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架空小说 »重生之惊世亡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章 敌阵遇故人

第二章 敌阵遇故人

文/莫言殇
重生之惊世亡妃 本章字数:11741 重生之惊世亡妃txt下载
推荐阅读:斗破苍穹剑道独尊医道官途杀神求魔傲世九重天天才相师将夜最终进化遮天黄金王座重生之温婉如果遇见下一秒的你杀手房东俏房客
    苏漓无奈地闭上眼睛,果然是阳骁!他曾以圣女教圣使身份出现过,如今会出现在此也不足为奇,只是为何偏偏赶在此时?!

    阳骁凑过来头,将她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惊喜又诧异地拉着她叫道:“真的是你啊!你没死真是太好了!只不过,你害得我白白难过了这好几个月,你得陪我的小心肝儿!”

    几月不见,他还是这样没个正经。苏漓睁开眼睛,冷冷地看着他。

    似乎这时才想起她穴道受制,忙伸指一点,苏漓体内相冲的真气令她痛苦得几乎要滚到地上。她连忙运气,却一时难以控制,冷汗顺着光洁的额头滚滚直下。

    阳骁看出端倪,面色一凝,没有思索,立刻在她对面盘腿而坐,迅疾抬掌贴上她的,源源不断的力量透过掌心的相接,助她平息体内疯狂流窜的真气。

    一盏茶的时间过后,苏漓的脸色终于恢复如常,阳骁却满头大汗,收回功力,他重重地呼出一口气,看了眼地上已无气息的静婉,这才惊异道:“静左使居然把功力都传给你了!怪不得她会死!这下子,小阿漓你又欠了我一个人情,打算怎么还啊?”他歪着脑袋看她,年轻而张扬的俊脸笑得十分奸诈。

    苏漓没有心情与他说笑,弯腰抱起静婉,淡淡地瞥了他一眼,转身就走。

    阳骁眼光微沉,拦住她笑道:“你要去哪里?你以前可答应过等黎苏案一了,你就跟我去见父皇!为了这个约定,我帮了你,回来后没少挨父皇的骂!你今天既然来了,静左使又死了,你可不能一走了之这么没良心哦!”他表情嗔责,似乎无辜又委屈,但眼底却闪烁着精明的光芒。

    苏漓抬眼看他,没有说话。目光冰冷如雪,仿佛面对的只是一个陌生的人,无论他说什么,她的脸上都看不出丝毫的情绪。

    阳骁怔了一怔,直觉她和以前不一样了,似乎……变得更加冷漠无情。阳骁脸上不正经的表情不自觉地收了几分。

    “苏漓已死。”她冷冷地吐出久别重逢后的第一句话,简单而无情,没有一个多余的字眼。

    一个死人不需要兑现承诺。

    无视他的阻拦,她抬步继续往外走,阳骁面色一凝,忍不住怪叫道:“小阿漓!你比我想象的还要厉害许多。你可知道你一招金蝉脱壳,多少人为你送命?东方泽为了你,变成了一个疯子!他竟然明目张胆屠杀我汴国的公主和使臣,命新晋骠骑将军袁向率军三十万直逼域口,欲将我汴国夷为平地,真是猖狂至极!”

    纵然数月以来,她拒绝听到有关于东方泽的一切消息,但那些传遍四方天下皆知的事情,总在各种地方以各种方式不受控制地传进她的耳朵里。苏漓脚步立时一顿,却没有回头。

    阳骁紧紧盯着她有些僵硬的背影,再度笑道:“如果他知道你还活着,而且在汴国,你猜他会不会不顾一切地跑来找你?”

    苏漓的目光瞬时冷沉下去,眼底杀机一闪而逝,“你敢威胁我?”

    手腕一翻,袖中冰冷的利刃瞬间指向他的咽喉。静婉姑姑所受之苦痛,她尚未跟他们算账,还有当年母妃被追杀,一定和汴国皇室脱不了干系!

    杀气,一瞬间盈满了这间密室,锋锐的利器逼在眼前,阳骁目光微微一怔,却没有任何惊怕表情,反而两手一摊,面上带着笑意,一副请君随意的表情。

    苏漓不禁眯了眯眼,目光冰冷,道:“你们要打仗我管不着。我只想带静婉姑姑离开这儿!休要拦我,拦我者死!”

