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架空小说 »重生之惊世亡妃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章 原来她是黎苏?!!

第六章 原来她是黎苏?!!

文/莫言殇
重生之惊世亡妃 本章字数:8668 重生之惊世亡妃txt下载
推荐阅读:修真老师生活录官场之风流人生天下枭雄天地霸气诀重生小地主全职高手最终进化医道官途斗破苍穹剑道独尊杀神求魔傲世九重天天才相师
    要说最近的京都城里,哪里最热闹,那一定是丞相府!

    先是相府二小姐被册封为郡主,又破格封为一品女官,出尽风头;如今相府大公子奉皇命撰修《晟风雅颂》,前后历时三年,分别拜访当今十大鸿儒,听取各方宝贵意见,终于修成集晟国鸿儒学问之大成的《晟风雅颂》!且不说他因此深得晟皇的赏识,就凭他与当今十大鸿儒共修此等传世之作,就可名垂千古,非常人所能办到。因此,百官来贺,苏府门前车流如织,相府风头一时无两。

    冲着苏淳曾对她的关心,苏漓觉得应该去看看他,但远远的,就看到众星捧月,苏淳笑容淡淡地被百官围在中央,那些久经官场的官员们,趋炎附势的虚伪嘴脸,她实在不喜。因此立刻转身,回到她那清净的小院里,窝在院中的躺椅上,闭着眼睛,舒服地晒着太阳,享受着相府一角难得的安宁。

    “苏苏!”身后,忽然传来一声温暖的轻唤,苏漓立刻睁开眼睛,回头,看到本应在前厅应付官员的苏淳,此刻笑意盈盈地步入院中。

    半年不见,整日与文字打交道的苏淳,身上的书卷气越发浓厚,使得他整个人看上去,如同一个饱学的儒士,愈发的俊雅温柔。

    “大哥!”苏漓起身唤道。虽说与苏淳一共也才见过几次面,但她叫得十分自然。苏淳不同于苏家的任何一个人,他有着文人特有的骄傲和正直,不贪图名利,不趋炎附势,是非分明,温柔重情,是个非常难得之人!听说他与东方濯关系较近,反而对苏相如支持的东方泽较为排斥,不知是何原因?

    苏漓迎上前去,笑道:“前厅那么多人为恭贺大哥而来,此时还未曾离府,大哥怎么就有空来我这里了?”

    提到那些官员,苏淳眼底闪过一丝淡淡的厌烦,拉着她笑道:“那些人,自有父亲应对。我们兄妹也有半年未见,来,让大哥看看……嗯,苏苏好像又长高了!”他笑着用手在她头顶虚虚比划了一下,语气甚是欣慰。刚才在前厅,他一抬头瞧见她转身的背影,不知为何,那么熟悉的妹妹,他竟差点没认出来。

    望着她掩去胎记的清丽面容,苏淳止不住又轻声叹道:“难怪三国皇子都争着娶你,原来我们苏苏,已经出落成倾国倾城的大美人了!”

    “大哥也比半年前更加风流倜傥,如若这样上街走上一趟,只怕京都城里尚未出阁的小姐们,往后都要患上相思病!”苏漓低眸浅笑,眼中清光照人。

    不知是否因为以前的苏漓,不曾与他这样开过玩笑,苏淳愣了一愣,将她上下打量一遍,摇头笑道:“先前听人说,你这半年变化极大,我还不信,今日看来,果然不假!这般气度风华,从容自若,若非是在家里,我都不敢贸然相认!”

    苏漓目光轻闪,抬头问道:“变了不好吗?”

    “不!很好,这样很好!”苏淳连声说道,伸手轻拍了拍她的肩膀,“我的妹妹,就应该是这样的!”骄傲自信,万千风华。

    他的笑容干净温暖,让人不自觉想起早晨的第一缕阳光,柔和而舒适。

    苏漓被他的笑容所感染,心底不禁荡起一丝暖意。笑道:“大哥离家半载,昨夜方归,今日一下朝又被众位大人围着说了许久的话,想必累了吧,快请进屋喝茶。”

    将他请进屋里,沫香赶紧奉上新茶。

    苏淳浅饮一杯,打量着四周,不无羡慕道:“还是苏苏这里好啊!虽然满身荣耀,却仍然能过的这般清静怡然,没人打扰,真让人羡慕!”

