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架空小说 »重生之惊世亡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章 东方泽的心思

第二十章 东方泽的心思

文/莫言殇
重生之惊世亡妃 本章字数:9129 重生之惊世亡妃txt下载
推荐阅读:斗破苍穹剑道独尊杀神求魔傲世九重天医道官途天才相师将夜遮天黄金王座最终进化重生之温婉如果遇见下一秒的你杀手房东俏房客
    袁向回道:“明曦郡主射落的旗子,小号有九,中号十八,大号三十有一。最终射旗数为……”袁向忽然一顿,看着手中的数字,愣了一下。

    皇帝微微皱眉,不耐追问道:“多少?”

    “一百一十二个!”

    竟然与昭华公主一模一样!众人惊愣,大感意外,无不神情震惊地看向苏漓,以战无极和阳璇为最,对这样的结果,完全出乎意料,似乎不敢相信。就连挽心,都掩饰不住惊讶之色。

    苏漓却笑容淡淡,看不出丝毫欣喜或者遗憾。

    “怎么不高兴?”耳边传来东方泽的声音。传音入密,果然是一门好功夫,可以随便说话,不被别人听到。

    苏漓淡淡瞥了他一眼,似是在说:“有什么可值得高兴的?昭华公主凭的是真本事,我只是在你的帮助下投机取巧。”若不是被逼上阵,她也不愿与人相争。本也有赢的机会,是她在最后放弃了。以她的能力,能与阳璇不分胜负已经很不容易,若再赢了,只怕会引来怀疑,多生事端。

    仿佛看出她的心思,东方泽道:“非常时期用非常手段,结果才最重要。其实我只提点你两次,能有这样的结果,全靠你自己的聪明机智。”

    苏漓垂眸,或许他说得对,用什么方法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本就是以不擅长,对别人最擅长的,如何立于不败之地,才是最需要考虑的。

    皇帝抚掌笑道:“好!明曦果然没让朕失望!”这个结果,显然已经是皇帝预期中的最好的一种。晟国一向是男强女弱,今日,苏漓这样的大家闺秀,与汴国最有名的昭华公主比试射箭,竟能打成平手,已经是给晟国挣了天大的颜面。

    皇帝心情大好,看向苏漓的眼光,又多了一重欣赏与看重。

    皇后笑道:“这次又是不分胜负,该如何是好?”

    阳璇脸上的震惊之色很快褪去,竟然兴致勃勃地拉着苏漓,叫道:“我们再比试一场吧?”她兴奋的神色,仿佛难得遇到一个势均力敌的对手,不想轻易放过。

    苏漓抬头看了皇帝一眼,只见刚才还精神奕奕的皇帝此刻面露倦色,她心中明了,对阳璇客气笑道:“公主箭术超凡,令苏漓大开眼界,今日苏漓得以与公主比成平手,全凭运气。公主远来是客,苏漓既为主人,本不该与贵客争彩,愿将这头功让与公主!王爷不会怪苏漓自作主张吧?”

    东方泽起身笑道:“两度平手,想来也许是天意。苏苏能有这等胸怀气度,本王高兴还来不及,岂有怪罪之理!就请父皇成全!”说罢朝皇帝躬身一礼。

    一番比试,到此时,头彩属谁,已经不再重要。在皇帝的心里,苏漓俨然已经夺得头功!

    皇帝龙颜大悦,宏声笑道:“好!这才是我们晟国皇族应有的风范!朕的儿子、儿媳,理应有此宽宏气度!来人,看赏!昭华公主夺得头彩,朕,特赐此金银珠宝,以示嘉奖。”

    名贵珠宝,被金盘托出,在阳光底下,璀璨夺目。果然是赏赐丰厚,看得周围众人两眼生光。

    青衣侍女更是激动不已,阳璇也愣了一瞬,汴国多皮草,少珠宝,她还是第一次一下子看见这么多这么美的珠宝!不由吸了口气,如果他们汴国皇室也能随随便便拿出这么多金银珠宝赏赐他人,那他们的子民,是否就能过上安逸富足的生活?

    阳璇面色一黯,只刹那间,又扬起粲然的笑意,上前笑道:“多谢晟皇陛下赏赐,但,请恕昭华斗胆,想用这些金银珠宝,换另一样赏赐!”