    手中的利刃往前递出一分,紧逼他的咽喉。阳骁故作吃惊地瞪大眼睛,伤心叫道:“小阿漓,我刚刚才好心救了你,你不会恩将仇报吧?”

    苏漓面色一凝,冷冷道:“助我离开这儿,我保你能好好当你的四皇子。绝无后顾之忧。”

    阳骁撇嘴,“你没信用!答应了我的事都不算数!我不管,今天你不帮我,我就死在这儿好啦!”说着,他竟然一屁股坐了下来,对着她一呲牙。竟然耍起了无赖。

    苏漓怒气涌上心头,却发作不得。她深知这个阳骁向来不喜欢按牌理出牌,随心所欲惯了,威逼利诱只怕都难以奏效。一时脸色阴晴不定。

    阳骁故作深沉地叹气,“小阿漓,你跟我进宫一趟,就这么难吗?也许……见了父皇,你能得到你想要的答案呢?!况且有我在,没人会伤害你!”

    苏漓定定看了他半响,不能否认,他的确想知道母妃和汴国皇室的关系。还有当年下令追杀母妃的,究竟是不是汴国皇帝?如果他们之间是亲人,为何要如此狠心?

    “我可以跟你去,但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阳骁目光一亮:“你说。”

    “派人将静婉姑姑的遗体送去晟国和前沉门门主合葬。”

    “这个有点难,边关在打仗……”

    “你一定有办法。”她面色冷淡,神情却很坚定。

    阳骁想了想,举手妥协道:“好吧,我答应。”

    “我的身份,你必须保密。另外,将敲碎静婉姑姑腿骨的人交给我。”

    “你这哪里是一个条件,根本就是三个……”阳骁苦着脸叫道,眼睛里却并无一丝不满。

    苏漓冷眼看他:“应是不应?”

    “应应应,我全都答应!”阳骁连声应完,凑过来看着她的脸,好奇问道:“我有一个问题,你脸上的胎记怎么不见了?”

    苏漓没有回答,径直开门叫来挽心四人。封闭的屋子里,不知何时多出一个人来,他们守在外头竟然毫不知情,当下都吃了一惊,却默契地没有多问。

    阳骁忽然见到四个高手,不由咂了咂嘴,“小阿漓,这四块木头是你的人?”

    项离翻了个白眼,正想说话,一转眼看到挽心警告的眼神,只能抬头望天。

    苏漓冷冷道:“前面带路。”

    阳骁咧嘴一笑,“好哇,不过进了宫,你们可不能乱说话哦。”他笑眯眯的脸上没有半分不正经,全是警告的神色。

    四人心底暗惊,只看了苏漓一眼,没敢多话,跟随阳骁一起走入密道。这条密道竟然直通皇宫,他们快走半个时辰就到了。

    汴国皇城地势较高,广阔的蓝天就在头顶,白云流动穿梭在并不特别精致但却气势恢宏的建筑群,有种自然的粗犷美,雄伟而又壮阔,令人肃然起敬。

    不等通报,阳骁拉着苏漓大步走进勤政殿。其余四人留在殿外守候,门口的太监躬身行礼,竟然也不阻拦。

    汴国皇帝年至六旬,精神尚好,只眉宇间流露出些许的苍老之态。他身穿龙袍,坐在御案前批阅奏章,五官轮廓清晰分明,依稀可见年轻时的英姿俊貌。

    “父皇,您看儿臣给您带谁来了?”阳骁一只脚尚未踏进屋里,欢悦洪亮的嗓音已经传了进去。

    已过六旬的汴国皇帝正埋首御案批阅奏章,听到这个嗓音,倦怠的面容不由自主绽出一丝笑意,头也不抬地问道:“你又有什么花样啊?”平常威严无比的声音,只有在面对他最疼爱的小儿子时,才会充满身为人父的慈爱。

    阳骁兴高采烈地进屋,见父亲竟然无动于衷,仍在埋首政务,不禁皱起眉来,三步并作两步跳了过去,不满地叫道:“父皇!您又不听太医的叮嘱!太医说了,您要多歇息,不能累着!”

