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网 » 现言小说 »[古穿今]重生公子如玉最新章节列表 » 第12章 米缸蛀虫

第12章 米缸蛀虫

文/洛缃月
[古穿今]重生公子如玉 本章字数:4284 [古穿今]重生公子如玉txt下载
推荐阅读:异界之逆天诛神邪魅总裁复仇妻洪荒道尊校园超级霸主恐怖通缉令杀手房东俏房客隋唐之纨绔天下如果遇见下一秒的你无限地狱重生之温婉天剑封魔无天魔躯黄金王座神印王座
    楼高三层,全玻璃幕墙。

    斜上方金樽居三个金色大字。

    此时天气晴朗,阳光灿烂,这饭店简直是熠熠生辉,金光璀璨。

    姚琅仰着头,看了足足有一分钟。

    那铁皮小车飞一般的速度……

    那宽阔平坦仿佛没有尽头的道路,甚至还有半里的路是完全悬空的桥,当时他朝下一望,但见桥下车流如梭,南来北往,各式各样的铁皮车,有载着很多人如同房屋一般的,也后面载着各色货物的,种种千奇百怪,真是一言难尽。

    更不用说,两侧高楼林立,建筑装饰亦是五花八门,简直目不暇接。

    说起来,姚琅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

    在京城长大,常常随着兄弟们去爬那号称京城最高的镇国塔。镇国塔足有十六层,当年修建时足足花了七年时间,站在塔顶上,足以俯瞰京城全景,然而镇国塔若是放在异世这些高楼大厦中间,则无论是层数还是高度,那都是不起眼的小个头……

    还有那平整的路面,华炎朝都城是全国的中心,最为繁华之地,主要的街道都是大青砖铺成,磨砖对缝,也的确平整,可那些小巷小街,则就要差上好些,而这异世,无论姚王良住的小区内的道路还是一路行来远远望见的街道,全都是一种颜色一种规格,这要建成得需要多少人力物力?

    内心震憾多了,再见到属于姚王良名下的这家饭店如此奢华闪亮,姚琅倒没那么震惊了。

    姚琅左右望了望,见这附近都是三四层的小楼,大约都是饭店,光从名字上头也看得出来,河畔香辣烤鱼,刘氏烧鸡公,老京都涮锅城……

    此时是上午十点,并非饭点,所以每家饭店都没啥客流量。

    烤鱼店的服务员正在忙忙碌碌地打扫卫生,涮锅城的门口,一大队人排成方队站得整齐,前几排是穿着紧窄红裙的姑娘和穿着精干制服的小伙们,后几排则是戴着白色高帽子的男子们。

    前排人长得都挺年轻挺精神,后排的这些人就有老有少,胖瘦丑俊不等了。

    一个中年男子正站在这队人前头,大声训话,声音远远地飘过来,似乎当中有“信心”,“加油”之类的词,紧接着就听见方队众人齐声高喊,“努力!加油!”

    这是在做什么?

    姚琅看愣了。

    就听李东说,“姚少,这大概就是那种小企业最爱搞的,每天早上,都把所有的员工聚到一起,点个人数,讲两句话,激励士气用的……”

    原来姚琅不知不觉地把内心疑问给说出了声。

    “哦,原来是这样。”

    虽然有点莫名的滑稽,不过细想想,也自有道理在,姚琅就看向金樽居,“这边分店没有这一套么?”

    李东摇头,“那倒没有。”

    眼角余光捕捉到这位助理嘴角微微一扯,姚琅就觉得自己好像明白了什么,停住了脚。

    “姚少?”不进去?

    姚琅往人行道上的绿化树后走了两步,身影藏在树后。

    “在这儿看一会吧。”

    别人家要不是忙活着打扫,要不就在激励士气,“自己”这家店的大门都还没开呢,虽然远远地看着,里头也有人影了,但那是什么?

    两个年轻姑娘在跟个中年汉子说说笑笑,还你打我一下,我推你一把?

    打情骂俏?

