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架空小说 »重生之惊世亡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十章 金殿翻案

第九十章 金殿翻案

文/莫言殇
重生之惊世亡妃 本章字数:8719 重生之惊世亡妃txt下载
推荐阅读:隋唐之纨绔天下恐怖通缉令无限地狱洪荒道尊天剑封魔异界之逆天诛神无天魔躯邪魅总裁复仇妻神印王座校园超级霸主凤殇杀手房东俏房客网游之幻想骑士如果遇见下一秒的你
    竟然是她!为什么会是她?!

    那笺纸上的字,仿佛化作一道紧箍咒,在眼前飘忽而来,紧紧将她思绪缠住,似乎越来越紧,紧到她无法呼吸。

    见她一脸震惊,久久不发一言,阳骁不禁好奇问道:“这人你认识?”

    半晌,苏漓冷冷一笑道:“认识。”

    认识,又岂止是认识这么简单?

    彼此的关系虽然不能说是亲密至极,却也是一家人,见面永远都是客客气气,相敬如宾。自问从未做过任何不敬之事,为什么她会暗下这样的杀手?

    这真相恐怕要回京之后才能得到解释!忽然,她一刻也不想再等,恨不得立即回京,将她捉来问个清楚!

    “小阿漓,你要我做的事,我已经全部照办,那你答应我的事,要何时兑现?”阳骁懒懒的声音,适时将她思绪牵回。

    苏漓定定地看着他道:“帮人帮到底,苏漓还有一个不情之请,请四皇子答应。”

    “何事?”他挑眉,显然很有兴趣。

    苏漓迟疑了一下,从衣袖中取出一本小册子,下定决心道:“此物便是那杀手组织所有的秘册。苏漓,想请四皇子帮个忙……”

    “哦,”他好奇地瞟了一眼那本小小的册子,咧嘴笑道:“秘密原来藏在这里?!好啊,这东西居然用汴国皇族密语记载,显然是我的……最好解释。”

    苏漓一怔,阳骁反应如此之快,确在她意料之外。这少年年纪不大,表面浮滑,心思却比常人锐利,假以时日,定是汴国皇室最得力的人才。她低头一拜,轻声道:“此物是杀手组织头目所有,若是苏漓拿出来,很难说得清楚。所以……苏漓只能斗胆请求四皇子相助……”

    “好说!”他笑嘻嘻的取过秘册,“这个忙,我当然要帮小阿漓啦!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放心,我解决它。”

    苏漓松了一口气,眼睛却一直盯着他手上的秘册,“一会儿我让静安王来,你可以当面交给我。”

    “嗯。”他漫不经心地翻了一翻秘册,笑道:“啧啧,这上面肯定有不少秘密啊……小阿漓,你想不想知道?”

    苏漓心头一跳,脸色却沉了沉,“日后若有机会,苏漓定会再向四皇子请教。”

    “好啊。不过这东西要译完它,没有个一年半载怕是不行啊……不如随我一同去汴国皇宫,咱们就有的是机会天天请教了……”他笑得很是不正经,但眼底的那一抹认真,却是执着的。

    苏漓吸了一口气,“四皇子放心,待明玉郡主案子一结,苏漓定会带着四皇子需要的东西,却汴国拜谢。”

    “结案之后……阿漓,这个期限很模糊啊!”阳骁唇边邪魅笑意不减半分,一双锐利的眼,凑上前来,盯着她,似乎想要看穿她此刻所思所想,“即便现在有了答案,她也未见得就是真凶,若是你一直找不到人,不能结案,那我岂不是要等一辈子了?”

    “那依殿下所言,又该如何?”

    “一年为限!”阳骁盯着她,斩钉截铁地道,“我给你一年时间,到时候不管是否结案,你都要带着白玉指环来汴国找我!”

    苏漓无畏地对上他双眼,沉声应道:“好。”

    “口说无凭,立字为据!”阳骁挑眉道。

    苏漓淡淡一笑,飞快执笔,立即落字为据,递到阳骁面前。

    阳骁伸手接过,却看也不看一眼,突然缓缓笑了,他邪魅生辉的明亮双眼,此刻却流动着复杂莫名的情绪,手掌用力一措,修长五指再张开时,那张纸早已化作无数碎屑,如飞絮一般,纷纷散落。

    苏漓心头一震,他不是要立字为据的吗?为何又将这证据毁了?