    他一把夺过皇帝手中的奏折,皇帝竟然也不生气,只是缓缓从御案间抬起头来,无奈地看着他。

    “骁儿,别闹!父皇有正经事!快拿来。”

    “什么正经事,也比不上儿臣给您带来的这个人重要!”阳骁嘻嘻笑道,邀功般地指向苏漓,“父皇,您看!”

    汴国皇帝疑惑地转头,朝他手指的方向看去。一见到苏漓的脸,他整个人浑身一震,手中朱笔掉在桌上。

    “昔皇妹?!”皇帝不敢置信地叫了一声。惊讶地站了起来。

    苏漓心底一震,同样吃惊地抬头看他。这个年迈的皇帝……口中的“昔皇妹”,叫的是她的母亲吗?难道母亲是汴国的公主?

    她心头微微一凝,皇帝已飞快地绕过御案,表情复杂而激动,一步步朝她走过来。沉重的脚步声,在庄严而寂静的宫殿里,荡起重重回响,仿佛踏在人的心上。

    苏漓脑子里顿时浮现出静婉姑姑临死前的面容,心中一冷,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冷淡而戒备地行礼:“苏漓见过汴皇!”

    汴皇神情一怔,前行的脚步蓦地凝滞住,“苏漓?”他闭了闭眼睛,睁开后,微微浑浊的双目变得清晰起来。眼前的女子年轻的面容,与十八年前他所熟悉的那人有七八分的相似,而这女子此刻脸上的冷漠,却与他最后一次见她时的表情如出一辙!

    “父皇,”阳骁大步走过来,扶了皇帝,笑道:“她可不是皇姑母,她是儿臣之前跟您提过的明曦郡主!怎么样,像不像?”

    汴皇不由自主地轻轻点头,“像,像极了!这眉眼,这气质……朕看着你,就好像看到了十八年前的昔皇妹!你……叫苏漓?多大了?”皇帝语气亲和的问道,目光却十分复杂,来回流转在她的面庞,似是想透过她的脸,找寻久远的记忆。

    苏漓垂眼道:“回汴皇,苏漓今年十七。”

    “哦,十七,一个女子最好的年华……昔皇妹就是在这个年纪离开朕的。”汴皇不无惆怅,叹息着问道:“你是她的女儿?她可跟你提起过朕?”

    从来没有。

    这也是苏漓心头尚未能解的疑惑!看汴国皇帝的表情,应该和母亲感情深厚,可为何母亲从不跟她提汴国?

    “回汴皇,民女苏漓是晟国苏丞相次女,不知皇上口中的‘昔皇妹’又是何人?”她抬头平静地问,看上去似乎并不在意答案,但其实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等待这个答案,已经很久了。

    汴皇定定地看了她半响,轻声地叹道:“她……是朕的堂妹,名叫阳昔,也是我们汴国唯一一位非皇帝所出却有着公主封号的容昔公主!小的时候,她最喜欢黏着朕,长大后……”仿佛想起让人难过的往事,他顿住话,声音有几分伤感,“唉,果然年纪越大越容易想起往事。朕,真的是老了!”他叹息着走回御案,阳骁忙扶他坐下,笑道:“父皇一点也不老,您只是想念亲人了!”

    “亲人……”皇帝面色柔软一分,“是啊,朕的确是想念亲人了。只可惜她如此年轻就……唉!”他望向苏漓的目光带着复杂的怀念,还有发自内心的遗憾和惋惜。

    苏漓一愣,原本以为汴皇是个冷酷无情之人,却没想到会是这样。她忍不住心思翻涌,问道:“汴皇提及故人,如此伤感,应是个重情之人,但不知为何当年却要那般狠心地赶尽杀绝?”

    “你知道当年之事?”皇帝微微讶异,回头看向阳骁,“是你说的吗?”

    阳骁摆手道:“大概是静左使告诉她的。儿臣在圣女教总坛遇到她的时候,静左使死在她身边,并且在临死前将毕生功力都传给了她!”

