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小说 »妖帝狂宠:腹黑阴阳师最新章节列表 » 一百二十二 生气(二更)

一百二十二 生气(二更)

文/小凌儿
妖帝狂宠:腹黑阴阳师 本章字数: 妖帝狂宠:腹黑阴阳师txt下载
推荐阅读:
    ***

    腹黑130万俟竹音几个起伏便跃到了那几道人影身后,之前模糊的情景也变得清晰起来。

    眼前,噬月躺在半空中,三人正一脸阴沉地围着他站在一边,一筹莫展。彼岸花稳稳地停在噬月的上方,缓缓飘落在他的身上。

    “噬月!”

    万俟竹音脸上的神色阴沉得都快滴出水来了,她再次提气纵身一跃跃至噬月的跟前,握住他的一只手轻唤了一声。

    “主……主子!”穷奇看着她的背影,单膝跪在地上。

    声音一出,另外两人脸色一肃,也跪在地上,低垂的脸上满是惊讶和激动,只是万俟竹音的注意力在噬月的身上,并没有留意他们。

    万俟竹音没有回头,看着陷入昏迷中毫无反应的噬月,神色阴郁,伸出去轻抚着他脸颊的手却是无比的温柔,她定了定神,才开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虽然白山老人先前已经跟她过因由,但她还是无法相信,不过几个时辰的时间,噬月就昏迷过去了。

    神殿的人到底对他的元神做了什么?

    望月不是想要得到噬月吗?又怎么会对他的元神下死手?

    穷奇将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今天是他从太虚之境出去的日子,就在他准备回去万俟府之时,没有任何征兆的,噬月突然吐出一鲜血,只了一句“元神”就晕倒过去,然后就沉睡不起了。

    “奕辛可能是神殿的人发现了丹炉里的不是主子的妖丹,而是殿下的元神,可能对元神做了什么手脚,才会让殿下陷入昏迷之中。”

    完,穷奇与另外两人一样,脸上皆是愤慨的神色。

    他顿了一下继续道:“我听奕辛过,这些年来,殿下的元神一直在丹炉里被天火炙烤着,若不是有妖丹的妖力护着,只怕殿下早已形神俱灭。殿下为了尽量少受元神的牵连,在太虚之境修炼近千年,好不容易等到主子你重生了,没想到又出了这样的事!神殿的人实在是欺人太甚!”

    万俟竹音垂眸看着噬月脸上赤红瘆人的面具,将他的大手贴在脸上,沉声道:“若不是为了不让神族的人知道我已重生,他又何至于此。”

    穷奇三人听了沉默不语。

    确实,以噬月的能力,要神不知鬼不觉地将元神取回来是轻而易举之事,不过就是为了隐瞒神族之人,不让他们破坏阻挠万俟竹音的重生。就这么让元神留在神殿之中,无疑就是将自己的命门送到敌人手中,一旦被发现,极有可能就会落个灰飞烟灭的下场。

    万俟竹音从怀里拿出白山老人给她的元神,一手捏开噬月的嘴巴,凝神提气,只见赤红色的元神自她手心飘起,缓缓飘进噬月的嘴里,不多时,噬月的身体便被笼罩在红色的光芒之中。

    那是,主君的元神!?

    她身后的三人看着眼前的一幕,震惊不已。

    主君的元神不是自她修炼出妖丹后就排出不见了吗?怎么现在又在主君的手里了?

    只是,三人震惊过后皆是松了一气,不管是何原因,只要有了主君的元神,噬月总归是保住性命了。

    万俟竹音查看了一下噬月的情况,发觉他的身体机能渐渐恢复,也是松了一气,同时,一股怒火也自胸腔涌起,身上也随之散发出一股阴冷暴戾之气。

    她转过身去,眼神冷冽地扫视一眼三人,最后视线落在穷奇的身上,厉声问道:“他的元神在神殿的丹炉之内你们一直都知道?”

    穷奇一窒,片刻后才低声道:“属下也是几天前才从奕辛中得知此事。”

    不等万俟竹音再次开,穷奇边上的另外两人对视一眼后,齐声开道:“殿下的元神是属下二人去送过去的,这件事只有我们和奕辛知道,其他人并不知情,还请姐明鉴。”

    万俟竹音的脸色顿时更加阴沉,凝视着地上跪着的两人,压抑着心底的戾气道:“就因为我是你们的主子所以你们就为了我不顾他的安危?你们倒是,这么多年来是谁为了妖族放弃了自己的身份,与神族和人族对抗着?身为妖族中人,你们就是这么回报他的?眼看着他因为元神受损而昏迷不醒,你们就这么眼睁睁看着不去想办法将他的元神夺回,还想办法瞒着我不让我知道,在你们的眼中还有我这个主子的存在吗?”

