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架空小说 »重生之惊世亡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二章 你不可负我!

第三十二章 你不可负我!

文/莫言殇
重生之惊世亡妃 本章字数:6673 重生之惊世亡妃txt下载
推荐阅读:异界之逆天诛神邪魅总裁复仇妻洪荒道尊恐怖通缉令校园超级霸主隋唐之纨绔天下杀手房东俏房客无限地狱如果遇见下一秒的你天剑封魔重生之温婉无天魔躯黄金王座神印王座
    黎瑶满面忧伤,轻柔地抚摸着手上的碧玉镯,定定道:“娘临死前留下此物,我原以为,她只是想留给我一个念想。可没想到,我娘在这里面藏了一个秘密,一个关于皇后的秘密!”

    “皇后?!”苏漓惊异地看着她。

    黎瑶眼泪刷地就流了下来,“苏姐姐,我娘……我娘是被皇后逼死的!”她飞快地取下玉镯,急声道:“姐姐,你看这镯子里侧,是否刻了两个小字?”

    苏漓凝眸一看,晶莹剔透的碧绿玉石内侧,果然刻着两个很小的字——止水。

    止水?这是什么意思?她惊疑地看向黎瑶。

    黎瑶的声音有些悲凉:“我记得这玉镯是皇后娘娘送给我娘的,当初里面根本没有字。她上殿之前一定预感到不对,才悄悄地刻下字,临死前交给我,一定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后来有天我收拾娘的遗物,忽然记起,娘有一条项链就叫止水。”

    苏漓心头一震,玉玲珑的确有一条非常漂亮的水玉项链,项坠形似水滴,故名止水。是黎奉先送给她的生辰礼物。

    “我很好奇,就将止水取来,仔细查看之下,才发现放置止水的木盒里面藏了玄机!”她眼中忽然生出几分恨意,呼吸不由急促,双手握得死紧,脸色开始泛白。

    苏漓心跳加快,玄机?和皇后有关的,会是什么?

    “我娘在盒子底部的夹层里留了一张很小的字条,苏姐姐,你想看么?!”她苍白的脸转向她,眼光里充满了悲凄。

    苏漓一时竟没能说出话来,呆呆地看着她缓缓地张开手指,掌心内果然有一张折起来的小字条,就是这么不起眼的小东西,极可能隐藏着惊天动地的大秘密!苏漓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小心翼翼地接了过来。

    “后欲诛六,妾为联络。沉门暗杀两次。一次为去年十月初五贵妃逝日,澜沧江畔。一次为今年三月末,望月湖。”

    苏漓呼吸顿时摒止,瞪大了眼说不出话来。

    金銮殿上皇后对玉玲珑说的一番话,如今想来的确别有深意,若玉玲珑就是真正的联络人,皇后害怕她进了暗牢牵出东方泽被暗杀之案,逼她速死!若不是玉玲珑心存戒备,留下这样一张字条,只怕真相永远也不能查出!

    “即便因为姐姐的事,我娘难逃罪责。可是皇后做的事,为何也要我娘一人来承担?她才是主谋,却逍遥法外?枉我娘刚过世的时候,我还拿她当亲人一般对待,想不到真正存心害我娘的人,就是她!”黎瑶悲愤难平,激动地叫道。

    东方泽第一次被追杀是在黎苏与东方濯大婚之前半年,也就是因为那次,玉玲珑知道了如何联络沉门的杀手,才会在大婚之时,再次雇了沉门杀手去杀了黎苏?!

    想到此,她内心沉甸甸的,如此想来,皇后才是这最终的一颗毒瘤。

    要证实玉玲珑留下的信是真是假,只需要去彻查沉门秘册便能知晓。阳骁远在汴国,现下去找他似乎不太实际……对了,还有阳璇!她身为汴国公主,同为皇室中人,理应对这文字也有所了解,如今最有可能帮忙的人,只有她了!

    “苏姐姐!”黎瑶满面泪痕地看着她,“瑶儿想求你一件事。”

    “什么?”苏漓的情绪仍然在震惊痛楚之中,蓦然间发现皇后竟与众多大案相关联,她不安地觉得,自己先前走的路,是否走错了?

    黎瑶眼中闪过一丝复杂之情,似乎还有着难以言说的心事,迟疑半晌,最终将心一横,低声道:“苏姐姐,你……能不能帮我想想办法,我……我想去,去静安王身边,陪着他照顾他。”好半天,黎瑶才挣扎着说出这句话。

    苏漓闻言一怔,惊道:“你……喜欢他?”

    黎瑶咬了咬唇,沉默着点头。

    “那我以前问你的时候,你为何不说?”苏漓内心沉重起来。黎瑶喜欢东方濯,却又拿出这封信来,她到底是要皇后死还是不要皇后死?

