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架空小说 »重生之惊世亡妃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四章 烈焰焚情

第四十四章 烈焰焚情

文/莫言殇
重生之惊世亡妃 本章字数:4823 重生之惊世亡妃txt下载
推荐阅读:校园超级霸主邪魅总裁复仇妻杀手房东俏房客异界之逆天诛神如果遇见下一秒的你洪荒道尊恐怖通缉令重生之温婉隋唐之纨绔天下黄金王座无限地狱天剑封魔遮天无天魔躯
    东方濯的脸色立刻变得难看起来,他冷冷喝道:“你站住!”没有一丝犹豫,他飞快扣住苏漓的手腕。

    东方泽脚步一顿,如星子般幽深的双眸朝苏漓望去,晦暗不明深冷的目光令苏漓无端心惊,薄唇牵起没有情绪的淡笑,那显然是他发怒的前兆!他冷声叫道:“东方濯,放了她,我保你安全离开京城!”

    东方濯惨然一笑,那笑容里带着说不出的凄然绝望,他没有应声,只低眸看她,附在她耳边沉声说道:“不想他死,就让他出去。”

    狠戾的表情,浮上苍白的俊颜,他的脸,冰寒如雪,竟有几分诡异。这是他为她建造的梦想之园,是他和她的专属领地,任何人,都无权进入!

    苏漓看了眼他的脸色,那种不祥之感又跃上心头,对东方泽轻轻摇头道:“我没事,你在外面等我。”

    东方泽浓眉皱起,见她面色坚定,他抿唇不语,深潭似地黑眸,忽然激出几分怒意。她这样将自己置于险境,可曾考虑过他的感受?他没有说话,只是定定地盯着她瞧,却不肯轻易开口答应。

    苏漓叹息一声,“相信我。”

    半晌,东方泽捏紧了手,冷冷道:“一炷香的时间,如果你还未出来,我会让人铲平这里!”说罢,拂袖转身而去。

    她抓住东方濯扣住她的手臂,几乎毫不费力地便移开了,淡淡道:“离开京城,以后别再回来了。”说罢举步欲走,手腕却被突然被拽回,抓得死紧。

    苏漓心头一颤,却没有回头。他寒气逼人的脸颊,带着死亡的气息,轻轻地移了上来,声音万分轻柔,“你在大殿上说,你愿意陪我一起死,是假的吗?”

    苏漓没有说话。答案,他心里早就有了,只是到现在他自己还不肯承认。

    “呵呵,呵呵。”他又笑起来,计划再好再周详,终敌不过她,一句话的震撼。那么冷漠的清颜,多看一眼心里只会多痛一分。他松开她的手,转过身去,目光定在一树梨花,恍惚的没有焦距。

    “你,后悔了吗?”苏漓深吸了一口气。

    “后悔?”他仿佛听到了一句笑话,怔怔道,“我生平只做了一件后悔的事……”

    苏漓咬住了牙,举步欲走,他却又突然急切地叫了一声:“苏苏!”

    这一声,仿佛冰刀刺进心里,带着绝望的痛,让人几乎喘不过气。她微微顿步,一回头,他猛地低头吻上她的唇!

    冰冷的唇瓣,没有一点温度,他唇齿间的力道极重,仿佛拼尽他所有的力气。

    苏漓没有料到他会有此举动,心里一惊,未曾多想,直觉地一掌向他挥去。

    “唔!”他闷哼一声,却不肯放开抱住她的手,胸口传来阵阵巨痛,险些晕过去。

    苏漓恼怒道:“你放手!”

    他反而抱得更紧,口中已涌出鲜血,急喘一声,在她耳边道,“苏苏,小心……战无极!”

    奋力挣扎的苏漓,忽地愣住,脑子里闪过大殿之上,东方濯与战无极之间诡异的表情。

    “战无极,身份……有鬼,他身上有个刺青,是宛国皇族才有的特殊标记……他一定不是晟国人!”东方濯的声音越来越低,断断续续,似乎已经力气不济。

    苏漓惊得说不出话来!

    “若不是他……临阵倒戈,我怎么会一败涂地?我低估了他……防了东方泽,却忘了防他!”东方濯一口鲜血喷在石阶下,身子一软,松松地倒了下去。

    苦涩的滋味在心头弥漫,苏漓咬了咬牙,迟疑一瞬,终于还是转身大步走了。

    东方濯英俊的面庞血色褪尽,他痴痴地凝望着她离开的背影,视线一点一点变得模糊起来,他却仍然一眨不眨地望着她离去的方向,轻声地呢喃:“苏苏,若我也能重生一次,等着我,我绝不会再负你!”

