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架空小说 »重生之惊世亡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六章 虚与委蛇

第二十六章 虚与委蛇

文/莫言殇
重生之惊世亡妃 本章字数:6788 重生之惊世亡妃txt下载
推荐阅读:网游之混迹虚实网游之混乱争霸网游之幻想骑士网游之暴杀刺客凤殇神印王座网游之雷神降世无天魔躯天剑封魔小小凡人修仙传无限地狱隋唐之纨绔天下天罚神尊恐怖通缉令
    苏漓被禁足,皇后下旨,又将府中一切事宜均由阳璇代为处理,她便在府中暗处安插了眼线,随时汇报府中动向。在外人的眼中,如今的郡主府,俨然已经换了阳璇当家作主。

    苏漓微微一怔,东方濯,他来做什么?一眼看到尚未归位复原的屏风,她心头一沉,“挽心,先把密道口掩藏好。”说着,她快步走出了内室。

    东方濯一踏入园门,不由自主地停了脚步。

    冬日梨树早已凋零,干枯的枝桠在寒风中萧瑟轻颤,女子身形纤弱,背对园门,听到有人来,缓缓转过了身。他有一瞬间的怔忡,这情景是如此熟悉,清丽无双的容貌,刚烈如火的性情,一如当年初见。只是,再没有漫天飞扬的花雨,挚爱的女子,也不再对他心存憧憬。

    “明曦见过静安王,昭华公主。”清冷的嗓音缓缓道,衬得她恬淡静美,从容清丽。

    阳璇一笑,露出扁贝般雪白的牙齿,“郡主又何必跟我客气。这几天忙,没顾得上过来看看你。”

    苏漓淡淡笑道:“有劳公主费心,这几天府里的事想必给你添了不少麻烦。”

    阳璇摊了摊手,无奈笑道:“大事没有,琐事倒是不少。”

    反客为主还说的这么冠冕堂皇!

    阳璇的话,显然令东方濯十分不悦,当下便冷冷嘲讽道:“鸠占鹊巢,不过是白费心机。”他眼光冰冷,扫过阳璇娇美的脸庞,毫不掩饰内心的敌意。

    母后曾经对他几次暗示,若想顺利登上帝位,与阳璇联姻,拉近与汴国的关系作为支持,也是一个便利的途径,他却始终不为所动,全心只被那一人占据,此生若不能得心头所爱,拥有再多至高无上的权利,又有何意义!

    面对东方濯毫不留情的嘲讽,阳璇倒是不以为忤,明眸一转,看似无意地扫过两人,笑意不减分毫道:“静安王所言极是,不是自己的,怎么争也没用,也不过是白费心思而已。”她一张俏丽容颜,笑靥似花,话中却不无讥讽,正刺中东方濯的心事。

    “你!”东方濯伸手怒指阳璇,脸色顿时变得难看,心头抽痛,仿佛被刀割一般,好半晌,才稳住情绪,恨恨收回手。

    苏漓默默低下头,心中暗叹,阳骁与阳璇兄妹,看起来都是表面活泼开朗,实则心机暗藏的主儿,东方濯性情冲动,很容易就被对方挑起怒火,对方又贵为一国公主,他再心有不满也得顾及她的身份。

    看东方濯一张俊脸阴沉至极,阳旋唇边笑意越发甜美,纤细的手指卷着发间垂下的小辫,她美眸一转,别有深意地笑道:“静安王来看郡主,一定有很多话要说,正好本公主还有事,就不奉陪了。静安王自便,有事尽管吩咐下人来报。”

    阳璇走了。园子里安静下来。两个人沉默许久,都没有说话。

    苏漓长长的眼睫低垂,仿佛黑色蝴蝶的翅膀,在莹白如玉的肌肤,投下淡淡的暗影,掩饰不住神色中一丝隐忧与疲惫。

    “王爷找苏漓有什么事吗?”她的疏离冷淡,是如此明显。

    东方濯心头一痛,缓缓走到她面前,小心地回道:“没什么,就是过来看看你。”