    黎瑶凄然笑道:“苏姐姐,他心里从来就没有我的位置,我知道的。”灼烫的泪水随着这句话瞬时滚落衣襟,“那一天,他来王府小坐,第一次看到姐姐。梨花树下,他的眼光是那样温柔执着。只是一面,他就能许下三生不弃的诺言。他的眼里只有姐姐,根本看不到,站在亭廊后面的我。那时我就在想,如果他能看我一眼,该多好!”

    忆及如烟旧事,苏漓心中仍是一痛,眼光暗沉,忍不住冷冷道:“他后来对你姐姐做了什么,难道你不知道?”

    “我知道,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无法恨他讨厌他!”黎瑶眸光轻柔,还闪着泪光,娇美的脸庞上,却带着少女梦幻的期待,“当所有人都以为他不在乎的时候,只有我,看到他一个人悄悄地站在梨树下,满面悔恨,即使心痛到死,他也不肯向任何人承认他心里的软弱。”

    苏漓不禁呆住。黎瑶如果不是用情至深,怎会见到他最软弱的一刻?只是东方濯骄傲如斯,冲动如斯,终与她错过。

    “后来娘对我说,父王有意将我许配给他,当时我真是既欢喜又愧疚。总觉得姐姐尸骨未寒,我便觊觎她曾经的夫君,实在无颜面对姐姐。可内心深处,我又控制不住自己,看着他那么难过伤心,想着就算只去安慰他也是好的。所以,我就答应与他出游。那天在望月湖,我见到了你,苏姐姐。”黎瑶痛苦地闭上眼,喘了口气,喃喃道:“你们两个实在是太像,不仅是容貌,就连举止性情,也一般无二。我见到他望着你的眼神,就知道,在他心里,永远不会有我。”

    “你认定他会移情到我身上,所以才断了与他一起的念头?”苏漓轻声道。

    黎瑶眼光微微一黯,强笑道:“嗯,但现在他已经没有了你,很快又要失去母亲,一定会很孤独,如果有我在他身边,多少也能有些慰藉吧?”黎瑶凄凉的笑,“我不贪求正妃的名分,只要能留在他身边,陪着他,伤心的时候有个人跟他说说话,就好了。”

    苏漓内心一阵悲凉,想不到黎瑶对东方濯用情至深,竟卑微至此!然而任是谁都能看出,东方濯对她毫无情意,如此痴心只会自讨苦吃!苏漓不禁深深叹息,想起东方泽说过的那句话,劝道:“瑶儿,婚姻大事非同儿戏,不可当作条件来交换。我不是静安王,无法替他做任何决断。这样算计得来的感情,不会长久。相信我。”

    黎瑶急声叫道:“我不求他待我如你,我不过是想陪着他走过余生,这样也不行吗?”

    见她茫然无措的样子,苏漓不由心中一软,神色稍缓,叹道:“你若是对他感情如一,就去吧,如果……”她迟疑了一分,终究不愿再伤她心,淡淡笑道,“如果有一天他发现,对他最好的人是你,也许……也许他会回心转意……”

    “苏姐姐!”黎瑶的眼泪又涌了出来,“谢谢你。我娘亲手所书的信,就交给你了。我有一个心愿……”

    “我明白,”不等黎瑶说完,苏漓已接口叹道:“你是担心皇后获罪会牵连到静安王?他毕竟是陛下亲子,只要他不做出格行为,应该不会有事。你大可放心。”

    黎瑶点头,放下心来。虽然要为娘澄清,但她却不想东方濯受到太大的伤害。只是她没有想到,皇后之死,本身就是对他最大的伤害!

    苏漓沉吟了片刻,对外叫道:“挽心,你马上送黎小姐回城,顺便去郡主府给昭华公主传个信。就说我……有要事找她帮忙,请她速来佛光寺一趟!”

    挽心沉声应了,带着黎瑶离开。

    苏漓小心地收好字条,如果她没有估算错,阳璇应该很快会到。虽然到目前为止,阳璇来晟国的目的还不清晰,但上次她能答应帮他们,想必这次也不会推辞。

    第二天午后,阳璇果然如约而至。人未进门,银铃般的清脆笑声已远远飘入院中,多日来的宁静骤然被打破。

    苏漓早在门前恭候,火红色的身影映入眼帘,她上前笑道:“昭华公主肯来赴约,明曦不胜感激。”

    “郡主难得开口相请,昭华怎能不来。”阳璇闪动着一双明亮大眼,笑意吟吟,“说吧,什么事儿要我帮忙?”她虽然笑得一脸无害,看着苏漓的目光却有几分探究。

    苏漓心中自然明了,狩猎场上的射箭比试,最终两人平手,难分伯仲,阳璇自负骑射技艺超群,自然是心有不服,一直想再找机会与她较量,却因着最近一连串发生的事,未能成行。如今自己主动开口有求于她,她又怎会不来一探究竟?