    看出她心底的疑问,阳骁定定看着她,轻声道:“我信你。”

    苏漓顿时心头一跳,连忙别开了眼,自从认识他以来,从未见他如此认真,仿佛那嬉皮笑脸的样子早已在心底刻了印记,一时之间竟然十分不适。

    她飞快定住思绪,又道:“还有一事,需要殿下帮忙。”

    阳骁眼光一闪,道:“何事?”

    “烦请殿下为此案证据书写一份笔录证明,否则单凭苏漓一人,无法证实这份记录的真实。”

    阳骁点头,“可以。”

    苏漓即刻命人去请了东方濯前来,共同为此事做个鉴证。

    只是,东方濯在看到那份最终的答案之后,就已经呆住,他双眼越睁越大,似乎无法相信眼前的事实!他眸光狂乱,浑身散发着暴烈的气息,手上已是簌簌发颤,几乎站立不稳,似乎再忍不了半刻,恨不得立即回京将那人捉来处以极刑!

    苏漓见他情绪不稳,眼光微动,沉声对东方濯劝道:“此人手段狠毒,罪无可恕,还请王爷稍安勿躁,待明日动身回京,向皇上禀明一切,方可下旨捉拿。苏漓身为刑正司,一切还是要照章办事,在此之前,最好还是小心行事,以免打草惊蛇。”

    东方濯双膝一软,跌坐在椅子上,他何尝不明白这其中道理,只是连日来的痛楚悔恨,已经将他的心,折磨到如坠炼狱。找寻了许久的答案,竟然是如此出乎意料。只是,不管是谁,既然敢伤到东方濯此生挚爱,那她绝对没有可能逃脱!

    他狠狠闭眼,重重点头,深深吸了口气,哑声道:“好!”他甚至没有力气和精力来多问,这秘册究竟如何得来。

    这是第一次,他们二人同仇敌忾,一致的对待一个目标。

    第二日,所有人在天门城前整装待发。

    阳骁没有再与苏漓说过多的话,他骑在马上,红衣似火,张扬无忌,依旧一副浪荡少年的模样,口中大声叫道:“小阿漓,我在汴国京都等着你!”

    他深深回望苏漓,眼底传达着只有彼此间才能明白的情绪,见到她点头,忽地灿然一笑,竟然冲她飞了个吻!随后毅然调转马头,头也不回地率众而去。

    归程的时间,竟然快过来时一倍,所有人除了晚上可以休憩,白日里疯狂全速前进,好似身后有千万追兵,不敢有半分懈怠。待到晟国京都,已是傍晚。

    东方濯与苏漓约定,明日清晨一同进宫面见皇上。

    回到相府,苏漓连夜认真撰写笔录,她心头酸涩难言,即将会发生的一切,几乎完全可以预见,感情告诉自己,已经支离破碎的摄政王府,不该再经受任何风雨磨难,可是,有一个声音在冷冷地提醒着她,若是不能道出真相,那曾立下誓言无论付出任何代价也要洗雪的耻辱,又该如何面对?还有,最敬爱的母妃,无法承受残酷事实而气绝在自己怀中,这所有的一切,都让她的心,仿似被荆棘划过,鲜血淋漓,刺痛难消。

    上天似乎永远在让她抉择,永远要面对这样进退两难的境地……

    手里翻动着那本秘册,里面到底隐藏了多少惊人的秘密?

