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小说 »妖帝狂宠:腹黑阴阳师最新章节列表 » 一百五十四 将计就计(二更)

一百五十四 将计就计(二更)

文/小凌儿
妖帝狂宠:腹黑阴阳师 本章字数: 妖帝狂宠:腹黑阴阳师txt下载
推荐阅读:
    几百个禁卫军把万俟府仔仔细细搜了好几遍,就只差没挖地三尺了,除了最初发现的三十一具下人的尸体外,连万俟竹音的一根头发丝都没有找到。..cop>    慕容廷深看着被抬到被烧毁的西厢院院子里的并排放好的尸体,太阳穴突突狂跳,背在身后的手更是紧握得青筋暴起。

    可恶!真是可恶呀!

    到底是谁有一次抢在了他的前面将人给掳走的?要是让他知道了,定要将他做成人彘,让他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如此想着,他阴鸷的眼神却是看向了不远处,蹲在地上抓起一把焦土的第五石燕身上,奈何第五石燕轻轻碾着手里的焦土陷入了沉思,似是根本就没有感觉到慕容廷深的注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第五石燕细细感受着手里的那一把焦土,仍能感受到一点点主上力量的痕迹,只是上面的恶念戾气已经被净化了。

    这是他被主上救走那天主上故意注入到那一片土地上的恶念戾气,用以激化万俟竹音内心的黑暗面的。这恶念戾气有一个特点,它在侵入人的体内引发人恶念的同时,也会同时增强人的力量,让人像上瘾般舍不得放下它,时间长了,人的身体甚至会主动去吸收这恶念,然后彻底成魔。

    可现在,这恶念戾气却被人识破并净化了。主上的恶念戾气力量之强,除了已逝的白山和他那七个弟子,他实在想不出到底还有什么人有这能力可以将其净化?

    “陛下,这些人中有二十人都是被灵力者以雷电击中而一招毙命的,除了因雷击而导致的七窍流血外,身上并没有其他伤口。”禁卫军统领在检查过尸体后单膝跪在地上向慕容廷深禀报着,额头上的冷汗因为慕容廷深释放出来的越来越强的威压而不断地流淌着,“另外的十一人,是被割喉而死,伤口平顺齐整没有外翻,相信是由灵力极强者以灵力为剑所划,跟那二十具尸体一样,身上没有任何的伤口。”

    统领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是一愣。原本还在沉思的第五石燕脸上的神也立刻凌厉了起来。他派来袭击万俟府的可不是祭司院的祭司,更不是什么灵力极强的灵力者,而是被他困在炼蛊坑里厮杀了好几天,已经发了狂的低级妖怪,这些人的死法怎么会是由灵力者所伤的呢?

    其实,在他踏入万俟府门口的那一瞬,他就觉察出了不对劲的地方。

    这里,根本就没有被低级妖怪袭击过的那种妖气冲天的痕迹。低级妖怪跟中高级妖怪不一样,它们根本不会隐藏体内的妖气,每经过一处地方都会遗留下不可忽视的妖气,可是这里,却是一点点的妖气痕迹都没有。

    如此一来,本该是让慕容廷深怀疑万俟竹音,将她逼迫到悬崖边上的一步棋就彻底的改变了结局。..cop>    眼下,被慕容廷深怀疑的人,已然变成了他!

    最关键的是,万俟竹音到底去哪了?

    被她带在身上的这一把泥土在这院子里出现,就代表她曾经回来过,而且还曾被府里发生的这一切刺激得发作过。

    那么,到底是谁出现过阻止了她继续魔化?

    那个人跟在万俟府做了手脚破坏他棋局的人是不是同一个人?

    忽然,第五石燕的脑海中闪过些什么,他撑起身子拉过一个禁卫军问道:“那些尸体里有没有两个十几岁的丫鬟和一个二十多岁的女管家模样的人?”

    “没有,那些尸体里除了几个粗使婆子外几乎都是男,根本就没有什么小丫鬟。”那个禁卫军老老实实地回道。

    这是有人将计就计,反将了他一军!

    第五石燕暗暗磨了磨牙,抬步走到慕容廷深的跟前想要解释,奈何慕容廷深根本就不想再听,冷哼一声,一甩袖子就走了。

    “陛下……”第五石燕追上去跟了几步,急声唤了一句。

    “不必多说了,万俟府发生了这种骇人听闻的灭门事件,若不尽快找出凶手只怕会在朝中和民间引起恐慌,另外,对于宣北亲王府也不好交代。”慕容廷深停下脚步,强压住心头的怒火冷声说道。

    什么万俟竹音就是袭击纪王府,杀了纪王的人,现在连万俟竹音她自己都被人灭了府,人也不见了踪影,这第五石燕是把他当傻子不成?还好他之前没有对万俟竹音出手,否则不仅无法对宣北亲王交代,就是新月皇后那边他也应付不过去。

    越想越觉得第五石燕不安好心,慕容廷深头也不回地扔下一句话:“第五大祭司,朕限你三日之内找到贞贤郡主,否则,你就自己去刑部请罪吧!”