    苏漓轻叹道:“公主既然如此爽快,那明曦也就不兜圈子了。我请公主来,是想让你帮忙翻译汴国皇室的秘密文字。”

    阳璇眼珠一转,盈盈笑道:“可是那个加了两道密语的册子?”

    苏漓心中微微一惊,这阳璇好快的反应,只提到请她帮忙,她立即想到是那密册,想来阳骁告诉过她,看来他们兄妹的感情十分要好。当下笑道:“公主果然聪慧过人。”

    阳璇挥了挥手,笑道:“来晟国之前,四哥曾交代我,若郡主因密册相求,一定要我帮你这个忙,他盼着你早点把这里的事儿都了结了,去我们汴国找他。”阳璇笑意盈盈,眼光渐深。

    阳骁那副吊儿郎当的摸样登时跃入苏漓脑海,想起那一年之约,她心头微沉,无奈地笑着摇头,“如此,那以后见面,我定要好好谢谢他了!”

    阳璇狡黠笑道:“明曦郡主,要帮你的人可是我,你反倒谢起他来了。这样不公平!”

    苏漓心头一沉,莫非阳璇有何条件?苏漓脸上笑意不减:“公主说哪里话,他曾帮过我不少忙,谢他是应该。说起来,上次云妃之事,明曦还未曾好好谢过公主呢!这次再次相求,还望公主出手相助。”

    “我当然要相助啦!”阳璇眨了眨眼,“谁让我四哥千叮咛万嘱咐叫我一定要帮你。”

    苏漓眼光微沉,也不知她这话是真是假,阳璇年纪比阳骁还要小半岁,心思却半点不输给那个表面浮滑,内心成精的不羁皇子!淡淡笑道:“公主若愿出手相助,明曦不胜感激。”

    “光是感激啊……”阳璇灿然一笑,她娇媚的脸庞彷如霁月初开,粲然生辉,亮晶晶的眸子里闪动着深远的笑意,“他日若本公主也有求于郡主,却不知郡主……”

    苏漓心下微冷,阳璇古灵精怪,看似爽直活泼,实则聪明过人,一双眼早将一切看透。她是一个极懂得利用优势为自己谋取利益的人。可眼下情势紧迫,也不容她态度过于强硬,先将密语符号译出才是紧要。

    苏漓当下微微皱眉,沉思道:“日后公主有任何事,只要明曦能力所及,不违背良心背叛国家,明曦定然相助。”

    “好!”阳璇眼光一亮,立即朗声笑答,“明曦郡主果然爽快,难怪我四哥对你念念不忘。”

    “你四哥慧眼识珠,旁的事吊儿郎当没个正经,看女人倒是别有心得。”一个冷冷的声音插进来,令屋内的两个女人都是一惊,当下站起身来。

    大门敞开了,屋外站着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身穿一件银线祥云暗纹墨黑的大氅,发上的金冠耀眼生辉,幽深如星子的双眸,贵气逼人,比那寒冷的空气竟还要冷上两分。他缓步踏进门来,冷厉的双眼在看到苏漓时,立刻暖了一分。那暖意油然而生,瞬间让屋内先前冷冽的气氛,变得缓和不少。

    阳璇似乎有些惊讶,瞪着他道:“镇宁王?!你何时来的?”

    东方泽上前握住了苏漓的手,淡淡道:“刚到。”这动作自然而然,仿佛毫不在意有旁人在场观看。

    苏漓不自觉地面颊一热,问道:“你不是很忙,怎么有空过来?”

    “再忙也要歇口气。”他淡笑道,“正好有事经过,顺道上来看你。”

    苏漓微怔,不知他这有事,到底是有意还是无意,想抽回自己的手,却没能成功。他拉着她坐下,淡淡扫了阳璇一眼,“昭华公主有心,也来探望明曦。”

    “是我请公主来的。”苏漓沉吟道,“我有一事,正想跟你说。可巧你就来了。”

    “哦?”他似不在意地笑了笑,“可是跟黎瑶有关?”

    苏漓一愣,他何以这么快就知道了?今日前来,怕不是巧合。难道,他早安排了暗线在此?

    “黎瑶只身前来看你,想必是为了摄政王吧。”他笑意渐深,握着她的手,愈加紧了。

    苏漓叹了口气,他虽然知道有什么人来过,却并不知黎瑶的真正目的。也许他安排暗线在此,只为护她周全,并非是想探她**。

    “这次镇宁王怕要猜错了。”阳璇大大的眼睛充满了笑意。

    东方泽面色未改,只是看着苏漓不语。他在等,等她说话,等她交心。

    “黎瑶来找我,确有要事。只不过,我们都想不到,玉玲珑临死之前,留给了她一个惊天的秘密。”苏漓沉思道,此事,事关重大,她也不知该从何说起。毕竟如今她是沉门门主,而东方泽与沉门结怨甚深,其中分寸,拿捏不好就会生事。

    东方泽脸色微沉,“秘密……难道与昭华公主有关?”