    “圣女教?”皇帝的表情更为吃惊,望向苏漓道:“你是如何找到的圣女教总坛?”

    苏漓目光轻闪,淡淡道:“我见过沉门密道的机关布置图。”

    “沉门密道?”皇帝又是一惊,“你的意思是,沉门密道和圣女教的密道十分相近?难道晟国沉门是玄机所建?”皇帝若有所思,目光一沉。

    苏漓淡淡点头,不愧是皇帝,她只一句,他便能立刻想通关节。皇帝问道:“听说你是沉门的门主?”

    “曾经是。”如今苏漓已死,为不引人注意,挽心才是明里的门主,她已退居幕后。

    皇帝道:“你见过机关布置图,想必也应该见过玄机盗走的情花?”

    “见过。”

    “你认为情花这种东西是轻易可以让人盗走的吗?朕若真要赶尽杀绝,从静左使第一次私下请玄机帮忙的时候,他们就都已经死了!”

    苏漓心头一震,惊讶抬眼,皇帝又道:“你既已知圣女教与我们皇家有牵连,那朕也不瞒你,圣女教表面是江湖门派,其实是皇家秘密的杀手组织。昔皇妹叛离以前,这个机密除了圣女本人和当朝皇帝,不会有第三人知晓。所以每一任的圣女都出身皇室,为保忠诚和机密永不泄露,圣女教有个规矩,圣女终生不得嫁人!”

    原来如此!但未免太过冷酷无情了些。苏漓蹙了蹙眉,没有说话。

    皇帝继续道:“因此,昔皇妹的叛逃,不仅仅是叛教,更是叛国!朕派出去寻找她的又岂止圣女教三大长老!只是……朕有吩咐,只可活捉不可伤她性命,因此才令他们诸多顾忌,办起事来缚手缚脚,昔皇妹才能屡次逃脱。朕……明知如此,却仍然不忍心对她狠下杀手!朕的诸多兄弟姐妹之中,她虽不是与朕最亲的,但感情却是最好的。”

    说到此处,他顿了一顿,难过又道:“朕,一直给她机会,希望她能回心转意,朕……甚至还让人告诉她,朕可以允许她生下孩儿,但她却铁了心要离开!她……终究不肯信朕会善待她的孩子!”

    皇帝仰起头来,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无奈而又伤感。

    阳骁劝慰道:“父皇不必难过,小阿漓这不是来了吗,只要父皇像疼爱儿臣一样的疼爱她,相信皇姑母在天有灵,一定会明白父皇的心。”

    虽然苏漓并没有承认,但似乎他们都已经认定了她就是容惜今的孩子。

    皇帝点了点头,朝苏漓招手道:“阿漓,你过来。”他威严的脸上带着慈爱的表情,苏漓迟疑了一分,朝御案走近。

    皇帝看着她的脸,叹息道:“朕此生也有不少子女,最疼爱的,只有骁儿和璇儿。”提到阳璇,他脸色黯淡几分,“如今璇儿已经不在,以后你就留在朕身边,朕会把你当成女儿一样的看待。”

    突如其来的恩宠,令苏漓很不适应。当初阳骁在晟国千方百计想夺走指环,如今她人在此处,汴皇却对指环只字不提。

    苏漓眉心微沉,还未开口说话,阳骁已然笑道:“父皇,为何是女儿?当儿媳不行吗?儿臣可是对小阿漓喜欢得紧呢!小阿漓,当初在晟国你没有选我,现在到了汴国,你嫁给我,我保证让你每天都开开心心!”他笑嘻嘻地望着她,看似满不正经,眼底却精光闪烁。

    皇帝的目光也朝她看过来,似乎乐见其成。

    苏漓平静道:“多谢汴皇和四皇子厚爱。苏漓一介民女,实在担当不起。”

    圣女教与母妃还有皇室的谜团,她已经弄清楚了,无意在此多留,正要告辞,这时,门外传来太监凝重的声音:“启禀皇上,边关急报!”

    皇帝脸色一变,“传。”

    勤政殿大门打开,太监领着一名风尘仆仆地将士进殿,那人远远地跪下,急声道:“参见皇上!”

