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架空小说 »重生之惊世亡妃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十七章 请旨去汴国

第八十七章 请旨去汴国

文/莫言殇
重生之惊世亡妃 本章字数:6922 重生之惊世亡妃txt下载
推荐阅读:天罚神尊小小凡人修仙传官途网游之雷神降世网游之暴杀刺客网游之混迹虚实超级兵王网游之混乱争霸网游之幻想骑士凤殇特种教师神印王座无天魔躯天剑封魔
    苏漓脸色顿时一变,本能地向后疾速退去,黑衣面具人哈哈大笑,厉声喝道;“想套本教的消息,死了这条心吧!”

    众人眼前一花,东方泽身影如电,已经挡在苏漓身前,只见他双臂蓦地一卷,宽大的袍袖犹如两片墨云,带起一阵劲风,瞬时将飞射的银针一支不落地尽数收进袖底。随即一拂,那针叮叮当当地纷落了一地。

    他俊脸阴沉,眼中狠戾顿生,此刻仿佛化身地狱魔君,身形一晃到黑衣面具人跟前,五指如勾,狠狠将他下颌钳住,“既然不说,那你留着也没什么用!”

    “喀喇”一声,黑衣面具人的下颌骨顿时被摘了下来!他垮着嘴,只能发出嗬嗬之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苏漓饶是镇定,此刻也是心惊不已,若不是东方泽应变极快,只凭她现在的武功,根本躲不过这人的暗器。

    盛秦失声叫道:“王爷!您的手!”

    苏漓心中又是一惊,目光不由朝东方泽的手臂瞟去,他缓缓抬手,手掌的外缘已经变得暗黑,还有些肿,显然是刚刚被毒针刺破了皮肤!

    一丝慌乱瞬间击中了她,苏漓连忙过去握住他的手臂,惊道:“王爷!”

    她的声音也失去了平日的镇定,东方泽却是不慌不乱,居然还冲苏漓微微一笑道:“别急,这毒不妨事。”说罢,从盛秦剑鞘中将宝剑刷地一下抽出,锋利的剑刃,登时割破已经变色的肌肤,他将黑血用力挤出来,浓重的血腥气顿时飘散这间牢房。

    他面色沉静,仿佛割得根本不是自己的手,黑血滴滴答答直淌了下来。

    虽然从血液的气味来辨别,这毒确实不算致命,但是看上去却是这样触目惊心,仿佛怎么都流不尽,很快便在地上形成一小滩。

    苏漓心中不自觉地一痛,他前阵子刚受了严重的内伤,将将养好,却再次为自己中毒,这一次次的舍命相救,让她难以再无动于衷。猛然想起他身上带着的万能灵药,急忙去他腰间摸那小瓷瓶,飞快地倒出几粒药,递到他嘴边,手指竟然有些控制不住地轻颤。

    东方泽一眨不眨地紧盯着她,眼底柔光顿现,十分配合地张开了嘴,将药丸吞了进去。

    温热柔软的唇触碰到她微凉的指尖,苏漓却仿佛被烫了一下,她猛然醒悟,自己的行为似乎有些不合时宜,不禁刷地缩回了手。

    见她微微无措发窘的样子,东方泽轻轻一笑,并没说什么。

    “王爷,药拿来了。”盛箫从门外匆匆而至。

    苏漓眉心微蹙,小心翼翼地为他将伤口清理干净,涂上药粉,细细包扎,那伤口割得着实不浅,好在这药十分管用,不到片刻就止了血。

    “这人口风很严,看来是问不出什么了。”苏漓轻声一叹。

    东方泽眼中戾气一闪,冷哼道:“他以为什么都不说,就没事了?幕后主使还没落网。”

    苏漓心中似有所悟,沉吟道:“王爷是想……”

    “不错,接下来,就用他来引蛇出洞!”

