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小说 »妖帝狂宠:腹黑阴阳师最新章节列表 » 一百四十七 暗流(一更)

一百四十七 暗流(一更)

文/小凌儿
妖帝狂宠:腹黑阴阳师 本章字数: 妖帝狂宠:腹黑阴阳师txt下载
推荐阅读:
    李公公抬起头,看了敏贵妃的侧脸一眼后,沉然的目光猛地颤了颤,而后又低下头,语气虽然仍是恭敬谦卑,却多了几分心疼,“娘娘,都这么多年了,娘娘您就放手吧,萧星寒他若是真的对娘娘您有心,早就……”

    然,李公公的话还未说完便被敏贵妃冷冷打断了,“不,本宫绝不会放手,就算最后得到的只有尸体,本宫也绝不放手!”

    “可是娘娘,陛下他都已经出动影卫队了,若是现在安插人手进去万俟府,只怕会引起陛下的疑心。..co李公公说着,面露不安之色。

    “小心一点就行,若是出了事就推托到王湘君那蠢妇的头上去好了,反正十五年前她已经替本宫担了一次,再多一次也无所谓,就当是她替王家做出的最有意义的事了。”敏贵妃忽然低低笑了,冷冷的笑声里含着浓浓嘲讽。

    李公公见她心意已决,也不敢再多说什么,应了一声后重新低下了头。

    说话间,两人已走到了大门外,之前退下了的轿夫已在门前等候。

    “本宫等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才有了点消息,本宫绝不会放手。”敏贵妃拉拉头上的风帽,躬下身走进了软轿,声音依然恢复了平日里的冷傲,“李公公,回宫吧。”

    “是,娘娘。”李公公无声叹息一声,尾随着软轿走了。

    软轿刚往前走了几步,轿里传出敏贵妃清冷的声音,“李公公,先去国师府。”

    莫语芯和莫琅川的情况,她得亲眼看看,好确认一下她心底对于莫语芯的怀疑。脸被毁成那样,莫语芯若是真有什么可疑的力量,应该会治愈好自己的脸吧?

    ——

    楚阳皇宫内,后宫深处一座气势恢宏,金碧辉煌的宫殿与凤台宫相对而立。

    这是当今天子为敏贵妃所修建的来仪宫,雕梁画栋,亭台楼阁宛若仙境,其奢华程度丝毫不比新月皇后入主的凤台宫差。有凤来仪,来仪宫,足以可见葵帝对敏贵妃的宠爱程度。

    秋夜凉如水。

    来仪宫里烛火通明,只是比起往日似乎有些不同,隐约可闻内侍宫女们的细微交谈声。

    懈怠随处可见。

    这是敏贵妃在时绝不会看见的情形。

    “皇上驾到!”一道尖细的声音突然响起,由殿外不远处传入来仪宫内。

    方才殿内的懈怠一下子被慌乱所取代,一众内侍宫女快步迎了出去,停在葵帝跟前几步开外,跪下恭敬道:“奴才(奴婢)恭迎圣驾,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葵帝厉目扫视一眼地上跪着的内侍,淡淡道:“平身。”

    说着,脚步不停地往殿内走去。

    宫女内侍们不敢起来,跪在地上低垂着头,无一例外的头上都冒着细密的冷汗。

    为首的一名内侍小声说道:“陛下,娘娘、娘娘她不在殿里。”

    “哦?”葵帝眼眸一利,停下脚步回过身去看着跪了一地的宫女内侍,清冷的语气似带着疑惑,“这么晚了,爱妃还没有回宫么?”

    内侍匍匐在地,小心地说道:“贵妃娘娘早前有回来过,可、可后来又随着太医们一道去了国师府,说是、说是担心国师一家的伤势。”

    “国师府?”葵帝面色不改,语气却是冷了好几分,“怎么国师一家都受了伤么?”