    她一夜睡得不够安稳,莫明惊醒了几次,直至晨曦染白了窗框,苏漓才昏沉起来。今天要面对的是更大的一场赌博,远远胜过先前的任何一次。

    深秋的清晨,天空澄蓝,白云悠悠,却无法褪去那阵阵萧瑟凉意,苏漓坐在软轿之中,望着道边树上缓缓飘下的落叶,似乎也带着无尽悲伤,纵然不舍,也不得不离。

    东方濯一个人远远地从宫门外走来,没有骑马,没有随从。看上去只影形单,显然是心绪难安,见到苏漓软轿一到,立时顿住脚步。

    两人对望一眼,没有说一句话,仿佛千言万语,痛苦惊疑,都只在这一眼之中尽释。二人沉默不语,缓缓向宫中走去。

    御书房。

    皇帝看着苏漓递上来连夜整理搜集的笔录,其中包括了阳骁的亲笔证明,虽然那四皇子放浪形骸,举止张狂,却写得一手好字,那行行字句,以及书信末端鲜红的印章,无一不清晰地昭示着这份笔录的可信度。

    皇帝脸色渐渐阴沉,充满了风雨欲来的气息。他猛然将笔录狠狠一拍,桌案上的东西顿时震了一震,冷笑道:“最毒不过妇人心,好一个玉玲珑!”

    东方濯双眼赤红,浑身散发着骇人的戾气,“砰”地一声,他重重地磕下头去,嘶哑着嗓音恨声道:“儿臣请求父皇即刻下旨,儿臣要亲自将这贱人捉捕归案!”

    自黎苏死后,无数个夜晚他都反复难眠,痛苦与懊悔无时无刻不在啃噬着他的内心,白日里还要装作若无其事,笑对他人。如今已经知道了仇人是谁,他觉得自己当真是找到了一个宣泄的出口,只盼立即将她捉来严刑拷打,方能一解心头之恨!

    苏漓跪在地上,低着头,许久听不到皇帝发话,心中不禁有些忐忑。

    正在她犹疑着开口之际,只听皇帝阴沉道:“传旨,命摄政王府所有相关之人即刻上殿!”

    午后的秋阳,透过巍峨庄严的大门,明晃晃地照在金銮大殿上,百官静立,心里都在惴惴不安,刚下了朝不多时,又被召了回来,究竟发生何事,令圣上如此大的阵仗,等不到明日早朝?

    有人暗自悄眼一望,金碧辉煌的御座之上,皇帝高高端坐,一如既往深沉难测。皇后坐在皇帝右侧下首,面色平静。

    帝王阴沉的目光缓缓扫过殿内众臣,最终落定在位于最前列的摄政王黎奉先身上。

    苏漓目不斜视,垂眸凝立,想到即将要发生的一切,只觉得心思莫名沉重,黎苏被陷害一事,是否能成功翻案,只在今日成败一举。

    察觉到正前方一道熟悉的视线投过来,不用看,她也知道是谁。浓密的眼睫轻轻一颤,无声抬起,正对上东方泽深邃温柔的目光。

    他镇定自若的神情,仿佛带有魔力,刹那间抚平了她内心的不安与躁动。

    殿外,传来一声尖细高亢唱喏,“静安王觐见——”

    东方濯脸色沉郁,浑身夹着冰冷的气息大步走到殿前,拜倒大声道:“儿臣已尊父皇之命,将摄政王府涉案相关之人带上殿来!”

    黎奉先闻言顿时一惊,不由自主转头一望,只见侧妃玉玲珑与女儿黎瑶正小心翼翼地走进殿来,母女二人脸色明显苍白,身子发颤,却在强自维持镇定,他心底蓦然一沉,一种不祥的预兆袭上心头。

    二人跪伏在地,拜见当今圣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皇帝却并未依例叫她们起身,冷冷地看了片刻,方沉声发话道:“你便是摄政王侧妃玉氏?”

    玉玲珑伏在地上,大气也不敢出,心中极度惶恐,不知今日突然被召上殿,究竟为了何事,东方濯阴沉着脸直闯王府,也没有说清楚。她猛地听到皇帝发问,连忙定了定神,小心翼翼地回道:“回陛下,臣妾正是。”

    “抬起头来!”皇帝骤然厉声一喝。

    天子之威,回荡在殿内。

    玉玲珑禁不住身子一抖,忍住心头惊颤,逼迫自己抬起头来。目光刚触到头顶上方一道凌厉迫人的视线,吓得她顿时又低了头,不敢再看。

    “可知今日朕传你上殿,所为何事?”

    “臣妾……不知。”

    “好个不知!明曦!”

