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架空小说 »重生之惊世亡妃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四章 谁能掌控他的心

第十四章 谁能掌控他的心

文/莫言殇
重生之惊世亡妃 本章字数:9038 重生之惊世亡妃txt下载
推荐阅读:重生之温婉如果遇见下一秒的你黄金王座杀手房东俏房客校园超级霸主遮天邪魅总裁复仇妻异界之逆天诛神将夜洪荒道尊恐怖通缉令天才相师隋唐之纨绔天下傲世九重天
    大雨倾盆而下,湿润的泥土清香随之而入,那人气息收敛得极好,她一时竟分辨不出是谁,但能感觉到此人并无敌意。黑影悄悄靠近床头,俯下身,突然,“噗”一声笑了出来,“原来你也没睡啊!”

    苏漓睁开双眼,阳骁双手撑在她脸侧,一张俊容带着欠扁的笑悬在她头顶上空,笑得肆意。

    苏漓皱眉道:“大半夜你不睡觉跑我屋里做什么?”

    “女孩子都怕打雷,我担心你会睡不着,特地过来陪你。”他说得一本正经,明亮的双眼笑如弯月,在黑暗中熠熠生辉。

    苏漓翻了个身,淡淡道:“我很好,不需要人陪。你回去吧。”

    阳骁仿佛没听到,转身坐到床边,专注地望着她。

    苏漓被他看得浑身不自然,冷冷道:“还不走?”

    阳骁笑道:“看美人入睡是一种享受,怎么能走。”

    苏漓脸色一沉,翻身坐起,叫道:“阳骁!”

    “哎!”他居然得寸进尺,立即凑过脸来,“什么事?”

    “再不走别怪我不客气。”

    “你这么凶干嘛!反正你也睡不着,两个人一起说说话多好。况且……你这么紧张我,又何必狠心赶我走?”

    “你说什么?”

    “你紧张我啊!你今天都为我掉眼泪了,正掉在我身上,衣服都打湿了。”

    黑暗中,他的声音格外温柔,令气氛也莫名地有了几分暧昧。

    苏漓心头一跳,却转开了眼,冷冷道:“不过做戏而已。早知如此,我就不该帮你,让你被人毒死。我也清净了!”

    “哈哈!你才不舍得!”阳骁怪叫一声,突然爬上床来,不等苏漓有所反应,他一把抱住她,低声道:“阿漓,我问你,如果今天我真的死了,你会不会有一点点难过?”

    暗夜里,他目光亮得灼人,身上散发出清朗温暖的气息,轻柔地围裹住她,眼中少有的认真神色,似乎她的答案对他意义非凡。

    他死了,她会真的难过吗?她也在心底问自己这个问题。苏漓望着近在咫尺的俊朗少年,一时竟不知该如何作答。

    外头哗哗的雨声,掩饰悸动的心情,感官却变得格外敏感。一道闪电划过,苏漓只见他的脸,离她越来越近,唇几乎要挨上她的……

    他再按捺不住,忽地笑出声来。

    “阳骁!”苏漓声音忽然变得很冷,显然动了怒,他却放开了她,倒在床上笑的喘不过气,全然没个正经,“你,你刚才很紧张啊。”话音未落,只听“咕咚”一声,人已经掉在了地上,摔了个四脚朝天。

    阳骁惨叫一声,居然被她踹了下来!

    苏漓冷冷地望着他,“出去!倘若你再敢开这种玩笑,我会让你永远也笑不出来!”

    阳骁怔住,愣愣地看了她一会儿,方才起身走向门口,出门前他脚步顿住,轻声说道:“如果可以,我倒情愿一辈子笑不出来,换你这一世开心到老。”