    他心底有那么多的话,想对她说,微张了口,却吐不出一个字,那个答案彼此心知肚明,不过是她不肯,也不会承认罢了。

    苏漓神色微微一动,淡淡道:“谢王爷关心。”

    见她并未露出不悦,东方濯微觉松了口气,轻声道:“你身子弱,有些事不要太过操心,想多了反而对自己不好。”他刻意没有提及东方泽的名字,苦涩漫上心间,一句关心的话语,反复斟酌,还说得谨慎小心。他和她,已远不是当年的静安王与黎苏了。

    苏漓心中一动,漠然道:“有些事,不是你不想,就会自动消失的。攸关名誉清白,苏漓不能无动于衷。”话虽然说得平静,却掩饰不住无奈与愤懑。

    名誉两个字,又是让东方濯的心莫名一抽,是啊,她终究还是黎苏,只怕这一生,最恨的事,就是蒙受不白之冤,这次云妃暴毙,根本没有她害人的证据,就被母后下令禁足,她心里,又怎么能不委屈?好好的郡主府,又被一个毫不相干的人代为接管,这种难堪,换作是他,也无法忍受。

    都是因为东方泽,她才又会受到牵连!好在会审在即,铁证如山,所有的一切都会尘埃落定,而黎苏……自然也就能回到他的身边,他会倾尽所有,一生一世诚心相待,绝不会再让别人来利用她,伤害她。

    东方濯收了思绪,轻声劝慰她道:“云妃暴毙,事出突然,母后主理后宫,父皇若怪罪下来,她也很难交代,也是一时无奈,才会下了禁足令。这事没有证据,自然无法定论,你也不用太过忧心,找个机会好好向母后解释清楚便是。”

    苏漓心中冷笑,若想还她清白,当即就可以澄清,何必多此一举?这分明是皇后为了防备她在宫外为东方泽寻找翻案的证据,才将她关在府中禁足,同时也是向她暗中严厉警告,当初她选择了东方泽,是个极大的错误!

    “解释?”苏漓眸光轻闪,淡淡地一笑:“如今只怕我说什么,皇后娘娘也不会相信。”

    “怎么会!暗杀母后的是东方泽,与你又有何干?”东方濯急声道。

    “王爷你这么想,皇后娘娘却未必。镇宁王是苏漓未来夫君,在世人眼中,早就难分彼此,娘娘对我心存顾及,也是人之常情。”

    御书房内的记忆犹新,她不顾一切地冲上前去,为东方泽辩解,那时他就恨不得大声地对她说,东方泽才是当初破坏他们二人联姻的罪魁祸首!但是残存的一丝理智提醒自己,他现在没有证据,说出来也根本毫无作用,还叫苏漓对他凭添厌恶。她对东方泽如此信任,

    他已经狠狠伤害过她一次,如今断不能再叫她受到半点委屈!他心中一凛,东方泽一案,铁证如山,一旦定罪,难保不会殃及苏漓。

    “走到今天这步田地,难道你为了他,还要把自己也拖下水吗?”东方濯痛心地低声叫道,心中抑制不住阵阵抽痛。

    苏漓闻言不禁一怔,还未等她说话,他又飞快地说道:“你放心,有我在,绝不会让你有事!”他斩钉截铁的语气,不容有疑的姿态,无一不在向苏漓表明,他护她的决心。

    苏漓苦涩淡笑道:“多谢静安王好意,只是如今皇后娘娘连申诉的机会也不给苏漓,只怕……”

    “不会的!母后不会不问是非就定你的罪!”东方濯急忙道。

    苏漓沉默半晌,低声道:“我被禁足就是最好的证明。往日有事,可以进宫恳求,如今连大门都出不去了,除了等死,还能做什么?”

    东方濯身子微震,上前急切道:“漓儿若有心向母后解释,本王愿意去跟母后求情,带你进宫!”

