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架空小说 »重生之惊世亡妃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九章 他和别人的夜

第四十九章 他和别人的夜

文/莫言殇
重生之惊世亡妃 本章字数:4804 重生之惊世亡妃txt下载
推荐阅读:修真老师生活录官场之风流人生天下枭雄天地霸气诀重生小地主全职高手最终进化医道官途斗破苍穹剑道独尊杀神求魔傲世九重天天才相师
    正月十六,皇帝颁旨昭告天下,册封镇宁王东方泽为晟国太子,择定吉日行册封大典。东方泽领旨谢恩,同时上奏皇帝,三月之后与明曦郡主苏漓正式大婚,二年后行圆房礼,帝准。

    一场大火,将郡主府主园烧得面目全非,明曦郡主与昭华公主一并搬进了镇宁王府暂住,等郡主府修葺完毕再行搬回。

    镇宁王府自皇帝下旨册封东方泽为太子之后,变得越发热闹,昔日拥护皇后一派的朝臣,纷纷上门巴结示好,几乎快要踏破王府的门槛。就连战无极也开始频繁出入镇宁王府,与东方泽言谈之间熟稔的姿态,让苏漓大为意外。隐约觉得,这两人的关系,似乎并非表面上那样简单。

    一场春雪,纷纷扬扬下了几日才停,晟都城内外银装素裹。镇宁王府后花园里有数十株梅树,红艳艳的梅花清香扑鼻,与晶莹剔透的白雪相互掩映,愈发美不胜收。

    这日午后,东方泽早朝归来,与苏漓坐在园中观景亭赏雪。苏漓用一清早收集的初雪煮了茶。两个人静静相拥,悠闲品茗,此刻无声胜有声,享受着难得的惬意时光。

    “哈!难怪让本公主找了这么久,原来你们两个躲在这里享清闲!”这清脆欢快的语调,除了昭华公主阳璇还能是谁?她笑盈盈地走过来,慧黠的大眼在两人身上打转。

    苏漓眉心微蹙,忙退离了东方泽的怀抱,东方泽只觉怀里一空,目光微沉,扬眉淡淡道:“公主有事?”

    “王爷这话说的真伤人心。”阳璇扁了扁嘴,“枉我帮了你们这么多忙,现在想找你们说说话也这般冷淡。”

    苏漓心念微动,阳璇为人虽然古灵精怪,办事却极有分寸。若是没事,她只怕也不会找这半天,想到那个欠下的人情,苏漓当下站了起来,淡淡一笑道:“公主有何事,说来听听,若能帮手,苏漓绝不推辞。”

    “郡主果然聪明!那我也就不兜圈子了。”阳璇眼光轻闪,上前坦言道:“我生平最喜欢雪貂,听说岐山猎场附近有雪貂出没,如今大雪初停,又值春季繁殖期,正是捉雪貂的大好时机……”

    捉雪貂?

    苏漓微微一怔,不禁与东方泽对望一眼,都觉得有点意外。他们这样的身份欠下的人情,只被她用来帮忙捉雪貂?这个阳璇还真是行事出人意料。

    见两人谁都没说话。阳璇美眸圆睁,叫道:“不会吧,这么简单的要求你们都不肯帮忙?”

    就是因为太简单了!简单得让人觉得奇怪。

    苏漓沉了心思,微微笑道:“怎么会。我既然答应过公主,自然要遵守承诺。”说罢转头看向东方泽,“王爷,你说呢?”

    东方泽想了一下,点头道:“苏苏都同意了,本王自然没有异议。待本王吩咐下去准备,改日一早便出发……”

    “什么改日,就今日好了!”阳璇开心地笑道,从怀中取出一小瓷瓶,又道:“还要准备什么?有这个就行了。”

    “这是什么?”苏漓疑惑道。

    “这是雪貂最爱的味道,它一闻到肯定就会奔来。”阳璇得意笑地笑了一声,催促道:“我们快走吧。”

    话说到这份上,东方泽也不好推辞,只得起身与苏漓陪同前往。

    时近傍晚,三人快马抵达岐山猎场。密林清幽,遍地银霜,在夕阳余晖的映照下,仿佛一个晶莹剔透的人间仙境。

    不远处有人策马静立,那余晖照着他高大的身影,竟有些煞气。苏漓怔住,战无极?!

    见他们到了,骠骑将军向来冷厉的双目竟有一丝柔光闪现,转眼沉了下去。他驱马上前,拱手行礼道:“末将见过镇宁王、昭华公主、明曦郡主。”

    “你怎么在这儿?”阳璇脸色微微一变,声音有一丝沉闷。

    战无极望了她一眼,平静道:“末将来此练习骑射。”他刚石般的声音毫无情绪。

    苏漓目光轻闪,隐约觉得这二人之间有些不寻常,但又说不出来。

    阳璇笑了,“战将军真是用功!”

