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小说 »妖帝狂宠:腹黑阴阳师最新章节列表 » 一百三十七 求和(一更)

一百三十七 求和(一更)

文/小凌儿
妖帝狂宠:腹黑阴阳师 本章字数: 妖帝狂宠:腹黑阴阳师txt下载
推荐阅读:
    这就沉不住气了?呵……

    对于纪宇谦的突然发难,王晋晟并不觉得惊讶,只是从椅子上跃起向后躲避,唇角微微勾起,意味深长地看了万俟竹音一眼。

    他竟然知道?

    万俟竹音微微眯眼,心下再一次佩服王晋晟入微的觉察力,他竟猜得到她在等待时机,等待一个可以光明正大向纪宇谦动手,试探他实力的时机。

    人影未至,一道狠厉的掌风先行袭来,王晋晟刚闪避开,他先前所坐的椅子和边上的茶几承受不住掌风“咔嚓”一声碎裂开来,茶几上的茶杯摔落在地,发出一阵清脆的声响。

    “啧啧,这要是打在小爷的身上……”王晋晟退到门口士祺的边上,边摇头边说道,“我说纪王殿下,就算表妹她拒绝了你,你也不必拿万俟府的桌椅出气呀,它们又没得罪你是不是……哎哎哎,你还来?救命啊!杀人啦!”

    被王晋晟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激得盛怒的纪宇谦一时忘了自己所处之地,只想着他再也不能忍耐王晋晟出现在他的眼前,出现在这个世上!而当他看到他的奋力一击竟然没有拍死王晋晟,反而让他躲开了,还站在那边继续叨叨叨个没完,纪宇谦觉得他要被自己心中的怒火熊熊燃烧起来。

    纪宇谦并没有因为王晋晟躲到士祺后面就停下攻击,反而是抽出腰间长剑再次发起攻势,盛怒的瞳眸仿佛看不到士祺的存在,剑尖直取王晋晟项上人头。

    万俟竹音无动于衷,院子里的其他人也都没有动作,王晋晟静默,便是士祺都是从容抽出折扇,仿佛踩风急掠而来的纪宇谦在他们眼里不过一个小丑,一个微不足道的笑话。

    就在纪宇谦手里的剑与士祺的折扇碰撞发出尖锐的声音之时,王晋昴站了起来。即便是很想王晋晟就此死在纪宇谦的剑下,可为了能在万俟竹音的眼前表现一番,留下个好印象,他也不得不装装样子地“试图”过去帮忙,并扯开嗓子大喊道:“来人呀!快保护五弟!”

    万俟竹音翻了个白眼,抄起茶几上的杯盖扔向鬼喊鬼叫的王晋昴,恰好打在了他的哑穴上,顿时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哦不,只剩下打斗声了。

    “王大公子若是担心令弟就直接上前去帮忙,别光喊不干活。”万俟竹音凉飕飕地开口道。

    王晋昴:“……”

    那边两人的身影动作他都几乎看不清了,让他上前去帮忙,只怕他刚冲过去就被纪宇谦大卸八块了。

    万俟竹音睨了他一眼,转过头看向已然已经处于盛怒状态下的纪宇谦,只见他招招狠厉致命,想来是对王晋晟的厌恶痛恨已经深入骨髓,否则以纪宇谦的城府,不至于疯狂至此呀。

    能把一只老狐狸逼成这样,也是一种本领呀。

    一转眼的功夫,力交手的两人已经从前厅门口打到了院子里,每一次剑与折扇的碰撞都会产生极为猛烈的气流碰撞,若没有一定的内力护体绝不可能站在院子内看戏而不受影响,便如此时的海棠芍药还有王晋昴,就算他们留在了前厅,但仍然是受了气流的影响,仅仅为稳住自己的双眼便已倍显吃力,更别提院子里那些已经吐血跪下的普通侍卫了。..cop>    果然没有任何力量的人在这片大陆就只能是弱者!

