觉得很不舒服。苏漓又道:“请四皇子以后称呼我的时候,去掉中间那个小字!”

    她的态度很正经,但偏巧对上的是以不正经著称的汴国四皇子!他故意曲解她的意思,大步凑上前来,冲她眨巴着眼睛笑道:“你不喜欢明曦小郡主这个称呼啊?那……我就叫你小阿漓好了!恩……小阿漓,这个名字我喜欢!”

    他自说自话,似乎对自己突然想到这么一个亲昵的名字感到非常得意。也不理会苏漓脸色有多难看,径直叫道:“小阿漓,听说你准备了几道题目,能不能先跟我透露一点点?”说罢凑过头来,一副等待悄悄话的模样。

    苏漓顿觉头疼,深知与此人无法沟通,多说无益,便毫不客气地问道:“你想作弊?”

    阳骁愣了愣,笑道:“你要这么说也行,只要能带你回家,用什么方法我从不介意!”

    耸肩摊手,那样的理所当然,毫无羞愧之色。

    苏漓心沉了,她和这位最受汴国皇帝器重的四皇子一无交情,二无感情,笼统也才见过一次,还不是正常的会面方式,他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非带她回去不可?抬起头,苏漓神色漠然地说道:“你不介意,可我介意!我不喜欢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四皇子若是对自己没信心,大可以退出这场选夫宴,不必勉强。”

    她的话说得很不客气,搁一般人也许会立马识趣地走人,可眼前这位看起来很傲的四皇子好像一点也不恼,好脾气地摸着下巴看她,研究般地笑道:“本来我对这场选夫宴没什么兴趣,但被你这么一说,我反倒是有点期待了!走吧,小阿漓,我们一起进去。”说罢就要牵她的手。

    苏漓面色一变,飞快地躲开了。

    这个人并不是一个会遵守规矩的人,从第一次见面,苏漓就知道了,因此对他格外防备。但这位四皇子仿佛感受不到她的拒绝,继续朝她伸手,似乎不抓到她便誓不罢休。苏漓深觉此人难缠,心里有些不安,只怕这场选夫宴过后,她的麻烦会比想象中的还要多!

    不知他使的是什么步法,像猫捉老鼠般地逗着她玩,苏漓怎么都摆脱不了,又不能在这里显露武功,很是头痛。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一道清雅温和的嗓音:“苏小姐!”

    ------题外话------

    选夫宴了哦~大家猜猜会有什么样的出人意料的事情发生呢?O(n_n)O~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七十四章 突然冒出个夫君!返回目录下一章:第七十六章 准备好了吗?(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