    众人都吃了一惊。

    苏漓从东方泽眼中看到了和她一样的疑惑,还有警戒。他们都没有忘记,选夫宴上的第二道题目,阳骁所选择的两样东西,其中一样是黄金,可见汴国是极度缺乏这些东西的。而阳璇在看到珠宝的那一瞬,显然也有心动,却又选择拒绝,难道这里还有让她更感兴趣的东西?

    皇帝面色微微一沉,凝目问道:“公主想换何赏赐?”

    “回晟皇陛下,昭华尚未来晟国之前,听说了许多有关于明曦郡主的事迹,尤其郡主选夫一事,已成为天下美谈,让昭华好生羡慕!”

    言下之意,已是不言而喻。

    大概没想到她会如此直接,皇帝笑道:“你想让朕也为你办一场选夫宴?”

    阳璇连忙摆手,“昭华不敢劳烦陛下。昭华只是听闻,天下男儿,俊美出色、才智双全、武功高强、骑射超凡之完美男子,皆在晟国!”说着,眼光大胆地瞟向东方泽。

    苏漓心顿时一沉,清冷的眼光,也朝东方泽瞥了过去。男人太出色,也不是什么好事!

    东方泽眉心微凝,面容深沉,未发一语。

    皇后眼光一动,不知想到了什么,嘴角浮出一丝淡淡的笑意。

    皇帝皱眉,目光扫向皇后身边一直默不作声的东方濯,往日神采飞扬骄傲自信的儿子,如今变得沉默寡言。低低地垂着眼,东方濯仿佛早已置身事外,只偶尔抬眼,瞧着苏漓。

    阳璇又道:“昭华此次前来贵国,的确希望能在此觅得良人,不过昭华并不着急,终生大事,非同儿戏!昭华想先在郡主府住下,不知可不可以?”

    这句话问得好生奇怪!

    苏漓眸光犀利,抬头将她望住。不得不说,这个公主的行为想法,实在出人意料。她和这公主既非旧识,亦非新友,怎么住也住不到她的府上去!

    皇帝也感到非常不解,问道:“为何要住郡主府?”

    阳璇笑道:“因为我父皇总嫌我没规矩,说昭华不像个女孩子,昭华听说能嫁入晟国皇室的女子,德容淑仪,都堪称天下女子之典范,昭华又仰慕郡主多时,想趁此机会,向郡主讨教一二,不知道可不可以?”

    苏漓目光一冷,她的直觉果然没错,这个公主,有备而来。经她这样一说,她似乎想拒绝都不行。

    苏漓皱眉,抬头看了眼皇后,正要开口,东方泽已经笑道:“要说女子仪容典范,我晟国之内,非皇后娘娘莫属!公主若想学习礼仪,住进宫里,更加合适!”

    阳璇却道:“皇后娘娘德仪冠天下,自是毋庸置疑,但娘娘要管理后宫,平常一定很忙很累,昭华怎敢让娘娘累上加累!”

    东方泽眼光一沉,皇后已抬眼笑道:“昭华真是善解人意,是啊,本宫年纪大了,已经没那么多的精力。明曦是未来的皇家儿媳,德仪兼备,自然非常出色。公主与明曦年纪相仿,住在一起,也并无不可。”

    一直沉默着仿佛不存在的东方濯,突然抬起头来,冷冷叫道:“不可以!”

    皇后眉头一皱,阳璇疑惑问道:“为何不可?”

    东方濯目光凌厉道:“堂堂汴国公主,要屈尊住进郡主府,是要让天下人说我们晟国慢待来使吗?公主可以住进皇宫,也可以住进国使馆,甚至你可以要求父皇为你另辟一处做你的公主府。总之,郡主府,不适合你!”

    “可是昭华就想住郡主府!”阳璇似乎跟他杠上了,坚定道:“此次昭华不是以国使的身份来的,怎么会有人说贵国慢待来使?静安王多想了!”

    东方濯盯着她,目光阴冷。谁都能看出这个公主目的不纯,他不允许这样的人,待在她的身边!太危险!

    东方泽沉声道:“这里不是汴国,公主当入乡随俗,遵循我们晟国的规矩。若真想学习仪容规矩,未必一定要住在郡主府!”

    阳璇看着他笑了起来,“久闻晟国的两位王爷都对明曦郡主一片痴情,今日一见,果然不虚。两位王爷是怕昭华吃了郡主不成?唉!我还以为晟国男子有多好,原来竟是这么小心眼!”