    “奴才不知。”内侍已经被葵帝吓得瑟瑟发抖,脸色发白。

    葵帝冷哼一声,厌烦地扫了一眼一地的内侍宫女,轻声道:“既然是爱妃的妹妹妹夫一家受了伤,朕也该去看看才是。”

    看来影二的回禀是真的,莫明贤一家在万俟府闹事被万俟竹音和时樾的人所伤,莫明贤断了手,王湘君受了内伤,莫琅川在试图杀害万俟竹音失败后也晕了过去,莫语芯口出狂言被毁容,国师府的这一家四口可算是元气大伤。

    真是,活该!

    葵帝气得脸色铁青,浑身上下散发出的杀气让他身旁的万大气都不敢喘一下。,毋庸置疑,如果莫明贤现在就在他的面前,他一定毫不犹豫就掐死他。

    这个蠢货!他千叮咛万嘱咐,让他不管付出什么代价都要将万俟竹音接回府中,结果他是怎么做的?一家子合起来不计代价的想要弄死万俟竹音是么?十五年前他和王湘君已经坏了自己的事一次了,这次还想再来一次不成?

    该死的蠢货!他们这一家子怎么就不干脆直接死在万俟府!?

    不过,这也从侧面反映出来,万俟竹音果真如第五石燕所说般不简单,据影二的描述,她出手打王湘君时所爆发出来的内力绝对已经突破了第六层。这才短短的一个多月,要不是有强大的灵力,一个本身没有任何内力的普通人是绝对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突破第六层的。

    而且,宣北亲王的幽灵军队也总算是在他的眼皮子底下露出了水面,这可都是拜万俟竹音所赐。

    只是,这个从不在人前露脸的神秘的宣北亲王怎么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出面帮助万俟竹音?甚至还为了她让宣北亲王府那支神秘的幽灵军队显露在众人前,他这么做到底是想从万俟竹音身上得到什么?

    忽然,慕容廷深的脑海里闪过一句话,新月皇后曾经说过的一句话,不该知道的事不要打探得太多。

    难道,宣北亲王也是那边的人?不是像他这样的协议关系,而是本身就是那边的人!?

    如果真是这样,那他想要动万俟竹音还真就有些困难了。

    突然,一道极细微的声响传入慕容廷深的耳内,伴随而来的还有一丝微不可闻的血腥味。

    “万,”慕容廷深微微拧眉,沉声唤了一句,“你下去吩咐人准备一下,朕要去国师府,尽量隐秘一点,朕不希望有太多的人知道。”

    “老奴这就去安排。”万恭敬地俯身行礼,随后退了出去。

    慕容廷深扫视一眼夜色中空无一人的院子,一道黑影自暗处一闪而出,跪在慕容廷深的身前,“陛下。”

    来人正是影一。

    只见一道深可见骨的血口子自他的左肩而下,斜划至右腰侧,黑衣被鲜血染湿紧贴在伤口边上,看着极为瘆人。

    “滴答滴答——”鲜血低落在青石地板上,在沉静的院子里显得尤为刺耳。

    “这是……在宣北亲王府所受的伤?”慕容廷深眉头紧皱,影一是他的影卫中灵力和内力都最强的,十年来无论是出什么样的任务都是毫发无损的完美完成的,这一次派他去监视宣北亲王时樾,怎么会受这么重的伤?

    宣北亲王府的幽灵军队真的这么厉害?

    尽管受了如此重伤,影一还是维持着一丝不苟的冰冷,他低垂着头说道:“属下无能,在在试图潜入宣北亲王府时被发现,连对手的脸都没看清就被一道剑气所伤。”

    想起当时的情形,影一向来没有表情的脸上也显出了几分凝重和忌讳。

    “什么?”慕容廷深眸底布满了不可置信,对方只有一人,还是在没有露脸的情况下以剑气就将他最强的影卫给伤成了这样?纪宇谦说的没错,一直以来被他们所忽视的宣北亲王府着实是卧虎藏龙!