    可惜伊人已经走远,再听不到,他轻如雨丝的话语。

    伊园之外,依旧寒风凛冽,刺骨的冷。

    苏漓一脚踏出园门,禁卫军们早已按捺不住,一拥而入。突然,惊声叫四起,那些人又如潮水般地疯狂涌了出来。

    苏漓茫然地抬起眼,只看到一片浓烈的火光冲天而起,梨花如雪的梦幻伊园,竟瞬间变成了一片火海!一片大火急窜而上,仿佛火上浇了油,熊熊的烈焰,带着愤恨不甘直冲天际,滔天火光,转眼间映红了半边天空。

    苏漓大吃一惊,顺手抓住身旁的一个禁卫军叫道:“快去救火!”

    禁卫军连滚带爬地冲向一旁哭道:“火太大了,郡主,快走吧!”

    苏漓手臂登时僵住,肌肤透骨冰凉。

    不时有低低的惨笑声,从大火中隐约传出,耳边风声呜咽不止,像极了人绝望的悲泣。她仿佛又看到他伤心的眼泪,随着那悲戚的大笑,从那双绝望的眸子里滚落下来……

    “我所做的一切,皆是为你,为什么连你也要背弃我?!”他悲凉的质问,又凄厉地响在耳畔,她的脚步死死钉在了地上,竟然挪动不了半分。

    同归于尽,原来并非疯狂计划的一种手段。冲出重围,重温旧梦,只是他奔向死亡前最后的慰籍!

    他没有退路,从失去黎苏那天开始,他踏上的便是一条无法回头的绝路!

    苏漓立在原地,一动也不能动。眼角不知何时滑下了眼泪,心头闷痛压迫得她快要喘不过气来。

    一只手伸过来,将她拉进怀里,害怕她消失般地紧紧拥住。

    苏漓深吸了一口气,没有抗拒地软倒在他怀中。尽管她已经不止一次面对死亡,但东方濯决别前那一吻,却已经着魔一般印进了她的内心。

    她需要这个温暖坚实的怀抱,来驱走死亡带来的惧意!

    东方泽沉厚的嗓音,在她耳边叹息道:“你累了,我送你回府吧。”

    苏漓轻轻点头,动了动唇却没能说出话来。

    他眸光轻闪,藏着隐约的惊惧,“苏苏,答应我,以后无论遇到何种境况,都别让自己以身犯险!否则……”

    他打住了话头,没有说完。她却愣住了,抬眼看他,那双眸子里清晰的害怕令她的心,不自觉地轻颤!被皇后算计入了暗牢的时候,他都那般从容镇定,何曾有过这样的神情?

    眼眶微微发热,她抬手回抱住他腰。将冰冷的脸,贴在他温暖的胸膛,这样靠着他,心里终于有了一分暖意和踏实。

    “走吧,你的伤口需要处理,我送你回去。”他温柔地说着,阴鸷的眼光扫向那冲天的大火,挡住了她的视线,拥了她快步往大道的马车走去。

    这个除夕,充满了悲凉的色彩,曾经最得帝宠风光无限的静安王,带着他的遗憾和愤恨,与他的梦一起湮灭在一场滔天的大火之中。此后,那个冲动易怒骄傲自负的东方濯,再也不复存在!

    皇帝身体本就虚弱,再经历了一这场亲子背叛的巨变,终于一病不起。整个晟国的春节,笼罩着寒冷与死亡的气息。

    东方泽以皇子身份,总揽朝中大小事务。因为皇帝病倒,所有宴席问安一律全免,大小官员人心惶惶,也有人暗自欣喜,大晟皇朝,极可能会掀开全新一页。

    那一场大火烧光了东方濯与黎苏的一切,原本一直盼着所有旧物灰飞烟灭,自此重新开始的苏漓,却一直心情郁郁,提不起神。年初一本应回相府与家人团聚,她心情恹恹,称病未去。苏相如派人来问候,她几句话便打发了。一个人在屋里呆了一天,连话都不想说。

    屋里炭火生得极旺,苏漓看着红红的火苗,眼前浮现伊园的冲天大火,东方濯低低的惨笑似乎总在耳旁,挥之不去。

    不由自主捏紧了双手,掌心忽然一痛,她遽然回神,内心愈加沉郁几分。

    “伤好些了吗?”沉厚悦耳的声音响起,她猛地一抬头,恰好看到东方泽幽深的眸子,在她的手掌上打转。

    高大的身影走进门来,在她身旁坐下,拉过她的手,从怀里掏出药瓶来,细细地为她上药,表情温柔而专注。

    “弄疼你了?”见她瑟缩了一下,他抬头问道,深邃的眼底满是疼惜。

    她的心瞬时柔了一分,轻轻摇了摇头,“不疼。一点也不疼。”