    苏漓捧了茶杯,静静微笑,微抿的唇角,有一丝浅浅的苦涩悄然划过。荣耀……那些都只是表面的东西,谁又能看到那荣耀的背后,她所付出的努力和艰辛!不过,自从冤屈得雪之后,她的心境,的确比以前平和了许多,至少不会再整夜整夜的做恶梦,睡不着觉。尤其和东方泽做了两年的约定,这两日她的心里已经没有那么多担心,也就过的更加安稳。

    “大哥,过几天,我就要搬走了。陛下赐了独立的府邸,已经修缮完毕。”她抬头看了看这间住了半年的屋子,她最艰难最彷徨的日子,都是在这里度过的。以后,怕是要荒废了!突然有一种说不出的感伤。

    而那份伤感情绪在她眼里一闪而逝,却被苏淳捕捉到,不自觉地有了一分心疼。他轻轻地拍了拍她的手臂,温和笑道:“如果不想搬,就留下吧!陛下赐你府邸,以示恩泽,并非一定要搬去住不可,你是苏家的女儿,留在苏府,没人能说什么!”

    苏漓笑笑摇头,目光坚定道:“在这里住的时间已经不短,是时候,换换地方了。”

    苏淳没有多劝,只当她的感叹是为过去那些年里所受过的委屈,和不公平的待遇,微笑着点头道:“苏苏高兴就好!”说罢从袖中掏出一个细长而精致的首饰盒来,递到苏漓面前,却没有说什么,眼光微亮,好似在等待苏漓看到盒中之物的反应。

    苏漓疑惑地接过,打开来看,是一只缀着碧玉坠的檀木发簪,簪头梅花雕工精细,几可见花瓣纹理,檀木清香,绕人鼻尖,间中透出一股淡淡的清雅梅香,极是独特。苏漓只一眼便喜欢上了,欣喜问道:“大哥,这……是送给我的吗?”

    苏淳一愣,似乎这句话问的很是奇怪。温和的双眸在她脸上打转,“这支簪原本就是你的,上次不小心让沁儿弄坏了,你哭了好几天。我让人拿去修整完好,一直没机会再给你。想不到,这一拖就拖了半年。”

    苏漓呆住,自从她灵魂附在这相府二小姐身上,一直状况频出,大事不断。对于苏漓生活中各种前尘旧事,她几乎一无所知。好在相府中人一向待她十分凉薄,并没有人记得她多少往事。而这苏淳,则恰恰是最关心苏漓的人。一时间,她竟有些慌乱,连忙掩下眸子,淡淡道:“是啊,这大半年事情太多,苏苏自己竟也忘了。多谢大哥!苏苏好喜欢。”

    苏淳笑了笑,“难为你了。好在簪子已经修好,你喜欢就好。”低头饮茶,一双清眉略略皱了一皱,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苏漓眼光微凝,抬手揉了揉太阳穴,有些头痛。苏淳细心地问道:“苏苏昨晚没休息好吗?可是为选夫之事头疼?静安王和镇宁王,都是陛下宠爱的皇子,静安王冲动易怒,但本性不坏,又极重情,在皇室之中,颇为难得。而镇宁王……”除了冷漠深沉,才智卓绝,镇宁王本性如何,他竟一时也说不清楚。

    苏漓叹道:“说起静安王,他前两日重病卧床,也不知可好些了?大哥素与静安王交好,今日是否要前去探望?”

    苏淳点头,眉间掠过一丝担忧,“我正打算要去静安王府,苏苏可要同去?”

    苏漓轻轻摇头,淡笑道:“我还是不去的好,免得静安王见到我,触景伤怀,对病情不利。”

    苏淳也不再勉强,又叮嘱她注意身体,便告辞离开。命人备了马车,一路往静安王府而去,王府守卫见是他,飞快进屋禀报。

    如今已是秋末初冬,屋子里没有阳光的照射,阵阵寒气直往上涌。苏淳跟着王安进屋,看到屋内拥被斜卧、病容憔悴的东方濯时,忍不住大吃一惊,不过半年光景,昔日俊朗英挺、具有龙虎精神的静安王,居然已经病成了这幅模样!但最令人难过的,还不是他外形的苍白消瘦,而是心智溃散,双眼无神。

    显然,他的病,是在心里!