    第二天,苏漓待早朝之后进了宫,前去御书房觐见皇帝。刚过宫门,就看见阳骁与郎昶的身影,混在一群朝臣之中,向这边走来。

    阳骁一身火红衣袍,摇头晃脑,满头小辫子随着乱动,走在人堆里更是格外打眼,他大老远看见苏漓便喜出望外,使劲地挥着手臂高声叫道:“小阿漓!”随即三步并作两步地赶在郎昶前面,跳到苏漓身边,故意贴近她,眨了眨眼,赖赖笑道:“好几天没看到你了,我很是惦记啊!阿漓知道小王今日进宫辞行,特地来看我的是吧?”

    这小子装得似模似样的,不去唱戏还真是可惜!苏漓向后退出一步,避开他刻意的接近,脸上波澜不惊,淡淡回道;“苏漓今日进宫是另有要事。遇见四皇子殿下实属巧合。”

    阳骁浑不在意她的疏离,仍是笑嘻嘻地直盯着她瞧。

    郎昶不疾不徐,缓步而行,一如既往地温文尔雅,见到苏漓,也是面带欣喜,他原本也要专程去找她一趟,想不到在这儿就碰上了。

    苏漓微微笑道:“苏漓见过太子殿下。”

    郎昶点头笑道:“几日不见,郡主可好?不知查的案子可有进展?”

    苏漓感激笑道:“多谢殿下关心。今天苏漓进宫就为这事请旨,进展倒是有的,只是办起来比较麻烦。要到四皇子的家乡去找线索了。”说着,她轻叹一声,眼光状似无意地扫过一旁的阳骁。

    阳骁闻言惊讶地叫道:“啊?怎么郡主查的案子与我汴国有关系吗?”

    苏漓叹道:“正是,属于明玉郡主的一枚白玉指环,是此案的关键,根据线索来看,这指环,极有可能是出自汴国的江湖组织圣女教。”

    郎昶一惊,眉心紧皱,不无担忧地道:“江湖组织?此事看来的确有些棘手,郡主身边可有得力之人相助?”

    苏漓笑道:“圣上会派侍卫随行,多谢殿下关心。”

    郎昶点了点头,没再说话,眼中仍有着褪不去的忧色,望着苏漓,心思瞬间百转。

    阳骁用力拍了拍郎昶的肩膀,挑起一双浓眉,不满地瞪眼叫道:“太子殿下,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小阿漓到了汴国,还能出什么事?那你也未免太小看我阳骁了吧?!”

    “小阿漓,你几时启程?我跟你一起走!我给你当向导!”阳骁转头,又十分亲昵的凑了上来,目光中满是热切。

    苏漓盯着他微微一笑,“多谢四皇子好意,苏漓还认得去汴国的路。”她躬身向后退了一步,“苏漓有要事在身,先行一步,还请两位殿下恕罪。”说完,转身便走了。

    只听阳骁高亢的声音在身后大吼:“小阿漓——别忘了我们的约定啊——”他就在宫门内肆无忌惮的叫,好似根本没听见苏漓对他的婉拒,而身边传来众大臣窃窃私语的议论,也是置若罔闻。

    苏漓冷冷一笑,快步向御书房走去,一见是她,守门的小太监连忙通报,恭敬的把这位新晋红人迎了进去。

    御书房内不止皇帝一人,皇后与东方濯竟然也在这里。苏漓进去的时候,隐约听到黎苏两个字,心底不由微微一惊,上前逐一见过。

    自从选夫宴过后,还是第一次见到东方濯,之前听说他生了场病,看来是真的。他此时看上去人的确消瘦了不少,平日俊朗有型的脸颊略显憔悴,唯有精神还算不错。不知为何,今日的东方濯似乎给了她一种与往日相异的感觉。

    皇帝沉声问道:“明曦今日进宫,可是明玉郡主一案有了进展?”

    苏漓起身恭敬回道:“陛下圣明,臣今日就是请皇上下旨,准明曦前往汴国寻找案情的关键线索。”

    此话一出,三人纷纷吃了一惊,这明玉郡主的案子怎么又和汴国扯上了关系?