    东方泽目光轻闪,低头继续帮她处理伤口,叹息道:“二皇兄的事,你已经尽力,不必再多想。”

    他的声音一如平常,听不出情绪。

    苏漓却心头微跳,她就知道她的心思逃不过他的双眼,东方濯已经一无所有,她以为只要她在他手上,东方泽不出手,东方濯就还有一条生路,但没想到,他拼命逃出皇宫,却在伊园里用那么惨烈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

    苏漓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抑制不住内心的沉重,淡淡道:“我知道。”

    她站起身来,走到窗前,伸手推开一扇,冷风登时扑面而来,她微有些瑟缩,却没有避开。庭院中,湖水已凝结成冰,铅灰色的天空中雪花飞扬,零落的点缀着岸边几株光秃的梨树,洁白的颜色,组成梨花的形状。

    “你喜欢梨花?”一件厚实的大氅披上她瘦弱的肩膀,东方泽见她盯着一株梨树出神,不由轻声的问道。随后想起东方濯烧掉的那个园子里,他们并肩站在一株梨花树下,远远望去,竟然有种被隔绝在他们世界之外的感觉。仿佛她的心里,总有一片他无法触及的领域。

    心里莫名有了几分失落,虽然东方濯死了,可是她,似乎仍然不是完整地属于他。

    苏漓这时收回目光,回眸看他,眼光坚定道:“不,我现在更喜欢梅花。”不畏严寒,不惧逆境,雪中怒放,傲骨铮铮。比淡雅温柔的梨花,更适合她。

    东方泽缓缓笑了,他喜欢她这样坚定的表情,没有挣扎,没有纠结和犹豫,她是那种在任何情况下,都懂得什么才是对她最重要的女子!

    “好,梅花很美。我也很喜欢。”他握住她的肩膀,将她细瘦的身子微微一转,窗还开着,但冷风却已经被他高大的身躯挡去了大半。

    他执起她未曾受伤的那只手,从怀里掏出那个人偶,放到她手中,他深深地看着她,语气低沉道:“我从来没有真心感谢过任何人,但是这一次,谢谢你,相信我。”

    诚挚的目光,饱含着化不开的浓浓情意,苏漓心底一颤。

    东方泽郑重又道:“不过你要答应我,以后无论发生何事,这个木偶,你都不许再还给我,也别再轻易说那种一笔勾销的话!”虽然这一次是假的,但那一刻心痛成灰的感觉,却是真实的体验过,他不想也不愿意再承受第二次!

    握着她手的力道很重,透出他内心些许不为人知的彷徨,苏漓想起他那一瞬的心碎眼神,心间不由自主涩涩发疼,她情不自禁便抬手轻轻地抱住了他。

    第一次主动亲近,她内心,渴望他怀抱的温暖。感觉到男子的身躯微微一震,似是意外,又似惊喜,她心头一软,将双手蓦然收紧几分,头靠近他的胸口,用心感受他沉稳有力的心跳。如今,没有什么比这样更能安定她的心了!

    东方泽微微怔住,相识至今,他们之间的相处和亲近,从来都是他主动她抗拒,偶尔迷乱在他的热情下被动承受,却未有一次,这样主动向他靠近。

    笼罩在心头的阴霾,忽然全部散尽,就连窗外吹来的寒风,都仿佛感染上醉人的情意,变得不再寒冷。他飞快地紧紧拥住她。难以言喻的喜悦和满足,自心底满溢而出,漾在俊朗的眉目之间,动人心弦。那梨花树下的阴影,终于消散。她的心,终还是向着他的。

    屋外大雪纷飞,寒气凛凛,屋内却温暖如春,情意醉人,他们就这样紧紧地拥抱住彼此,谁也不想开口打破静好的时光。

    她发间幽幽的香气令他心旌荡漾,体内腾然升起一股急切的渴望,比之前的每一次都还要强烈,他忽然低下头,不顾一切吻住了她娇嫩的唇。

    突如其来的热情,苏漓愣了,却没有挣扎,由着他的吻不断加深,激烈到令她喘不过来气。

    浓浓的情意流淌在心间,娇躯不可自制的瘫软在他的怀里。东方泽立刻抱起她往床边走去,气息波荡剧烈,似乎连他自己都无法控制。双眼染满**之色,体内的**仿佛要将他撕扯开,额头汗珠不断渗出,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想要完全的将她占有!
(快捷键 ←)上一章:第四十三章 最后一次抱你返回目录下一章:第四十五章 东方泽的命令?(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