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小说 »妖帝狂宠:腹黑阴阳师最新章节列表 » 一百八十七 宫中偷袭(一更)

一百八十七 宫中偷袭(一更)

文/小凌儿
妖帝狂宠:腹黑阴阳师 本章字数: 妖帝狂宠:腹黑阴阳师txt下载
推荐阅读:
    万俟竹音横过去一眼,“你知不知道他们两个到底是什么关系,就这么胡乱来就不怕弄巧成拙?”

    王晋晟愣了一下,有些不太确定的问道:“什么关系?总不至于是夫妻关系吧?也没听说过土蜘蛛是母的呀?”

    几人:“……”

    能来个人把这货拖出去乱棍打死吗?

    不想理会王晋晟,万俟竹音转向吞噬,神情严肃道:“你知道纪宇谦临死前对我说了什么吗?”

    吞噬疑惑地看着万俟竹音,等待她的下文。

    “他很诚挚地请求我替他好好照顾你,”万俟竹音缓缓说道,“在他的心目中,你比任何人都重要,要是让他知道他复活是用了你的身体,还很可能会因此而害得你的精神意识从此消亡,你觉得他会不会因为抵触而导致复活失败,最终的结果就是,这具身体成为一个空壳,谁都活不了?”

    纪宇谦是一个这么无私伟大的人?

    王晋晟眨了眨眼睛,要不是前厅里的气氛有点过于严肃,他还真怕自己会忍不住大笑几声。

    完无视神色古怪的王晋晟,吞噬痛苦地闭了闭眼,再睁开时眸中一片悲凉,“主子有办法让他接受这具身体吗?”

    万俟竹音摇了摇头。

    一般来说,妖丹是有灵性的,尤其是像纪宇谦这样三千多年修为的妖丹,即便肉身毁灭了,妖丹还是有感知能力的,纪宇谦对吞噬这么熟悉,又怎么可能探知不到那是吞噬的肉身?

    “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吗?”吞噬低垂着眉眼,哀伤地低声喃喃着。

    万俟竹音轻轻叹了一口气,说道:“也不是完没有办法,可是,你一定要答应我一个条件,不然我是真的帮不了你。”

    刚刚才陷入绝境的吞噬一听这话顿感一丝希望的光芒照射下来,让他激动地抬头看向万俟竹音,以膝盖向前挪了两步,问道:“什么条件?”只要能让纪宇谦复活,别说一个条件,就是十个他都一定会答应的。

    “有办法就快说,非要说那么多煽情的话,不知道现在时间很紧迫吗?”王晋晟摇着扇子吐槽道,没办法,谁让他就是看纪宇谦不顺眼呢,能插一刀是一刀。

    “……”镇压镇西军和解决第五家的事情还需要他帮忙,忍着,别冲动!

    万俟竹音太阳穴突突跳动两下,忍了又忍,在心里不断说着王晋晟目前的作用,好不容易才忍住一把火将他轰出去的冲动。

    她深吸一口气,对吞噬说道:“你必须保证,在我将纪宇谦的妖丹导入你的体内,唤醒他意识的时候,你不能退让,更不能陷入沉思,要试着和纪宇谦的意识沟通融合,只有这样,他才不会排斥进入你的身体,也只有这样,才能同时保你们两个的意识,明白吗?”

    吞噬有些迟疑地点点头,嘴唇动了动想要问些什么,王晋晟却抢在了他的前面,问道:“这也行?那这具身体以后算是谁?吞噬还是纪宇谦?”

    两个意识共存,也就是两颗妖丹共存,那这以后是什么妖怪?蜘蛛鱼?

    ……

    画面太美好,请原谅他无法想象!

    万俟竹音瞥了一眼他便秘般的表情,淡淡道:“两个都是,至于是性格中和了,还是独立分开,就要看他们两个自己的商量了。”

    性格中和很容易理解,问题是独立分开,“怎么个分开法?”

    一边的鹫灵光一闪,说道:“我知道了,是不是就跟妩娘一样,白天黑夜性格完不同。”

    万俟竹音点点头,“差不多吧。”

    其他四人:“……”

    一个妩娘就够了,现在还要多来一个纪宇谦吞噬混合体?

    还能不能让人好好过日子了!

    吞噬在脑海里回想了一下妩娘截然不同的两副面貌,嘴角抽了抽,道:“只要能让他复活,属下答应主子的要求,绝不放弃自己的意识!”

    “好,记住你说过的话!”万俟竹音站起身来,定定地看着吞噬道,“准备好了就跟我来吧。”

    吞噬毫不犹豫地就站起来跟在万俟竹音的身后往后院走去。

    “表妹,你们去哪呀?”王晋晟也跟着站起身来想要跟过去,却被鹫和鸢拦住。

    “前面乃是后院,外男止步!”鹫淡淡说道。

    王晋晟气愤地指着吞噬道:“外男止步?那他是什么?”

    鸢从善如流道:“鱼!”

    “……”他能说什么?

    艹!噬月那死妖孽的人对他都有偏见!

    万俟竹音头也不回地摆摆手,沉声道:“纪宇谦这边我来搞定,表哥还是尽快解决万俟轩逸的事吧,再不让京都城内的权贵看见你想要他们看见的一幕,只怕内城门撑不了多久就要被人打开了。”

    王晋晟一噎,没好气道:“我知道了,那我就先行一步,你最好也快一点,莫明贤那边好像也开始行动了。”

    万俟竹音脚步顿了一下,杀气随着红莲在一瞬间迸发出来又很快被收敛回去,仿佛方才的一切不过都是众人的错觉,她再次抬起脚步往前走,扔下一句:“千万小心。”

    王晋晟扬眉一笑道:“放心好了,这点人我还不放在眼里。”顿了顿,补充道,“前提是我得有个幻术一流,结界能力也很强的帮手。”

    说着,他满怀恶意地看着鹫。

    鹫心里“咯噔”一下,还来不及开口说什么,长廊拐角处就传来了万俟竹音的声音,“看中哪个就拿去用,可是,他们要是掉了一根头发我就唯你是问,别怪我没提醒你。”

    王晋晟:“……”

    拜托,现在是去打仗呀,还不允许掉根头发!?有你这么护犊子的吗?