    苏漓扬起惊讶的眸子看向他,虽然在意料之中,她内心却没有多少喜悦。

    “你等着我的好消息!”东方濯毅然转身,大步直接朝园外走去。

    望着他远去的背影,苏漓的眼光,没有一丝波动。

    第二天.东方濯果然说服了皇后,奉口谕前来接苏漓进宫。

    马车一路进了长春宫,苏漓始终未发一言。东方濯当她是心中不安,连声安抚。苏漓低垂着双眸,暗自想着心事。

    皇后端坐软椅之中,姿态优雅端庄,正慢条斯理地饮茶,冷淡目光不时地瞄向地上静静跪着的苏漓。

    “明曦见过皇后娘娘。”

    皇后没应声,仿佛根本没有听到,东方濯站在一旁,心里暗暗焦急,刚要说话,就见皇后面色立时一沉,狠狠瞪他一眼,将他刚要说出口的话,生生截断。

    一时间,气氛凝滞,静寂无声,只偶尔发出几声瓷器相碰的轻响。

    苏漓深知皇后为人心胸狭窄,绝对不会轻易叫她起身,于是眼观鼻鼻观心,很有耐心的等待着。

    直到一盏茶慢慢饮完,皇后放了茶盏,方才缓声道:“下头跪着的是谁啊?”

    “回娘娘,是明曦。”苏漓淡然回道,情绪依旧无波无澜。

    静了一忽儿,皇后微微睁开凤眼,冷冷道:“哦,明曦啊,怎么样?这些日子在府中静思己过,可是想清楚了?”

    东方濯听出皇后话语中警告的意味,眉头紧皱,眼光疼惜地看着地上静跪的苏漓,他心知母后对东方泽深恶痛绝,连带苏漓也已经看不顺眼,想到今日来此的目的,只得又强自忍住。

    苏漓心中冷冷一笑,“回禀娘娘,明曦斗胆,请求皇后娘娘开恩。”

    “你来见本宫,有何话说?”皇后的声音很冷。

    “云妃之死,明曦冤枉。”她抬起头,一双明澈眼眸,不闪不避,直迎上皇后深沉难测的威仪,见她恭敬有礼,皇后盯着她的沉沉目光,微微一动。

    苏漓继续道:“云妃娘死前,明曦的确去见过她,还送了些糕点给她吃。当时云妃娘娘虽然识人不清,但精神尚好。明曦走时娘娘还跟明曦别。之后究竟发生了什么,明曦并不清楚。明曦一直觉得,不管因为何种目的,无辜害人性命者都是罪大恶极,这个罪名,明曦担不起,还请娘娘为我查明真相,还明曦一个清白。”说完,她深深俯下身子,恭恭敬敬地叩首。

    眼见苏漓已经跪了很久,东方濯终于忍不住一撩衣摆,跪倒苏漓身旁,沉声道:“母后,儿臣认为,这件事一定是背后有人搞鬼,故意陷害明曦!明曦郡主心地善良,黎苏在梦里向她求助破案,她能倾尽全力,不惜一切代价为她翻案,这样高洁的品性,儿臣绝对不相信她会去杀一个与自己无冤无仇的人!”

    东方濯提到黎苏时的声音,不由自主地在轻轻发颤,苏漓的心,也泛起一阵涟漪。当日王安当众指证她是黎苏,最终事败,以皇后多疑的性情,未必会就此打消心中疑虑。而东方濯此举,仿佛是再次向皇后说明,她是苏漓,而不是黎苏。分明已经笃定她的身份,却自此不再纠缠,而是一味隐忍,为什么?

    皇后面无表情,俯视着苏漓的一双狭长凤目之中,忽然滑过洋洋得意,似乎十分满意看到苏漓的谦恭,片刻,她慢悠悠道:“本宫是后宫之主,出了这样的事,当然会彻查清楚。只要当真不是你做的,以本宫之力,还你清白也并非什么难事。”

    “娘娘英明!”