    “边关是否有变?快说。”

    “启禀皇上,晟军诈败,引忽尔都将军进了迷原谷,我军两万精锐将士被困瘴气山林。林里瘴气之毒甚重,我军无人能解。”

    “有这等事!”皇帝拍案而起,肃容冷目,与方才的和蔼悲伤大相径庭。他怒道:“好狡猾的晟国人!”

    阳骁脸色也变了一变,安抚道:“父皇先别动怒。”

    皇帝问道:“你有办法?”

    阳骁看了眼苏漓,摆手命那将士和太监都退了出去,这才笑道:“儿臣对医毒药理并无研究,但若是小阿漓肯帮忙,我想解救忽尔都将军脱困并不是问题。”

    苏漓皱眉看他,冷冷道:“我只略通花草药理,对山林瘴气并不了解。”

    “你手下有人了解就行了。”阳骁朝她笑道,“小阿漓你有所不知,圣女教每一代都有一位长老精通医毒药理,历代之中,以玄机长老最为出色。我们所用之毒,大多出自他手。听闻他培养的四大杀手,各有所长,其中一人必定精通此道。”

    苏漓知道他说的是江元,可她并不想卷入两国战争的是非当中。

    阳骁却道:“刚才我可是救了你一回,不然你已经走火入魔了!现在我有困难,小阿漓你难道忍心看着不管吗?”

    他偏着头看她,故意做出一副哀怨又可怜的表情,其实心里算得比谁都精。苏漓眉头微皱,沉默片刻,“我只负责解毒救人。”

    阳骁立即眉开眼笑,“那我们快走吧。”

    “等等,我有个条件,你们要替我保密身份。”

    “那是当然。东方泽屠我汴国使臣,杀我皇妹,我巴不得他这辈子都不知道你还活着!让他抱着他的皇位孤独终老,痛不欲生,我才觉得痛快。”阳骁灿然大笑,眼底的愤恨却掩饰不住。

    皇帝的目光瞬间阴沉,朝苏漓点了点头。

    不知为何,听到阳骁这样说,她的心控制不住抽了一下,竟然泛起一丝不该有的疼痛。她强迫自己忽略它,昂起头,远远望向那皇城高墙之外,阴云密布的天空。

    时间紧急,阳骁只带了贴身侍卫石侩石敬两人,与苏漓一行五人,赶往边关。快马加鞭,连着赶了半月路程,终于顺利到达汴国边境域口。

    作为汴国最重要的军事防守之地,域口虽繁华热闹,却治安严谨。苏漓一行人路过街市,直奔驻扎在域口南面的汴军大营。

    守门士兵认得阳骁,慌忙行礼:“参见四皇子!”

    阳骁的脸色难得地正经,摆手问道:“皇叔人在何处?”

    “回四皇子,王爷与众位将军正在中军大帐议事。”

    “带小王过去。”

    “是。”

    一行人来到中军大帐,帐外的两名侍卫立刻上前拦住:“萧王有命,议事期间,任何人不准擅入!”

    阳骁抬头道:“好大的胆子,连小王你也敢阻拦?石敬。”

    “是!”他身后一名侍卫应声一闪,刀已架上那人脖子。阳骁冷哼一声,带着苏漓等人昂头大步而入。

    帐内正在议事的将军们面色尽皆一变,回头见是他,全部愣住。坐于首位之人,身穿帅袍,在一众身形高大、面相粗犷的将领之首,更显得他面容阴柔俊美,但周身气息,却强势冷硬,俨然有王者之势。他一见阳骁便冷了脸色,眼光在他身后五个戴着诡异面具的陌生人身上停住。

    苏漓抬眼,望见那人面容,心里微微一震。此人应该就是阳骁口中的皇叔、侍卫所说的萧王——阳震!他的五官轮廓,竟然和她的母妃有几分相像!苏漓不禁多看了他几眼。

    “皇叔,众位将军,多日不见,各位别来无恙?小王真是想死你们了!”阳骁一贯的吊儿郎当的表情,很不正经地笑容,令这中军大帐原本严肃的议事气氛变得十分诡异。

    有人想笑,连忙低下头又忍住。这位四皇子总是爱油腔滑调,似乎众将领们都已经习以为常。

    “四皇子不在皇城待着,跑来边关做什么?”阳震鹰一般锐利的眼神,直盯着苏漓,“你身为皇子,随意带生人直入军营,擅闯议事大帐,该当何罪?!”他声音严厉,显然十分不悦。