    东方濯目光一变,苏漓笑道:“公主误会了,两位王爷之所以不赞同,不是担心公主对苏漓不利,而是怕委屈了公主!”

    阳璇立刻又展颜笑道:“我不怕委屈,就怕明曦郡主嫌昭华麻烦,不肯让昭华和你住在一起。也罢,既然得不到昭华想要的赏赐……今日这头功,昭华就当没得到便是。”说罢失望地叹了一口气。

    皇帝皱眉道:“已经得到的头功,怎么能算是没得到?传出去岂不让人说朕言而无信!明曦,昭华公主住到你府上,可有何不便?”皇帝的意思,已然十分明显。

    苏漓心中一叹,早知道结果会是如此,只得低眸叹道:“回陛下,承蒙公主看得起,明曦并无任何不便,一切都听从陛下安排。”

    “明曦果然识大体,好,此事就这么定了!”皇帝招手,命人将那些珠宝都送去郡主府,算是对苏漓的奖赏。

    苏漓低下头去,被逼到如此情境,她不识大体可以么?

    午膳时分将至,皇帝起身,欲回行宫用膳,皇后立刻起身跟上,而就在这时,一声野兽的怒吼,伴随着侍卫惊恐的尖叫,从围场方向传了过来。

    苏漓回头,只见一只凶恶猛虎,竟然突破了围栏,气势汹汹地朝这边冲了过来。

    众人惊骇大叫。

    “保护陛下!”禁卫军统领萧放一声大喝,刷地拔刀,守在皇帝跟前,肃容叫道:“截住它!”

    守护在围场外的侍卫们根本来不及拔剑,就已经被冲翻在地,血溅当场。

    凄惨哀嚎此起彼伏,惊恐尖叫响成一片,猛虎所过之处,血肉被践踏翻飞,血腥味一瞬扬空而起,四下里,突然弥漫着死亡的气息。

    随皇驾而来的宫女太监,几时见过这等血腥场面,顿时吓得肝胆俱裂,或抱头鼠窜,或当场昏死过去。

    场面,前所未有的混乱。

    在场之人,多为武将,尤其黎奉先这等久经沙场之人,什么样的场面没见过,此刻却也不禁变了脸色。

    所有的弓箭都已被收起,没人能挡得住猛虎的冲势。就连常年狩猎,射杀过无数凶兽的阳璇,第一反应,也只是拖着吓呆了的青衣侍女飞快地往后退避。

    苏漓不曾见过此等凶狠猛兽,难免吃惊,被挽心拉着急速倒退,但那猛虎似乎看准了她,一个疾速纵跃,就朝她狠狠扑了过来。

    挽心脸色大变,飞快将她护在身后,反手从一名侍卫手中夺过长剑,朝猛虎劈头砍下。虎见刀光,愈发凶猛,庞大的身躯竟然轻捷灵敏地一闪,绕过挽心又朝苏漓扑来。

    腥臭的口水,顺着血盆大口,几乎要滴到苏漓的脸上。苏漓眉头一皱,急忙闪身躲开,飞快地稳住心神,想夺剑却已来不及,她只能拔下头上并不锋利的簪子,猛地往虎颈刺去。

    猛虎受痛,发出一声惊天怒吼,几乎震破她的耳膜。虎口内,四颗白森森的尖利牙齿,像是将她撕烂了吞噬入腹。

    没有时间惊惶,或者害怕,苏漓凭直觉一矮身,就地翻滚开去,灵敏地躲过了猛虎致命的一击。

    那虎一击未中,愤怒转头,更猛烈的袭击,随之而来。

    一切,都发生在眨眼之间。没有惊恐的尖叫,亦无急切的呼救,因为在这样突然的激变面前,那些都显得多余,没有时间。

    苏漓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拿来反击,她几乎已经看到了猛虎的利爪踏上了她的身体,正千钧一发之际,两个高大的身影,仿若从天而降,一人一脚,带着凌厉的去势,狠狠踢中猛虎的头。

    “嗷”的一声震天大叫,庞大的凶兽被踢翻在地,东方泽与东方濯二人动作出奇一致,飞快地拉起苏漓,将她护在身后。

    两个人,皆是心有余悸。

    苏漓一双手,被他们分别握得死紧。东方泽面色紧绷,急切问道:“你没事吧?”平日沉稳有力的声音,此刻有一丝轻微的颤抖。他毫不掩饰的紧张和关怀,将她心底的余惊,奇异地抚平。