    视线落在影一身上血淋淋的伤口上,慕容廷深冷声道:“你先回去疗伤,宣北亲王府的事情暂时不用管了。”

    “是,陛下。”影一抚着伤口,稍显吃力地一闪身,再次消失在深沉的夜色之中。

    慕容廷深看着影一滴落在青石板上的几滴鲜血,脸色越发的阴沉。

    宣北亲王府的幽灵军队太强大了,强大得近乎可怕!关键是,他现在根本弄不清楚时樾的底细,若他真是神殿的人,自己贸然出手,只怕会让新月撕毁双方的协议。眼下大战将即,他和万俟轩逸之间又生了嫌隙,实在是不能再失去神殿的支持。

    万俟竹音,要是能快点吸取她体内的灵力……

    “陛下,一切都准备好了,就只等着陛下圣驾。”伴随着身后一阵沉稳的脚步声,万尖细的声音响起,慕容廷深收回思绪,抬步离开了院子。

    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在风灯的火光无法照到的漆黑屋顶,一双锐利的眼睛正看着他们,在他们都离开别院后才展开翅膀飞走。

    被敏贵妃和慕容廷深所记挂的国师府此时却是出奇的安静。

    随着敏贵妃而来的几名太医分别为莫明贤四人医治上药后,就连唯一处于清醒状态下的莫明贤都在服药后陷入了沉睡。

    夜静如死水,国师府最深处,莫语芯的院子里。

    一名脸上戴着无脸面具的蒙面黑衣人负手而立站在莫语芯的闺房中,而本该是这院子主人的莫语芯竟然单膝跪着,跪在黑衣人面前!

    “莫语芯,难道第五石燕没有向你传达主上的命令么?”面具后是男人低沉且冰冷的声音,让屋内本就寒冷的气温霎时间又下降了不少,听得出来男人此时心情并不是很好,透过面具上的眼孔能隐约看到男人隐藏在暗面里的双眼,眼角微微上扬,一双年轻的眼睛透着如鹰般的锐利,像盯猎物一般盯着单膝跪在他面前,脸上缠满绷带的莫语芯。

    莫语芯听着男人冰冷且故意放缓语速的问话,蓦地将头垂得更低,声音恭敬得几乎带着一丝畏惧的味道:“几日前第五石燕确实是向我传达了主上的意思,今日之举是语芯冲动了。”

    “呵,冲动?将蛾妖的毒液事先准备好灌进莫琅川的肚子里,再一步步诱导他接近万俟竹音然后在最佳时机喷出毒液,这也能叫冲动?莫语芯你这是想欺骗我吗?”黑衣男人似乎不相信莫语芯的话,只冷冰冰地垂眸看她,“还是想欺骗主上?”

    “语芯万万不敢欺骗主上,灌进莫琅川腹中的毒液是语芯这几天为自保而准备的,要不是万俟竹音她今天欺人太甚,语芯也不会用那毒液去对付她——”莫语芯显然有些害怕,一向温然缓和的声音此刻带着紧张和急切,生怕不被眼前的黑衣男人相信一般,然她的话还未说完,便被黑衣男人抬手打断。

    “是万俟竹音欺人太甚还是因为莫语芯你嫉妒成狂,你我二人心知肚明,”黑衣男人声音冷冷,仿佛在他眼里,莫语芯不是一个人人艳羡的国师府嫡女,而是一个微不足道的手下,“主上希望这是最后一次,否则,主上不介意重新再找一个宿主。”

    莫语芯肩头微微一颤,有细汗自她的额间冒出,只听她似乎是鼓起了极大的勇气问道:“万俟竹音今日对国师府下此狠手证明她已经查到当年万俟莲华的死并不是意外,加之她很有可能已经猜到了两次的袭击都是我所指使,即便我日后不再犯她,她也未必就能放过我,这样,我也不能自卫伤她么?”