    阳骁似乎分毫不觉,上前嘻笑道:“哦,侄儿也想在皇城里听听曲儿找找乐,可是父皇偏要小王来宣旨!”说着,他从怀中掏出汴皇手谕,浑不在意地晃了晃。

    众人吓了一跳,立刻哗啦啦跪倒一片。

    阳骁笑意加深,挑眉看了阳震一眼,“萧王接旨。”

    阳震迟疑的眼光一闪,缓缓地跪倒。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着四皇子阳骁带沉门众人前去天门迷原谷解瘴毒之困,萧王全力相助,不得有误,钦此。”

    “臣,遵旨。”阳震躬身接过圣旨,面色几不可见地一沉。

    “他们是沉门中人?”阳震收起圣谕,目光扫过苏漓的脸,微微一顿,只觉得这名女子面具后的一双眼,清光冷透,慑人心魂,有种说不出的熟悉感。

    “沉门?”一人惊讶接口,脸色大异,思索问道:“就是晟国最有名的江湖杀手组织?”

    这个声音很熟悉,苏漓抬眼一看,竟是当初随忽尔都出使晟国的师爷速穆!他站在阳震身后,先前苏漓没注意到。

    阳震沉声说道:“既然奉皇命前来相助,为何戴着面具,不敢以真面目示人?莫非,这面具后头,藏有见不得人的秘密!既然要留在军营,就得摘下面具!”他身形一动,转眼就到了苏漓面前。

    高大的身躯投下阴影,几乎将她笼罩。苏漓身形未动,只是略略抬头,望着眼前的人,他原来是自己的至亲的人啊!

    阳震也在看她,带着惊讶和犹疑。

    阳骁笑嘻嘻地走上前来,忽然一指苏漓身后的挽心,笑道:“这位是沉门新任门主沉香,其他四位是沉门门主手下四大杀手。沉门中人行走江湖从不以真面目示人,皇叔应该有所耳闻吧?!父皇此次特许他们前来相助,见任何人都无需摘下面具。”

    阳震登时目光一沉,却仍然紧紧地盯着苏漓:“区区一个小小的江湖门派,有何能耐助本王一臂之力?来人,带四皇子他们下去歇息。”

    阳骁目中冷光一闪,笑嘻嘻道:“听皇叔说歇息,侄儿赶了几天的路,真的好累好想睡觉,可惜父皇有令,忽尔都将军乃我汴国第一名将,绝不能困死山林!小王在父皇面前夸下海口,救不出将军,要被军法处置!到时候真要永远睡觉了。”

    他苦着一张脸,全然是一幅无可奈何的模样。底下众人又忍不住露出笑声。

    “小王可不想被父皇处置,皇叔就当可怜侄儿,赶紧帮帮我们,送我们去迷原谷吧。”阳骁脸上露出了浮滑的笑容,哪有半点困倦之态?救人如救火,皇帝的命令敢不遵从,即使他身为皇子也一样获罪,更遑论帐中各人了。一时间众人的脸色立刻肃穆起来。

    此刻站在帐门边的一人说道:“四皇子有所不知,天门山迷原谷瘴气甚毒,从未有人敢轻易进去。若不做好准备,恐怕……”

    “将军无须担心。”挽心淡淡开口,“我们就是来解除这瘴气之毒的。”

    那人微微一怔,微有惊异,显然没料到她是个女子,立刻躬身道:“阁下若真能解这瘴气之毒,那忽尔都将军与我两万汴军就有救了。”

    阳骁抚掌笑道:“好,不如就请于将军带我们前去吧。”

    于将军下意识地看了阳震一眼,阳震目光一冷,令道:“于将军,你率领一支精锐军队,带四皇子前往天门山迷原谷。”

    于将军立刻俯首道:“末将遵命。”

    阳骁眼露精光,笑容未减,哈哈笑道:“多谢皇叔!皇叔记得为侄儿准备一桌好酒好菜,等侄儿回来享用,告辞了。”

    阳震眼眸一沉,没有说话,目送着一行人上马,渐行渐远,眼光却一直停留在苏漓的身上。这个人,为何给他那样熟悉的感觉?