    苏漓心中一震,门轻轻合上,高大的身影已不复见,苏漓不由自主捏紧了双拳,开心到老?她唇角微微一动,却发现根本笑不出来。

    方才的事,她知道阳骁只是与她调皮玩闹,并不会真做出什么事,但是……她仍然感到害怕,害怕那种亲近的感觉所能激发的记忆……

    被阳骁这一闹,她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了。

    雷声轰隆依旧,大雨瓢泼,拍打廊柱,犹如惊涛骇浪,这样的鬼天气,总让她不自觉想起离开晟国的那天。

    跳下澜沧江的那一刻,她头脑中真是一片空白,倘若没有事先安排好一切,就那么死了,或许也不错。仇报了,冤伸了,她活着还是死去,并无多大关系。

    披衣起身,她沿着长廊缓缓而行,看着倾天雨幕将天水连接,湖中青荷渐已凋残,她的心里又浮起不可自抑的疼痛。

    从袖中掏出夏伏安的那块锦帕,这绣景像极了禁苑雪景,那个冬天是那样寒冷,而这个雨夜,却似乎比那冬天更冷几分。她伸手去接雨,颗颗豆大的雨珠在她手掌上溅开,碎落碧湖,徒留掌心一片寒凉的湿意。

    对面好像有一道视线凝定在她身上,苏漓抬眼,微微眯起,滂沱的雨幕另一端,竟也站了一个人!

    是个男人。

    黑夜之中他墨发乱舞,身影颀长,站在距此不远的长廊上,与她隔空相望。苏漓心底一怔,脚下无移动,眼见那人朝她走了过来,她的心忽然止不住砰砰直跳,撞击着胸腔,难以平复。

    可当她看清楚他的脸,心顿时狠狠沉了下去。

    原来是夏伏安,她竟险些将他看成是另一个人!真是无可救药!微微闭了闭眼睛,将手中锦帕默默收回袖中,心底一片苍凉,原以为她已将他赶出她的视线,却不料她眼中仍处处是他的影子!

    为什么?

    她望着茫茫雨幕,内心有了一丝惶然。

    夏伏安目光轻轻一闪,缓缓走到她身侧,一股浓郁药香混合着几不可闻的淡淡清爽气充盈鼻间,有一点莫名的熟悉,更多的却是陌生。

    他微微叹息:“静夜听雨,勾人心事。想不到还有人和我一样。”

    苏漓收回目光,冷淡道:“雨夜寒凉,夏管事当心寒毒复发。”

    夏伏安轻声一笑,似乎浑不在意,淡淡自嘲:“寒毒发作也不过身痛数日,怎比得内心煎熬,日复一日。”

    苏漓微微一怔,他望过来的眼神,忽然有了几分难解的忧伤,她不禁皱了皱眉,不欲与他多说,转身就走,只听身后他低声道:“圣女深夜不眠,来此听雨,难道不是心有所触?”

    苏漓脚步微顿,没有回头看他,只冷冷笑道:“自作聪明。”

    他却叹道:“再多的面具,也只能掩盖一个人的面容,却藏不住内心真正的痛苦。”

    苏漓身子一震,脚步却不再停留,她疾步进屋,将房门紧闭,好似要逃避着什么。

    雨仍然在下,雷声滚滚,苏漓心情纷乱,始终无法入眠。临近天亮,她方才朦朦胧胧的睡着了一会,醒来只觉得头脑发沉。窗外的雨声小了,她起身走到窗前,推开窗子,湿润的空气清新扑鼻,她深深地吸了口气,头脑也为之清醒几分。深夜长廊下男子的身影,已然不在,昨夜的几句交谈,仿佛只是一场错觉。

    雨丝轻柔,飘落空中,碧湖之中残荷随风轻摆,这个秋季,已然无声无息地到来,她心中恍然生出几分萧瑟凉意。

    洗漱完毕,门扉轻响,她平静道:“进来。”

    夏伏安缓步踏进房来,将早膳放在桌上,神色淡淡,未见倦怠,仿佛昨夜的迟睡对他没有丝毫影响。托盘里照例是几款精致小菜,配一碗鸡汤馄饨,荤素适宜,色香味俱全。

    苏漓没说话,只坐下默默地用膳,夜里没睡好,她没什么胃口,可鸡汤的香气,鲜美的馄饨,滑落腹中立即勾起了几分食欲,她忍不住吃了一个又一个,很快用了小半碗。

    她来到圣女教的日子并不长,从未说过她的喜好,可夏伏安却总能将她的口味拿捏得恰到好处,此人年纪轻轻便当了总坛的管事,确是有几分超乎常人的本事。

    她心中微微一动,淡淡扫了夏伏安几眼。今日的他,穿了一件浅灰色的外袍,雪白的里衣,简单至极的衣饰,衬着一张清俊斯文的脸庞,明明是个总坛打理日常事务的管事,偏生出一股难以言喻的出尘贵气。