    苏淳不禁叹息。

    东方濯这才抬眼,眼光没有变化,朝旁边示意道:“你来了?坐吧。”

    苏淳也没有跟他客套,以前奉皇命进宫给皇子们伴读,这位看似很凶的皇子,在相处后才发现,他人其实不错,只是身份尊贵,又是皇后的独子,自小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被骄纵出坏脾气。苏淳叹道:“看王爷这个样子,真不敢相信,你还是从前那个‘赤手搏凶兽’的静安王东方濯!”

    “赤手搏凶兽……”东方濯眼光微闪,那已是八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他才十四岁,禁卫军从城外捉了只凶猛的野兽,结果被那凶兽冲出了笼子伤了不少人,吓得所有人都抱头逃命,无人敢靠近,唯有他赤手空拳,与凶兽搏斗,毫无惧色。虽然挂了彩,但终是将那畜生制住,得到父皇的夸赞……

    “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你不说本王都忘了!”东方濯微微自嘲。

    苏淳却道:“但我还记得很清楚,当时王爷雄心勃勃,壮志凌云,说这天底下,没什么是值得我们害怕的!可王爷现如今……为情所困,郁郁寡欢,将自己折磨至此,实在不像王爷以往的作风!”

    东方濯苦涩笑道:“本王的作风,该是如何?”他抬头看他,多年同窗,他曾因为苏淳的正直不屈,多番欺凌,后来却渐渐欣赏。宫内宫外,人人敬他怕他,只因他贵为皇室嫡长子,人们看到的,只是他的身份,而非他东方濯本人,唯有苏淳例外。所以他将苏淳,当作他唯一的朋友!在朋友的面前,许多伪装,都可以轻易卸下。他叹息着又道:“苏淳,你一定没有爱过一个人!”

    苏淳微微一愣,只听东方濯又道:“所以你不会懂,我现在的感受!……黎苏冤案未翻开之前,我尚能自欺欺人,而今却……”他语声一哽,痛苦地闭上眼睛,“连去她灵前上一炷香的资格都没有,我……你能明白那种感受吗?”

    悲伤流露,将憔悴的面容染上一抹绝望之色。苏淳被震住,看着这样的好友,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东方濯喃喃又道:“你妹妹……苏漓,我原以为她是老天赐给我的补偿,却没想到,她其实是黎苏派来惩罚我的……难怪她和黎苏,是那么的相像!有时候我甚至怀疑,她就是我的苏苏!”低低的惨笑,让人心底不自觉染上一片悲凉。

    苏淳一怔,开口问道:“明玉郡主是怎样的一个人?”

    “她啊,”东方濯睁开眼,望着顶部的房梁,目光恍惚着陷入回忆,“她,看上去如梨花般淡然洁净,却有着梅花一样的铮铮傲骨,她喜欢清静,给人感觉有些冷漠,但是性情却又刚烈似火……”

    苏淳听得眉心一动。

    东方濯紧接着又道:“她笑的时候,眼光淡淡的,好像一汪深潭,让人看不见底,但是那潭中的清光,却仿佛能照亮人心,融化冰雪……她,是那种让人一见难忘的女子!都怪我,不该错待她……”他深深地闭上眼睛,心疼得透不够气。

    东方濯没有描述黎苏的五官轮廓,但苏淳的脑子里却突然闪现出一个人影,低头浅笑,目光深如幽潭,清光照人。他的妹妹苏漓,如今就和东方濯口中的黎苏极为相似!

    苏淳缓缓地皱起了眉头,凝思着说道:“说起来,也真是奇怪!”