    三人闻言震惊地抬起头看向万俟竹音,眼中是不敢置信。

    主君都想起来了?

    “我没有想起以前的事情,这些都是白山老人告诉我的。”万俟竹音一看他们的神情就知道他们在想些什么,她寒着脸继续道,“我今天就把话撂这了,噬月要是出了什么事,什么振兴妖族,改变这个世界,我通通都不干了,他要是形神俱灭了,我要整个世界陪葬!”

    万俟竹音着这话,瞳眸在一瞬间变得通红,神色间凌厉的杀气弥满,让三人明白,她的这话半分不假。

    “属下知错!”三人突然一个激灵,低垂着脑齐声道。

    主君对殿下的感情他们是一直看在眼里的,又怎么会不知道,在这二人的眼里,没有什么比对方重要,为了对方,他们都绝对能将这天地倾覆。

    发泄了一通,万俟竹音不再理会他们,转身面对仍在昏迷中噬月,冷声道:“你们先退下吧,有什么事等噬月醒了再。”

    三人面面相觑,无声地叩首离开了。

    万俟竹音伸手揭下噬月脸上的面具,轻抚着他仍有些苍白的脸颊,嘴里却是狠声骂了一句:“噬月,你这个大混蛋!”

    沉睡的噬月自然是无法回应她这句咒骂。

    “你不会有事的,我不会让你有事。”万俟竹音轻声道,“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让萧星寒去窥探那十二件神兵,你就不会出事。”

    “你不是天尊嘛,身为神祗,你应该对这个世界有很重大的责任吧?我告诉你,要是你敢这么轻易就离开我,我才不管世人无不无辜,我一定会让整个世界给你陪葬的,若是你不想血流成河,你最好给我好端端地活着。”

    万俟竹音垂眸一直看着噬月,一只手握着他垂在身边的手,“你不是答应我了,要一直陪在我身边,负责貌美如花,负责爱我宠我,你要是敢食言,我就……”覆灭这个世界!

    她闭了闭眼,收敛起满身的阴冷暴戾,俯身抱紧噬月,将脸贴在他的胸膛上,听着他逐渐变得有力的心跳声,一颗心也渐渐安定下来。

    还好她今天去了神司殿,遇到了白山老人的魂体,将自己的元神拿了回来,否则,后果将不堪设想。

    一想到白山老人所告诉她的那些事情,她好不容易平复下去的戾气又升腾起来,同时也更心疼怀里的这个男人。虽然自己也是被诅咒了好几千年,可是,每一世的她都是没有上一世的记忆的,也只有在最后惨死在渣男手中之时痛苦那么一下下,投胎转世后又是一条好汉。噬月则不同,这么多年来他一直是清醒地记着所有的一切,肩上扛着原本属于她的重担不,更是不顾自己的性命,将元神奉到敌人的手中。

    这一份爱意,这一份深情,她是有多幸运才能得之。

    “唔……”一个声音轻轻响起。

    怀里的人突然动了一下,万俟竹音一愣,连忙自噬月身上直起身子,红瞳一瞬不瞬地盯着噬月的脸,直到看到他睁开眼睛,才彻底放下心来。

    “你终于醒了!”万俟竹音眼眶湿润,一头扎进噬月的怀里。

    噬月一愣,下意识地抬手轻拍着万俟竹音一抽一抽的肩膀,柔声问道:“怎么了这是?”

    “你连自己晕过去了都不记得了?”万俟竹音深吸了几气,在他的衣襟上蹭了蹭,将眼角的泪水擦干才抬起头来,恶狠狠地瞪着噬月,“情况都这么危急了,还知道自己滚进来太虚之境,让人瞒着我,你本领倒是不啊!”

    噬月这才想起自己吐血昏迷的事,扫视一眼四周,发现自己仍在太虚之境。他记得当时正和奕辛穷奇在议着事,突然他就觉得一阵气血逆流,吐出一血后就让穷奇扶着他进了太虚之境,还吩咐奕辛不要让她知道,没想到她知道得倒是快。

    他撑着坐起身来,万俟竹音气鼓鼓地伸手扶着他,还想再码,可视线触及他仍略显苍白的脸,又不忍心了。

    “我昏迷多久了?”噬月知道万俟竹音气他有所隐瞒,只好避重就轻地笑问道。

    “几个时辰。”万俟竹音扫了他一眼,冷飕飕的目光让噬月也忍不住缩了缩脖子,唉,看来这是真生气了。

    噬月伸手牵着她,直视着她的眼睛眨了眨,显得有些无辜,他轻声:“就是怕你担心才不让人告诉你的,你看我这不也没什么事嘛。”

    这也是噬月感到奇怪的地方。

    当时的那种感觉,很像他的元神刚被送入丹炉中时,那时他也是感觉五脏六腑皆被烈火灼烫,整个人都快被炙烤得灰飞烟灭般。在吐出一血后他就意识到,大概是自己用元神替换出万俟竹音的妖丹的事情被发现了。

    元神受损,即便是有她的妖丹护着,他也不可能丝毫无损,就算不死也绝不可能这么快就清醒的,难道是他弄错了?