    “莫语芯,人间有句话不知你听没听过,”黑衣人冷笑一声,往后坐到了身后的太师椅上,右手五指一下一下敲打着身旁的小几,“好像叫做,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我再说一遍,主上有命,不论如何,绝对不可对万俟竹音出手,明白了吗?”

    莫语芯放在膝上的双手蓦地一紧,却又很松开,垂首恭恭敬敬道:“语芯明白。”

    “嗯,这就好,至于你的脸,”黑衣人的声音忽然变得阴毒,“主上说,鉴于你违抗他的命令私自对万俟竹音出手,作为惩罚,主上让你顶着这张烂脸三个月,不准医治。”

    黑衣人的话让莫语芯不甘地握紧广袖下的拳头,嘴上却只敢恭敬应“是”,只听黑衣男人又冷冷道:“还有,宣北亲王不是你能肖想的对象,我劝你最好不要自作聪明试图从他身上下手,坏了主上的事,你会死得很惨。”

    “是,语芯谨遵大人命令。”莫语芯的表情有些变色,却依旧恭敬应声。

    黑衣人再一次将莫语芯紧紧盯了一遍后,缓缓站起身,“主上的命令已传达到,我便不再打扰你休息了,告辞。”

    莫语芯立刻起身相送,黑衣男人却在走出几步后停下了脚步,转头看向随在他身后的莫语芯,不疾不徐地问道:“不知道莫夫人伤势如何?如今可还好?”

    黑衣男人的一句话让莫语芯怔了怔,正当开口之际男人却先他一步继续道:“受了如此重的伤就该让她好好地卧床休息,你也该好好地照顾才是。”

    男人似乎将“照顾”两个字咬得极重。

    “语芯会的。”莫语芯低垂着头应道。

    “不必送了。”黑衣男人扔下冷冷四个字后,很消失在了莫语芯视线里,只见桌上的烛火猛地晃了晃,却又很止于安静,房间里只有烛火与莫语芯落在地上的影子,不仅没有第二个人的影子,更是仿佛那第二个人没有在此处出现过。

    男人离开后,莫语芯才慢慢抬起头,露在绷带外的眼眸里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不忍、犹豫、挣扎,良久,她猛地闭上眼睛,再次睁开,眸底只余阴狠。

    她抬手将窗户关上,没有注意到院里树丛中一道黑影隐藏其中,在她关上窗户之后才跃向夜空,融入到夜色里以极快的速度往万俟府而去。

    深夜,万俟竹音依然没有休息。修炼过后,她靠在床头懒洋洋地研究着手里那枚七芒星形状的印鉴。

    这是萧星寒在出发前往监视第五石燕前交给她的,说是她母亲的遗物,只说了是很重要的东西,要她好好保管,可具体有什么作用萧星寒也没说,不过看今天莫明贤夫妇和敏贵妃的反应,这似乎是很多人抢着想要得到的东西。

    ------题外话------

    亲们抱歉了,凌儿昨天身体不舒服,所以今天的二更要晚点才能奉上了,抱歉抱歉!

    推文娇妻至上:军少别来无恙/深瞳浅笑

    年仅24,平均每天相亲两次。

    狂躁后的温子兮:“妈,这次相亲要是不成功,我削发为尼,你知不知道,很丢脸哎。”

    熟悉的地点,她抬眼望去,居然是一个奶油小生?!

    白衬衫,黑色长裤,头发微微凌乱。

    老妈终于开窍,不给自己找那些钻石王老五,老气横秋的男银了。

    走过去,发现男人的眼神略微空洞

    十五分钟后,她轻咳一声:“你能听到我说话?”

    男人没有反应。

    她的脸上荡漾欣喜,拿手机对闺蜜发了一条语言:“亲爱的,我妈没救了,我相亲失败九十九次之后,给我找个了聋子,还是个哑巴,”

    那边立马爆炸了:“what?”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