    万俟竹音看了看那些被气流所伤的普通侍卫,皱了皱眉,她也没有想到,纪宇谦的身手竟然如此厉害,彼此都不使用妖力,他竟能和士祺打得不相上下。

    看来不仅是盛怒中的女人可怕,盛怒中的男人也同样很恐怖呀。

    打斗越来越激烈,以至于院子里很多摆设和花草都被内力和剑气冲击得七零八落的,万俟竹音心头浮起一层薄怒,王八蛋,这可是她花了好多时间才设计好的!

    一路看似笨拙、东躲西藏好不容易才从院子里狼狈逃来的王晋晟奔至万俟竹音的身边,抱着脑袋凑近她压低声音道:“表妹,你等的时机马上就到了。”

    万俟竹音微微眯眼,没有转头看他,心底却是再一次觉得王晋晟不简单,这男人天生拥有的那一身灵力怕是根本就没有荒废吧,一眼就看出了纪宇谦的气门显露出破绽,这双眼睛不可谓不毒呀。

    她抬手抓向高高束起的马尾,十指间瞬时多了两根银针。

    那一边,纪宇谦持剑的手臂被士祺以折扇划破,鲜血瞬间染红了他的衣袍。

    纪宇谦看了一眼手臂上的伤口,赤红的双目里满是不敢置信。万俟竹音手底下的到底都是些什么人,怎么一个比一个厉害,竟然还能以一把折扇伤了自己?纪宇谦握着剑的手颤抖得厉害,似乎在将她压抑在心底的所有怨气嫉妒与不甘泄放出来。

    “来了。”就在纪宇谦正欲再次抬头时,王晋晟的声音也在万俟竹音身边再次响起,她知道他说的是机会来了。

    与此同时,万俟竹音手中的银针自手中弹出,如飞般弹向纪宇谦的心口!

    这可是在她专门下过咒的银针,只要刺中纪宇谦的气门,就能让他在一刻钟内现出原形,在众人的面前露出真容。

    英勇无敌的镇西威武大将军、纪家未来家主竟是妖怪,相信这么一个震撼的消息传出去之后,纪宇谦那克妻的传言也就不攻自破了。以百姓们对妖怪爱吃人传言的深信不疑,谁还会相信他的那十个妻子是被克死的,到时候肯定会激起民愤,慕容廷深的这条左臂右膀想不废掉都不可能,而纪家也会跟着倒霉,一举三得,何乐而不为。

    唯一的缺陷就是,又要加深百姓们对妖怪的误解了。

    “叮——”就在纪宇谦避开第一枚却避不开第二枚银针时,只听一声叮的声音响起,那枚即将打入纪宇谦颈项的银针却被一道寒光挡开,却并非出自纪宇谦之手!

    何人相助纪宇谦!?万俟竹音眸光一凛,十指指尖瞬时多出了八根银针,正欲出手时却被王晋晟从中取下了一根,万俟竹音一时无暇顾及他,只迅速地将手中银针甩出!

    纪宇谦这样的叛徒死不足惜!像他这样的存在,只会给妖族抹黑丢脸!

    自己都已经三番两次地拒绝他了,他仍不死心想要将自己纳入府内,一而再再而三地表现出对她的兴趣。..co呵,纪宇谦就这么想要吃掉她好提升自己的妖力?无论是人还是妖怪,想要变强无可厚非,但这变强的方法不是自己好好修炼而是想要像强盗一样抢夺别人的成果,通过侵占对方的灵力或妖丹来达到变强的目的就很恶心了。

    纪宇谦的做法跟第五石燕根本就没有区别,对于这种人,最好的做法就是脱去他们光鲜亮丽的外皮,将他们不堪入目的一面曝露在世人前!

    只听银针碰撞在铁器上发出阵阵脆响,令万俟竹音不禁皱眉,这横出来一脚的人究竟是谁?