    姚琅忽然就明白,为什么,这家店的外表在整个街看上去都算是数一数二的,却是亏损最严重的了。

    姚琅冷笑,指着那个中年汉子问,“那是谁?”

    李东不自觉地踮着脚张望了下,脸色顿时有点奇怪,“咳,姚少,那个好象是张满贵,您的亲舅舅,这家店的经理。”

    怎么外甥连舅舅都认不出来了?

    不过看到自己的店快要倒闭而负责人却在这儿跟漂亮服务员撩骚,是谁谁也心塞,还管他是不是亲舅舅?

    再说这张满贵也就是上不了台面,三层的小楼呢,休息室,包间那么多,哪儿不能找个地儿,非要在一楼门厅,人来人往的,真是不怕大老板查岗?

    亲舅舅!

    姚琅忍不住磨了磨牙。

    这家店是六家店里亏损最严重的,亏损额一家顶两家,网上那个把人肚子吃坏的评价就是这家来的。

    原来是这样!

    做生意的大忌就是公私不分,任人唯亲。

    若是雇佣来的掌柜不尽心或是贪污什么的,只要公事公办就可,该送官的送官,该撵人的撵人,可这一沾上亲戚两个字就麻烦无穷!

    就好似姚琅的亲二叔娶的婶子,娘家因故破落了,结果成天扒着姚二叔家打秋风,后来姚二叔磨不过枕边风,把家里一个旺铺子交给小舅子打理,结果可倒好,一年挣三千两,那小舅子敢昩下两千两,还要到姐姐姐夫面前表功道累……后头纵的胆子越来越大,卷进了一桩谋逆案,小舅子固然进了大牢被砍头,却也连累得姚二叔一家破了家财大半,姚二叔要不是有姚家的大树在,只怕也得进去坐几年大牢。

    “走,进去看看!”

    姚琅冷笑着就往店里走。

    李东赶紧跟上,心里倒有点兴灾乐祸的得意。

    早先张满贵在这家店里瞎搞,他身为小老板的助理,也不是没有耳闻,也旁敲侧击地提醒过姚大少几句,可惜姚大少这人吧,就是属于那种你不把话说透说明白,他永远不可能领会的那种实心眼子,他试探了几回也就歇了,人家好歹是亲戚呢,没有隔夜仇,别反而把自己弄得里外不是人,丢了这么轻松有钱途的工作。

    “美美你这小脸白里透红的,我就说燕窝补吧?”

    张满贵捏了把妹纸甲的小脸,十八岁的女娃,脸皮水水嫩嫩的,手感可真好,新来没两月,他再加把劲儿就能把到手了。

    “张老板~有美美的份儿,那我呢,我有份儿吗?”

    妹纸乙嗲声嗲气地抱着张满贵的胳膊摇啊摇,跟妹纸甲比拼着撒娇绝技。

    话说能找到这份工作真是捡着了,每天就啥也不做就坐在门口,有客人来就招呼一声,工资比别家店的都高几百块呢,跟老板处得好还有好料吃,那些燕窝鱼翅,从前在老家想都没敢想过的,现在每天都当下午茶吃……要不这皮肤越来越好了呢。

    “都有都有……”张满贵美得直冒泡,故意把胳膊往妹纸香喷喷的怀里多蹭了下,结果一转眼就是一僵。

    “诶,王,王良?你怎么来了?”

    张满贵下意识地甩开两个漂亮妹纸,立正站好,又扯了扯领带,等这一套动作做完了,这才想起,他是姚王良的亲舅舅呀,是长辈,干啥怕他个小的?又不是姚宝才来了!

    “店里天天亏钱,我身为东家,当然要来瞧瞧怎么回事?”

    姚琅似笑非笑地瞥了一眼张满贵,直接就往里走。

    如果说姚宝才是没脱完了土气的暴发户,那张满贵根本就是叫花子刚穿上新衣裳。

    就凭着寥寥几句话,姚王琅都不用细查,就已经大概能知道这位便宜舅舅是怎么败家的了。

    姚琅和李东往里走,张满贵被姚琅那句话刺得好半天都没反过劲来,服务员妹纸互相看看,都觉得有点不妙,推推张满贵,“老板?这人谁呀?”