    苏漓低垂的眼光轻轻一闪,心头微冷,如今东方泽人在大狱,尚未最后定罪,皇后已然一副胜利者的姿态,毫不掩饰心中得色,她就如此笃定,东方泽再无翻身之时?

    “本宫虽然有心帮你,可你近日的所作所为,着实令本宫失望!镇宁王恶意陷害本宫不成,又派出杀手行刺本宫,这都是你亲眼看到的事实!如此大逆不道,弑母犯上的忤逆子,难道你还要继续与他同流合污不成?!”皇后忽然一拍案几,声色俱厉,凤眸扫向她,阴沉冷戾。

    一时之间,长春宫里充斥着皇后轻微地喘息声,四下里没有半点声音。

    东方濯侧目看了眼苏漓,见她秀眉紧蹙,眼中闪过一丝挣扎,却仍是沉默不语,内心仿佛在激烈的交战,他心口微微刺痛,拧眉向皇后叫了一声:“母后!”

    皇后眼光一闪,渐渐平息了心头之火,缓步走到苏漓身前,放慢了语气,“明曦,本宫从见你第一面,就很喜欢你,本宫一直想要你做本宫的儿媳,与濯儿为我大晟皇室开枝散叶,他日濯儿登上大位,你便能够母仪天下,对一个女人来说,是何等幸福的事啊!”

    她俯低身,双手一左一右,将两人同时牵了起来,“本宫老了,此生唯一的心愿,就是踏踏实实的过安稳日子,尽享天伦之乐而已。”说到此,皇后将两人的手掌紧紧交握在一起,沉声又道:“明曦,你一直是个聪明孩子,又识大体,路该怎么走,相信不用本宫教你了吧?”

    这话已经说得再明白不过了,她若是固执己见不与东方泽划清界限,就只有死路一条!但,转投向东方濯的怀抱,未来便可获得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无限荣光!

    见她低头不语,东方濯不由心头一窒,不论她是黎苏或是苏漓,都是外柔内刚,一再威逼结果只会适得其反,他当即沉声接道:“母后,婚姻大事不可当做交换条件,儿臣想要的,是一个对我真心真意,白头偕老的妻子,而不是依靠强权威势下争来的王妃!”说着,东方濯覆在苏漓手背上的手,缓缓撤出,他撤得很慢,却带着毅然坚定的决心。

    分明感觉到他恋恋难舍的情愫。

    苏漓心头重重一震,他的话,仿佛在向她表明心迹,如她不愿,他绝不勉强。她随即也轻轻收回了手,肌肤上还残留着他掌心灼人的热度。

    皇后眸光一沉,却不依不饶地继续问道:“明曦,静安王待你一片赤诚,你当真就如此铁石心肠?”

    苏漓身子微微一僵,一念错,步步错。举目皆伤,如何能相守相知?不,若他真曾有过真心,也早已在休书写下的那一刻,全然被践踏得一文不值了!

    想到暗牢中默默等待的东方泽,苏漓一再告诫自己要忍耐,按下心头对皇后的嫌恶,深深地吸了口气,低头轻声道:“娘娘对明曦厚爱有加,明曦感激不尽,只是这件事,兹事体大,明曦一时无法决断,容娘娘给明曦一点时间考虑。”

    皇后脸色一沉,似乎已经快要失去耐性。

    东方濯断然叫道:“母后!”他话语中央求的意味已经明显。

    皇后脸色微变,皱眉道:“好吧,明曦好好考虑一下,再来答复本宫。”正说着,她眼前忽然微微发暗,不自觉地抬手抚上额头,轻轻揉了几下。

    东方濯脸色立时一变,连忙扶住了她,“母后,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皇后轻轻呻吟一声,还未说话,只听苏漓开口轻问道:“娘娘可是旧疾复发了?”两人扶着她回到座位上坐了。

    皇后静了片刻,这才缓过神来,“可不是老毛病又犯了。奇怪,那枸杞银花茶本宫每日都在饮用啊。”

    东方濯沉声道:“会不会是那茶又被人动了手脚?”

