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架空小说 »重生之惊世亡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一章 爱到绝路!

第五十一章 爱到绝路!

文/莫言殇
重生之惊世亡妃 本章字数:4660 重生之惊世亡妃txt下载
推荐阅读:剑道独尊杀神求魔傲世九重天天才相师斗破苍穹将夜遮天黄金王座重生之温婉医道官途如果遇见下一秒的你杀手房东俏房客校园超级霸主
    夜深人静,乌云盖顶,似乎有一场大雨即将降临。

    东方泽的书房外,空无一人。

    苏漓微觉纳罕,不自觉放轻脚步,盛秦尽忠职守,一向不离东方泽左右,这会儿为何不见人影儿?

    “王爷,”不知不觉她已踏上窗外石阶,书房内,这时传来盛秦的声音:“刚收到消息,郡主府那名纵火的女子逃回京城,极有可能与战无极有关,但追踪到的人都已经被灭口,没找到证据。”

    苏漓心头一跳,此刻她的武功已经与黎苏在世时所差无几,屋内的人说话声极低,她仍然能听得清楚。战无极……不是东方泽的人吗?为何盛秦此刻的语气,对他倒像是万分戒备?战无极为何要助那流放的女子回来纵火?

    她心中疑惑丛生,迟疑了一瞬,立时屏住了呼吸,悄无声息靠近窗前。只听东方泽冷冷道:“能在我晟国的土地上隐藏十几年不被发现他的真实身份,这个人很聪明,心思缜密,做事滴水不漏,这点小事自然不会被人拿到把柄。”

    盛秦愤然道:“当初两王联姻,他假意投效,给王爷送来这凤血灵玉作为贺礼,表面说可以借此验证究竟谁是未来的晟国天子,实际却将这邪玉的真实作用隐瞒不报!他是想利用王爷之手,达成他自己的目的,真是用心险恶!”

    苏漓心底一震,这一切都是战无极的阴谋?!可战无极与黎苏无冤无仇,他为何要这么做?

    苏漓心头情绪翻涌,几乎要冲进去问个仔细,却听东方泽不屑地冷哼一声。

    盛秦又道:“幸亏王爷英明,查到这邪玉在阳光底下会吸附处子之血,将计就计,让他误以为王爷毫不知情,这才顺藤摸瓜,终于查到他隐藏多年的真实身份!否则,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一道银蛇般的闪电,猛地划破夜空,瞬间照亮窗外女子雪白的素颜,霎时间,血色褪尽,惨白若死。

    耳畔随即一声“轰隆”巨响,闷雷滚滚从天边传来,仿佛一下子轰炸在她的脑海里。

    一时间,狂风大作,天地间一片呜咽悲泣。

    她登时睁大眼睛,整个人都呆在了那里!单薄的身躯,在冷风中飘摇欲坠,几乎站立不稳,连忙扶住墙壁,脑子里,一片空白!

    难以置信她所听到的事实!原来处子之血是这样消失的!而东方泽……他早就知情!为了不让战无极有防备之心,他竟然将计就计,送出血玉,这才有了她所受的冤屈和痛苦!

    一直以来,她都这样相信黎苏案与他无关,因此才会放下心防对他倾心以待,信任有加,就连阳璇之事,她也认为,只要不是他亲口承认,她也不会轻易相信,以免误入他人圈套!

    她是这样信任他,但他却一直都在欺骗她!

    为什么?东方泽……你,竟敢骗我!

    双手猛地攒紧,尖利的指甲瞬间刺破娇嫩的肌肤,血一下子涌出掌心。剧烈到无法承受的痛楚,陡然自胸臆中传出,她用力抓紧胸前的衣襟,按住胸口,却控制不住缓缓滑倒在地的身躯。整个人都在控制不住地轻轻颤抖。

    书房里的谈话,仍在继续,每一个字都如利剑剜在她心上,让她手脚冰冷,窒息得想要死掉!

    “既然已经知道了他的身份,王爷,我们该怎么做?”盛秦的声音依旧清晰。

    东方泽道:“等待时机,将他们一网打尽。”

    盛秦点头,突然又想起一事,担心道:“王爷,那凤血灵玉……如今在郡主手中,是不是太危险了?万一她不小心拿去阳光底下……”

    “不会!”东方泽断然截口,“此事无需担忧,你只要谨记,切不可走漏半点风声……”

    后面他们还说了些什么,她完全听不见了。耳边一直回响着那句:无需担忧。

    是啊,他根本不需要担忧,因为她苏漓,已经不是处子之身!