    “是,陛下。”苏漓恭敬出列,深施一礼,随后转身,缓缓说道:“本官奉旨调查明玉郡主被害一案,得到杀害郡主之人的线索,特地前往汴国取证,如今手中这份证供,很清楚的写明了杀害明玉郡主的幕后主使人,正是摄政王府的……玉侧妃!”

    苏漓最后说出的三个字,仿佛晴天霹雳,击在每个人的心头,殿上群臣几乎都是心头一惊,不由自主地将目光纷纷投向大殿正中跪着的这个娇弱美貌的侧妃,当真是人不可貌相,想不到她……竟然就是幕后主使?

    玉玲珑惊得立即抬头,脸色煞白,简直难以相信自己所听到的一切,好半晌才醒过神,她慌乱摇头,连声叫道:“什么?不!这绝对不可能!望陛下明察!”

    王府侧妃派人陷害暗杀府中嫡女郡主,这是何等深重的罪名!

    望着这个曾经与自己朝夕相处的庶母,苏漓心头充满了复杂难言的滋味,她无论如何也没想到,阳骁笔下最终的答案,竟会是她!

    她始终想不明白,玉玲珑到底有何样的动机会暗中害她!如今见她急切的为自己辩白,苏漓一时之间,也难以辨清。她深深地看着玉玲珑,仿佛想深入她脑海之中,找寻那个不为人知的真相!

    未等苏漓说话,东方濯已经按捺不住,他隐忍了多日的恨意,终于可以一泄而发,“证据在此,白纸黑字,还企图砌词狡辩!你睁大眼睛看清楚!这上面写的是什么?!”那份笔录被他从高公公手中一把夺了过来,袍袖一拂,毫不客气地直接摔到玉玲珑的脸上!

    薄薄的笺纸上,短短几行墨迹,玉玲珑三个字清晰无比,赫然跃入眼帘。底下汴国四皇子阳骁鲜红的印章,殷红似血,直撼人心!

    玉玲珑捏着那张纸,不可置信地瞠大双眼,那笔录上的名字与印章仿佛一块烧红的烙铁,深深灼痛了她的内心,脸上血色尽失,不自觉地连连摇头,尖声道:“此事一定是另有蹊跷,臣妾冤枉啊!”

    一旁的黎瑶也看到了笔录,情不自禁地“啊”了一声,顿时花容失色,震惊到说不出话!

    “冤枉?真正含冤莫白的是黎苏!你快给本王从实招来!为何要设下如此毒计,陷害于她?!”想到黎苏,东方濯心头剧痛,眼底充满血丝,恨不得立即将她千刀万剐!

    黎奉先按下心头惊惧,慌忙出列,明显失了平日的沉稳内敛,急声道:“陛下,这其中是否有所误会?玲珑虽非小女黎苏亲生之母,却一直对她视如己出,关爱备至,绝对不会是暗害小女的凶手!望陛下明鉴!”

    “对,我娘心地善良,绝对不可能是主谋!请陛下明察!”就连一向知书识礼,谨守礼仪的黎瑶,此刻也急得忘了自己身在何处,她一双美眸,已经涌现了泪光,显然慌乱得不知如何是好,只知道紧紧抓着玉玲珑的衣袖,仿佛怕她就此消失,急切地为自己娘亲辨明清白。

    “敢问明曦郡主,这证据又是从何而来?”黎奉先迅速冷静下来,沉声发问。

    苏漓按下情绪,平静地回道:“这份笔录证明,是汴国四皇子阳骁亲笔所书……”

    她话未说完,黎奉先便断然驳回了她说的话,“自从郡主选夫宴,朝野皆知,那四皇子阳骁为人放浪形骸,从他笔下所出的证词,到底有几分可信?”

    “王爷如此说来。便是怀疑这份笔录的真实性?”苏漓心底顿时一寒。

    东方濯见黎奉先袒护玉玲珑,并且出言反问苏漓,一把怒火顿时窜上心头,他上前一步,咬牙道:“这份笔录是本王亲眼看着阳骁写下的!摄政王此言是否在质疑本王为了翻案造假?”