    “不。”苏漓断然道:“秘密与沉门有关,我请公主来,是来相助的。王爷应该记得,先前查黎苏案时,曾找到杀手的秘密暗语,那暗语是汴国四皇子阳骁相助译出。”

    东方泽眸光一闪,“你请公主来,是又要译那暗语?这次又查谁?”

    “你。”苏漓目光专注地看着他,“当今世上,谁有那个胆子,敢买凶杀害当朝六皇子镇宁王?”

    东方泽眸光顿时幽深几分,笑道:“你有线索?”

    苏漓轻轻点头,“玉玲珑留下的秘密,指明了她是暗杀你的联络人。主使者,就是皇后!”

    东方泽脸色瞬间变冷,眸光如刃,却掩藏在眼睑之内,他沉默着,久久没有开口。

    阳璇忍不住叫道:“皇后跟你有深仇大恨啊?居然敢买凶杀人!”

    苏漓叹息一声:“玉玲珑竟然是皇后的联络人,的确没想到。如果她当真重金买沉门杀手来杀你,那么门主的秘册中定有记载。那本秘册是阳骁相赠,我看不明白,所以才特地请公主过来。”

    东方泽仍然没说话,越来越暗的脸色,并无半分意外。显然他早有所料,只是一直没有证据证明罢了。

    阳璇笑道:“镇宁王,如此说来,你能否查清这桩旧案,得靠本公主啦!”她的笑容里带着两分俏皮,两分试探,还有两分,竟是谋算的味道。

    苏漓有些不悦,冷冷道:“我请公主来相助,自然会还公主一个人情。还望公主不吝赐教。”

    阳璇掩口轻笑,“你们两人真有趣,如此小事,还你护我,我护你。算了,我逗你们玩的。秘册在哪,我帮你译出便是。”

    苏漓微微松了一口气,连忙唤来挽心,将沉门秘册交给了阳璇。

    阳璇接来细细端详,唇角一勾,冷然道:“果然是我汴国皇室的加密符号。本公主真有些好奇,这沉门门主究竟是何人?明曦郡主可知?”

    苏漓淡笑道:“我又没见过他,怎会知晓!”

    阳璇望着她,明亮的大眼睛里闪过一丝锐光,她的笑容带着洞悉一切的深意,“四哥说,这本秘册上记录的符号甚多,说明这个组织一定杀了不少人。要一一排查哪一个是杀镇宁王的,怕不是一时半会能找出。”

    苏漓看着她笑了:“昭华公主心思敏锐,一定能找出。”

    阳璇深深地看了她很久,又看了看一直没再说话的东方泽,只是笑了笑,没再说话,转身专心致志地翻译图形。这加密的符号难度似乎远比天门客栈阳骁翻译的更强。直到夜幕低垂,挽心和沫香点上了屋内外的所有灯,她仍然还没能找到东方泽三个字。

    灯火在夜风中,忽明忽暗,东方泽高大的身影,驻立在门前屋檐之下,竟有说不出的苍凉之意。苏漓内心微微地刺痛。不由自主地走上前去,低低道:“你若有事在身,可以先走。公主找到结果,我让挽心亲自送到王府。”

    “不。”他终于开口了,沉默了这么久,他的心事竟沉重得连话都不想说。

    苏漓上前握住了他的手。温暖的手掌,此刻竟有些凉意。

    东方泽转眼看向她,“苏苏,人在这个世上,原来永远是孤独的。即使是至亲的人,也可能反目相向。”

    苏漓一怔,想起玉玲珑,心下也是一痛。

    “天下人负我皆不足为痛,唯有你……”他修长微凉的手指抚上她的眉眼,低沉的声音带着压抑的渴望,“你不可负我。”

    苏漓怔住,惊讶地抬头望他。他……这是在要她的承诺吗?

    “说,你不会离开我。”他低下脸庞,温柔带情的眸子里藏着她不熟悉的忧伤,令她心惊。一向坚强镇定面不改色的他,何时曾有过这样的表情?

    “苏苏……”他低声唤她,诱哄着将她揽进怀中,“你不会离开我。”

    苏漓竟立时心乱了,那几个字不知为何竟说不出口。正在挣扎犹豫之时,忽然阳璇欢快的声音响起:“我找到了!”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三十一章 情到浓时返回目录下一章:第三十三章 一错定终生!(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