    没有人理会王晋晟的不满,万俟竹音朝后挥挥手,飘然消失在转角处。

    ——

    此时的宫中同样不平静。

    一群妃嫔刚刚成了寡妇没几天,新月就继位了,她们还没从这变故中回过神来,就传来了镇西军造反的消息。这突如其来的事情经过了一天的发酵大家似乎才刚刚回过神来。昨天刚刚听到镇西军叛变的消息的时候几乎整个宫里的人都傻了,比听到慕容廷深传位给新月的遗诏更让她们难以接受,毕竟,后者不致命,而前者可是能让宫里所有人都遭殃的。

    凤台宫里,一群嫔妃们或坐或站三三两两的凑成一堆议论纷纷。美丽的容颜上都带着无法掩饰的担忧和恐惧。

    敏贵妃,哦不,现在该叫敏太妃了,一人靠在椅子里,慢悠悠地喝着茶。她在宫中的地位一向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因向来都冷着一张脸,和谁都不亲近,宫里的妃嫔对她也是能避就避。敏太妃略过一众妃嫔,打量的目光慢慢落到了懒洋洋坐在软蹋上的新月身上。

    因为已经登上了帝位,新月身上穿的也不再是凤袍,而是经过特制的龙袍。虽然她只是姿态慵懒地半卧在软蹋上,但举手投足间那不可忽视的贵气依旧逼人,就像她天生就是个该被万人敬仰的王者般。

    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人?

    就她身上的那份仿佛与生俱来的高贵,绝不是在她当了皇后之后才培养出来的。短短的十几年,是不可能将一个毫无背景的少女培养出这种刻入骨子里的睥睨众生的傲然贵气的。

    察觉到敏太妃的目光,新月抬头看了过去,对她启唇一笑,笑容妩媚动人。

    呵呵,还真想不到她还会有和这个女人合作的一天。

    也不知道王晋晟那个腹黑的男人是怎么说服敏太妃这个目中无人,连慕容廷深都不太放在眼里的女人的,竟然能让他如此贴贴服服地听自己的命令,呃,也不叫命令,建议才对。

    不过,光是这样已经很了不得了,毕竟,敏太妃一开始可是和莫明贤合作的,眼下呢,不仅她站在了自己这边,更是说服了王旭之也投靠过来,莫明贤现在估计很头疼吧。

    “敏太妃,你不怕吗?”一个妃子凑过去敏太妃边上,低声问道。

    敏太妃挑眉,淡淡问道:“怕什么?”

    那妃子压低了声音道:“镇西军啊!万一镇西军真的攻进了皇宫,那可怎么办呢?我听说,一百多年前也发生过一次叛乱,那一次,死了好多好多人啊。你说咱们怎么就这么命苦,先帝刚驾崩就遇到了叛变。”

    敏太妃看向那妃子的目光深深,状似随意道:“怕什么,有陛下和影卫队在呢。”

    “就是因为有她在我才担心呀。”那妃子又靠近了敏太妃一点,将声音压低得只有她们两人才能听到,“你想想,镇西军不都说了,只要她退位改立三皇子为帝就会退兵,可是,你看看她,镇西军都攻到内城,眼看就要攻进皇宫来了,她还像个没事人一样……”

    “放肆!”敏太妃定定地看着她,突然冷喝道,“陛下也是你一个小小的妃嫔能够编排的?”

    一时间,殿内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两人的身上。

    那妃子脸色一白,嗫嚅着道:“敏……敏太妃……”

    敏太妃眼神冷冽,质问道:“所以你想说什么?说这都是因为陛下登基镇西军才会反的?想要怂恿我说服王丞相弃暗投明?呵呵,你倒是说说看你家主子是谁,或许陛下还能放你一条生路,允许你出宫去。”

    “真、真的?”那妃子双眼一亮,转身面向新月“扑通”一声就跪了下来。

    新月:“……”

    不不不,假的,我可什么都没说!

    本天女向来都是睚眦必报的,怎么可能会放过任何一个想害本天女的人!

    那妃子用膝盖往前走了好几步,失声痛哭道,“皇上,臣妾只是一时糊涂才会被人唆摆,还请皇上开恩放臣妾出宫去!”

    新月冷冷地看着她,朱唇轻启道:“废话半天,你倒是说一下你主子的名字啊。”

    “我、我主子是,是……”那妃子是了半天,原本痛哭流涕,苦苦哀求的脸突然变得狰狞可怖,从袖口里抽出一把匕首直直刺向新月,而坐在新月左侧的两名妃子也在同时一跃而起,手里寒光一闪,不知从哪里拔出了两把匕首,一左一右袭向新月和敏太妃。

    “天真!”敏太妃不屑道,抬起右手以尾指的指套轻轻一格就格开了那妃子的匕首,左手一掌击出,打在她的心口之上,将她打飞至几丈远,“砰砰”两声,那妃子重重砸在墙上后又掉落到地面之上,已是没有生息。

    与此同时,新月一动不动,从她的右后上方突然闪出一道黑影,众人只觉银光一闪,那两个袭向新月的妃子顿时就如断了线的风筝般飞向了后面,两道鲜血喷洒成艳丽绚烂的弧度。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