    第五石燕:“……微臣遵旨!”

    这万俟竹音失踪跟他有什么关系?慕容廷深这根本就是在怀疑这件事是他做的,施压迫使他交出万俟竹音。

    对于眼下的这种情形,偏偏他还无法解释!

    因为无论他怎么解释都是解释不通的,纪王府里唯一的活口只有他和四大祭司,虽说他受了重伤,可谁知道这伤是不是假装的,就算是真的好了,也可以是自己打伤的苦肉计;还有关于万俟竹音出现在纪王府一事,也是他的片面之词,除了他和他的人之外根本就没有其他人看见,而万俟府里发生的灭门事件,万俟竹音的失踪从侧面说明了她不会有这样的能力去袭击纪王府,更像是两府同时被同一伙人袭击了。

    而这伙人,除了祭司院这样上上下下是灵力者的组织外似乎不会再有其他。

    本是要对万俟竹音来个瓮中抓鳖的,结果最后却成了自己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第五石燕压抑着身上溢出寒气,跟在慕容廷深的身后送他走出西厢院往大门口走去。

    禁卫军和祭司院的祭司跟在后头,被前面的慕容廷深和第五石燕各自散发出的怒气和寒气所慑,都不敢说话,一行几百人来时浩浩荡荡声势浩大,走时却是蔫头耷脑地往外走着。

    一路走到了外院,慕容挺深心底的怒火不仅没有消减半分,反而因为身后第五石燕那若隐若现的寒气而越发的旺盛。

    这寒冬腊月的大晚上,他顶着寒风出来被第五石燕领着转了大半个内城,一点收获没有,还白白当了一回傻子,他都还没问罪,第五石燕还有脸生气了?

    当着他的面就敢给他甩脸子,他眼里还有自己这个帝王的存在吗?

    以前没有发现,现在看来,第五石燕根本就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忠心耿耿,一心只为自己的长生不老大业作出贡献。仔细想想,其实过了这么多年,第五石燕除了为他提供了几颗妖丹外,别的好像什么好处他都没捞到。别说什么强大的力量了,他连新月的一个手指头都比不上,还有什么无限的生命,看看第五石燕,再看看他自己,明明第五石燕也就比他小了十岁而已,几年前看着两人之间也没这么大的区别,现在再看,他已是人到中年,而第五石燕呢?还是那么的年轻,十几年来根本就没有老过,还跟自己第一次见到他时一样。

    这些细微的事情慕容廷深以前没有注意,眼下一旦怀疑的种子在他的心里生根发芽,他看第五石燕就哪哪都有问题,哪哪都是阴谋!

    要得到一个人的信任很难,可能要花费好几年的时间,可是,要毁掉一个人的信任却很容易,只要稍微的挑拨一下,在他的心底埋下一颗怀疑的种子就行了,尤其是像慕容廷深这样疑心本来就重,从来不会完信任一个人的人。

    慕容廷深刚想要挥退第五石燕,只见眼前突然一道火光亮起,整座万俟府突然叫间就笼罩在了火海之中。

    幽暗的夜下,京都城里的一处院子突然火光冲天而起。这个时候内城的城门已经关闭了,宵禁的时候也已经到了,只是这边是达官贵人所居住的地段,所以巡逻的守城士兵也比较多。一看到火光起,立刻就有人叫了起来,“起火了,起火了!”

    声音在幽静的街道上显得格外的响亮清晰。

    “这是怎么回事?”这已经不知道是慕容廷深第几次这么问了。

    很快外面就传来了嘈杂的人声,“起火了!起火了!”万俟府作为一个平时没事就为那些闲的蛋疼没事做的达官贵人提供茶余饭后的八卦谈资,向来是被各府下人密切关注的,在禁卫军来时各府的下人就已经向自家主子通报了情况,只不过慕容廷深不想让人知道他对万俟竹音做过些什么事,那些禁卫军都是穿着便衣来的,各府的人在没有弄清楚情况之时也不敢轻举妄动出门看热闹。这不,好不容易万俟府起了火,这会儿都跑出来趁着让自己府里的下人帮忙救火的档口看热闹了。

    第五石燕望着眼前这刚起就烧得冲天的大火,微微眯起眼睛,看了好一会儿才确定,这不是万俟竹音惯用的那火。

    到底是谁干的,竟能完躲避开这里这么多祭司和慕容廷深那些影卫,在几百人的眼皮子底下放这么一把火!?