    张满贵不是说,这店是他的么?要不就他那脑袋大脖子粗,黑皮小眼鲶鱼嘴的,光给点小恩小惠,咱也不能让他占便宜不是?还不是都奔着当老板娘去的么?

    张满贵顾不上答话,推俩服务员就追了上去。

    “诶,王良,你这是咋啦,听那个传的谣言了?这不是头两年,都有个开始么,慢慢地就能好了……”

    姚琅巡视着这三层的饭馆,内心感慨。

    这么大的面积,装饰得虽然俗气了些,倒也算富贵,偏偏一天接待不了十桌客人,亏损的钱如流水一般……

    姚琅顺手拿起一张纸巾,在路过窗台上抹了把,这至少也得有七天没擦了吧?

    厨房里,各种食材堆积得和小山一样,冰柜里也是满满的肉类,几个同样正戴着白色厨帽的胖厨师正哼着小调儿烹炸炒,忙得不亦乐乎,一边的台面上,已经摆好了好几样成菜。

    糟溜鱼片,糖醋桂鱼,杏鲍菇鸡柳,南瓜烙,核桃饼,西湖牛肉羹,木瓜银耳汤……

    李东一边看,一边在心里吹了个口哨。

    这大早上的,都还没有半个客人,这边倒准备了这么多费时间的菜……这张满贵的早餐,比姚大少还奢侈十倍啊!难怪这两年,比原来肥了那么多!

    厨房里的厨师,也有做了两年的,还是见过姚大少这个真正的东家的,一时就愣了神,颠勺全颠到了炉台上,“姚,姚少?”

    “王良,这,这是,有个客人昨天订好的菜……”

    被姚王良看到厨房自己这如同国王般的早餐,张满贵也有点老脸发烧,讪讪地跟上来解释。

    其实他一开始也不敢这么嚣张的,还不是姚王良一年也不露回脸,无人监管,而生意越来越差,好多食材它不吃了就坏掉了也浪费嘛!

    “好,张经理把客人的订单拿来我看看。”

    姚琅看着张满贵,点点头,说得不紧不慢。

    这会儿,闲着的服务员都凑了过来看热闹,大部分人都不认得姚琅,只有老点的才悄悄跟旁边的人交头接耳,然后一起露出异样的目光。

    “这,这都是口头记录,还没写下来呢。”

    张满贵胖脸上直冒汗,心里直骂。

    妈蛋,这些白拿钱不干活的,看什么看!再看老子开了你们!

    姚琅看了眼李东,就拉了把椅子坐下,“那好,既然是这样,我就等一会儿,看看这位客人会不会来。”

    张满贵心头一噎,他上哪去弄这位客人去!胖脸上抽动了两下,陪笑。

    “王良啊,咱们有话到办公室去说,这人来人往的,影响多不好,咱们自家人的事儿,何必闹出来呢你说是吧?”

    姚琅看了眼张满贵,冷笑。

    “今天我来说的可不是自家人的事,是关于店里所有人的,李东你把大家都召集起来,我有重要事项宣布。”

    这家金樽居,居然就有八十号员工!

    “……很遗憾地告诉大家,东城西街金樽居,从今天起停业整顿!员工的工资发放到这个月底,明天会有财务人员来给大家发钱,现在没有疑问的就可以带着个人物品回去了。”

    李东历数了前三个月饭店的亏损额,把关门艺术地说成了停业整顿。

    员工们在他说话时,就已是表情各异,他话音未落,中间顿时起了嗡嗡声。

    “什么!王良,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跟老舅我商量!”

    张满贵指着姚琅的鼻子跳了起来。
(快捷键 ←)上一章:第11章 六家饭店返回目录下一章:第13章 多米诺牌(快捷键 →)