    “何事奇怪?”东方濯转头问道。

    苏淳思索道:“苏苏她,自幼柔弱胆小,连生人都不敢接近,尤其怕鬼……”

    “怕鬼?”东方濯惊讶接声,继而摇头,断然否定道:“这不可能!她胆大得很!从第一次见面,她明知我的身份,还敢和我针锋相对,指责质问!在选夫宴上,她说起亡灵托梦之事,或许有激动,有悲伤,却惟独没有对于梦中亡灵的恐惧!试想,一个怕鬼之人,如何能坦然面对亡灵托梦这等诡异之事?更遑论主动去摄政王府的黎苏的灵堂,验证亡灵的尸体!”

    苏淳愣住,“亡灵托梦?说起这事,我也觉得十分奇怪。前两年,柳姨娘刚去世不久,有一晚,她做梦梦见鬼,大半夜的又哭又叫,吓得府里的所有人都醒了!父亲为此还责骂了她,她平常最怕父亲,可那一晚她却好像什么都听不见似的,一个人捂着耳朵尖叫哭闹,谁劝都不行,最后还是我哄着她才肯睡下……”

    东方濯不由自主地坐起了身,无法将苏淳所说的那个苏漓和他所认识的女子联想到一起!

    “而自那以后,谁也不敢在她面前提起鬼这个字,甚至,她只要听到谁说哪里死了人,就会吓得浑身发抖,缩成一团。”苏淳微微叹息,提及那般脆弱的小妹,他眼底划过一丝疼怜之色,再想到现在的苏漓,曾经的那种情形,大概以后都不可能再发生了!说不出高兴还是难过,总觉得,他的生命里,好像又少了点什么。

    东方濯听得愣住,脑子里忽然有什么一闪而过,他倏地跳下床来,抓住苏淳,急切问道:“除了怕鬼怕听到死人,可还有其它特别之事?”

    苏淳微微一怔,思索道:“特别之事……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只是苏苏自被镇宁王从贼人手中救出后,便性情大变,的确和从前不同了。以前她胆小怕事,常被沁儿欺负,什么都不懂。现在,她……”

    苏淳顿了顿,似乎在想该如何形容自己这个几乎快认不出来的妹妹。东方濯却急了,连声叫道:“现在如何?”

    苏淳叹了一口气,“现在,她慧黠可爱,从容镇定,似乎……什么都不能轻易地影响和动摇她的心……刚才我把她最喜欢的发簪修好还给她,她居然不认得了!”

    “不认得?!”东方濯喃喃道,脸色忽明忽暗,神思一时又恍惚起来。

    苏淳面色微凝,疑惑道:“是啊,我也奇怪,她看上去很喜欢那簪子,但却好像并不认识!那是她从前最喜欢的东西,被沁儿弄坏后哭了好久,这次看到它完好无损,竟然没有惊喜之状,好似完全忘记了。”

    东方濯道:“忘记了?不可能!黎苏在梦里跟她说过的每一句话,她都记得那样清楚,自己曾经的心爱之物,又怎会完全不认识?除非,她根本就不是苏漓!”

    说完最后一句,东方濯和苏淳都愣住了。

    她不是苏漓,又会是谁?这个念头就好像一根有毒的滕蔓,一经生长,就再也无法剪除,在东方濯的脑子里和心里疯狂地蔓延,让他的心不受控制跳得飞快。

    呼吸,顿时屏住了。

    东方濯和苏淳都从对方眼底看到了震惊和疑惑,但苏淳很快便否定地摇头道:“不可能!明玉郡主遭难当日,苏苏被沁儿关在相府的柴房里,她没机会出相府,更不可能被人当成明玉郡主杀害!况且……明玉郡主的脸上,也没有那样的胎记。我自小看着她长大,她是苏漓,绝不会是明玉郡主!王爷就不要多想了,赶快把身体养好,明日还要进宫。”

    刚燃起的希望,又被无情地掐灭,东方濯顿时目光一黯,身子无力地靠向椅背,两眼无神,盯着窗外,直到苏淳告辞离开,他也没再开口说一句话。

    这一夜,辗转反侧,难以入睡。每每闭眼,脑子里全是黎苏和苏漓的身影,来回变幻不定,最后竟然重叠合一,无法控制。

    不行!他还是觉得有哪里不对,比起苏淳所言的那些事实,他更相信自己的感觉。这件事,必须要去亲自确认!