    其实夏伏安的五官并不如何出色,是那类平淡得放进人堆里便挑不出来的容貌,唯有那一双深邃无波的眸子,精锐内敛,彷如夜幕里一点清冷的星光,轻易地穿透黑暗,直达人心底深处。

    或许就是这一点惊人的相似,才会让她对他起了疑,可查探到消息却并不如她所想,他的身份,至今是个谜。

    想到那人,唇角涌起些微涩意,无论她在人前装作多么冷漠多么平静,夜深人静的时候,那痛苦的,甜蜜的,往事总会如潮水一般涌上心头。越是拼命想忘记他,却怎样都无法忘记。

    原来,东方泽留给她的记忆,已经这样深刻。

    她停了筷,有片刻怔忡,夏伏安敏锐地有所察觉,不由自主转过头来,刚好撞上她不及收回的视线。窗外绵绵不绝的细雨,飘落在荷叶上发出细微的沙沙声。

    谁也不能移开半分,彼此的视线相互胶着,纠缠。苏漓心跳陡然加快,门外长廊忽然传来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她立即摆脱了失控的情绪,连忙移开目光,暗自惊心。

    屋门被人咚咚叩响,苏漓还未说话,来人似乎已经按捺不住,直接推门而入,发髻与衣衫薄薄地笼了一层水珠,他神色凝重,掩饰不住焦急之色,是项离。

    “玄风失踪了!”

    “什么?”苏漓闻言顿时一惊,“怎么回事?”

    “早上我去暗房巡查,人已经不在了,守卫的人竟然全不知情。牢房内也没有发现任何线索,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真是见鬼了!”项离眉头紧皱,简直不可思议。

    人在牢房怎么可能会凭空消失,这其中一定另有蹊跷!

    苏漓果断起身,沉声道:“去看看。”

    项离与夏伏安急忙跟在她身后,快步出了房门,朝山底密道附近的暗房而去。

    与苏漓上次来看东方泽时相比,暗房没有任何变化,依旧阴暗,潮湿,下了一整夜的大雨,寒气从气孔钻入,更添了些许冷意。牢房内地上堆着杂乱的干草。苏漓缓缓地仔细观察四周环境,心思越发沉了,正如项离所说,这里一切如常,没有任何打斗的痕迹,他究竟如何离开的?

    “若是有人来救走玄风,守卫不会毫无察觉,我已经反复询问过几次,口供一致,他们没有说谎,不像内应。”项离抚着下颚,眉头皱得死紧,“看样子,恐怕玄风自己逃走的可能更大。”

    苏漓走到老门边,道:“这里的锁是精钢特制,没有钥匙不可能打开。一定有人接应他。”

    “可最近总坛并没有人进出,除非……这人潜伏已经有一段日子,若真如此……”他话说一半却止住,望向苏漓的神色无比凝重。

    苏漓明白他的意思,能够潜藏总坛这么久而不被人察觉,这个人绝对不简单!

    项离望着那锁,恨恨道:“那接应的人也真会挑时机,昨晚下了整夜大雨,就算留下点痕迹也都被冲刷得干干净净,如此一来,很难判断他究竟往哪个方向去了。”

    苏漓道:“他这一逃,只怕是凶多吉少,那幕后主使不会放过这大好机会。”

    “他逃走,或许另有原因。”一直沉默的夏伏安忽然开口道:“昨日虞千机那番说辞,似是话里有话。”

    苏漓心中一怔,有些诧异地抬眼看他,此人洞察力果然敏锐,难怪他能在第一时间阻止玄风自尽!他说得不错,昨天那场审问,玄风原本犹豫不决,听了虞千机说的话,他立即选择自绝。此女动机确实可疑,莫非……虞千机是玄风背后之人安插在教内的另一棋子?若果真如此,那背后之人必筹谋已久!

    项离也想到了这一点,连忙问道:“要不要抓虞千机来问问?”

