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小说 »妖帝狂宠:腹黑阴阳师最新章节列表 » 一百四十五 带走(一更)

一百四十五 带走(一更)

文/小凌儿
妖帝狂宠:腹黑阴阳师 本章字数: 妖帝狂宠:腹黑阴阳师txt下载
推荐阅读:
    臭鬼!

    时樾走到万俟竹音边上,伸手抓住白昭的领子一把将他从万俟竹音的怀里提溜出来,犹如拎鸡一般拎在手里。

    “姐,姐——”白昭早就看见时樾走过来了,在被拎走的瞬间鬼脸立马变成了哭脸,可怜兮兮地朝着万俟竹音伸出胳膊,两条短腿看似胡乱蹬着,其实一下下的都是毫无虚发地蹬在了时樾的身上。

    眼看着白昭都快哭出来了,万俟竹音连忙伸手将他捞进了怀里,没好气地瞪了时樾一眼,摸摸怀里孩子微凉的脸颊柔声道:“昭乖,来,这是时樾哥哥,不怕啊,他是好人。”

    窝在万俟竹音怀里的白昭眨了眨眼睛,警惕地看着时樾,手不由得抓住了万俟竹音的衣襟往她怀里缩了缩。

    时樾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衣袍上的十几个脏污的脚印,再看向又回到万俟竹音怀里的屁孩,眼神里更多了一分不善。无奈有万俟竹音在这看着,他一时半会儿也不能拿白昭怎么办。

    臭鬼,年纪就这么会做戏,竟然敢作弄他,看他以后怎么收拾他!

    在万俟竹音看不见的角度,白昭同样是饱含敌意地瞪着时樾。

    臭男人,想和他抢姐?没门!

    他方才在外面早就听到海棠姐姐和芍药姐姐了,这男人是姐的未婚夫。他当时听了就心道不妙了,果然急匆匆赶来就看到这臭男人要对姐动手动脚!这怎么可以,姐是他长大后要娶的妻子,他才不要让给这个臭男人呢!

    白昭再狠狠瞪了一眼黑着脸的时樾,将脸埋进万俟竹音的怀里,身体瑟瑟发抖。

    万俟竹音安抚地轻拍着白昭,一记眼刀飞过去,凉凉地开道:“麻烦你把眼神收一收,你吓到昭了。”

    时樾磨了磨牙,指着自己身上布满脚印的衣袍,又恶狠狠地盯着白昭道:“我吓到他?你也不看看现在是谁受到的伤害比较大,我后脑勺现在都还肿着呢!”

    万俟竹音:“……”

    看了看他身上的那些脚印,万俟竹音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堂堂妖帝,被一个孩子踹成这样,是挺狼狈的。还有她之前推他的那一下是用了狠劲的,光听他摔倒时的那一声响,就知道那一下肯定是撞得不轻,真是想想都觉得疼,也难怪他会生气。

    瞥见时樾那越来越黑的脸色,万俟竹音收了笑容,走过去道:“好了好了,你一个大男人跟个孩计较什么,昭又不是故意的。”

    时樾不再看白昭,而是转向万俟竹音:“这就是那个半妖吧,跟了你这么长时间还是这么个弱鸡,你把他交给我,我待会儿带他回去送进太虚之境修炼一段时间,由我和须弥一起教导。”

    “你疯了吧!?”万俟竹音惊讶,“昭还是个孩,你胡些什么呢你?”

    太虚之境是什么地方,修为弱的人进了去,光是呼吸都很困难了,更别什么修炼,这妖孽该不会是撞坏脑子了吧?

    时樾冷哼一声,“这子虽然是弱了点,不过那也是相对于你我而言,如果我没看错,这子体内的妖力已经觉醒了吧,对一个半妖而言,这已经是很不可思议的了。”

    一般来,半妖在成年之前体内几乎是没有妖力的,这子才几岁,体内竟然就已经有了不弱的妖力,就这一点而言,这子还是挺让他刮目相看的,好好地培养一下,不定还真能成为一个不的助力,尤其是,这子还是难得一见的治愈系妖怪的后人。

    万俟竹音还是有点不放心,蹙眉道:“再怎么,昭现在就进去太虚之境修炼还是太早了一点吧。”

    白昭见万俟竹音的态度有点软化,不自觉地打了个寒颤,抓住万俟竹音的衣襟,抬起头泪眼汪汪地哀求道:“姐,阿昭不要跟这个凶巴巴的哥哥走,阿昭不要离开姐和娘!”

    被他这好不可怜的声音一哀求,万俟竹音的心顿时就化了,“要不就等他再大点再去吧。”

    时樾不以为然,“这孩子已经五六岁了,不是五六个月,而且还是个半妖,不趁着他妖力刚觉醒的时候好好引导修炼,要等到什么时候?你要知道,在太虚之境修炼一天,所能提升的妖力比他在人界修炼一年还要强。再了,你不是他的父亲被人类吃掉了吗,你确定他不想赶紧变强好亲自为他的父亲报仇?”