    苏漓轻轻摇了摇头,看着他的眼神也不似平常那么冷淡。

    东方濯似是这才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目光一变,立刻松开了她的手。盯着猛虎,脸色铁青。

    禁卫军持剑而上,那猛虎翻身跃起,一掉头又朝另一边护卫极少的皇后冲了过去。

    从未见过这等猛兽,皇后本就惊魂未定,此刻更是浑身颤抖,眼见猛虎转眼到了跟前,侍卫冲上去就被飞快踩死,宫女太监吓得魂飞魄散,不但无人敢拦,甚至扔下她四处逃窜,混乱中,皇后被推翻在地,滚下石阶。

    东方濯惊叫一声:“母后!”急掠过去,来不及扶皇后起来,猛虎又至,东方濯想也不想,运足十成内力,一掌劈了过去。

    “轰”地一声,如惊雷劈下,天旋地震。

    随后,是死一般的寂静。

    许久都没人能发出声音,众人呆呆地看着,冷酷如地狱尊神的东方濯。静安王爆发起来,那力量真是比猛虎还要可怕。

    苏漓也呆了一瞬,望着东方濯因皇后遇险而苍白的俊脸,突然觉得,他也不是一无是处。

    猛虎头骨碎裂而死,死时还不甘瞪着一双凶目,

    “母后,您没事吧?”东方濯扶皇后起来,担忧问道。

    皇后脸色发白,望着他说不出话来。

    东方濯心里顿时涌上一股愧疚,“扑通”跪下道:“是儿子不孝,让母后受惊了!”看到苏漓有危险,他没有办法不去她身边!

    皇后叹气,那一刻,看到最爱的儿子,眼中只有那个女子,完全将她这个母亲抛于脑后,她是很伤心也很失望。但现在看他愧疚难过,又有些不忍。只拉着他起来,道:“母后没事,都是些皮外伤。”

    “摄政王!历年狩猎,围场安危一向由你负责,你向来办事稳重,今日何以会失职至此?”皇帝一转头,面色深沉,目光冷锐,直盯着黎奉先,严厉斥问。

    黎奉先心底一沉,飞快上前请罪:“老臣该死!”方才的那一切,都发生在转瞬之间,让人根本来不及反应。

    皇帝沉声又道:“莫非,你对朕将红焰军交予战无极接管一事,心怀不满,才如此懈怠?”

    众人一惊,黎奉先脸色大变,立时皱眉跪道:“老臣不敢!今日猛虎伤人,令陛下受惊,皇后娘娘受伤,老臣有失职之罪,甘领任何责罚!但,对陛下心怀不满才失职懈怠……老臣,万万不敢!”他伏地叩拜,语声铿锵。

    皇帝垂眸凝视着他,半响不语。周围的人,都不敢出声。气氛,沉寂的吓人。

    苏漓几乎就要忍不住上前,却被东方泽抓住了手腕。东方泽朝她轻轻摇头,示意她去了也无用。苏漓心中明白,只是……看着石阶下父亲伏低的身影,苍凉消瘦,她心有不忍。却也只能咬了牙,捏紧手心,站在一旁。

    黎奉先抬头道:“老臣曾跟随陛下多年,数十年戎马生涯,臣是何等样的人,陛下心里最清楚!臣,绝不会因陛下转移兵权而心怀不轨,纵虎伤人!请陛下明鉴!”失职与蓄意纵虎伤人,这两种罪天差地别,后者几乎可称之为谋逆!黎奉先咬牙,忍下一腔悲愤,面色平静地辩驳。

    皇帝目光微动,瞥眼望向皇后,皇后低垂着眼帘,不知是否受伤缘故,她面容凄凉,神色复杂,双手紧紧攒住东方濯的手,一句话也不说。

    东方濯微微抬眼,目光扫过苏漓略显苍白的面庞,将她强自压制的担忧和难过尽收眼底,他对黎奉先沉声怒道:“失职就是失职,何来那么多的说辞!摄政王重提当年,也无非是想父皇顾念旧情,对你网开一面,但本王的母后,因惊吓而受伤,又该谁人来承担?”