    出了域口,便是天门山。忽尔都等人被困之地位于天门山西面迷原谷。谷中地势奇特,山石林立,黑雾缠绕,终年不散。平常无人敢入。

    穿过石林,就到迷原谷入口,一股湿热之气扑面而来,阳骁目光微沉,低声问道:“小阿漓,怎么样,你有没有把握?”

    苏漓微微皱眉,一股腐味伴随着隐约的臭气,淡淡充斥在湿热的空气里,山林入口一条浅浅小溪,颜色发绿,的确是瘴气之象。

    “鬼使。”苏漓闭了闭眼,仔细地分辨着气味,转眼看向江元,他目光一闪,从袖中掏出一个瓷瓶,倒出药丸分给大家,淡淡道:“此药可避瘴气,只要三个时辰内离开山林,可保无恙。”

    服下药,阳骁一马当先,冲向谷内。于将军连忙指挥士兵们跟上。

    越往里走,越是腥秽逼人。

    很难想象,这样重的瘴气山林里,无食无水,一日都嫌漫长,但忽尔都等人已被困于此地半月之久,如何才能活下来等待支援?阳骁一反常态,收起不正经的笑容,脸色凝重起来。

    不多时,零落的尸骨就在眼前,有些已经腐烂,有些是新添的。

    苏漓皱起眉头,众人一齐加快脚步,很快就看到草木林中,大批的将士,或倒或坐,大多面色灰暗,有不少已经失去知觉。于将军内心一紧,忍不住叫了起来:“忽尔都将军!”

    众将士也纷纷大声呼唤,终于,在前方人堆中传来一声微弱的回应:“我在这里!”

    众人闻声一瞧,前方不远处有棵大树,树下坐了不少人,其中一个头戴盗甲,面色发黑,正是忽尔都。阳骁快步冲过去一把扶住他叫道:“将军!”

    苏漓连忙从袖中掏出一个小瓷瓶,揭开瓶盖,放到忽尔都鼻下晃了几晃。忽尔都悠悠清醒,看到阳骁,他立刻激动叫道:“四皇子?!”

    阳骁点头,扶起他道:“将军什么都不必说,先试着运运气。”

    忽尔都依言闭上眼睛,运了运气,果然气息畅通无阻,这才长长地舒出一口气。起身跪谢道:“多谢四皇子救命之恩!”

    阳骁笑道:“不必谢我,要谢就谢她吧。”他指了指身旁的苏漓,笑容神秘。

    “多谢这位……”他抬头看着苏漓,此人身形纤细,眼光清冷,感觉似乎有两分熟悉,他惊疑问道:“不知阁下如何称呼?”

    “妙使。”苏漓淡淡道。

    忽尔都张了张嘴,似乎对她的冷淡有些不知所措,苏漓没再多说,转身去解救其他的人。查看之下,发现竟然有不少士兵还有气息,连忙将解药分发下去,为他们一一解毒。忽尔都与士兵们被困此地,无粮无水,全靠饮死去马的血,才支撑到此时,虽然解了毒,也全身乏力,行动都有些困难。阳骁命人带了水和食物,众人用过后,方才恢复了些原气。

    苏漓低声道:“赶紧离开,否则恐怕有变。”

    阳骁连忙扶起忽尔都上马,整顿队伍,清点人数,两万精兵如今只余下三千多人,得到支援救助,众人立刻精神大振,鼓舞斗志向迷原谷外走去。一路行进虽慢,还算顺利,一个时辰之后,大队人马终于走到了谷口。终于呼吸到新鲜空气,众人忍不住齐声欢呼,苏漓突然一抬手,沉声叫道:“停步!”