    “娘娘方才饮茶,我辨别了味道,没有异样。”苏漓摇头道:“那茶喝了这么久,娘娘不适的症状也逐渐减轻,长期饮用,体内可能已经适应了药性,配方却没有变,才会出现这种情况。”

    “药性减了?那该如何?”东方濯紧张道。

    “没什么大碍,只要针对现在病症的情况,再重新配个方子就是了。”苏漓略一沉吟,唤人取来笔墨,飞快地又重新开了张新的茶方。

    皇后眼光一闪,取来方子看了看,展颜笑道:“明曦如此聪慧,本宫真是欣慰。不过,这张方子似乎要比枸杞银花茶多了几味配料啊。”

    苏漓淡淡回道:“是的娘娘,病症不同,所用之物自然也就不同。其中这味云舌要用温火煮沸两刻钟,所出汤汁再来冲泡其他几种,这样效果会更佳,娘娘若不放心,可唤太医来问。”

    “有何不放心的。”皇后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看了东方濯一眼。她当然相信,苏漓即使对她当真不满,也绝不会当着东方濯的面来算计她。仔细打量了苏漓几眼,复又笑道:“那今儿的茶就由明曦亲自为本宫来泡制吧。你正好也教教她们,省得她们笨手笨脚的,弄得不好再影响了效果。”

    “是。”苏漓恭敬道,皇后唤来一名宫女,跟在苏漓身后出了主殿。

    刚一出门,苏漓悄悄地吁了口气,眼中闪过一丝冷意,枸杞银花茶并非失效,而是皇后方才靠近她时,她悄悄碾碎了藏在指甲里一枚药丸,这药丸无色无味,是她专为皇后配制的,其功效可以迅速引她旧疾发作。

    她心中冷笑,皇后为人极其惜命,纵然此时对她半信半疑,也不会轻易放弃治疗旧疾的机会,那可是连太医都束手无策的病症,才会派人跟着苏漓亲自去泡茶。而这样,也正中她下怀。她特地配了那味云舌,拖长泡茶的时间,借此机会好去找那隽儿。

    方才主殿之内,苏漓似乎并没有看到她。盛金打探来的消息,皇后宫中的隽儿,是个身材纤细,容貌清秀的女孩儿,左眉中心处有一粒红痣。

    长春宫内,设有专供皇后饮茶所用的御茶房,自主殿一路慢慢走来,苏漓始终都没有看到符合隽儿特征的宫女,内心涌出一阵不安。转眼一瞥身旁跟着的小宫女,微微笑道:“我瞧着你有点眼生,刚来长春宫?”

    小宫女脸色微微一红,毕恭毕敬地点头答道:“是的郡主,奴婢玉容,刚进宫不久。”

    苏漓哦了一声,像是突然想起什么,笑道:“那你认识隽儿吗?”

    玉容脸色微变,支吾道:“奴婢刚来,不认识她。”

    苏漓心头一沉,刚来?真是刚来的,皇后怎么会让她跟着来煎茶?当下故作不在意地笑道:“隽儿手工极好,上次我瞧见她做了一个如意锦囊,挺漂亮的,一直想让她帮我做个,结果今儿进宫来没看到她。”

    玉容笑了笑,那笑容却极有些惨淡。苏漓暗自皱了皱眉,直觉哪里不妥,却不便再问。选好了几种配料,又将泡茶所需要注意的关键,仔细地告诉玉容,时间很快便过去,茶泡好,两人便踏出房门往主殿去。

    远远地,突然传来一声凄厉的女子哭叫声,随后便如死一般地沉寂。玉容一张脸立时惨白,苏漓心头顿时一沉,那声音,似乎是从长春宫偏殿后传来的!
(快捷键 ←)上一章:第二十五章 将性命交托返回目录下一章:第二十七章 再不会回头(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