    一句顾念旧情,令皇帝面色微变,望向东方濯的眼光立时沉了几分。

    人人皆知,皇帝与黎奉先少年时便一同出京,南征北战,共苦同甘,曾情如兄弟,不分彼此。当年皇帝重病受伤,若非黎奉先舍命相救,只怕早已命丧疆场,也因此,才有了后来的那么多人一同举荐黎奉先为摄政王!也因此令二人产生隔阂。

    苏漓微微一怔,抬头看他,东方濯脸上明显的怒气,第一次出奇的不再令她感到厌恶。

    黎奉先命人召来此次负责围场安全的人,锋骑营主将石猛。

    “卑职该死!”已闻声赶至的石猛,在皇帝面前跪地请罪,满头大汗,面上血色全无。摄政王一再嘱咐,此次狩猎,定不可出任何差错,因此他一再小心,严密布防,四处巡查,想不到竟然还是会出事!

    东方濯怒声斥道:“你是该死!守护围场不力,令猛虎冲出围栏,伤了皇后,罪无可恕!来人,带下去,砍了。”

    锋骑营的士兵面色皆变,副将激动跪道:“静安王息怒!陛下饶命,此次布防,石将军不眠不休,格外仔细,围场四周所有要处皆设下机关,一般猛兽根本不可能冲出围场,那只猛虎实在来得蹊跷,请陛下和摄政王明察……”

    “住口!”不等那人说完,石猛脸色一变,陡然沉声喝止。

    那些话就此中断,在各人的心里,生出不同的疑问。

    黎奉先快速地抬眼看了眼皇帝,皇帝面色深沉,看向那副将的眸光,说不出的阴冷锐利。黎奉先心底一沉,蓦地握紧了双拳,脸上却无半点意外之色。该来的,怎么都躲不过。

    他看了眼石猛,叹道:“陛下……”

    “是末将失职,末将愿意领死。”石猛突然大声说道,语声铿锵,将黎奉先的叹息深深淹没。朝皇帝拜了一拜,神色坚定,毫无辩解,更不愿推卸责任。出了这样的事,总得有人承担!

    黎奉先眼光微颤,想要说什么,石猛却又抬头看着他道:“摄政王保重!”说完随前来带他的侍卫离开,这位锋骑营名不见经传的将军石猛,就好似以前每一次上战场,背脊挺直,但此次却是从容赴死。

    黎奉先止不住闭上眼睛,苏漓仿佛能感觉到,她的父亲,此刻抑制不住内心的酸涩和苍凉。

    自古功高震主,都不得好下场,何况曾经摄政,代帝王掌管江山!今日猛虎为何出围,还选在所有人最无防备之时。黎奉先心明如镜,从怀里摸出虎符,高举头顶,叩拜叹请:“老臣教下不力,有负皇恩,内心深感惭愧,不敢求陛下宽恕!恳请陛下收回烈焰军虎符。”

    梁实初明显一愣,摄政王多年征战沙场,曾领兵百万,但自从边疆安定,皇帝身体痊愈,重新主政,决定休养生息,将大部分军队留在边防。黎奉先手上只剩十万红焰军和十五万烈焰军,前些天,红焰军已因治军不严交给战无极接管,今日他又主动交出烈焰军虎符,从此这位曾权倾一时的摄政王黎奉先,手无兵权,真正的,只剩下一个空名了!即使曾为政敌,梁实初也不禁在心里暗暗叹了口气。

    战无极扬了一下眉,皇帝面容微微一动,示意高公公接了虎符,他走下台阶,扶了黎奉先起身,轻轻拍一拍他的肩膀,轻声叹道:“奉先,你跟随朕多年,劳苦功高,朕心中有数。这半年来,你丧妻丧女,悲痛难过,朕早该体谅你一片为夫为父之心!既然如此,你就先回府好好修养罢,以后的事,再作计较。”

    一番话,说的语重心长,将蓄意的削权,轻易变成帝王的体恤。

    众人沉默不语。劳苦功高,黎奉先心中不禁苦笑,恭敬垂头道:“谢陛下!”