    苏漓摇头,“不。玄风身为教中长老,位高权重,虞千机乃碎月舵舵主,两人身份皆不一般,能驱策此二人为其所用,这幕后主使必定不是寻常之人。不可打草惊蛇。”

    “那现在该如何做?”项离皱眉思索,“玄风是这件事最重要的线索,如今断了,想找出幕后主使,恐怕难如登天。”

    “那倒未必。”夏伏安接道:“玄风这条线索是断了,可要查出幕后主使,却也不是什么难事。”他微微冷笑,犀利的眼眸,笃定的神色,仿佛这天底下没什么能瞒得过他的双眼!

    苏漓心头一震,那种强烈的感觉再次袭上心头!她还来不及多想,他的目光已经朝她看过来,那一刻令人心悸的熟悉感几乎将她整个淹没,有什么在脑海中飞速划过,她想抓却抓不住。

    夏伏安沉声又道:“胆敢借助圣女教之力,毒杀当朝四皇子,汴国上下,何人敢为?”

    苏漓闻言心头一惊,沉声道:“此话何意?”

    夏伏安定定望她一眼,“以圣女聪慧,何须属下再多加言明。”

    苏漓心中直往下沉,教中没有几人知道阳骁的真实身份,懂得利用圣女教加害阳骁,此人必定知道圣女教与皇室之间的关联。她明令禁止不准向皇宫传递消息,玄风仍然偷偷传信通知汴皇阳骁中毒身亡一事,这背后之人究竟目的为何?

    汴皇病重,并未痊愈,若接此消息必定大受打击,若再有个万一,谁能得利?

    答案似乎已经呼之欲出!

    汴国皇室规定,若无直系血脉接任皇位,既可从支系中选出一位德高望重的宗亲继位。这一代支系皇族里最出色,威望最高的人……

    苏漓不禁心头一凛,回想起初次见面的情形,会是……他吗?她思量片刻,沉声吩咐道:“你们听着,玄风失踪之事,暂不可走漏风声,特别是对虞千机。”

    她若有所思又道:“玄风虽然跑了,但圣女教机关重重,他若想全身而退,也不是容易的事。财使,你暗中派人继续搜寻他的下落。另外,再找那两名守卫仔细询问,不要放过任何蛛丝马迹。”

    项离点头:“明白,我会小心处理。”

    一路想着心事,苏漓慢慢回了圣心殿,还没进殿门,就见阳骁全神贯注地趴在桌上,运筷如飞,碟子里那几例精致小菜,眨眼间快要被他一扫而光。

    苏漓心底一动,正想找个借口去找他,偏巧他就来了。

    阳骁见她回来,眼中一喜,口齿不清地叫道:“这么早你跑哪里去了?”

    “你以为我是你,什么事都不用做?”苏漓淡淡回道,慢慢进门在一旁坐了,看他大快朵颐,吃得很是欢快。她不禁皱了皱眉,忍不住道:“怎么今天厨房没给你送早膳吗?”

    阳骁抹了抹嘴,抱怨道:“早膳看起来样子都差不多,为什么偏偏你这里的跟送去给我的,味道完全不同?”他一本正经地想了想,“回头我得找夏伏安问问才是!”

    苏漓没有说话,此刻她没心情和他扯闲话。

    阳骁凑过来,道:“发生什么事?”她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显然不对劲,他便不自觉收敛了嬉笑之色。

    苏漓轻声道:“玄风失踪了。”

    “什么?”阳骁立即跳了起来,有些难以置信,皱眉道:“暗房四周那么多人严密看守,教中机关重重,人怎可能无故失踪?几时的事?”

    “昨晚。”苏漓说完,看了看他阴沉不定的脸色,又叮嘱道:“这件事你先别声张,我已经派人去暗中追查线索,有了消息会告诉你。”

    阳骁点了点头,望着她忽而一笑,那笑容里有几分意味不明的探究,“听你这么说,莫非已有了目标?”

    苏漓微微一窒,飞快回道:“暂时没有。”她思量片刻,“你在朝中,可曾与谁结怨?”

    阳骁眸光微动,唇边勾起暧昧邪气的笑意,“还不承认你很关心我哦!”

    苏漓眼光微冷,手腕轻翻,阳骁见她要来真的,连忙跳到一旁,哇哇叫道:“好嘛好嘛,问问而已,这么凶会吓死人的!”