    苏漓借由白玉指环的线索,向皇帝禀明缘由,皇帝思忖片刻,若有所思地看着她道:“不过短短两三日,明曦郡主就能查到关键线索,的确不负朕对你的栽培,好。朕即刻下旨,派精卫队护送你前去汴国。”

    “多谢陛下!”苏漓连忙叩首谢恩。

    “父皇!”东方濯忽然起身,“噗通”一声跪倒在地,沉声道:“儿臣想与明曦郡主一同前往汴国,请父皇恩准。”他一双俊目之中隐隐透着难以言喻的忧伤。

    “濯儿!不许胡闹!这是去查案,不是去玩,你大病初愈,若此去有了什么闪失,叫母后怎么办?”还未等皇帝开口,皇后已经忍不住叫了出声,随即惊觉自己失言,连忙跪倒,不安道:“臣妾驾前失仪,还请陛下责罚!”

    苏漓唇边勾起一丝似有若无的讥诮。

    皇帝沉沉看了她一眼,知道皇后素来紧张这个儿子,他暗自叹了口气,他心底又何尝没有这份担忧呢?当下并未过多责怪,只是挥了挥手,道:“行了。起来吧。”

    “母后担心儿子,濯儿心里明白,只是黎苏她……”东方濯坚定开口,却在提到黎苏的时候,喉间哽了一下,他顿了一顿,似在抑制情绪,又道:“不管怎么说,她与儿子拜过堂,就是我东方濯的妻子!若我不能为她亲自督办此案,儿子妄为人夫!我一定要找出幕后真凶,将他千刀万剐!”说到最后,他略微泛红的眼中,已经透出一股子浓浓的恨意!

    苏漓身子微微一震,藏在衣袖下的手,慢慢捏紧。东方濯方才跪下之时,她已经察觉到他的意图,却又没法说些什么。

    他一番发自内心的剖白,坚定不容推拒的姿态,震动了帝后的心,一时间,两人都没有开口说话。

    皇后心里又急又气,看着东方濯已经无可奈何。儿子的脾性,没有谁能比做母亲的更清楚。东方濯虽然性格冲动易怒,却十分重情,一旦被他认定的事任是谁也拉不回来。

    皇帝目光深思,看着底下跪着的嫡长子,他脸上病容未褪,眸光哀伤却坚定无比,往日飞扬英挺的模样,似乎已在大宴那日之后便消失不见,那个明玉郡主,真的对他如此重要?

    “请父皇母后成全!”东方濯直直地盯着皇帝,强硬的语气,似乎在昭示他绝不退缩的态度。

    苏漓心头一沉,从心底来说,她并不乐意与他一同共事。即便那日大宴之上,他对黎苏翻案表现出格外强烈的情绪,也分毫动摇不了她深藏在心底的恨意。

    皇帝长叹一声,“罢了罢了,你起来吧。朕,允了。”

    “多谢父皇!”东方濯心头一松,重重叩下头去,连忙谢恩。

    “皇上!”皇后还是忍不住叫出了声。

    皇帝一抬手,阻止了她,“让他出去磨练磨练也好,濯儿虽是大病初愈,可他也是习武之人,身为皇家嫡长子,晟国的静安王,若是连这点事都不能办好,那将来又有何能耐治理这天下?”

    皇后一听,不禁喜忧难辨,皇帝话都说到这份上,也只得噤声。

    苏漓见请旨已成,便不再逗留,起身向帝后告退。她刚走出御书房不远,便听到身后东方濯追了过来,“漓儿。”

    她脚下一顿,停住,“王爷有事吩咐?”