    当第七声脆响发出时,纪宇谦冷冷勾唇,轻蔑地看着万俟竹音。

    当此之时,只见王晋晟左手轻抬,一根银针出其不意地飞向纪宇谦,速度之令他与那还未现身的相助之人来不及阻挡,那枚银针便瞬间刺入了他的皮肉中,不是心口,不是颈项,而是直直刺入了他的眉心之中!

    而那枚银针,正是方才王晋晟从万俟竹音手上拿过的其中一根,万俟竹音侧脸扫视一眼王晋晟稍显得意的脸,深深皱眉,她的身手竟然如此不堪一击?

    或许,是这位王家表哥掩饰得太好,以至于所有的人都没有看出他真正的身手来。

    纪宇谦捂住自己的眉心处,眼中是深深的震惊和愤怒,不敢置信地看着王晋晟,浑身颤抖,只见他微微张嘴,大口大口地呼吸着,身上的皮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逐渐变成了青黑色,就像是中了剧毒一般。就在他的脸发出了一声轻微的“咔咔”声时,众人还未来得及看清他的脸是怎么回事,一道如疾风的黑影落到他身侧,如旋风般卷住他的腰,在所有人出手前带着他离开了万俟府。

    还不待万俟竹音下令,士祺、区吴、浮泉、刀怪和妩娘等人拔身而起,往那道相助纪宇谦的黑影离开的方向如飞鸟般掠去。

    “都回来!”萧星寒以内力驱动大喝了一声,五妖面面相觑,回身看向万俟竹音,见她微微点了一下头,这才不甘地停止追捕,回身落地。

    万俟竹音望着纪宇谦消失的方向,目光深沉。

    纪宇谦到底是朝廷重臣,又是纪家的未来家主,不管是何原因,他们要是就这么穷追不舍,等于是给了慕容廷深和纪家一个把柄,让他们有借口对付自己。

    当众追杀一国大将,还是个异姓王,这个罪名可不小。

    不过,方才那道黑影看着可不像是个人类啊,隐隐的还散发着一股沾染着腥臭味的妖气,其妖力也并不弱,潜藏在她府里竟然连士祺和区吴都没有发现,还真是大意了。

    “郡主,你们这是何意!?”一道突起的怒喝声响起,打断了万俟竹音的沉思。

    万俟竹音回身转向怒喝之人,只见纪宇谦的亲卫队在周副官的带领之下围了上来,纷纷拔出腰间的刀,目光中皆是肃杀之气。

    哟,看来纪宇谦在军中的威望倒是挺高呀。

    士祺他们五个也不示弱,拦在万俟竹音的身前与这群人对峙着,气氛一触即发。

    万俟竹音上前一步,抬手按下士祺手里的折扇,看着周副官淡淡道:“这位将领,要是你没瞎应该也看到了,是你们纪王殿下先动的手,王家表哥好歹是我万俟府的客人,要是让他在这里受了伤,本郡主该怎么向王丞相交代?”

    话落,她不等周副官回答,又转向还处于震惊状态被点了哑穴的王晋昴,浅笑道:“王大公子,你说对吧?”

    王晋昴被她的笑容晃了下眼,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只好点点头以示同意。

    再怎么说,王晋晟要是在今天出事了,他也落不了好。

    万俟竹音再次转向周副官,笑魇如花。

    周副官还能说什么,此时他们可还在万俟府的地盘上,敌强我弱,只能咽下这口气收兵回府了,只是在离去之前还不忘扔下一句狠话:“贞贤郡主,你最好祈祷我们殿下没事,否则……”

    后面的话没有说完,意思却很明显。

    万俟竹音无所谓地耸了耸肩,笑道:“等会我会将我府里被打砸的这些损失清算好送去纪王府的,到时还请周副官提醒一下纪王,准备好银子赔偿我的损失。”

    周副官:“……”

    他扫视一眼院子里残破不堪的景象,被噎的说不出话来,半晌,抬手一挥,“我们走!”