    众人立刻严阵以待。

    前方石林浓雾氤氲,隐约有人影一闪而逝,她飞身跃起,足尖试探轻点一块巨石,只听“轰隆”一声,巨石竟一分为二朝两边骤然分开,其间碎石如万箭并发,直朝苏漓激射而来。

    苏漓心中一惊,挽心、阳骁等人脸色大变,五条身影齐齐动作,欲飞掠过去救人,却见苏漓身形急退,在半空中,纤臂一振,袖袍迎风鼓动,一股强大的劲力猛地自她周身散发出来,震得夺命碎石立即如飞灰四散。

    苏漓看着自己的手,内心也颇为惊异。没想到静婉姑姑的内力,竟如此强大!体内突然气血翻涌,似有两股力量相互排斥,苏漓一惊,正待运气调整,那种不适却又突然消失无踪,仿佛根本没有存在过。

    阳骁凑上前来,惊讶地低声叫道:“哇!小阿漓,你得了静左使的功力,变厉害了!以后不能欺负我哦!”

    苏漓没有理他,目光直盯着前方石林。

    “看来有人借此地特殊地势摆下阵法,想将我们困死于此。”项离轻轻皱眉。

    “啊!”众将士们无不惊呼,刚一只脚才从鬼门关撤回去,转眼又要踏进去,怎不叫众人心生绝望。有人不忿叫道:“冲进去跟他们拼了!”说完不等众人阻拦就想往里冲。

    忽尔都立即怒声道:“所有将士听令,没有本将命令,任何人不得擅自行动,否则军法处置!”

    “是。”众人齐应,停在原地,再不敢有所动作。

    “小阿漓,你可看出这是何种阵法?”阳骁收了脸色,附耳低声问道。

    苏漓没有回答。

    刚才那一跃起的瞬间,她看到这片石林形状奇特,似有九门八方,不由想起当初岐山狩猎大会上的九门八卦阵。此阵原是晟国开国皇帝最宠信的军师所创,后经数次改良,愈加变幻莫测。整个晟国只有两个人会摆此阵,其中一个就是袁向。此次袁向领兵,先设计引忽尔都入毒瘴,再在瘴气山林外布下死阵,若非苏漓到此,无论汴军派多少人来营救,最终都将困死于此。

    要想离开此地,必先破阵。九门八卦阵变化莫测,虚实不清,机关密布,威力无穷,一但走错,随时会被乱石穿心而死,比方才危险数倍。当初狩猎大会东方泽曾暗中指点,她对阵法有些了解,虽然如今情形有所不同,但一个阵法的生死之门,应不会有变。

    “我需要九个人。”苏漓终于开口,淡无情绪。

    “好!”阳骁笑逐颜开,立刻叫道:“忽尔都将军、于将军,石侩、石敬,随本皇子助妙使破阵!其余人等,原地待命,啸声为令,全力冲出阵外,不得有误!”。

    “是!”千人同应,士气大增。

    苏漓心头一震,看惯了阳骁吊儿郎当的模样,想不到他号令三军,竟然气势不输给忽尔都。此人,年纪虽轻,却是个人物。

    “众将听令,南入坤门!”苏漓沉声叫道,九道人影如飞鸟掠起,瞬间隐没在巨石之后。

    “顺西南,破离位中。”清冷的声音发出指令,九声轰隆巨响从不同方向同时传出,随后还传来兵器相击之声,显然破位之人遭遇了伏击。苏漓暗想,巨石摆阵之后必有攻击之人,以他九人的武功,对付兵卒应该绰绰有余。

    忽尔都一刀砍翻守在位门后的晟兵,手心冒出冷汗,心想他们九人之中,若有一人不能一招杀敌,岂不是要坏事?当下凝神贯注,静听声音。

    不多时,耳边又传来女子的声音:“顺东南,破乾位……”

    九人动作奇快,不一会便解决了阵门后守卫之人,破阵如破竹,转眼间九门中晟军伤亡过半。

    这时阵外忽然响起一道浑厚男声:“阵中何人?为何懂我晟国秘阵的破解之法?”

    惊闻此声,阵中诸人脸色皆变,苏漓更是惊得抬头,目光倏然大变。

    这声音……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章 身世之谜返回目录下一章:第四章 相认(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