    战无极垂眼,没有答话。

    东方泽道:“相请不如偶遇,既如此,战将军不如与我们一同去找雪貂如何?”他淡淡地笑着,目光扫过那二人,看不出情绪。

    “雪貂?”战无极扬起了脸,有些神色不定。

    东方泽点头,“昭华公主想要只雪貂,故而要我们来帮她捉一只回去。战将军武艺高强,胆识过人,不如来助我们一臂之力。”

    苏漓低下了眼,没有说话。东方泽极力相邀,似乎话中有话。

    战无极迟疑了一瞬,方点头道:“末将遵命。”他翻身上马,沉默地跟在了三人后面。

    阳璇眼色沉了沉,没有回头看他。忽然,她猛地一甩马鞭,“驾”的一声,快马急速奔驰起来。苏漓和东方泽俱是一怔,连忙追了上去。

    一时间,沉闷急促的马蹄声,踏碎了此间的寂静。雪,将大地万物尽皆覆盖,表面看上去洁净无瑕,内里是泥是土还是冰刀,都无人知晓。

    苏漓纵马一踏入密林,已经发觉,雪层下的败叶可达半尺厚,万一遇到坑洞,极有可能人仰马翻。她沉声叫道:“公主慢些,这里的路不太平稳,还是小心一点的好!”

    阳璇回过头来看她一眼,仿佛对她的提醒并不放在心上,清脆的笑声彷如银铃,阳璇笑道:“没事,马上就快到了!”她纵马疾驰,速度未减分毫,火红色的身影仿佛天边一道明媚的流云。

    密林的边界即在前方,越来越近,不知为何,苏漓眼皮忽地一跳,心底的不安在渐渐扩大。她还没定下心神,只听前方阳璇的马骤然一声长嘶,发了疯一般在林中狂奔。

    众人皆是大惊,东方泽目光如炬,一眼就看到那马的后蹄上钳了一只捕兽夹!锯齿深深咬进马腿,已可见骨!

    阳璇脸色大变,危急中却反应极快,身子随即向前扑倒,抱住马颈,双腿夹紧,试图稳住马的情绪,可那马痛极,陷入癫狂,根本停不下来。若贸然跳马,只怕也会撞在树上吐血重伤!

    东方泽高声叫道:“拦住它!”

    战无极点头,脸色绷得死紧,似乎比阳璇还要紧张。与东方泽一左一右,迅疾纵马包抄过去!

    乌骓乃当世名驹,质素极佳,东方泽先于战无极一步,贴近了阳璇,他伸长手臂,厉声叫道:“把手给我!”

    阳璇咬牙,拼力探出手臂,两人的指尖刚触碰到,阳璇的马忽地掉头转右,直朝林外奔去,东方泽一抓之下,竟没抓住!

    战无极立时神色大变,密林外面是一处断崖!他忍不住失声叫道:“公主小心!”

    苏漓早已勒马停下,接下来那一幕惊心动魄,仿佛定格在她脑海之中。这一生,永远也无法忘记,就是从这一刻起,她的命运急转直下,从此跌入另一个无法预计的深渊……

    阳璇的马冲出了密林,这一番激烈颠簸,被捕兽夹嵌死的马腿“咔嚓”一声脆响,终是吃不住力,马身一歪,重重扑到在地。碎雪飞溅而起,烟尘般弥漫在空。阳璇“啊”的一声惊叫,身子直朝断崖下急坠!

    千钧一发之际,东方泽自乌骓背上如轻烟般掠起,迅疾如电,直往阳璇抓去。

    不料,阳璇情急之下抽出腰间长鞭,挥向崖边一棵松树,没想到辫梢卷中却是东方泽的身子!苏漓的呼吸刹那屏住,一颗心仿佛随着二人急落而下的身形,一起坠入了断崖!

    疾奔到崖前,苏漓跳下马,茫茫月色之中,目光焦急地巡视,哪里能看到东方泽与阳璇的身影?!她忍不住大叫一声:“东方泽——”无人回应,那声音,随即被呼啸的夜风撕扯成无数碎片,迅速消弭在夜空之中。

    战无极脸色苍白,几步冲了过来,凝目一望,他内力较苏漓要强许多,隐约可见断崖下厚厚积雪,上有被人翻滚的痕迹,“郡主别着急,依末将看,公主与王爷应该没有性命之虞……”他话没说完,蓦然惊觉,已经停了的雪,又纷扬落下。

    他心一沉,断然叫道:“末将即刻召集人来,下去找人!”