    苏漓沉了眼,差点送了小命,他还有心情开玩笑!

    沉默半响,阳骁手指一下一下叩击着桌面,思索道:“朝中恨不得我立即就死的人,绝对不在少数,可真有胆子取我性命的人,却是……不多。”话到最后,语声渐渐冷了。

    “你是说我舅父?”

    她直言不讳,阳骁却脸色微微一变,旋即懒懒笑道:“这可是你说的,不是我哦。”

    他笑了笑,“这件事没凭没据,我怎么敢乱讲?不过……”他语气一顿。

    苏漓道:“不过什么?”

    “皇叔与父皇之间,因为皇姑母那事,确实生了嫌隙。”

    乍然听他提起母妃,苏漓心头不禁酸楚,迟疑问道:“舅父与我娘……”

    “他们姐弟感情很好。听父皇说,当年皇姑母突然离开汴国,下落不明,那时皇叔年纪尚轻,整日跟父皇说一定要找到皇姑母……但时间渐渐久了,一点消息也没有,他却绝口不再提了。我想他可能是误信了流言,才与父皇疏远了。”

    苏漓垂眸叹道:“所以,那次你被我挟持,他故意派了不认识你的人来抓我们?”

    阳骁点头,“或许是吧。表面看来,皇姑母当年的事,的确与父皇脱不了干系。”他神情有几分无奈,“但是先祖遗训,父皇也不得违背。何况每个人的立场不同,很难说清谁对谁错。”

    苏漓心底微微一动,阳骁年纪不大,看事情倒是格外通透。她想了想,状似无意地又问道:“舅父如此对你,你心里,没有一点不满?”

    “我这个人,恩怨分明,只要没触及我的底线,凡事都好商量。可若有人胆敢伤我挚爱亲人分毫,我阳骁,一定会回敬他百倍!”他没有正面回答,双眼只深深地盯着苏漓,一字一字说得清楚,唇边的笑容一反寻常,透着冰冷,看上去几乎不太像阳骁。

    苏漓心头咚地一跳,阳骁这话,显然也在暗示,若查证阳震真是幕后主使,他绝对不会心慈手软!

    阳骁忽然嗤地一笑,“你这么紧张做什么?好像明天我就跟皇叔生死决斗似的!”

    苏漓没说话,心沉如铁,阳骁年纪虽轻,心思却活络,又聪慧过人,他恐怕早就猜到幕后主使人是谁,只不过正如他所说,无凭无据,他不会妄下断言。毕竟,那人在朝中威望甚高,同时也与她有着亲密的血缘关系。

    她明白,他不想因此而贸然破坏彼此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感情。

    “阿漓。”他忽然望着她,低低轻道:“假如,我是说假如,有一天你必须要做出选择,一定要坦白的告诉我。不论你如何选,我只想你永远记住,今生今世,我阳骁,不会做伤害你的事。”

    苏漓心中一震,诧异地抬眼看他,他的语气如此轻柔,带着前所未有的郑重,似乎在向她许下诺言,也在索要她的一个承诺。

    曾经也有一个人,这样恳切地向她索取真心,只是,现实往往比命运更加残酷,它只会在你毫无防备,满怀期待之时,无情地将所有美好的过往撕碎。

    永远相信他?她想问他,永远有多远,你知道吗?

    人生数十载,说短也短,说长也长,有很多事意想不到,没人可以保证未来如何!她不能,他也不能。

    眼前年轻俊朗的少年,眼带期盼地望着她,她忍不住暗暗叹息。无论未来如何,至少此刻,他的心,是真诚的。

    沉默半晌,苏漓淡淡道:“谢谢你,阳骁。”

    没有得到应有的答复,阳骁眸光微微一黯,嘴上却仍笑道:“你也太见外了。凭咱们的关系,我对你好是应该的。”他站起来伸个了懒腰,咧嘴又道:“吃饱喝足了,找个地方睡觉去。小阿漓,别想我哦!”他说完朝她眨了眨眼,笑着走了。

    苏漓坐着没动,静静整理思绪,沫香进屋收拾桌子,苏漓看着她忙碌的动作,心思一动,叫人传了夏伏安来。

    “不知圣女有何吩咐?”夏伏安进门问道。

    苏漓屏退沫香,“玄风的事,想必夏管事心中已有计量,不妨说来听听。”

    夏伏安一愣,似是诧异,不答反问道:“此事非同小可,圣女何以如此信任在下?”他目光一瞬不瞬地注视她,眼底一丝不易察觉的期待,仿佛对他而言,她的答案极为重要。

    苏漓也紧紧盯着他双眼,“怎么夏管事自觉不值得信任?”