    院子里少了纪宇谦的人,一下子空了大半,海棠看着堆放在院子里被气流打砸得破破烂烂的几口箱子,问道:“小姐,这些东西要怎么办?”

    “收拾一下给送到国师府去,沿途记得敲锣打鼓宣扬一番,说这是纪王殿下送给我那美丽大方、温婉贤淑的妹妹的。”万俟竹音说着,有些嫌弃地看了过去。

    “奴婢明白。”海棠点点头,招呼不远处站着的五妖过来帮忙收拾。

    “等等!”万俟竹音嫌弃的目光在触及从破损处露出来的五光十色的珠宝后,金光一闪,快步走了过去,伸手掏出来一看,好家伙,竟是一串葡萄般大的五颜六色的碧玺!她打开最上面的那口箱子,双眸差点没被闪瞎,那里面竟是品相佳成色好的各色珠宝。

    这样的好东西怎么能就这么便宜了莫语芯那小妖精!

    当即,万俟竹音“砰”地盖上箱子,一脸认真地说道:“纪王殿下砸了本郡主的院子,我看他那小气吧啦的样子也是不会赔的了,这几口箱子就当是赔偿好了,马管家,你让人将它们搬回库房里去清点一下。”

    众人:“……”

    小气吧啦?

    能一下子送来这么多的奇珍异宝,你确定纪宇谦真的很小气?

    萧星寒忍住笑让士祺他们将箱子搬走,一旁的王晋晟可就没那么客气了,当场就捧腹大笑起来。

    “哈哈哈——”他笑得眼泪都挤了出来,好不容易止住笑声,说道,“表妹,十几天不见,你还是一样的,呃,精打细算呀。”

    “我这叫持家有道!”万俟竹音转向王晋晟,对上他那玩世不恭笑嘻嘻的脸,颇有些无奈地开口问道:“王家表哥,你这么大张旗鼓地过来,不会是只为了送礼的吧?”

    王晋晟手持折扇拂了拂衣袍上的灰尘,笑道:“表妹果然冰雪聪明,这些东西——”

    他以折扇指了指院子里的那一大堆东西,继续道:“是爹的一番心意,就当是补偿表妹在东临县所遭受的那些苦,希望表妹能够不计前嫌,原谅姑母,以后大家就是一家人,表妹日后若是遇到什么困难,王家定然不会袖手旁观。”

    “补偿?”万俟竹音冷嗤一声,仿佛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冷笑道,“呵呵,若是我将王丞相的爱子抓去虐待八年,再送上同样的礼品,然后说一句冰释前嫌,不知王丞相是否也会一样的大度?”

    “请便,”王晋晟哦了一声,折扇指了指一边的王晋昴,很大方地说,“若是能让表妹释怀,我相信爹不会在意的。”

    王晋昴:“!”

    口不能言,王晋昴只好以杀人般的眼神狠狠瞪着王晋晟,若是手里有刀,他一定会冲上前去砍死王晋晟的。

    ------题外话------

    推荐友文:绝世花妖:神帝爱宠(又名《九天》一对一高甜)

    她本上古荒芜时期最神秘的一方神君,而今是一个混沌世道的废材,一只无灵基,无属性,连念气也没有的小花妖…

    他本是上古时期高高在上神帝,而今是九州大陆上万年难得一见的天才,是火灵世家古家的大少爷。

    初见,

    她邋遢、瘦小、浑身是伤、被人丢在乱葬岗的死人堆里,勉强有口气。

    他一身霞光踏风雨而来,谪仙如画,救了她。

    从此她过上了水深火热的丫头生活。

    而他走上了一条逗弄丫头的不归路。

    当被封印的神觉慢慢苏醒,她步步迈上强者之路,名动混动世间,凌驾四界之上,站在无极穹空的俯世台上,成了世人敬仰的神。

    欠她的她会讨回,而她欠的也是要还的。

    人间有句话,叫以身相许还‘恩情’。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