    一听到报仇两个字,白昭脸上那可怜兮兮的模样顿时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就是一种超乎他年龄的成熟和冷凝。

    他转向时樾,以一种期待又有点怀疑的眼神看着他,问道:“只要我跟你去那个什么太虚之境修炼,真的能够很快变强?”

    “昭……”万俟竹音看着怀里的白昭,心里有些难受。

    五岁,本该是无忧无虑天真烂漫的年纪,可他却从看着舒丹为了保护他而委身于孙金荣,背负着杀父之仇,身上还有这随时都能置他于死地的血脉,这所有的一切早就将他本该有的天真给磨没了,也许时樾得对,她不该将他看作一个普通的孩子。

    “只要你不偷懒,有本殿和须弥指导,很快,你就会变得比你爹还要强大。”时樾再次抬手拎着白昭的衣领,将他拎到自己的跟前与自己平视。

    这一次,白昭没有反抗,顺从的任由时樾将他拎了起来,大眼睛毫不畏惧地直视着时樾。

    万俟竹音无语地看着这一大一的两人大眼瞪着眼,抬手扶额道:“我,你要是不想抱着他就把他放到地上去,这么拎着他算什么呢。”

    时樾抬眸看向万俟竹音,刚想要些什么,白昭突然认真地道:“师父请受徒儿一拜。”

    着,还很诚心诚意地在半空中做出一个磕头的姿势,然后,“砰”的一声,毫无防备的时樾,那坚挺笔直的鼻梁,被白昭那一磕,结结实实的挨了一记头锤,鼻血顿时就流了下来,滴落在原本就布满了脚印的衣袍上。

    万俟竹音:“……”

    这是故意的,这绝对是故意的!

    她发誓在白昭垂眸磕头的一瞬间,清楚地看见了他眼底一闪而过的恶作剧的光芒。

    现场的气氛有一瞬间的凝滞。

    时樾气得浑身发抖,看着白昭的目光满是怒意。

    万俟竹音连忙伸出右手握住他紧握的另一只手,左手从怀里掏出一方丝帕捂着他血流不止的鼻子,柔声劝道:“时樾,你要冷静,他还只是个孩子,冷静,冷静!”

    她咽了唾沫,握住时樾拳头的手稍稍用力,我去,这一拳要是真打在白昭的身上,估计能把他给打扁。

    时樾拎着白昭衣领的手握得死紧,微仰着头闭紧了眼睛,深呼吸了好几气平复着胸腔里的熊熊怒火。没错,他要冷静!出手揍一个屁孩实在有失他妖帝的威严,不着急,以后有的是机会,修炼的时候他一定会好好疼爱照顾他的!

    在脑海里狠狠地虐了一番眼前的臭鬼,时樾的怒火才总算消除了一些。

    他抬手按下万俟竹音捂着他鼻子的手,睁开眼睛,对上白昭那不服输的倔强眼眸,挑了挑眉,冷声道:“我不是你师父,指导你也不过是顺便而已,想要变强就自己好好努力,没日没夜地努力修炼,这样,你才能将时间缩短,尽快赶上你的仇人,为自己的父亲报仇。可是有一点本殿要事先跟你明,臭子,本殿的修炼可不是你之前的那些打闹,每天的修炼项目完成不了的话,别吃饭,睡觉你都休想!如此,你还想跟我走吗?”

    臭鬼眼神不错,够凌厉够倔强,也只有这样的人才有资格留在东西的身边。

    “不管是什么样的修炼阿昭都一定会拼劲力完成的。”白昭坚定直视着时樾,为了父仇,为了娘,为了姐,他一定会用最短的时间变强的。

    “很好,”时樾满意地点了点头,拎着他衣领的手随意一挥,白昭就被他抛到了空中去,额头“砰”的一声撞在了屋顶的横梁上,白昭咬着下唇忍着没有痛呼出声,一个完美的后空翻,安落到了地面上。

    万俟竹音看了看白昭额头上的红肿,又看了看时樾红肿的鼻子上没擦干净的血迹,无力地摇了摇头,“你们真是……”

    不管什么年龄阶段,男人都是这么幼稚的生物吗?

    “哼!”

    两个幼稚的男人火花四溅地对视一眼后,同时冷哼一声移开了视线。

    万俟竹音抬手扶额,朝着他们挥了挥手,“时间不早了,本姐还有事要忙,你们两个,门在那,慢走不送!”

    时樾:“……”

    臭鬼!这么多天没见,他好不容易才有机会和东西亲近亲近,结果才吻了那么两次这死孩就给他闯进来捣乱!

    白昭:“……”

    色老头!居然趁着他年纪就趁虚而入,让皇帝老头给他赐婚!想娶姐?他才不会同意!