    见东方濯声色俱厉,玉玲珑不禁脸色一白,说起来,她还算是东方濯的姨母,她与皇后本是远亲表姐妹,皇后自从嫁到宫里,京都便没有一个亲人,直到黎奉先娶了玉玲珑为侧妃,进了京,两人关系渐近,时有往来。东方濯平时待她一向客气有礼,想不到今日竟如同仇人一般。

    黎奉先沉声回道:“本王不敢!事关人命,即便是杀人犯,也该有辩驳的权利!”他忍了又忍,语气中明显带有不满。

    苏漓的心,顿时一凉,那一点点寒意顺着血脉游走,令她遍体生寒,明知道此时黎奉先说的话,并无不妥,但她,还是抑制不住心中缓缓升起的悲凉与失望,当日黎苏含冤受屈葬身荒野,也不见父王站出来堂堂正正地为她伸冤。而眼下玉玲珑还未见怎样,他已经一副义正言辞的模样,言语之间回护颇深。

    她呆住,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眼前的父王似乎又陌生了许多,恍惚间,那些父女相依的往日之情,似乎已经悄然流逝,有那么一瞬间,她在心底问自己,这真的是那个对她疼爱无比的父王?真的是那个陪她读书习字的父王?为什么这一切,在她大婚冤死之后,就彻底变了摸样?

    身后响起苏相如冷冷的声音,“摄政王此话何意?小女为明玉郡主翻案一事,不眠不休,殚精竭思,有目共睹!若不是明玉郡主夜夜入小女梦中,只怕王爷你还不知道郡主是含冤而死!如今她为你女儿翻案,却反过来被质疑,敢问王爷,这是何道理啊?”

    “苏丞相所言极是!玉侧妃口口声声被人冤枉!本王倒想问你,阳骁为何不写本王的名,不写摄政王的名,不写这殿上任何一人的名,偏偏写了玉玲珑的名字?他们两个,素不相识,阳骁为何要陷害于你?唯一的解释,就是她是真凶!黎苏已经被害死,摄政王你身为她的父王,不为她做主伸冤也便罢了,竟然还在这个时候质疑铁一般的事实,你……简直妄为人父!”东方濯怒火冲天,理智全无之下,言辞激烈,一口气将心中怨恨统统道出。

    苏漓心头一颤,想不到东方濯竟然把她心底要说的话,都直白地说了出来。

    大殿之上,一时鸦雀无声,如今这情况真是乱成一团,苏丞相与摄政王历来政见不合,这是众所周知,可静安王东方濯为了明玉郡主,竟然无所顾忌地公然与摄政王针锋相对,着实令人觉得唏嘘不已!

    想不到明玉郡主对静安王的影响如此之大,佳人虽已逝,倩影驻心头,一对璧人,却因被奸人陷害而生死永隔,当真是可惜可叹啊!

    黎奉先浑身一震,眼中闪过一丝泪光,半晌,他哆嗦着唇,喃喃道:“我不想为苏苏伸冤?哈哈哈!”他的眼神痛苦不堪,隐藏着深深地的无奈,连喘了几口气,似乎在极力忍住快要失控的情绪,哑声道:“苏苏是本王的女儿,是本王捧在手掌心里呵护大的珍宝,她死了,本王如何能不伤心?你问本王为何质疑?本王如今妻女皆亡,已经失去了苏苏与惜今,家不像家,身边只剩下玲珑和瑶儿,如今连玲珑也被怀疑是凶手,本王就是不想再犯同样的错误!不想草率的妄下定论,才会心有质疑!”

    他语气中的凄然无望,将苏漓刚刚坚固起来的心,瞬间粉碎,父王他……也会有如此无助的时候?她一时无法理清对黎奉先的感情,只觉得一颗心沉重如石,忽冷忽热,如坠炼狱。

    黎奉先飞快地稳定了情绪,继续发问:“静安王口中最为有力的证据,便是阳骁亲笔所写的证词,除此之外,再无其他,只是这阳骁又如何得知杀黎苏之人就是玉玲珑?”黎奉先理智回复,避开证词一事,直奔问题最关键之处。

    苏漓平静一笑,心头如刀绞一般疼痛,自己为自己费尽心力翻案也便算了,亲口提出质疑的却是自己的生父,还当真是有几分……讽刺。

    她竭力掩住心底凄凉,淡淡回道:“回王爷,此案证物有二,一是镇宁王在追查沉门余孽之时获得的杀手白绢,二是四皇子阳骁无意得的一本秘册。”

    黎奉先锐利目光迅速看向东方泽。他面色无波,只是看着苏漓。

    苏漓轻轻叹了一口气,“白绢上所记录的,乃是沉门杀手所执行的任务代号,上面就有明玉郡主的名字。而四皇子的所展示的秘册上,则记录的是,杀人任务的主使者!两者合而为一,就能理清整个买凶杀人的过程!”