    皇帝朝一侧叫道:“战无极。”

    “臣在。”随着一声沉厚有力的应声,战无极年轻挺拔的身影,站到了黎奉先身旁。比起已经褪去锐气的摄政王,忠直勇猛的骠骑将军,蓬勃向上的锐势有如握在帝王手上的一柄利剑,随心所欲,所向披靡。

    皇帝接过虎符递给他,道:“今日之后,烈焰军由你接管,不要令朕失望。”

    战无极面色一肃,跪接虎符,叩头领旨。低垂的冷傲双眸,闪过一抹不易觉察的冷意。

    因郡主选夫而被一再拖延的狩猎大会,就这样草草结束。谁也不知道那场突然惊变,是真的突然还是早有预谋?皇帝下令此事到此为止,无人敢再调查,即使查也查不出任何结果。

    苏漓没有跟着圣驾庞大的队伍一起回城,而是骑着来时的那匹白马,与东方泽一起,慢慢地往回走。

    一路上,心事沉重,脑子里不断浮现出父王失意的面容。

    “我是不是做错了?”几不可闻的低声呢喃。如果不是她千方百计追查黎苏案,父王和东方濯之间就不会产生隔阂,摄政王府也不会这样快就走向衰败。苏漓第一次对自己的决定,产生了怀疑。母妃已经不在了,父王是她在这世上的最亲的人!

    东方泽诧异地看了她一眼,奇异地听懂了她的话,眉心一动,他淡淡道:“苏苏多虑了!即使没有明玉郡主被害一事,摄政王失势,也是迟早的事。苏苏又何必把一切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你毕竟不是明玉郡主,即便是,明玉郡主也绝不会放任自己被害,而不差个水落石出!”

    苏漓垂头,明知他说的一点没错,可心里还是忍不住难过。如今的摄政王府已是风雨飘摇,再经不起任何打击。

    她想了想,忽然勒住缰绳,转头看着他道:“上回王爷陪苏漓去摄政王府,言谈之间,似乎对摄政王颇为钦佩?”

    东方泽抬头道:“不错,我是说过,对摄政王雄才伟略颇为钦佩,可惜,迂腐守旧,一心认定只有嫡系长子继承大统,方有利于江山稳固,却全然不管,那人是否有能力让我大晟皇朝成为天下第一皇朝!”说到这里,他眼光遽然冷了下去。

    苏漓微惊,父王在这一点上,的确有些迂腐。苏漓轻轻笑道:“人的思想,是会随着时间和境遇发生变化,如今摄政王被削了兵权,与静安王之间的关系也不复从前,王爷若能在此时多加关照,摄政王对王爷的看法,必会有所改变。”

    东方泽微一皱眉,停在她身边,凝声笑道:“苏苏是要本王拉拢摄政王?在这个时候?”

    苏漓道:“现在也许不是最佳时机,但以王爷的能力,只要在适当的时候,对摄政王府稍加照拂,以摄政王的聪明,又怎么会不明白?”

    东方泽看着她,目光幽深如潭,没有说话。

    苏漓心里没底,有些不安。突然想起他第一次去她新居说过的那句话,“要想没有战争,除非统一天下”。苏漓心中一动,望着他又道:“虽然摄政王没了兵权,势力不如从前,但他在军中的威望,绝对无人能比!王爷若能得到摄政王的支持,绝对百利而无一害,即便现在王爷还用不上他,将来统一天下,此等良将,也是必不可少的!”

    东方泽俊容一动,漆黑的眸子,渐渐被奇异的光华点亮,他忽然笑了起来。那笑容像是阳光映照下的深海波光,耀眼生辉,却又深沉莫测,苏漓更摸不准他的心思,不知道他心里,到底是认为她说的对,还是不对?

    微微皱眉,手忽地被他抓住,东方泽止了笑,看着她,神色认真道:“天下之人,懂本王心思者,唯有苏苏!”

    苏漓心头一松,轻轻地笑了起来。望着他陡然变得明亮的双眼,她只觉得今日的阳光,格外灿烂。而他握着她的手掌,异常温暖。

    ------题外话------

    有件事,想征询下大家的意见,关于更新的问题,你们是愿意每天看四五千字呢,还是喜欢隔天一更,每更八千到一万字?

    那个123言情人气作者投票,如果不是亲爱的兔兔小在评区留言,我都不知道有这活动。呵呵。不管最终票数多少,排在多少名,我都会很感激大家。对我来说,你们的每一票不仅仅是一百123言情币,还有那份难能可贵的心意。么么大家~
(快捷键 ←)上一章:第十九章 女人之间的较量返回目录下一章:第二十一章 要去冷宫?!(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