    外面的人声越来越嘈杂,似乎就连守城士兵都来了。

    第五石燕对着慕容廷深急切道:“陛下,我们先离开这里。”他和慕容廷深都是秘密来到万俟府的,现在万俟府被人灭了门不说,还放火烧府,要是被人发现慕容廷深和大批的禁卫军,还有大半个祭司院的祭司都在此,满朝文武,甚至整个京都城内的百姓会怎么想?

    敢在内城毫无顾忌犯下如此滔天罪行还大摇大摆走出去的,似乎除了当今的这位也没几个敢这么做了,而他们在现场就是最好的证据了。

    第五石燕能想到的,慕容廷深当然也能想到,只见他脸色铁青地瞪了第五石燕一眼,将所有的一切都归罪到他的身上。在他看来,这一切都是第五石燕设下的一个局,故意将他骗到万俟府,给他安上一个残害安然公主后代的罪名,更有甚者,是他已经知道了自己和神族之间的合作关系,为了破坏他和神族之间的关系才这么做的。

    若真是这样,第五石燕说的那些什么万俟竹音灵力很强,不知是人是妖的那些话极有可能就是假的。

    好你个第五石燕!

    亏他那么相信他,让他当上祭司院的大祭司,给了他楚阳国有史以来祭司最大的权力,结果他就是这么回报自己的?

    “影二,影三,我们走!”慕容廷深一把挥开第五石燕,向着不远的暗处望去,咬牙说了一句。

    “是,陛下。”随着这冰冷的声音响起,两道人影闪出一左一右扶着慕容廷深的胳膊就往暗处跃去,准备离开万俟府。

    而禁卫军则化整为零准备分散冲出去,若是不幸被抓,也只能自认倒霉,即便被认为是凶手也绝不能说出自己的身份,否则,他们的下场一定会更惨。

    奇怪的是,无论他们是从大门跑出去,还是翻墙出去,都像是外面有一堵透明的墙般怎么撞都撞不出去,“砰砰砰”地部被撞倒在地上。

    而慕容廷深那边则更惨,刚要跃出去就被人迎面一桶冷水泼了过来,躲避不及,三人被直接泼了一身一头。外面跟着一大群穿着各异的人,这些人都各自拎着桶端着盆显然是来救火的,都是住在附近的权贵们的下人。毕竟如果火势一直蔓延,他们的家也要倒霉的。

    三人被泼了一身也就算了,还被那透明的墙被挡了回去,“砰砰砰”三声,三人掉落在地,跌了个狗吃屎。

    “陛下,是结界!”影二影三连忙爬起来扶起慕容廷深,低声说道。

    慕容廷深当然知道这是结界,而且还是那种能进不能出的结界,“第五石燕,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再也压抑不住怒火,慕容廷深终于怒吼出声。

    第五石燕眼皮跳了跳,连忙解释道:“陛下,这和微臣……”

    然而,还不等他说完,万俟府的大门就被人撞开了,一群守城士兵冲了进来,举着刀将府内的禁卫军和慕容廷深第五石燕他们团团围住,一个冷厉的声音厉声道:“你们是什么人,竟然敢在贞贤郡主府内杀人放火?”

    一个将领模样的男子,从士兵后面走了出来,扫视了一眼只剩下外院没有被烧起来万俟府,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这可是安然公主的女儿、陛下亲封的贞贤郡主的府邸,如今她更是贵为宣北亲王府的未来王妃,若是她在府里有任何的不测,这可不是他一个守城门的小小将领可以承担得了的。

    “快走!”慕容廷深低声道。站在他两边扶着他的影二影三自然也明白,完不理会身后的声音,拉扶着慕容廷深就朝着前方掠了出去。

    “大胆!抓住他们!”那将领显然也没有想到,竟然有人敢当着他们的面逃跑,立刻就笃定了这场突如其来的火跟这几百人有关系,而那三个人就是主谋,不然的话,面对着官兵逃什么?

    “是!”身后的士兵立刻向着前面追了过去。

    禁卫军们当然也不可能让这些士兵上前去抓慕容廷深,放下就拔刀想要阻拦。

    谁知,这刀才刚刚拔出,几百个禁卫军和那上百个祭司就像是中了软筋散般,浑身上下的力气在一瞬间被抽光了体跌坐在了地上。而慕容廷深和影二影三也是“咚咚咚”地再次跌了个狗吃屎。

    原本被那几百人同时拔刀吓出一身冷汗的守城士兵见此情形哪里还会客气,当下就举着刀上前去架在他们的脖子上。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搜御宅屋,御书屋,看更新最快的书!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