    大雨,这时倾盆而下,劈头盖脸打在她的头脸之上。苏漓深深地吸气,倔强地站起身来,初春的寒意,冰冷刺骨,将她牢牢包裹。

    恍惚中,她似乎又回到了那日的澜沧江里,绝望挣扎,永生难忘。原以为,人生最痛,莫过于当日,然而此时此刻,她却痛恨自己,为何要重生一回?

    那间屋子,她终是没有踏进去,没有问他为什么要那么做,也没问他和阳璇之间到底是真是假,一切答案,在她眼里,都已经失去了意义!

    游魂般地回房,她将房门紧闭,拒绝任何人的关心和探寻。眼底有温热的潮气上冲,酸涩难忍,她用力地仰起头,睁大眼睛,不让泪水涌出。

    早就该想到的,东方泽是什么人?他心思深沉如海,善于筹谋算计,将一切尽皆掌控,就连做戏也是一流!

    枉她千般小心,万般谨慎,最终爱上的……竟然是害自己的帮凶?!这样的她,如何对得起曾经受尽屈辱的自己,又如何对得起为她枉死的母妃?

    难以言说的巨大打击,令她无法承受,只能抱着自己的身子,跌坐在地上。抱紧双膝,仿佛只有借此才能给予自己支撑下去的力量。

    “小姐小姐!”不知过了多久,门外忽然传来沫香焦急的声音,似乎有急事发生。

    苏漓连忙擦了下眼角,飞快定了定神,沉声道:“何事惊慌?”

    “挽心被王爷的人抓走了!”

    “什么?!”苏漓面色一变,惊得站起,不顾门外疾风骤雨,电闪雷鸣,她一头冲进了雨雾,直往东方泽的院子飞奔而去。

    “不知挽心犯了什么错?劳王爷大驾亲自教训!”白衣胜雪的女子,急步走进来,衣衫被大雨打湿,兀自滴着水。她仿若不觉,整个人隐没在黑暗之中,一时看不清脸上的表情。

    挽心脸色煞白,身子僵直一动不动跪在地上,黑衣已被冷汗浸湿,望向苏漓的目光,隐约有一丝忧色。

    东方泽依旧面容俊美如神,但看向她的眼睛里,找不到一丝往日的柔情蜜意!他面色沉冷,坐在书案后,眼底痛楚一闪而逝。见苏漓衣衫湿透,想要上前却又强自忍住,沉默地盯着她看了半晌,方才开口道,“有人在她房里找到些东西。”

    盛秦将一小木盒放在书案上,盖子打开,苏漓目光淡淡扫过,秘册、秘药、沉门门主令牌、金色面具……沉门之物一件不少地躺在里面,唯有在棺材里得到的锦囊,不知所踪。

    苏漓心头一沉,冷冷问道:“这盒中之物,是我让挽心收着的,有何问题?”或许在此之前,她还担心被他知道她的身份,无法解释,如今却是无所谓了。

    东方泽脸色蓦然一僵,没想到她会是这般毫不在意的姿态,就连说话的语气也仿若寒冰砸地,寒意汹涌,他好像突然不认识她了!

    心头一冷,他忍住心底的失望,缓缓举起金色面具,同样冷冷道:“数月之前,须弥山沉门总部,本王亲眼所见,这个面具戴在沉门门主脸上!他死了,沉门内所有重要的东西都没了。有个人利用机关巧妙地与本王周旋,最终被她逃了!”

    “当啷”一声,那面具被他甩手丢在书案上,随即他又飞快抓起一药瓶,面无表情继续道:“这是沉门特有的秘药醉兰,澜沧江沉门第一次对本王暗杀,用的毒就是它!还有这令牌、记录沉门杀人记录的册子,如此多属于沉门的东西放在一处,苏苏方才却告诉本王,这些都是你的?那本王是不是该叫你一声,沉门门主?”

    这么久以来,他一直没有放弃暗中对沉门的追查,那利用机关将他耍得团团转的人,始终是心底隐患,能够在那一场激烈厮杀中存活下来的沉门弟子,实力绝对不容小觑。但这几十号人仿佛人间蒸发了一样,江湖上再找不到半点踪迹,只能说明沉门现在的组织更严密,更隐蔽,可他万万没有想到,他全力追查许久的新任门主,居然就是他即将迎娶的挚爱之人!