    心念一定,他翻身坐起,顾不得病中的身体如何难受,飞快地穿戴整齐,洗漱完毕,命人备马,王安忧心道:“今日明曦郡主选夫,王爷一早便要奉诏入宫,何事这么急,要在这时出门?”

    东方濯皱眉道:“多嘴!立刻备马!本王要去丞相府!”

    王安还欲说什么,见到东方濯严厉的眼神,只得退身出去。两人上了马,急急地往丞相府而去。

    此时,卯时将过。

    苏相如与苏淳已进宫上早朝,丞相府一片安宁。东方濯命王安将马车停在一个不起眼的位置,没有惊动任何人,独自一人悄悄入了相府后院。

    苏漓的院子,一向是相府里最安静的地方,但今日早晨却是个例外。

    莲儿不知受了什么刺激,一大早疯疯癫癫地跑过来,非嚷嚷着要找她的小姐。挽心不在,大冷天的,沫香愣被折腾出一身汗,任是怎么哄劝都无用。

    苏漓已经醒了,只是还未起身。听见莲儿的声音,她立刻坐起来叫道:“沫香!发生何事?”

    沫香急道:“小姐!莲儿又发疯了!”

    苏漓急忙披衣下床,一出门,就见莲儿蹲在院墙脚,身子直颤,哭得万分伤心,苏漓不禁愣了愣,连忙上前问道:“莲儿?!你怎么了?”

    就是这一声听起来再寻常不过的关心询问,生生止住了东方濯欲入院的身形。记忆中,第一次与黎苏见面,远远地,他听到的第一句话,也是这样充满关心的询问:“莲儿,你怎么了?好好的,发什么呆啊?”

    “小、小姐……那边有人在看你!”

    “什么人?”黎苏当时笑问,一转眸,他就看到了她清浅带笑美若天仙的面容……

    记忆,总是在人最没有防备的时候,涌出脑海。东方濯本就苍白的唇,此刻抿成一条直线,他忍了又忍,最后轻轻一跃,悄无声息地将自己隐藏在屋顶,静静关注着底下的人。

    若是平常,莲儿准会扑过来,但是今日却只是抬头看了看苏漓,很快又低下头去,哭得更加伤心。

    “怎么回事?”苏漓皱眉看向沫香,沫香茫然摇头,苏漓只好在莲儿面前蹲下,拉着她柔声哄问道:“莲儿,是谁欺负你了?说出来,小姐我帮你做主!”

    一听“小姐”二字,莲儿突然止住哭泣,抬头激动无比地冲她叫道:“你不是我家小姐!她们说,我家小姐已经死了!”说完竟放声大哭。

    苏漓面色一变,目光顿时冷厉如刀,回头对沫香吩咐:“去查清楚,这句话是谁说的!”之前,她已经吩咐过了,不准任何人在莲儿面前提及黎苏的死,这几日,莲儿好不容易才恢复了些正常,竟然就有人敢违背她的命令!查出来决不轻饶!

    清冷的瞳孔,蓦然划过一抹狠厉之色。沫香看了心头一惊,慌忙应了一声就快步走出了庭院。

    这座小院里,登时就剩下了苏漓和莲儿二人,莲儿哭得几乎气绝,苏漓看着心里难过极了,忙握住她颤抖的肩膀,轻声哄道:“她们骗你的!好莲儿,你看看我,我不是你家小姐还能是谁?”她努力展开一个温柔的笑容,试图像从前与莲儿相处那样自然。

    莲儿看着她愣了一下,目带怀疑道:“她们说,你只是和我家小姐长得一样!”

    苏漓轻轻皱了皱眉,“她们胡说的,莲儿,我最喜欢梨花对不对?”

    莲儿立刻点了一下头,眼睛里浮出喜色。

    苏漓又道:“每年梨花开的时候,我都会让你陪我去梨园赏花、作画、抚琴、跳舞,你说我是梨花仙子下凡,还记得吗?”