    视线再次相交,两人都以冷冽的眼神传达着同一句话:你丫给我等着!

    好不容易送走了两个幼稚的雄性生物,万俟竹音长叹出一气后嘴角忍不住往上翘了翘,这样轻松的一刻还真不错。

    看一眼有些阴沉的天空,万俟竹音收起轻松的心情,抬步往药阁走去。

    暴风雨即将到来,她得抓紧时间做好所有的准备。

    ——

    傍晚时分。

    暴雨将至,天色骤然间暗了下来,狂风乍起,路上行人匆匆。

    一顶精致的软轿自内城南边的城门抬出,往外城西边而去,最后在一户普通人家门前停下,一直随行在轿子边侧的中年男子警惕地瞧瞧左右,随后对着轿中人恭敬道:“主子,到了。”

    只听轿中人轻轻应了一声,俨然是女子的声音,随后一名身披暗蓝色披风,头戴风帽的女子从轿中走出,中年男子立刻伸手搀扶,走上门漆有些剥落的黑灰色院门前的低矮石阶,男子再一次左右瞧了瞧后,才伸手拿起老旧的衔环,轻轻敲响了紧闭的院门。

    女子只是站在一旁,微低着头,低低垂下的风帽几乎将她的脸完遮挡住,让人看不清她的容貌。

    不多会儿,只见紧闭的院门从里打开,开门的是一名灰衣厮,只是看了女子与男子一眼便立刻恭敬地低下头退到一边,让出一条路让两人进去。

    待两人进入院内,院门紧闭后,轿夫立刻神色自若地抬着轿子离开院子,驾轻就熟,仿佛做过很多遍似的。

    与院外败落的景象不同,院内的装饰豪华精致,青石地板被打扫得干干净净,只是因为狂风的关系,短短的廊檐下,铺满了枯黄的落叶。一阵秋风扫过,卷起枯黄的朽叶在女子脚边打圈儿,污了女子干净的绣鞋,女子却是视而不见毫不在意地继续往前走着。

    短廊很短,不过二十多步便到达了尽头,中年男子停住脚步,只有女子一人继续往前,在一个转角后进入一个宽敞的花园。

    严寒的冬季,花园里的繁花似锦不再,只剩下一片枯黄,花园东北角有一座亭,青砖白玉雕砌而成,即便是在这败落的花园里,仍然显示出几分富丽堂皇的意味。

    亭中央,一名身着墨绿色窄袖长衫的男子正背对着通向亭子的铺石道负手而立,长发绾成高高一束垂在身后,宽肩窄腰,身段堪称完美,只一个背影,便已给人一种翩翩佳公子的美感。

    女子没有沿着蜿蜒的铺石径行进,而是脚尖一点,轻盈地飞身到了男子的身后。

    “这么急躁,可跟你平时高贵冷艳的气质一点都不符合呀。”男子冷笑转身,眉眼中的笑意是嘲讽深深的冷意,只见他目光定格在女子身上,慢慢往前走了两步,讽刺笑道,“听你在朕那侄女府里失了面子,还被宣北亲王那废物奚落了一顿,这么急着找朕,该不会是想要朕替你教训那废物亲王吧,贵妃娘娘。”

    女子抬手掀开了头上的风帽,那一张冷艳绝美的脸,俨然就是敏贵妃无疑。

    “原来灵海国国君在心里不安的时候会表现得如此明显。”敏贵妃听着男子讽刺意味十足的话,非但不怒,反而眸光淡淡地看着他,嘴角噙着一抹冷然的笑意,似乎不论何时何地都能将一国皇贵妃高贵的形象完美地展现在别人眼前。

    没错,在敏贵妃面前站着的,正是灵海国的玄帝万俟轩逸。

    看着敏贵妃那不可一世的笑脸,万俟轩逸眼中锐利的笑容骤然变得冰冷,继而完卸下了含笑的伪装,霜寒覆面,声音亦变得阴冷,“只怕敏贵妃此时的心中不止不安,还怒火攻心了吧,否则也不会急着要与朕见面了,朕得可对?”

    敏贵妃脸色依然平静,只是嘴角的那抹笑容正在慢慢地消失。

    “既然你我二人的敌人都是一致的,又何必再浪费时间相互伪装。”万俟轩逸着,率先坐在了亭中的石凳上,冷淡道,“贵妃娘娘,你这么急着找朕,不会只是要来讽刺朕的吧?”

    敏贵妃瞥了一眼万俟轩逸,毫不忸怩地跟着坐了下来,直入主题道:“万俟轩逸,你要找的东西出现了。”

    四周的空气一窒,万俟轩逸脸色倏地变了变,迫不及待地开问道:“出现了?在哪里?你把它带过来了?”

    一连三个问题出,显示出万俟轩逸此时内心的不平静。

    “那东西在万俟竹音的手里!”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