    “谢谢你。”没头没脑的一句话。

    苏漓不明白他这话是何意思,眉心微蹙,不解地看着他。

    东方濯肃然道:“谢谢你为黎苏所做的一切,若不是漓儿,本王只怕会永远误会了她。”想到黎苏,他忍不住心头一痛,眼中涌出无尽痛楚懊悔之色。

    苏漓平静地看着他,那眼光仿佛在看一个毫不相干的人,只有在无人窥见的深处,隐藏着滔天的恨意。

    “这天底下,还真没有我东方濯,不敢做的事!”言犹在耳,至死难忘。

    苏漓在心底冷冷一笑,缓缓道:“王爷言重,换做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人,面对明玉郡主这样的冤案,都不会坐视不理,苏漓只是顺心而为。”

    东方濯心头狠狠一窒,正要开口再说什么,却被匆匆跑来的宫女打断,“王爷,皇后娘娘正找您呢。”

    不待东方濯发话,苏漓立即躬身后退,“皇后娘娘召见,想必是有要事,王爷不必理会下官,下官先行告退。”说完,头也不回地转身而去。

    东方濯,你终于肯亲口承认自己是误会了她吗?你终于也有追悔莫及的时候了?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那时的你,是那样狂傲霸道,全然不理他人感受,若对她有一点点的信任,又怎么会走到今天这步境地?

    不知为何,她心底忽然涌上无尽悲伤,深深吸了口气,将所有情绪摒弃,快步走出了宫门。

    “明曦郡主。”温和清雅的声音将她脚步拦下,苏漓心头微微一惊,郎昶?为何他还在此?循声望去,宫门外一顶软轿走出一个人,正是本该早已离去的定国太子。

    苏漓微微讶然,“太子殿下若有事,为何不让宫女通报一声?”

    “不碍事。”郎昶摇头,快步到她身旁,关切道:“郎某方才听说,郡主前日还被贼人挟制?可有大碍?”虽然她人好好地站在这儿,郎昶却仍然掩不住油然而生的担忧。

    苏漓心中一暖,原来他等这么久,只为了这事,当下谢道:“多谢太子殿下关心,苏漓并无大碍,嫌犯已经落网,正因如此才查到了案子的线索。也算是因祸得福。”

    “对方明知你的身份,还敢如此胆大嚣张,想必也非泛泛之辈,你在明,他在暗,还是要多加小心!”郎昶皱眉深思道。

    “苏漓会小心的,多谢殿下关心。”

    郎昶轻叹一声,强自扯出一个笑容,隐藏了深深落寞,“郎某不日启程回国,本想请郡主再到茶楼小坐,可见你忙于查案,只怕是不得空了。”

    “太子殿下言重,殿下归国在即,应该是苏漓主动为你饯行。”苏漓连忙道,对于郎昶,她始终有一种难以抗拒的亲近感,不仅是因为他屡次出手相助。大殿之上一番试探,郎昶的暗示已经非常明显,他真的当她是亲人,虽然在她心底,彼此的关系仍然是个未解的谜。此刻他一脸惆怅,难掩依依惜别之情,心中也不禁生出几分不舍。

    “正事要紧。有郡主这句话,郎某也心安了。”见她一脸歉然,郎昶连忙安抚。他似是想起什么,忧心道:“此去汴国,郡主一定要谨慎小心,对方既然没有得逞,一定不会就此善罢甘休。”

    他言语中切切关怀之意,叫苏漓心头一热,郎昶于她,就好似一位亲和的兄长,当下点头一笑。

    郎昶叹道:“郎某此次来晟国,最有幸便是结识了郡主,虽然你我以前素昧平生,郎某却对郡主一见如故,就好像……是我的亲人。”说着,他从腰带上解下一块白色玉佩,色泽温润,雕工精致,一条九爪蟠龙穿云踏雾,锐气凛然,显然价值不菲。

    “这块玉佩,是郎某贴身之物,分别在即,特地赠与郡主作为礼物。”

    苏漓心头一惊,连忙推却:“这礼物太贵重了,苏漓万万不能接受。”