    噬月不这话还好,一什么没事,万俟竹音的火又蹭蹭蹭地往上冒着。

    她用力拍开噬月的手,压抑着怒火道:“什么没事,你知不知道你差点就醒不过来了!拿自己的元神去换出我的妖丹,亏你想得出这样的馊主意!你有没有想过,万一我还没重生就被发现,那我岂不是连见你一面的机会都没有了?”

    噬月一窒,原来真的是元神出了事么?

    万俟竹音的情绪得到一个宣泄,紧绷了好几个时辰的心情一下子松懈下来,吼完之后眼泪反倒是控制不住了,突然就犹如断了线的珍珠般,大颗大颗地往下掉着。

    “你怎么可以这么自私?”她哽咽着声音继续控诉道,“你都没有想过,没有了你,我重生还有什么意义?你用自己的生命来换我的重生,换我的自由,等我恢复记忆以后,我会怎么样你想过吗?我告诉你,要是你特么的给我死翘翘了,我让整个世界,包括我自己,都给你陪葬!我要让你死都死得不瞑目,你听到没有?”

    到后面本应是气势汹汹的话,却因为万俟竹音的一把鼻涕一把泪而显得可怜兮兮的。

    噬月心里又是酸涩又是甜蜜,他一把将哭成泪人的万俟竹音搂进怀里,轻声哄道:“我以后再也不轻举妄动了,别哭了好不好?”

    “那你以后有什么事还瞒着我吗?”

    “不瞒你,以后有什么事都第一时间告诉你。”

    万俟竹音这才止住哭声,抬手揪起他的衣襟当手帕,将眼泪鼻涕擦干净,哭腔浓重地威胁道:“这可是你的,你要是敢骗我……”

    后面的话没完,巧玲珑的拳头在噬月的眼前晃了晃。

    噬月看着她脸上来不及收起的心疼,心头泛起一抹怜惜,许是仍不够强大,许是重生后的经历养成了一些别的性子,让她变得不若以前般坚强,但也正是因此,他才更舍不得让她面对种种的困难艰险,只想将她纳入自己的羽翼中好好保护。

    “不骗你。”噬月握住她晃动的双拳,千言万语化作了三个字,微凉的薄唇落在她的眼睑上,吻去那忍不住又要掉落的泪水,“再也不骗你了。”

    万俟竹音埋首在他的脖颈间,嗅着专属于他身上的彼岸花香,重新被她收回怀里的彼岸花熨烫着她的心,鼻子又是一阵阵的酸涩。

    那都是他的血泪所培养出来的啊!

    两人安安静静地相拥了好一会儿,噬月才平息了内心的躁动,低声问道:“你是怎么知道我出事的?”

    万俟竹音轻轻推开他,声音有些沙哑道:“你还记得我们分开后我就去神司殿了吧?”

    “嗯。”噬月点了点头,眉头微皱,心底划过一丝了然,“你遇到白山的魂体了?”

    万俟竹音挑了挑眉,定定地看着噬月试探性地问道:“你怎么知道白山老人的魂体还留在神司殿中没有成佛?”

    有了前面的承诺,噬月这次可不敢敷衍,他老实道:“白山在圆寂前我去见过他,是他对我不可提前告知你以前的事,一切随缘,只要机缘到了,该知道的你自然而然地就会知道,过分地强求只会事与愿违,让你再次陷入不幸之中。”

    他们之间的结合本就是有违天理,惩罚就是她惨死在自己的怀里,本来经此一劫,下一世他们是可以再续前缘的,只可惜望月从中作梗,改变天命,而他为了破除诅咒,抛弃天尊的身份甘愿为妖,加深了两人的业障,因此,两人想要再次结缘,便只能静静等待机缘的到来。

    噬月本是不信这些,什么天命不天命的,他只相信命运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在太虚之境呆了近千年,修炼到身体不再受元神历经天火炙烤,完抛却神之身,妖怪的形体正式出现后,他所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找到她那一世的转生,强行解除她身上的言灵咒,结果便是她被烈焰烧成了灰烬,还差点连累到她的魂体以致她不能再次投胎转生。

    就是因为经历了那一次,噬月再也不敢轻举妄动,在后来听了白山老人的那一席话后,才会这么地谨慎,不敢有一点点的大意。

    再一次失去她的后果不是他所能承受的。

    万俟竹音垂眸沉思片刻,又问道:“你知道白山老人原本的身份吗?”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