    夏伏安眼光微动,却没说话。

    苏漓站起身来,走近窗前,感觉到背后他的目光一直紧紧地跟随着她,心下微沉,却没有回头。她抬眼望着窗外他昨夜站过的位置,语气淡淡道:“夏管事若有异心,大可不必淌这趟浑水。本尊做事原则,疑人不用,用人不疑。你只需谨记,只要你忠心于我,我必不会薄待你。”

    夏伏安眸光渐深,诸多复杂难解的情绪,在他眼底一闪而逝,刹那又归于平静,令人无从捕捉。

    雨渐渐停了,太阳跃出云层,光芒四射,照着碧湖水面如镜,倒映着蓝天及周遭景物,唯独隐藏了它自己的世界。

    苏漓缓缓回过头去,身后那双沉默的眼,彷如这碧湖一般,也藏着无数秘密。

    “圣女如此厚待,夏伏安自当尽力。”他沉默半晌,低声一叹,上前几步道:“目前玄风失踪的消息还在封锁之中,没几个人知道。”

    “你想引蛇出洞?”苏漓直觉地接口。

    “不错!”夏伏安眼中精光一闪,“比我们更想找到他的人,是幕后主使者。”

    苏漓不禁又是一怔,似曾相识的情景瞬时浮上脑海,就连对白,语气,都是如此熟稔。她极力稳住稍稍激荡的心神,缓缓笑道:“这的确是个好办法。那你想如何做?”

    夏伏安似在思索。

    苏漓盯着他缓缓道:“那虞千机似乎对你有意,不如就由你从她那着手。”

    思源楼里,身姿妖娆的紫衣女子极尽媚态勾引他的一幕她亲眼所见,无论虞千机出于何种目的,只要他肯稍加逢迎,略施小计,找出幕后主使一定不难。

    “你要我去接近那个女人?!”夏伏安惊诧地望着她,仿佛被触动了心头隐痛,万般复杂的情绪,仿佛激流一般涌入眼底,又迅速被压制成更复杂的情绪。

    苏漓的心莫名一紧,“怎么了?”她疑惑问道。为何他一向平静的眼神突然变得如此复杂?似有悲伤又似有落寞,她神色未动,淡淡又道:“只是让你做戏,又不是真让你以身相许……莫非,你担心温柔乡里,会把持不住,最后反受其操控?”

    “就凭她?”仿佛听到天大的笑话,他眉头一皱,倏忽冷笑,“再修炼一百年,她也没这个能耐!”说罢拂袖转过身去,说不清是恼是怒还是悲,他心潮起伏难定,周身散发的气势倏忽强盛,仿佛他才是主宰这天地万物的神!

    只有他操控别人,没有人可以操控他!

    苏漓心头一跳,惊讶地说不出话来。

    “这世上,只有一人,能掌控我的心意!”他抬头望向门外的天空,高大的身影忽然变得落寞萧索,再回过头来看她的时候,眸光沉痛哀伤,声音飘渺悲凉,低声笑道:“她只需一句话,就能让我欢喜,让我以为自己是这世上最幸运的人!她也只需一个动作,便能令我如坠地狱,绝望到痛不欲生……”

    苏漓的心忽然狂跳起来,目光沉陷在他眼底痛苦的漩涡,难以自拔。

    “你……”

    “属下虽是一介管事,却也不是任人驱策。”他目光迅速恢复了平静,淡淡地接口,“思源楼还有事要处理,属下先行告退。”说完转身大步走了。

    高大的背影很快消失在长廊的转角,远处的山水在她眼中渐渐变得模糊,她愣愣地站在原地,许久,都回不过神。
(快捷键 ←)上一章:第十三章 要他的命返回目录下一章:第十五章 情义两难(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