    “郡主若真心交郎某这个朋友,就请万勿推辞,在我心底,你就像我亲生妹妹一般。”郎昶神情诚挚,言辞温和,却有着一种不容推拒的坚定。

    苏漓面露迟疑,一时不知该如何拒绝他的好意。

    郎昶见她默不作声,心中自然明了,当下不由分说,将玉佩塞到她手中,紧紧握住,轻声道:“郎某知道这举动很唐突,但是,这是我眼下唯一能为你做的事,还记得在茶楼我说的那句话?珍惜眼前人,即便你我只是……朋友。”

    他发自内心的关爱,不禁叫苏漓心头一颤,终于还是轻叹一声,点头应了,“多谢太子殿下。既如此,苏漓……却之不恭。”

    郎昶欣慰一笑,忽然贴近她耳边轻声道:“若你遇到困难,可凭这玉佩到东市大街吴记铁铺找吴掌柜,他定会全力相助于你。”

    苏漓心头一震,惊愕的看着他,她虽然猜到这玉佩绝非寻常,却万没料到,竟然是如此重要的东西!他冒着极大危险获取的重要锦囊,还在她手中尚未归还,这一点郎昶心知肚明,却始终没有点破。想不到在临行之前,他还会将自己在晟国调动一切的信物送给了她!

    他就这么相信她?!一枚小小的玉佩握在手心,却重逾千斤,压得她心头格外沉重。

    看她怔在当场,仿佛不敢置信,郎昶却坦荡无畏,眼中浮起一点哀伤,满是难舍之情。

    苏漓压下心头悸动,真诚一笑,道:“太子殿下一番心意,苏漓记在心底,待此间事了,苏漓必会去定国叨扰。”

    “当真?”郎昶眼中一喜,温和的声音里竟然是失了平日的镇定。

    苏漓微微一笑,朗声道:“君子一言。”

    郎昶紧紧盯着她,飞快接道:“驷马难追!”

    真挚的笑容在彼此眼中流动,曲终人散,总有尽时。

    “郎某在定国,随时恭候郡主。就此别过!”说罢,郎昶不再迟疑地转身,临上轿前,深深望她一眼,心底有千般难以说出口的话,却只化作无声地轻叹。

    苏漓微笑着看他远去,离别的淡淡哀愁萦绕心间,也是无法言喻的怅然。

    圣旨很快便颁布下来,明玉郡主黎苏一案已经有了新的进展,三日之后,一品女官刑正司苏漓亲自率队,前去汴国查找线索。皇帝特地从大内挑选了百十名武功高强的侍卫,作为护卫队全力协助苏漓查案。

    此行目的,绝非找线索这么简单,苏漓一番思量,决定让沉门中其他三人一起随行,以策万全。

    挽心提醒道:“小姐,江元身上的毒还没解,每天都焦虑不安,我有些担心……”

    苏漓沉思道:“他自身医术高明,前门主给他下的这种毒非常奇特,不仅种类繁多,而且每次我找准其毒,施药运功解除之后三天,总会生出另一种毒来。的确不是那么好解决。”

    挽心皱眉道:“那怎么办?这次……也要他随行吗?此去汴国时间必定不短,以他们三人心思,只怕会看出小姐的身份。若是江元奇毒未解,生了异心……”

    苏漓淡淡一笑,“这个我已经想过。天下奇毒,七分在汴国。此去说不定对他有益。相信若不是性命攸关,他不会对我有异心。至于身份问题,我本就无意多加隐瞒。见机行事吧。”

    挽心点头赞同,于是下去细心安排,三人易容后,编进了侍卫的队伍中,跟随苏漓前去汴国。

    三日光景一晃而逝。

    到出发那日清晨,一百余人的护卫队在宫门外整装待发,苏漓乘坐马车,东方濯骑马,他一声令下,队伍威风凛凛直出了京都城。

    走了大半日,刚出了京都地界,便听到后方传来一阵疾驰的马蹄声,回头望去,只见数十骑骏马仿佛一柄利箭,勇猛而来。
(快捷键 ←)上一章:第八十六章 默契的配合返回目录下一章:第八十八章 圣女教尊使(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