    苏漓连忙点头,如今情况不明,不知两人究竟如何,这样大的雪,若耽搁下去,失去踪迹,只怕更难找到。

    响箭“咻”地一声上窜腾空,直破云霄,夜空中炸出数朵金色烟花,战无极在向猎场驻守的兵将发出信号。

    不多时,便有阵阵沉闷的马蹄声,和着夜风隐隐传来,苏漓眼光微闪,战无极手下的人来得好快!几十名士兵抵达断崖的时候,雪已经越下越大,犹如鹅毛,顷刻间便将方才地上残留的痕迹,覆盖无踪。

    长长的绳索抛下断崖,众人小心翼翼地顺着下去,冷风如刃,吹在苏漓脸上,肌肤忽忽生疼,几欲割裂,她彷若不觉,眸光坚定,死死拽紧绳索与战无极慢慢下到崖底。

    火光明亮,苏漓巡视四周,发觉这里是一处深长的斜谷,雪被风吹落,迅速累积,使得这里比别处的雪更深更厚,已达膝盖。

    查看一番,这里没有发现东方泽与阳璇的踪迹。苏漓心神紧绷,她艰难的跟在战无极身后,仔细辨别着周遭的痕迹,循着山谷小路与众人慢慢向外走。

    这一找,就是一整夜,纷飞大雪为夜间寻人增加了极大难度,到处都是银白一片,最终,在天光渐亮时,远远望见前方有间小茅屋。众人大喜,苏漓快步走到屋前正要叩门,那门却忽然开了,走出来一身形高大的男子。

    苏漓心底一震,惊喜叫道:“王爷!你没事吧?”她飞快上前抓住了他的手,急切地确认他是否有恙。

    东方泽看到她,微微一怔,“苏苏?!”他看了眼她身后的战无极,目光几不可见地沉了一分,淡淡道:“我没事。”说着,他握紧她的手,紧致的力道让她有些吃痛。苏漓微微诧异。

    掌中肌肤冰冷似雪,连身体也毫无温度,分明是寻他寻了一整夜。东方泽心间一疼,连忙将她紧紧拥住。一双深邃黑眸,在她头顶复杂沉郁。

    感受到他温暖的怀抱,苏漓一直紧绷的心情终于松了一分。一夜艰辛的疲惫如潮水般涌上心来,担忧或是害怕,都无法形容这一夜她的心情!

    “你没事就好!”她轻声地叹道,除了这一句,她竟说不出其它的话来。时至此刻,她才算真正明白了,在她心里他究竟有多重要!先前的保留,认为只要不承诺就可以随时抽身而去不过是骗人骗己!她的心,早已经沦陷在他的柔情蜜意里,不可自拔。

    “末将来迟,请镇宁王恕罪!”战无极上前请罪。东方泽眸光轻轻一闪,淡淡摆手道:“不关你的事。”

    苏漓问道:“公主呢?她有没有事?”

    东方泽双目一沉,不知怎么,周围的气氛突然变得怪异万分。

    苏漓这才发觉,东方泽身上只着中衣,茅屋内传来窸窣声响,她循声一望,只见半掩的茅屋门内,阳璇紧紧裹着东方泽的大氅,妙曼的曲线毕露无遗,正缓缓坐起身来,一旁架起的火堆上,烤着他们两人的外袍。

    苏漓眸光微变,这情形……很难不让人浮想联翩。而阳璇的眼光,与苏漓稍一接触,便飞快地垂下,好似做错事被逮到的小孩子。

    苏漓心间微沉,不由自主地收回了被他握住的手,微微退离半步。东方泽仿佛浑然不觉,只对她道:“你去帮公主穿好衣服,昨晚掉下来的时候,她扭伤了脚。”

    苏漓目光在他脸上停留了片刻,没有多问,轻轻点了一下头,走进茅屋关好了门。只是一间小小茅屋,却被火堆熏烤得温暖如春,与门外冰天雪地狂风呼啸,仿若两个世界。

    “你怎么样?脚还疼吗?”苏漓拿了衣衫,扶着阳璇小心起身。

    阳璇摇了摇头,“好多了,只扭了一下,应该没什么大碍。”她语声轻柔,不知是火烤的原因还是其他,她双颊泛着微红,与平日爽朗直率的神情判若两人。

    苏漓心底不禁又沉了一分,助她穿好衣裳,没再说话。

    回城的路上,苏漓与东方泽共乘乌骓,轻偎在他怀中,她异常沉默。他身上大氅的味道隐隐萦绕鼻端,始终挥之不去的香气,既陌生又熟悉,那是东方泽与阳璇各自特有的气息,混杂在一起的味道。

    她靠在他温暖怀抱,默默地闭上了眼。
(快捷键 ←)上一章:第四十八章 劫后余生的温存返回目录下一章:第五十章 二女共一夫?(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