    “嗯嗯!”莲儿因疯癫而浑浊不清的目光忽然亮起来,松开抱膝的手,紧紧抓住苏漓,连连朝她点头,急声问道:“那年梨花刚开的时候,小姐想去园子里作画,莲儿还帮小姐摘了好多梨花来,静婉姑姑说给小姐做香糕……”

    带着期待,着急确认的眼光,令苏漓笑容微微一涩,过往的记忆犹如潮水一般涌过来,梨花初开,檀郎初见,彼时一念,竟成此生绝殇!

    “小姐画了梨花,好看极了。后来,来了个人,也好看……他……他一见到小姐,就惊呆了……”莲儿恍惚也陷入了回忆之中。

    苏漓目光一黯,心头控制不住轻颤。一见定情,再见绝别。人生竟会如此无常啊。

    “他……他好喜欢小姐的……他是谁呢,我怎么想不起来了……”莲儿敲着自己的脑袋,十分懊恼。

    苏漓叹了一口气,说道:“他是静安王东方濯!当时你还看呆了!”

    隐于院外一颗大树上的男子听到这里,浑身一震,瞪大眼睛,似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讯息!看着苏漓,隔得有些远,但她那一瞬间陷入回忆的伤感情绪,仍是毫无遗漏地落尽了他的眼睛里,将他一颗心几乎震得粉碎。

    快不能呼吸了!

    “对!是静安王!”莲儿欣喜地叫了起来,“他摘了一朵梨花插在小姐的发上,对小姐说了几句话,……什么三生不弃……他还说问小姐喜欢什么,要送小姐一件礼物……”虽然疯疯癫癫,好似神志不清,但莲儿对于黎苏以前的事,竟然记得清清楚楚!她抬头急切地望着苏漓,期盼的眼神,好似急切渴望认回亲人的孩子。

    苏漓看着她这样,不由自主哽了一下,心里酸涩不止,“我对他说,我想要的,这世上无人能给!因为梨花,不可能四季常开不败……”忆及往事,她一阵恍惚,又想起前两日去过的那个伊园,“但是我没想到,他真的做到了!只可惜,已经太迟!”

    手剧烈一颤,东方濯视线陡然模糊起来,如果说那一切都是黎苏在梦里告诉她的,那么这样发自内心的伤怀感叹,又从何而来?

    “没错没错!静安王听了这话,也呆了呢。后来他还给小姐写过一封信!”莲儿笑意盈盈,似乎已经恢复成了当初那个天真可爱的小丫头。

    “……信!”苏漓的心仿佛被什么刺了一下,倏然疼痛起来。这样的莲儿,就好像记忆的绳索,牵着她,不可挽回地坠向最不愿回忆的记忆的深渊。

    “是有一封信……”苏漓的声音,变得飘渺而遥远,好似来自记忆深处,“那是一张用梨花制成的花笺,精巧别致,不过手掌宽,散发着淡雅幽香……梨花不能四季不败,但那花笺却可以保存一生。”

    “是啊,送花笺来的人就是这么说的。小姐,你还记得那花笺上写了什么吗?”

    “写了……一日不见,思之如狂。梨花如雪,使我沦亡。佳人浅笑,慰我彷徨。执子之手,此生绵长……”眼眶忽然酸涩不已,有什么想要从里头涌出,苏漓连忙仰起头,深深吸气,记忆,果然是不堪回首!

    “你真的是小姐?!小姐你真的还活着吗?你没有死!小姐……”莲儿大喜过望,开心地扑过来,紧紧地抱住苏漓,不知是哭还是笑,或许又哭又笑,开心叫道:“那小姐还记不记得,那张梨花笺,放在哪里了?”好似还是不敢相信她的小姐还活在这个世上。

    苏漓轻轻拍着她的肩膀,轻声地叹道:“当然记得,我将它装在一个白色的锦盒里,埋在我与他初见的那棵梨花树下!那时候,我很天真,竟然对他有所期盼,还希望他对我的感情和承诺,能像那棵百年梨树的树根一样,愈久愈深……”

    “黎苏!”一声悲伤至极的颤抖轻唤,猛地自身后传出,如惊雷一般,陡然惊破了苏漓的思绪。

    ------题外话------

    明天有事,需要请一天假。亲们见谅哈。么么大家~
(快捷键 ←)上一章:第五章 她和他的交易返回目录下一章:第七章 她不是苏漓!?(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