    原来她并不全然信他!她也一直在防他!那么她接近他,是不是也别有目的?不,不,他摇头,极力说服自己,苏苏不是这样的人!皇后案她不顾一切地信他帮他,温泉池她与他温存缠绵,绝对不可能是假装的!东方泽内心忽然涌出前所未有的惶然,似乎曾经坚信笃定的一切,在这一刻间动摇起来。

    苏漓面无表情,静静地看着他,听他说完那些话,她的心,忽然沉静如一汪冰潭,先前所有激烈汹涌的情绪,这一刻都被冰冷覆盖。

    看着他眼底的神色变换复杂,她竟忍不住轻笑一声,唇边淡淡讥诮,毫不掩饰道:“王爷的记性似乎变差了,这秘册是阳骁在天门查案时给我的,为何此时又来问我?醉兰我并无印象,苏漓闲来无事爱搜集这些花草药毒,凑巧造出相同之物也不稀奇。面具和令牌是我无意中捡来的,也不知是谁的,看着好玩就收起来了。”她轻描淡写就将一切推开。

    东方泽心间顿时生寒,本想给她机会,听她解释,却不料她选择继续隐瞒!他垂低双眼,五指微张,看掌心空落,唇边浮起自嘲,“我以为,温泉池那晚,你对我已经全心信任,再无隐瞒。”

    说什么永不相负,不过是他一厢情愿。

    提起温泉池那晚,仿佛一道冰锥猛地刺进她心底,痛楚尖锐传来,她抬头,目光冷绝。并不答话,她只是缓缓地缓缓地走到桌案前,苍白到几近透明的手指,拿起面具仔细端详,忽地勾唇一笑,随手便扣在脸上,“面具的确是这世上最好的掩饰,有些人,生来一副高深的面具,他说出的谎话比真话还要真,让人无从分辨。”

    女子冷漠的声音,仿佛这世上最冰冷的嘲弄。

    东方泽沉了脸,目光微闪,语气倏然凝重道:“我知道今日父皇赐婚的事很突然,让你不高兴,但此事……”

    “此事如何,与我已经没有半点干系!”苏漓猛地抬头,冷冷地打断他的话。先前她一句都不问,并不代表她心里真的毫不介意,如今他才来解释,她却已经不想听了。

    金色面具泛着幽幽冷光,完美掩住了她脸上所有表情,一双冰冷的美眸,迸射出彻骨的恨意,再无半分蜜意柔情。

    东方泽心头一震,只听她冷笑又道:“你与阳璇之间是真是假,我并不关心,她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你的,我也再无兴趣知道!”

    她决绝的话语瞬间激怒了他,东方泽脸色立时一变,黑眸染上怒意,腾地起身逼近她:“你这是在报复本王吗?”

    “报复?你不配!”苏漓摇头,冷笑着后退一步,“我只恨没能早些认清你虚伪的真面目!”她飞快地从袖中取出凤血灵玉,红光倏然绽放,顿时将书房蒙上一层不详的血色阴影。

    东方泽眼光一变,有些紧张,“你要做什么?”

    “你紧张什么?是怕我发现它在阳光下能吸附处子血的秘密?”苏漓嘲弄而笑,心却仿佛在滴血。

    东方泽顿时阴沉了脸,“谁告诉你的?”

    红唇浮起一丝冷嘲,她望着他道:“你与盛秦的谈话,不巧被我听到了。东方泽!你的戏,演得真是好,苏漓佩服之极!”

    黑眸邃然一痛,他竟冷然道:“彼此彼此。”

    四目相对,再无昔日心领神会的默契,只有满心伤痛与失望,几步之遥,彷如无形鸿沟,将彼此划为天涯海角。

    原来,这世上最遥远的距离,是人心。

    苏漓深吸口气,痛到极处,她一双清冷眼眸,竟然平静得仿佛一汪死水,不起波澜。

    “王爷认定苏漓是沉门门主,大可将我抓捕归案。”她凛然转过了身,一把扶起了跪在地上的挽心,再不想看他一眼。

    原来她竟是这样看他!东方泽心底邃然一痛,却冷冷道:“不管你是什么身份,都别想离开我身边!这辈子,你只能是我的人!”说罢,他竟拂袖而去。

    她没有阻拦。

    一场隐瞒,一场欺骗,令这场情爱从一开始就仿佛盛开在悬崖峭壁的绝望冰花,绚烂过后,注定要粉身碎骨……
(快捷键 ←)上一章:第五十章 二女共一夫?返回目录下一章:第五十二章 要杀她?(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