    众人都愣住了,此时,一直没有说话的东方泽,缓缓出列,沉声道:“明曦郡主所言分毫不差,本王可以作证。白绢的确为沉门四大杀手之一魏述所有。”

    苏漓心头一酸,微红了眼眶,那本秘册东方泽根本没有见过,却仍然在关键时候毫不迟疑地为她做了担保!

    质疑之人是亲生父亲,担保之人却是两姓旁人。

    “若本王没有记错,镇宁王数月之前已经将沉门全数剿灭,那这白绢的主人想必也早已被诛杀?”摄政王黎奉先的脸色已近灰白。

    东方泽顿了一下,缓缓点头。

    “人证已死,只凭这单一物证定论未免武断,”黎奉先长叹一声,斩钉截铁地道:“本王虽然很想为女儿翻案,但是也不可以因此诬陷了另一个清白的人!”

    玉玲珑顿时痛哭出声,虽然平日里黎奉先待她并不十分热切,可在关键时刻,他心里,还是有她的!还是维护着她的!就在这一刻,往日那些琐碎的旧事,似乎不再那么刺心,都随着此时的一句话,化作过眼云烟,转瞬即逝。

    皇后见她如此,不由幽幽长叹一声,十分无奈。

    玉玲珑泪如雨下,她一双泪眼,直望着皇后,忽然跪膝而行,艰难爬到皇后脚下,伸手去扯她的衣裙,哀声求道:“娘娘是玲珑的表姐,玲珑却从未借着这因由求过娘娘什么,如今玲珑被人冤枉,百口莫辩,难道娘娘就这么忍心看着玲珑去死吗?!”

    她语声悲戚,字字泣血,哭得伤心不已,充满了哀恳之情,皇后一时也觉得左右为难,不知如何是好,不自觉地别开眼,去看皇帝的脸色。岂料皇帝阴沉的目光,正一直紧紧地盯着她!似乎在看,她会如何处理。

    皇后顿时心里一惊,当着金銮殿上一干大臣,若是毫不理会,难免会日后会让人暗中说三道四,为人凉薄。可是若插手……这白纸黑字的证据确凿,又能说什么呢?

    转眼一看,地下跪着的玉玲珑,面色苍白,带着无限悲愤,眼中似另有深意,直直的瞪着自己,心头不由一颤,皇后心里十分清楚,凶手应该不是玉玲珑。因为,当时正是她前来表示,摄政王有意与东方濯联姻,这事一旦成了,摄政王府日后只会荣光无限,她与有荣焉,有利无弊,又何必再多此一举的杀死黎苏,惹祸上身?

    可疑的……只怕倒是那别有居心的人!

    “明曦郡主,”沉吟片刻,皇后还是缓缓开口道:“白绢的主人魏述已经死了,只凭这单一物证,便要将玲珑定罪,的确有失偏颇。为公平起见,很多疑问,还是要说清楚才好。”

    皇后为人深藏不露,从不做无目的之事,苏漓当下只淡淡回道:“皇后娘娘有何疑问,尽管问便是。”

    见她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皇后眼光一闪,不紧不慢地又道:“听郡主方才所言,这白绢乃杀害明玉郡主的杀手魏述所有。本宫看了半天,这上面如此复杂的古怪图形,真令人百思得不得其解,根本无从想象这些符号居然记载了杀死明玉郡主的真凶?谁也看不懂的东西,到了明曦与镇宁王手中,竟然能与明玉郡主一案有所联想,当真是聪慧过人……”皇后轻声细语,缓缓而言,说出的话的分量却如巨石激起千层浪!
(快捷键 ←)上一章:第八十九章 四皇子的约定返回目录下一章:第九十一章 这就是真相!?(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